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090章 狂妄剑修(三万五月票加更章)
    离皇界由离皇统治,开创大离皇朝,统御上下两界。

    上界自然由离皇直接统辖,而大离皇朝下界,则是由离皇皇族成员统治着,并且于下界挑选人才,送入上界天修行。

    大离皇朝下界分九郡,这一点类似于夏皇界的九州。

    不同的是,大离皇朝九郡皆有郡守,权势滔天,独掌一郡之地,一般而言,皆为这一郡的最强之人。

    燕郡之地,在大离皇朝下界九郡实力能排前三。

    多年以来,燕郡之地出剑修。

    大离皇朝流传着一句话,大离剑修,分燕郡剑修,和其它剑修。

    因而大离剑道修行之人,皆都会前往燕郡修剑。

    在燕郡中,有五大剑道圣地,十八位剑圣级的存在,可想而知这一郡的剑修有多强。

    剑修,向来为修行之人所向往,且剑修多故事。

    如今,燕郡流月城,便发生了一段故事。

    在流月城中,有一位青年剑修声名鹊起,据说这剑修来自东域之地的藏剑山脉,一朝悟道,行走天下,一路行侠仗义,斩除奸佞,剑出必见血。

    在流传的故事中,在藏剑山脉外曾有盗匪横行,疯狂抢掠,奴役弱者,此剑修一人一剑行千里,孤身杀入盗匪老巢,以一己之力杀得一座山脉血流成河。

    还有一剑道宗门,暗中行藏污纳垢之事,甚至修行邪术,以少女为引修行,此剑修杀上宗门,将宗主首级斩下。

    当然,最出名的一件事也是发生在最近,流月城中。

    流月城城主亲妹妹的子嗣,好美色,看上了城中一位女子,然而对方不同意,他便施以手段,将对方逼迫得走投无路,将对方家眷逼迫得走上绝路,被那位剑修得知,将对方一剑斩杀。

    流月城城主妹妹爱子被杀,带人前往拿人,尽皆伏诛,此事使得城主大怒,率城主府大军前往,下令杀无赦。

    然而那一战,城主府精锐尽皆丧命,城主被杀。

    要知道,流月城的城主乃是贤者巅峰境界的存在,然而听闻那位剑修,只出了一剑。

    事实上,这些发生的故事都俗套的很,而且无时无刻不在各个角落上演,恃强凌弱、好色之徒、掠夺者,这几类人永远是最多的,而且不可能少,斩之不尽,只不过那剑修恰好遇到了,并且有足够的实力行快意恩仇之事。

    否则这些事在浩瀚无尽的大离皇朝,根本无法激起一丝涟漪。

    传闻中,这位剑修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名字,并不霸道,很容易便记住。

    他叫剑七,有人猜测,他身上可能有七柄剑,所以叫剑七吧。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对方取这个名字,纯粹是因为懒,曾经有一位剑修叫燕九,所以他便叫剑七了。

    流月城城主的死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要知道,他除了城主这一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剑道圣地狂风剑宗弟子,由剑圣剑狂人所开创,剑法极为狂傲霸道,刚猛、大开大合。

    这流月城,正是归狂风剑宗所统辖。

    城主的死,圣地狂风剑宗必然不会罢休,据说,如今已有强者启程赶往流月城了。

    此时,流月城中,一座死宅庄园内。

    有琴音传出,只见一位女子抚琴弹奏,这女子柔弱秀美,生得有七八分姿色,楚楚动人,若是遇好色之人,心生歹念也不奇怪。

    在女子旁边不远处,一位青年斜躺在地上,身旁随意的放着一柄剑,右手还拿着酒葫,正在饮酒。

    这青年容颜俊美至极,那双眼眸像是有着奇特的魅力,此时的他像是很享受般,饮酒听曲,不亦乐乎。

    这青年,自然便是如今让流月城震动的剑七。

    当然,也是从夏皇界至九州、再到大离,一路试炼而来的叶伏天。

    他边走边修行,没有直接从上界天入离皇界,而是从九州来到了大离皇朝的下界。

    叶伏天此行有两个目的,其一的确是为了历练修行,淬炼心境,因而从下界而行再正常不过。

    而第二个目的,若是直接从夏皇界入大离,难免会有破绽。

    而离皇界,如何查一个下界的剑修?

