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61章 含笑而去
    夏青鸢似已习惯了叶伏天的胆大妄为,之前她便谁没叶伏天不敢做的事。

    只不过,此时叶伏天显得更放肆了些。

    但她依旧没有计较,以前叶伏天胆大她认为有些放肆,不知天高,但如今叶伏天既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能够将她击退,自然有自傲的资格。

    这一战,便等同于叶伏天的天赋上下两界难寻敌手,即便她自认为自己若是全力为之依旧是能击败叶伏天的,但不代表其他同境之人能够做到。

    九州之地,出现这样一位人物,即便言语之间有一些放肆,她还是能够容忍的。

    否则,若是一个废物敢在她面前放肆一个试试?

    怕是挥手便斩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夏青鸢这位天之骄女便对叶伏天生有好感了,她承认叶伏天的天赋,但却更觉得叶伏天放肆无理,目中无人。

    “公主,此子言行放肆,对公主不敬,我愿为公主效劳。”此时周圣王站起身来,神色冷冽至极,看向叶伏天的目光充满杀意。

    此时,因皇九歌正在接受传承,大殿疯狂颤动,使得那股人皇问道之威消失不见,他和璃圣都没有了那股压力,身上的伤势也恢复了不少,即便叶伏天的天赋再出众,面对圣境的他,依旧必死无疑。

    叶伏天皱眉,目光望向夏青鸢,夏青鸢便在这里,有夏皇规矩在,周圣王自然是不能对自己出手的,但这周圣王竟想要借夏青鸢的手杀自己。

    只要夏青鸢点头,那么周圣王自然没了后顾之忧。

    夏青鸢听到周圣王的话并未回应,而是冷淡的扫了叶伏天一眼。

    叶伏天看到夏青鸢的眼神感觉到淡淡的威胁之意,暗骂这女人是被自己揍了故意报复?

    “璃圣姐姐难道忍心看着周知命对我下手?”叶伏天对着璃圣传音道。

    同样恢复了一些元气的璃圣目光看向叶伏天,这一瞬间叶伏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张漂亮眼睛中透着的杀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璃圣姐姐你即便不念旧情,但我若死了,周知命下一个要对付谁?”叶伏天继续传音说道。

    璃圣手中握紧了灭情剑,青丝飞扬,她恨不得先周圣王一步斩了这无耻之徒。

    但她却依旧起身,不经意间走在周圣王身前,身上冷意释放,灭情剑在手,挡住周知命。

    她固然想要一剑了结叶伏天,但却也明白如今形势,若叶伏天死,至圣道宫将分崩离析,月氏和至圣道宫的联手自然是空谈,道宫灭,接下来西华圣君和周圣王要对付谁?

    周圣王之前可是说了,他在王宫中建造了琉璃宫,等着她进去。

    哪怕叶伏天再混账,但确实是她算计叶伏天在先,那混蛋才有意报复,让她和周圣王道心在人皇威压下遭到重创。

    这笔恩怨,自然比不上和周圣王间的血海深仇。

    叶伏天看到璃圣的动作便知道璃圣终究是圣境人物,不会一时脑热便真希望他死。

    “周知命死后,我必一剑杀了你。”璃圣对着叶伏天冷冰冰的传音恐吓道。

    “璃圣姐姐,我们好歹已有肌肤之亲,你不会如此绝情吧。”叶伏天传音回应一声,威胁他?

    之前璃圣对他的算计,他可都放在心上。

    璃圣嘴唇紧咬,脸上带着冰冷的杀气,却给人一股另类的美艳,东州第一美人无论是什么表情,都会是一道风景。

    她没有再威胁叶伏天,此刻她清楚的知道,刚才不可一世将夏青鸢击败的风流人物,实则是个彻彻底底的无耻混蛋。

    夏青鸢自然也看到了璃圣的动作,不过她并不清楚三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毕竟她是后来才进入到这里。

    “传承既已被现世,九州诸圣地依旧可自行抢夺,但是,圣战规则依旧不允许动摇,否则,斩。”

    这时候,夏青鸢冷冰冰的说了声,意味着周圣王想要杀叶伏天的念头落空,而且,夏青鸢等于承认皇九歌拿到传承的事实。

    九州可以争,但依旧按照圣战的规矩来。

    叶伏天听到夏青鸢霸气的话语看了她一眼,看夏青鸢不由得顺眼了些,心想这喜欢穿着男装的公主,其实还是挺好看的,要不要考虑下?

    心底刚生出这念头的他便感受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赫然是夏青鸢的目光,他打了个冷颤,这想法还是算了,危险的很。

    夏青鸢自然不知道叶伏天一闪而逝的念头,不然她真可能让周圣王直接了结了叶伏天。

    她此刻只是在想,以叶伏天和她一战中表现出的实力,在圣战规则下,想死应该也不容易吧?

