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090章 视大离无人
    “噗。”

    朝下坠落的聂云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只感觉体内似有一柄重剑自上往下贯穿而入,使得他五脏六腑剧烈震荡,似躯体都要粉碎般。

    聂云抬起头看向前方的青年,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一剑,竟然只有一剑。

    不仅是他,此时周围无数道目光瞬间凝固在那。

    剑道圣地狂风剑宗圣下第一人聂云,和城主一样,依旧只让那青年出了仅仅一剑,这是何等强横的实力?

    周围狂风剑宗弟子脸色难堪,他们身形闪烁,剑意滔天,同时迈步朝着叶伏天走去。

    剑生,从虚空往下斩落,一瞬间,剑意纵横。

    周围诸强者只感觉一阵目眩神迷,天地之间,此刻唯有剑气。

    却见此时,他们只见叶伏天身躯宛若太阳般耀眼绚丽,苍穹之上,似有一轮红日闪耀出现,叶伏天单手指向虚空,顿时太阳之中,生出一柄炽热如阳的火红之剑,剑气瞬间席卷而出。

    “去。”叶伏天手指朝前一指,刹那间,太阳剑光绽放,刺痛人的眼眸,狂风剑宗弟子只感觉眼睛一阵刺痛,像是双眸都在受太阳之火灼烧,当太阳剑光斩落而下之时,顷刻间烈焰焚身,无尽剑意在顷刻间被焚毁,剑光扫荡而过,嗤嗤的声响传出,许多人衣衫着火,竟燃烧起来,还有可怕的剑痕留下。

    所有人的动作瞬间全部停下,震撼的看着前方耀眼无比的青年剑修,那张英俊的容颜略显几分妖异,即便是男人都承认那是一双极具魅惑的眼睛。

    藏剑山脉,何时出了一位如此奇特的剑修?

    “身为剑修圣地,驭下不严,自恃剑宗弟子,以城主身份欺压他人,难怪培养不出像样的剑修。”叶伏天语气淡然,身上一股傲气凌云之气概,仿佛狂风剑宗这剑道圣地,根本不入他法眼。

    狂风剑宗弟子脸色铁青,却无言反驳。

    剑宗弟子,受不起对方一剑。

    “我辈剑修,当如是。”流月城中许多年轻剑修看向叶伏天的目光充满崇拜之意,快意恩仇,行侠仗义,一人一剑,遇世间不平事,便一剑斩之,纵然是圣地又如何,能受我一剑?

    这才是真正的剑修。

    “你们若是不服,可回宗门回话,我倒要看看,狂风剑宗这剑道圣地的圣境人物,是否也如你们一样,要来拿我。”叶伏天淡然开口,随后手掌挥动,顿时剑意纵横,道:“还不走?”

    “走。”聂云开口说道,顿时狂风剑宗诸强者狼狈而去。

    诸人只感觉一阵失神,那些来人可是剑道圣地来人,聂云被誉为圣下第一,燕郡前十的强者。

    他们本以为叶伏天将会被剑宗带走,没有谁敢想,叶伏天只出了一剑。

    这剑七,究竟有多强?

    “七公子。”宅中的父女也一阵目眩,内心怦然跳动着。

    太强了,他们甚至想象不出叶伏天究竟有多强,毕竟,无论是对聂云还是诸剑修,他都只出了一剑。

    “悟剑多年,方才走出藏剑山脉,本想见证外界剑修风采,却不想如此之弱,也不知这燕郡之地,有没有像样的剑修。”叶伏天摇头道:“无趣,看来还是饮酒听琴更快活。”

    “…………”

    众人听到叶伏天的言语一阵无言。

    燕郡之地,有没有像样的剑修?

    这口气之大,简直……

    要知道,大离剑修半数出燕郡,这燕郡之地,甚至为上界天输送过许多剑道妖孽人物。

    如今燕郡之地,也有一些极负盛名的顶尖妖孽人物。

    然而叶伏天的语气,却像是感慨燕郡无剑修。

    不过想到刚才那一剑,仿佛他即便口气再大,也是有所持,实力在那。

    “前辈在藏剑山脉何处修行?”有青年人物对着叶伏天躬身请教道。

    “藏剑山脉何处不能悟剑?”叶伏天看向对方反问一声,顿时神色一滞,随后竟对着叶伏天躬身下拜道:“晚辈浅薄,谢前辈指点。”

    “嗯。”叶伏天淡淡点头,一副高人模样,对方哪里知道,他胡乱说的,藏剑山脉他虽然去过,但也就随便逛了逛,毕竟藏剑山脉太大,去一趟是为熟悉下环境,以免以后露馅。

    剑七,便是来自藏剑山脉的孤儿。

    剑心通透,一心悟剑,剑道天赋绝代无双。

    这是他行走大离皇朝的身份。

    这身份,将会在大离皇朝叱咤风云,成为大离最受瞩目的妖孽之人。

    叶伏天身形飘落在地,对着下方宅中女子笑道:“这一剑,可否再换一曲。”