    尤其还是从剑修圣地燕郡中的藏剑山脉中走出的剑修,他此行极为冒险,自然要万分小心,不留丝毫破绽。

    一曲终了,女子缓缓停下,目光望向斜躺在那饮酒的英俊身影,她轻声道:“七公子,你还是离开吧,狂风剑宗乃是剑道圣地,若是查明真相,不一定会为难我们,然而你杀了流月城主,对方必然会拿你。”

    “美人美酒,又有如此美妙曲音,何其快哉,为何要走?”叶伏天轻笑着道,女子微微低头,脸上似有几分羞涩之意,随后又看向躺在那的叶伏天,她在想,这样的风流人物,能够遇见,已是幸事吧。

    虽然认识不长时间,然而这生得极为俊美的青年,却给她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此人言行肆无忌惮,放荡不羁,仿佛行事风格便是如此。

    然而她却忘不了对方执剑之事那股超然气质,一剑在手,便仿佛天下之人莫能前行一步,剑出必流血。

    “更何况,狂风剑宗很强吗?”青年将酒葫芦放下,那双极为俊美的眼眸对着她一笑,顿时女子只感觉一阵失神,仿佛被那双眼睛深深的吸引。

    她不敢再去看,避开那双眼睛,低头开口道:“我知七公子修为超凡,然而狂风剑宗毕竟是圣地,其中有不少修为极为强大的剑道妖孽人物,此次前来的人必然不会弱,而且人数也不会少,七公子纵然实力滔天,但依旧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为我冒险。”

    “别多想,我可不是为了你。”叶伏天笑着道,女子听到此言顿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正好,见识下狂风剑宗剑修的实力,不知狂风剑宗的妖孽剑修,能否让我出第二剑。”叶伏天声音懒散,他当然不会离开,既已入大离,他自然要引起一些注意。

    不仅仅是下界圣地的注意,甚至是大离皇朝上界修行者的注意。

    因此,他需要走一些捷径,当然,也不可操之过急,需恰到好处。

    女子有些无言,不过似乎已经习惯了叶伏天的狂言,这些天,她已听到不少。

    “七公子。”就在此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位中年匆忙走来这边,看了一眼他女儿,随后看向躺在那的叶伏天道:“七公子,狂风剑宗聂云亲自带人来了流月城,据说已经到了城主府,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但如今公子还是离开吧,否则若是连累七公子,我等万死难辞其咎。”

    “这聂云很强吗?”叶伏天似乎一点没在意,懒散的问道。

    “狂风剑宗圣下第一人,在整个燕郡,聂云的实力能够排入前十。”中年开口说道。

    “燕郡前十?”叶伏天不在意的道:“纵然是燕郡圣下第一人到了,也受不起我一剑。”

    “是吗?”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伴随着这道声音落下,远处有剑七呼啸,很快,便见一道道身影御剑而至。

    不仅如此,这座宅院周围,此时不断有强者汇聚而来,目光望向其中。

    “燕郡圣下第一人,受不起你一剑?”一道冷漠声音传出,周围之人尽皆哗然,这剑七实力固然很强,但如此狂言,未免太过狂妄无知了。

    燕郡何其之大,妖孽如云,剑道天赋强者不知凡几,圣下第一人,那该是何等的强大?

    中年和女子脸色苍白,知道晚了。

    只见此时,中年神色一狠,迈步朝前,道:“前辈,此间之事,的确是城主府之人欺人太甚,燕七公子只是仗义相助,若前辈要拿人,便拿我们吧。”

    “没你们什么事了。”聂云淡淡开口,这声音落下,顿时许多人惊叹,不愧是圣地来人,看来他们已经调查清楚此事,说没有对方此事,显然是不打算追究对方。

    但人是那剑客杀的,狂风剑宗怕是不会轻易就这么放过。

    许多人身体腾空,看向宅院里面,只见那剑修依旧懒洋洋的躺在那,见聂云到来,竟没有丝毫在意。

    “念及你们还能分辨是非,我放过你们,回去吧。”叶伏天淡淡开口。

    “狂妄。”聂云怒斥一声,他踏步而出,顿时剑意滔天,有一股狂风飓风刮过,朝着下空叶伏天而去。

    不仅仅是他,狂风剑宗剑修尽皆愤怒,皆都释放出剑意。

    “何必呢。”叶伏天懒散开口,只见他缓缓起身,身体腾空而起,望向眼前聂云。

    “出剑吧。”叶伏天目光凝视聂云,看到对方那双眼睛,聂云神色凝重了几分,一股狂暴气息于身周弥漫,汇聚成剑。

    聂云身周,出现一柄柄可怕的风暴剑意,这一刻的他,霸道无比。

    周围无数人望向聂云,只见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形成了一股骇人的剑气风暴,横亘于天,许多人惊叹,不愧是狂风剑宗圣下第一人。

    “嗡。”狂风掠过,聂云身体飞旋往前,风暴越来越强,卷向叶伏天。

    一瞬间,剑气湮天。

    叶伏天感受到那股风暴之意压迫而来,在他身前,一柄霸道重剑悬浮于那。

    聂云杀来,他脚步往前一踏,虚空猛烈一颤,重剑垂落而下,快若闪电,诸人只见那重剑直接穿透风暴,势如破竹,撕裂那可怕的飓风。

    “砰!”一声巨响,聂云的身形戛然而止,身体竟猛的朝下坠落而去。

    PS:三万五月票加更章加更完,接下来就都是三千月票加更一章的,三万八、四万一、以此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