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083章 不可饶恕
    一道道声音陆续隔空想起,离皇界战斗的强者纷纷撤离,天部圣将和斗部圣将踏步而行,朝着曹空离去的方向追击而去。

    其余人继续一路沿着战斗方向往前而行,速度皆都极快。

    夏青鸢目光扫向一处处战场,丫丫倒在下空之地,叶无尘此时浑身沐浴无尽剑意,朗声开口:“谢剑主借剑。”

    他话音落下,那道剑意直接破空而行,朝着苍穹之上而去。

    这一剑乃是离恨剑主借于他感悟,并于生死之间可助他一战,如今自当归还此剑。

    夏青鸢看到这一幕面无波澜,心中对离恨剑主颇为感激,当年她也曾经前往离恨天向离恨剑主讨教过剑法,对其也算了解一些。

    叶无尘身形落地,盘膝而坐,气息瞬间急速衰弱,夏青鸢他们则是继续一路前行。

    诸圣战斗皆都停下,九州圣境强者皆都负伤,伤势不一,但此时他们都担心叶伏天的情形。

    夏青鸢已经赶到,离皇界强者撤离,只要叶伏天没事,离皇界这次刺杀便算是失败了。

    夏青鸢他们一路往前而行,终于,看到远处一行人朝着他们而来,最前方的几人,赫然便有叶伏天和余生他们在。

    这一刻,夏青鸢才松了口气,总算没出什么事情。

    脚步迈出,夏青鸢走到叶伏天身前,此时的叶伏天和余生都极为虚弱,她的脸色极为寒冷,这片空间的温度都像是遽然间变冷了下来,开口道:“传我令,空界之中,但凡有离皇界之人,杀无赦。”

    “是。”旁边之人领命道。

    此次事件,离皇界已于空界之战中战败,却命圣境强者对叶伏天进行袭杀,甚至离爻亲自出面为诱饵,还出动了涅槃之境的巅峰之圣。

    这样的行径已经是极其恶劣了,夏青鸢如何还能容忍。

    纵然离皇界要开战,也是离皇界挑衅在先。

    许多人心头都暗颤,夏皇界和离皇界本就争锋不断,矛盾重重,这一次刺杀,怕是会将矛盾激化,未来会如何演化,无人知道。

    “我去前面看看。”叶伏天开口道,他还没看到其他人,担心九州之人的安危。

    伴随着他一路前行,终于和璃圣、村长、夏圣等人汇合,看到诸人皆都负伤,叶伏天内心冰冷。

    索性,离皇界强者的目标是他和余生,只想将诸人击退去杀他,想必也无心恋战,才没有出事,但从诸人负伤便能看出来,九州的人,必都是拼死而战,否则他们只要退一步,对方便不会管,直接离开,又如何会受伤?

    村长一路狂奔往前,叶伏天看到他的动作心头一紧,也朝着前方冲去,他看到了叶无尘,正盘膝而坐,身上剑意缭绕,没有大碍。

    离恨剑主那日借叶无尘一剑,借的不仅仅是剑,还有一命。

    这条命,应该算是他的命。

    也许,离恨剑主想过空界中会有意外,才会如此做吧。

    这一剑,究竟是借给叶无尘,还是借给他叶伏天的?

    他不得而知,但无论是借给谁,都足以让他记下,他欠了离恨剑主一条命。

    终于,他们来到了丫丫这边,此时丫丫已经昏死过去,村长已经到了,将她抱起,丫丫的嘴角和衣衫,都被鲜血所染红。

    此次刺杀,受伤的不仅仅是丫丫,还有很多人,即便是大师兄,都是受伤极重,七窍流血,虚弱不堪。

    “离爻。”叶伏天双拳紧握,这笔债,更深了。

    此时,远处有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人来,天部圣将和斗部圣将等强者归来,道:“曹空一心要撤离,留不住,有几位参战的圣境人物已当场格杀。”

    “离皇界离爻,已经不在空界了,应该是直接启动了空间大阵离开,不仅如此,离皇城中,也已经是一座空城了。”

    很显然,离爻在动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杀不杀得死叶伏天,他都能够预料到后面必然是一场大风波,哪里会留在空界等夏青鸢对付他,自然是直接撤离。

    “公主那边没事吧?”叶伏天抬头,对着夏青鸢开口问道。

    这句问话,自然不是表面之意。

    当然,也并非是怪夏青鸢,整件事情,和夏青鸢必然是没有关系的,而且之前他出来,夏青鸢也派人保护,都是为了防备一些事情。

    虽然离爻发疯的可能性很低,但他们都还是防备着。

    然而,萧笙到来的一句话,便将一切都改变了,险些葬送了叶伏天他们的命。

    叶伏天也没有想过责怪那些离开的强者,双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他在夏皇界也不过只是公主近侍身份而已,他没资格要求对方做什么。

