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41章 局势
    知圣崖,此时战局已经更为清晰。

    刀圣的魔刀无人能挡,而秦庄他们诛杀葛锋之后,便动手围杀聂彦。

    这是战争,可不会讲公平对战。

    秦庄九人能够杀葛锋,再加上手持圣器的云裳以及皇羲,聂彦他怎么可能挡得住,很快便不支,身躯被寒冰封印,剑至,他的身体直接粉碎炸裂,圣器则被直接夺走。

    知圣崖三大贤榜强者,两位命陨,再加上之前陨落的十八位长老级人物,巅峰战力不断被斩杀,知圣崖,遭到血洗。

    反观荒州至圣道宫一方,根本没有怎么受创,战局呈现一边倒的局面。

    “完了。”知圣崖还在战斗的诸人内心绝望,他们很清楚的明白,知圣崖这一战,毫无希望。

    曾几何时,他们所蔑视、没有圣境人物的荒州至圣道宫,如今杀来知圣崖,将他们覆灭。

    那些曾参与过荒州道宫之战的人更是心中不是滋味,想当年,只是知圣崖九子中的后辈展逍,便降临荒州至圣道宫,目空一切,何其高傲,在荒州掀起一片腥风血雨,那时的道宫,唯唯诺诺,不敢得罪他们知圣崖。

    然而,曾经一位弱小的王侯人物担任道宫宫主,如今,率领大军杀来知圣崖,这是多么讽刺。

    早知道如此,当年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叶伏天死了,不会让他去道宫参加那一战、让他有机会在夏皇的见证下受封道宫宫主之位。

    然而,没有如果。

    苍穹之上,狂暴无比的炸裂声响传出,猿弘和天脉守护又一次发生碰撞,此时猿弘的攻击简直惊天地而泣鬼神,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虽然在使用无量尺,但却分明是棍法,而且每一棍的威力都在变强,到此刻,已聚诸天之力,携滔天阵威攻伐而出。

    伴随着这道可怕的炸裂声响,许多人耳膜震荡,如神明般的天脉守护身躯出现裂痕,那控制他的老者闷哼一声,嘴角有血迹流淌而出。

    “走,离开知圣崖。”山崖上,白发老者大喝一声,显然他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让知圣崖贤者人物逃离,放弃知圣崖。

    否则,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轰。”又是一道惊天巨响声传出,猿弘的棍法直接将天脉守护身躯劈开,老者直接口吐鲜血,他身后之人也尽皆气息萎靡,那柄圣器之锤直接落入猿弘手中。

    “白老也败了,走。”知圣崖又一声大喝响起,顿时诸贤者人物纷纷逃离,直接舍弃了战斗。

    “砰。”猿弘的无量尺拍打而下,扫荡无尽区域,将诸多强者镇杀当场。

    刀圣的刀也疯狂斩杀而出,当年知圣崖险些将他三师弟顾东流以及小师弟逼死,这笔债当然要清算,更何况,今日逃走的人,回过头便会随西华圣山以及大周圣朝的人联手对付道宫,自然不能放虎归山。

    秦庄的身体也动了,此时他没有聚剑阵,而是一人横穿虚空而行,不断杀戮。

    徐伤也一样,身体如一道风,斩杀想要逃离之人。

    妖兽震天的嘶吼声传出,守在知圣崖各方,撕裂想要逃离的强者。

    这场战斗,知圣崖彻底的放弃,呈现一面倒的杀戮。

    黄金妖猿的庞大身躯来到了一座山崖之上,猿弘低头,目光冰冷的凝视着知圣崖的一批老者。

    白老抬头,看向那尊无比狂暴的黄金身躯,冷道:“孽畜,你行杀戮之道,迟早族灭。”

    猿弘收起无量尺,而是拿起了对方刚才使用的圣器之锤,手臂高高举起,一股知悉的威压降临而下,白老等人脸色惨白,天脉和地脉守护尽皆被诛杀,他们的精神力皆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已经不可能抗衡得了猿弘了,只有死路一条。

    “当年知圣崖之人于太行山上行杀戮之事,你们不但没有阻止,反而派人前往,可曾想过会有灭门之日。”猿弘黄金色泽的眼瞳透着杀戮之念,没有等待对方的回应,巨大无比的圣器之锤轰杀而下。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声传出,山脉炸裂粉碎,那些强者直接消失不见。

    接下来,自然是收拾残局。

    叶伏天依旧在弹奏着,此刻天边有夕阳出现,如血般红,似和当年太行山上的情形极为相似,仿佛是天道报应。

    琴音停下,村长和斗战也回来了,站在了叶伏天身旁,地脉守护消失,下方知圣崖无数人战战兢兢。

    “走。”叶伏天漠然的扫了一眼下空之地,随后转身离开。

    大军撤离,妖兽腾空,很快便离开知圣崖,朝着远处而去。

    “村长,老师,如今夏皇下令,允九州圣战,无需通禀,怕是西华圣君和知圣他们会联手,你们有何想法?”虚空中,叶伏天对着村长和斗战问道。

    “伏天,你有何建议?”斗战问道。

    这样的背景下,他自然明白自己面对着什么,至圣道宫,他是不能回的,否则便是等着对方杀来了。

    修行到了圣境,自然不会去送死。

    “无尽之海辽阔无尽,有着无数无人知的岛屿,可以潜心修行,当然,老师也可以前往上界天,带上一头妖兽,这样我随时能够和老师联系上。”叶伏天开口道,他前往知圣崖逼炎圣召唤夏皇,制定了圣战规则,九州之地无人敢不遵守,他自然要利用这种规则,暂避其锋。

    “好。”斗战点头:“村长有何打算?”