    夺取了传承能不能扛得住,便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规则是父亲定下,她自然两不干涉。

    九州之地出现夏皇传承,除她之外,任何人得到传承,怕都不一定是好事。

    陵墓空间,炽盛的光辉绽放,使得颤抖着的陵墓石壁都渐渐出现裂痕,眼看便要瓦解。

    璃圣和周圣王站在地面上,清晰的能够感觉到大地的颤动。

    叶伏天和夏青鸢目光转过,望向皇九歌那边。

    因叶伏天算计璃圣和周圣王、又挡住了夏青鸢,因而一直没有人打搅到皇九歌,让他能够安静的传承人皇之力。

    此时的皇九歌站在人皇身躯下面,那人皇身躯仿佛化作了一道道虚幻的金色流沙,一点点的没入皇九歌的身体当中。

    皇九歌浑身沐浴无尽霞光,伴随着人皇身躯渐渐幻灭,他身上的光芒便越来越亮,三大命魂同时外放,再经手洗涤,甚至,人皇剑以及那张人皇弓,皆都绽放无与伦比的光辉,渐渐和皇九歌的命魂相融,似要化为一体。

    叶伏天看到这一幕暗暗心惊,今日之后,皇九歌便能蜕变了。

    皇族先祖既是真正的人皇,又将传承留下于后人,必让皇九歌脱胎换骨。

    周圣王心中杀念更甚,璃圣则是心有感慨,她也听闻过当年知圣崖欺荒州一事,如今这才短短几年时光,叶伏天率军血洗知圣崖,至圣道宫叶伏天这一代人陆续崛起,若再给他们一些年,是怎样一种风景?

    夏青鸢和他们所想的不同,九州本为她父亲统辖,谁强谁弱又如何能够让她心境有一丝波澜。

    只是,叶伏天竟舍得将人皇传承让给皇九歌,守护于他身前,他还曾因道宫之人叶无尘登天梯,打上九重天,此人究竟是怎样一种性格?

    人皇传承,他是不放在眼里,还是认为没有朋友的分量重?

    …………

    此时,陵墓之外,九州以及上界强者依旧守在这里,看到陵墓石壁出现一条条裂痕,他们便知道,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小公主夏青鸢,应该已经得到传承了吧。

    一缕缕金色的光辉射穿了陵墓,光芒朝着整座皇陵辐射而去,这一瞬间,一尊尊傀儡直接化作金色流沙灰飞烟灭,阵法不断瓦解,苍穹之上,那挡住了虚空的金煞之气也渐渐的散去,这一瞬间,诸强者深吸口气,只感觉有些陶醉,这才是纯正的天地灵气。

    然而却见此时,苍穹之上有恐怖大道规则汇聚,虚空变色,竟隐隐化作劫威,一时间许多人都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这是,圣劫?

    阵法刚破,便有人要渡圣劫?

    谁,引来圣道之劫。

    忽然间,此时有大笑声传出,诸人目光转过,便见已经和雕像融为一体的皇羲仰天长啸,道:“没想到我竟和斗战有着相似的遭遇,只可惜斗战比我幸运,不过,死前能够感受圣劫,也算不枉此生了。”

    他自然明白能够引来圣道之劫并非是他自身之力,而是因为他借了先祖之光,道心蜕变,这才成功,只可惜,他已经燃尽了精神意志,活不了了。

    所有人都在说公主夏青鸢夺得人皇传承,但他却依旧抱有一丝希望,若能够看到九歌继承先祖光辉。

    那么,他此生便算是再无任何遗憾了。

    “轰、轰、轰……”一道道剧烈的声响传出,石壁炸裂粉碎,一尊尊雕像也破碎掉来,这一瞬间,无数人目光望向陵墓方向。

    只见在那里,璃圣和周圣王相对而立,两人似乎在对峙。

    叶伏天和夏青鸢面对面站着,似乎是叶伏天挡住了夏青鸢的路。

    再往前,一道身影沐浴无尽的光辉,人皇之光,那身影,赫然乃是皇九歌。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尽皆凝固在那。

    得人皇传承者,不是璃圣、不是周圣王,也不是他们认为最有希望的夏青鸢。

    而是,至圣道宫,皇九歌。

    “哈哈哈……”有大笑声传出,皇九歌目光转过,望向一面和石壁相融的身影,眼中有泪水流淌而下。

    然而此时,皇羲同样是老泪纵横,就像是那尊雕像在流泪般。

    “我皇羲,此生,便算是圆满了。”皇羲仰头看向苍穹圣劫,见圣劫落下,他朗声开口道:“宫主,九歌便交给你帮我照顾了。”

    他最后的遗言没有直呼叶伏天名字,而是称宫主。

    话音落下,圣道之劫落下,已经燃烧了精神意志力量的皇羲如何挡得住圣道之劫。

    圣劫落,荒州之地,从此再无皇羲,他含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