    更何况在萧笙前来传话公主遇袭的情况下,纵然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也要走。

    他们是夏皇的人,是公主的人,不是他叶伏天的人。

    “离爻请了一些空界圣境强者前往圣山那边,造成假象迷惑于我,没有真正敢动,不过却耽误了一些时间,是我反应太慢了。”夏青鸢开口道,她知道,她再迟来一步,叶伏天怕是就真的危险了。

    而且这一战,叶伏天他们能够活下来,实则已经算是奇迹。

    确实是奇迹,若是没有丫丫重返巅峰一战,没有离恨剑主借剑叶无尘,叶伏天他焉能有命在,他心知肚明。

    “公主,属下有罪。”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出,夏青鸢听到这声音眼眸便闪过一抹寒意,她冷漠的眼瞳缓缓转过,望向从后面到来的身影。

    萧笙。

    “当时离爻率诸多圣境强者出现,我一时情急,没有等候命令,便直接前往玄机山传话,以至于叶兄他们遇到袭杀,不过所幸皆无大碍。”萧笙躬身对着夏青鸢道:“请公主治罪。”

    萧笙,他主动请罪。

    此时的他将脑袋埋得很低,仿佛真诚的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请求夏青鸢治罪。

    叶伏天目光落在萧笙身上,他刚才问夏青鸢有没有事,真正的用意,便是萧笙的传话。

    他之前便有猜测,夏青鸢应该不会派人回来将人调走,离爻不敢动夏青鸢,所以他问,夏青鸢那边发生了什么。

    夏青鸢称只是离爻试图迷惑她,并未真正爆发战斗。

    那么,萧笙回来传话,而且是自作主张没有夏青鸢的命令,他究竟是何用意?

    而且,若仅仅如此便也罢了。

    萧笙赶到玄机山的时候,曹空等离皇界的强者可是都在,看到这种情形,萧笙更应该想得到发生了什么,离爻的目的可能是他,而不是夏青鸢。

    但萧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召人走,并且传话,公主遇袭!

    当时,他可以说是极为果断,一心就是冲着将人带走而来的,顺势将神霄谷的人也带走了。

    若要说萧笙是无意为之,叶伏天他能信?

    不仅仅是叶伏天,九州之人,眼神都极为寒冷的盯着萧笙,看到离皇界强者围杀叶伏天还称公主遇袭将人带走,若是往大了说,这是想要叶伏天的命了。

    只不过,是假借他人的手。

    “你的确有罪。”夏青鸢冰冷开口道:“公主遇袭,我何时遇袭?”

    “离爻率圣境围圣山,情况紧急,我立即让萧氏族人带我前去调人,自然而然的便认为离爻会动手。”萧笙依旧低头道:“那种情况下,属下根本无瑕多虑。”

    “无瑕多虑?”叶伏天突然间开口,眼眸中闪过一抹讽刺之意,他此刻还记得萧笙传话之时的表情,冷漠,没有一丝情感。

    那时的萧笙,哪里像是在担心夏青鸢的安危。

    “无论如何,此事是我之罪,公主无论如何责罚,萧笙皆无怨言。”萧笙低头躬身道,依旧很坦然的承认。

    “叶伏天,你如何看?”夏青鸢目光望向叶伏天问道,这次真正遇险之人是叶伏天,他怕是没那么容易会放过萧笙。

    这件事,有些棘手。

    叶伏天,极可能会想要杀死萧笙,但纵然他生出这样的念头,夏青鸢也不觉得奇怪,也无法责备叶伏天什么。

    但是,虽然萧笙有罪,但若说杀他,母亲和萧氏那里,根本没办法交代。

    “这件事,我希望公主好好查一查,我相信公主会处理好。”叶伏天开口说道,他没有说自己的意见。

    “我会的。”夏青鸢点头:“不少人都受伤了,先回夏皇界?”

    这里的事情,可以缓一步,但叶伏天他们中,很多人遭到重创,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空界了!

    “好。”叶伏天点头,随后他们一行人聚在一起,朝着夏皇城的方向而去,准备离开。

    “就这么放过他?”洛凡语气冰冷至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萧笙算计了叶伏天,想要他们的命。

    公主是萧笙表妹,皇妃是萧笙亲姑姑,纵然公主真想动萧笙,怕是也不容易下决断。

    叶伏天将这件事交给公主夏青鸢来做,夏青鸢会很为难,而且很难真正动得了萧笙。

    “放过?”叶伏天眼眸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念:“他必须死。”

    离爻想要杀他,是因为敌对方,萧笙想要他的命,更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