    “七公子若想听,多少曲都行。”女子声音轻柔,随后便又抚琴弹奏,叶伏天继续饮酒,没有离开的想法,他在等狂风剑宗再派人来,无论是来邀请还是来对付他,都无所谓。

    中年看着叶伏天苦笑着摇头,他这女儿也算是美丽贤淑,怕是要沦陷了。

    当然他也清楚,这样的奇男子,不是他女儿能够抓住的。

    这位从藏剑山脉走出的青年剑修,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

    只刚才一剑,便足以让他名扬燕郡了。

    正如叶伏天所预料的那样,当天,聂云便重返流月城,来找叶伏天。

    “还要试剑?”叶伏天此时正席地而坐,安静饮酒,抬头看向到来的聂云。

    “宗主有请。”聂云对着叶伏天道。

    低头饮酒的叶伏天目光一闪,随后轻轻放下酒杯,看向聂云道:“我对加入狂风剑宗没兴趣。”

    “我知道。”聂云冷淡的看着叶伏天,这家伙实力超强,但为人未免骄傲的有些过分,不过他也明白,以叶伏天的实力,入狂风剑宗修行,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他本身,已经站在了圣下最顶尖的层次。

    “你既自诩剑道无双,难道不想领教下燕郡其它顶尖剑修的实力?”聂云道。

    “我听闻你在燕郡圣境之下能排前十,若是燕郡圣下剑修都是如此,谁配我出剑?”叶伏天那双妖俊的眼瞳凝视聂云,使得聂云目光一滞,冷冷的盯着叶伏天。

    这混账……目中无人。

    “燕郡剑修非我一人,自有比我强大不少之人,即便燕郡不行,大离九郡,顶尖妖孽如云,你敢自诩无敌?”聂云冰冷道。

    “为何不敢?”叶伏天看向聂云道:“我于藏剑山脉十年磨一剑,放弃功名三十载,方有今日之剑道,纵然大离九郡又如何?”

    聂云听到叶伏天的话凝视对方,心中也微有波澜,此子竟于藏剑山脉十年磨一剑,悟剑三十年,这等执着和剑心之坚定,他自愧不如,看来他败得不冤。

    只是,此子实在过于狂傲,三十年悟剑,便自诩大离九郡无双?

    “天下修行之人何止亿万,大离皇朝强者无穷尽,即便除了大离下界妖孽之外,还有上界天修行者,更是绝代无双,下界修行之人难以企及,纵然你击败了师兄,实力不凡,但如此目空一切,无视天下修行者,未免有些坐进观天,这便是你修的剑道?”聂云身旁,一位女子开口说道,这女子之前没有来,听闻聂云被一剑击败,因此才同行前来,她身穿紧身黑衣素裙,英姿飒爽,身段婀娜,显得极为干练,透着英气之美。

    她自然不知,叶伏天敢如此说,是因为早已领教过夏皇界、离皇界以及孔雀妖皇界三大皇界圣境之下的顶尖妖孽。

    如若叶伏天只是一位初出茅庐的修行之人,这女子倒也没有说错,的确是坐进观天,目中无人。

    “我之剑道,自有我手中之剑,天下修行者无尽,然而我剑七,唯有一人。”叶伏天开口道。

    “师兄,此人纵然的确实力非凡,也不值得相邀,走吧。”女子见叶伏天如此狂妄态度,有些失望,对着聂云开口道。

    聂云目光凝视叶伏天,又道:“此事乃师尊吩咐,如今皇朝上界天招揽天下风流人物,此乃一次契机,你若自诩无双,便去见证下,否则,便当我没说。”

    “是吗?”叶伏天露出一抹有趣之色,来的这么巧吗?

    大离皇朝统治上下两界,对下界天的管理想必更为严格,空界一战之后,莫非受了刺激,准备大肆从下界招揽天骄人物。

    毕竟,空界之战,决定胜负的他以及斩下离皇皇气的余生等人,便都是出自夏皇界的下界九州之地。

    “既然如此,我便去看看,天下修行者,能让我出几剑。”叶伏天起身迈步,聂云有些无言,不过他败军之将,没有资格对叶伏天的狂妄指手画脚。

    那女子冷淡的看了叶伏天一眼,纵然击败了师兄天赋卓绝,但如此目中无人的气度,难剑道大成,她对此行有些失望。

    纵然叶伏天英俊非凡,但剑道修行之人,并非庸俗之辈。

    “七公子。”女子起身,中年也走来这边,看向叶伏天。

    “相逢是缘,想必以后流月城也无人会为难你们,该告辞了。”叶伏天开口说道,便潇洒迈步而行,随聂云等人一道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女子久久凝望。

    她相信,她很快便能够再次听到她的名字,名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