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126章 没有破绽
    夏皇宫,公主府中一片阴霾,夏青鸢心中冰冷。

    如今,整个夏皇界的人都应该知道叶伏天是夏皇的人,空界之战前后亮度册封,沸沸扬扬,还有谁不认识叶伏天?

    若说西华圣君要对付荒州,是迫不得已。

    如今,竟有人对了凰以及龙灵儿两位女子下手,可想而知她此刻的心情。

    但她有一点不明白,这两次的事件,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谋划?

    因为,有很多疑点她还没弄明白。

    刀圣、顾东流他们也都来了夏皇宫,就在公主府中等消息。

    如今,龙灵儿和凰都还生死未卜。

    希望夏皇能够有回天之术吧,否则,两人真的危险了。

    此时,有人来到夏青鸢身边,通禀一些消息。

    黑风雕双眸冰冷至极,来到这边,看向夏青鸢。

    那双眼瞳,寒冷至极。

    夏青鸢看向叶伏天道:“夏皇城一位圣级世家木家,木家一位后辈爱慕龙灵儿,时常喜欢跟着她到处走走,龙灵儿性格比较调皮,将他当做跟班,这次的事件,是木家的后辈对龙灵儿表白,遭拒,于是生恨下毒,想要同归于尽。”

    “他人呢?”黑风雕问道。

    “毒发,已经死了。”夏青鸢道。

    黑风雕回过头看向道宫之人,诸葛明月看到:“木言他确实对灵儿有意,灵儿时常逗他,而且木言性格胆小,为人很开朗,如公主所说的那样,时常跟在灵儿后面,还去过山庄,我们都见过,所以不会防着他,但以木言的性格,应该不会做这种事。”

    “酒楼的人以及木家的人都控制了,木家的人也不相信木言会做这种事,但酒楼不少人亲眼目睹,应该是事实,若是一人可能撒谎,不可能所有人,都敢撒谎,而且,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查了,全部能够排除嫌疑。”

    “这么说来,这件事的确是一件巧合,只是灵儿交友不慎了。”黑风雕声音阴沉,灵儿是什么性格他再清楚不过,顽皮任性,心地纯真,她既然会和木言玩在一块,那么这木言定然不会是那种穷凶极恶之人,而且,二师姐他们也都见过。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仿佛,真的只是一件很简单的巧合事故,而且,和西华圣君对付荒州没有任何联系。

    上次叶伏天的确没有多想,但这次又发生灵儿的事情,他不得不多想。

    “我知道你怀疑,我也怀疑,但从目前来看,似乎没有破绽,除非只有一种可能,木言被修行特殊手段的强大人物控制了。”夏青鸢道:“但木家的人都不知道木言和什么强大的人物有过来往,我们的人也从没有人盯着木言,木言他自己中毒最深,直接毒发,即便有这种猜测,也无从下手。”

    “师姐,我们道宫的人或者灵儿,这段时间有没有和谁结仇,得罪过什么人?”黑风雕问道。

    “没有,大家都一直在努力修行,即便偶尔出门有些小摩擦,也不足以对方冒险这么做。”诸葛明月道。

    黑风雕点头,以他如今在夏皇界的地位,圣境人物一定是知道的,如果有意要对付他们,需要冒很大危险,一点小摩擦的话,根本不至于,除非是生死之仇。

    “这么说,是以前的仇家了。”黑风雕开口道,下界天圣光殿姬圣被禁足,西华圣君他们自身难保,和这边的事情应该没有关系,上界天,最先得罪的是离恨天。

    然而离恨剑主借剑,救过他们的命,妄川心性超然,入圣,这件事离恨天的人应该也都知道了,双方恩怨早已一笔勾销,甚至他还欠离恨剑主借剑之恩,离恨天的人基本没有可能再对他下手。

    神霄谷公孙仲,有些许恩怨,但在空界之战中,公孙仲的表现更直一点,因夏青鸢对他失望,便将心中之火燃烧于战场。

    相比公孙仲,当初在空界便阴过他一回的萧笙,显然更有可能对付他。

    当初萧笙所做之事也是合情合理,破绽不大,是因公主遇袭才将他身边的人召回,但险些致他们于死地,但后来萧笙被离爻出卖了,有人散布他通敌的消息,导致事发隐瞒不过。

    萧氏萧千鹤,带着萧笙入皇宫,向萧皇妃求情。

    萧皇妃亲自召见他,进行封赏,赐九州之人十大功法,还有圣器,准他入莲花金殿修行,这件事,不得不暂时放下。

    如果这次灵儿的事件又是萧笙布局的,那么手段无疑比空界之时更高明多了。

    “公主能不能查萧笙?”叶伏天道。

    “你想的我也想过了。”夏青鸢道:“刚才有人回禀,自从当初的事情发生过后,萧笙一直在家族中修行,即便偶尔外出,也不会走出萧氏方圆百里,而且,萧笙在家族的地位早已经大不如前,地位有限,即便想要做一些事情,也力不从心,在灵儿出事前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只出去过一次,还是见公孙霓。”