    “我无所谓,先送伏天他们回道宫,只有我不和他们正面交锋,他们追不上我。”村长开口道,对于自己的速度显然极为自信。

    “那好,老师便直接走吧,以免对方直接前往道宫截杀。”叶伏天道。

    “好。”斗战点头:“你们万事小心,暂时不要主动开战。”

    “我明白。”叶伏天点头,他心中有数。

    斗战带上一尊妖兽直接踏步离开了,一位圣境人物有意隐藏,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村长则是召唤巨剑,带着叶伏天等人继续朝荒州方向而行。

    …………

    当知圣赶回到知圣崖之时,战斗早已经结束,叶伏天他们也离开多时。

    知圣崖贤者以下境界之人在收拾残局,辽阔无尽的禹州圣地知圣崖,此刻已是破败不堪,一座座山崖崩灭,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缝,无数尸体躺在那,鲜血染红了知圣崖。

    知圣的身上,一股滔天杀意席卷而出,压得下空诸人无法喘息,他们抬起头便看到了知圣,却没有人拜见,只感觉一阵悲凉。

    空间,寂静无声。

    知圣崖有今日,他们的长辈陨落,身为知圣崖圣主,知圣,有没有责任?

    他没有守护好知圣崖,而且叶伏天称,就在今日西华圣山的寿宴上,知圣宣布参与圣战,才为知圣崖带来灭顶之灾。

    叶伏天率人杀来之时,知圣他在做什么?恐怕,还在享受盛宴吧。

    知圣崖和至圣道宫结仇,同样是因为知圣当年命令,他甚至意志降临道宫,威压荒州,如今又宣布参与圣战,新仇旧恨,才有了此刻的结局。

    此刻,很多人心中,是有怨念的。

    如今的知圣崖,已经彻底结束了,禹州第一圣地,已经名不符实。

    一道道身影陆续降临而来,是从西华圣山赶来的诸圣,当他们看到眼前一幕之时,尽皆沉默。

    叶伏天,竟然真的灭了知圣崖。

    “到底怎么回事?”知圣还沉浸在滔天的恨意之中,西华圣君便冰冷开口问道。

    周圣王眼神锋利而冷漠,杀念极为强烈,但实则这一切,对他并没有坏处。

    如今,知圣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叶伏天报仇。

    “叶伏天,率领荒州至圣道宫大军杀来。”一道身影抬头看向虚空,开口说道。

    “道宫大军?”诸圣神色冷漠,怎么可能,难道在参加寿宴前,叶伏天就已经命令大军前来知圣崖伏击?

    “夏皇出现了?”知圣扫了一眼知圣崖巅的石碑开口道,他已经感知到了一些事情。

    “是,至圣道宫大军杀来,对方两大圣境人物,炎圣召唤夏皇意志。”下方之人继续道:“然而,叶伏天称圣主于西华圣山宣布参与圣战,三大圣地联手欺压荒州,他不得不反击,且会按照规则行事,夏皇没有阻止,下达命令,九州之地,任何圣地要爆发战斗,皆都无需再请示于他,只需遵守圣战规则,圣对圣,贤战贤,因此,贤者以下的人,都活着。”

    “咔嚓。”知圣双拳紧握,青筋暴露,身周的杀念汇聚成一股飓风,极其骇人。

    “叶伏天。”他眼眸望向虚空,杀念席卷而上,他此刻当然明白,知圣崖被叶伏天算计了,他提前便布局灭知圣崖,故意退走。

    如今,有夏皇命令在,他甚至不能直接前往至圣道宫杀戮,只能对付至圣道宫的两位圣人,但对方怎么可能没有防备等着他们去杀?

    知圣崖被灭,他竟然不能报仇屠戮道宫。

    叶伏天,他在利用夏皇的规则,他现在依旧可以杀过去,不顾夏皇命令,但前提是,他敢舍得以自己的命去交换,他丝毫不会怀疑,他若是违背夏皇令,夏皇是否会杀他这知圣崖圣主。

    九州,没有人能忤逆人皇之命,夏皇之言,便是天命。

    璃圣看到这一幕同样心中颇为震动,终于明白叶伏天临走之前问自己的那句话是何意了。

    他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借助夏皇下达圣战指令。

    虽然这样看似依旧是荒州至圣道宫占据绝对的弱势,但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覆灭知圣崖的力量,只要让两位圣人暂避锋芒,荒州至圣道宫,便只需要面对两大圣地的贤者大军,借助地利,还是有机会一战的!

    诸圣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叶伏天还真狠,没想到知圣竟然被一个后辈算计了,平静多年的九州之地,第一个出局的圣地不是至圣道宫,而是被至圣道宫覆灭的知圣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