    “萧笙当年在萧氏的地位,应该还是能够动用一些人吧?”黑风雕问道。

    “的确能,但应该不多,但我外公收回了很多权力,圣境以上的人,他怕是很难动用。”夏青鸢又道,此次出手下毒的人,明显是圣境级别。

    “如果有家族之人授意配合呢?”黑风雕又道,很显然,叶伏天怀疑萧氏。

    “上次我舅舅带萧笙入皇宫,向我母妃保证过,我母妃才应允下来亲自出面调解,召你入皇宫,你应该记得,如果说萧笙如今怀恨在心还有可能,但我舅舅,他依旧还是萧氏一脉的继承人,我母妃的亲兄长,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仅仅为萧笙出一口气吗,如若事发,我母妃定然也不会原谅他,以我舅舅的性格,基本不可能。”

    夏青鸢分析道,叶伏天也承认,夏青鸢所说没什么问题。

    萧千鹤想要将萧笙放入皇宫,无疑是喜权势之人,这样的人,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险。

    毕竟,萧皇妃兄长,夏皇大舅子,这身份已经是极其显赫了。

    “这么说来,公主认为此事和萧笙无关了?”黑风雕声音低沉,这次,竟然找不到破绽吗?

    “还有一个疑惑,无论是萧笙还是其他人,如果是想要对付你的话,为何要打草惊蛇,凰和龙灵儿虽然是荒州之人,但是,还不算是核心人物。”夏青鸢皱着眉头道:“至于是否和萧笙有关,只能说目前看来找不到和他有关的蛛丝马迹,但我会让人继续查下去,直到查出此事为止。”

    “嗯。”黑风雕点头,纵然怀疑萧笙,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去萧氏拿人。

    他虽然和夏青鸢关系很好,但萧笙无论怎么样,也都是夏青鸢亲舅舅的儿子。

    …………

    萧氏,一座大殿中,萧氏的大人物都在,萧老爷子亲自在场主持。

    下方,一人孤独的站在那,赫然正是萧笙。

    就在不久前,夏皇宫中有人来萧氏,查了关于萧笙的一些动向。

    他们也知道,叶伏天身边的人遭到毒杀。

    “跪下。”萧老爷子冷冰冰的开口道,萧笙双膝跪地,抬头看向萧老爷子以及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但他眼神却格外的平静,只是心中觉得有些讽刺。

    当年,他可是萧氏当做接班人培养的。

    “爷爷,萧笙不明白。”萧笙开口道。

    “你究竟有没有做过什么?”萧老爷子盯着萧笙问道。

    上次的事情,已经让皇宫和萧氏一脉生出间隙,如若萧笙再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来,萧氏的地位,怕是岌岌可危。

    “孙儿不明白。”萧笙道,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威压落在他身上。

    “荒州的人遭到毒杀,和你有没有关系?”萧老爷子盯着萧笙,强横的气势压迫而下。

    “荒州的人遭到毒杀了吗?”萧笙抬头讽刺笑道:“这么说来,他们又得罪人了,没想到青鸢来查便是为了此事,果然女生外向,为了男人,一点不给外公、舅舅面子。”

    “混账东西。”萧老爷子冰冷开口:“若是在外面你这么说话,家法处置。”

    萧笙嘲讽一笑,继续道:“爷爷,这些天来,我做过什么,想必一查便知,但爷爷若是认为是我做的,干脆直接将我交给叶伏天便行了。”

    萧老爷子盯着萧笙,冷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怨念,但你自己所犯下的错,就当承受后果,从今天起,不得踏出萧氏府邸半步,萧千鹤,将他身边的人全部撤走,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和外界有任何接触。”

    “知道。”萧千鹤点头,他目光盯着自己的儿子,心中有些人,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事,孙儿先告辞了。”萧笙直接起身,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萧氏之人神色都极为冷,这混账家伙。

    走出大殿之后,萧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查他?

    查什么,他本就什么都没有做过。

    至于禁闭,又有什么关系呢,如若猜测印证的话,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做!

    PS:早啊,大家端午安康,无痕也过节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