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37章 夏皇之怒
    炎圣的身体忽然间动了,朝后退去,斗战踏步跟上,村长也如影随形,有他压阵,今日知圣崖炎圣,走不了。

    只见此时,炎圣身上绽放一道可怕的暗红意志,朝着知圣崖最高处的一座石碑而去。

    当暗红色意志降临,那片天地都像是被染红了般,石碑之中,弥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苍穹为之变色。

    这一刻,一股天道威压从天而降,笼罩整座圣地知圣崖。

    “请夏皇。”炎圣声震苍穹,今日荒州偷袭杀来知圣崖,两大圣境人物他自知不可能对付得了,哪里会去开战,自然当机立断,请夏皇。

    斗战和村长止步,叶伏天迈步朝前走出,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而且,也是他此行的目的。

    如今三大圣地宣布联手对付至圣道宫,如若圣境人物直接杀去他荒州,根本没有任何悬念,道宫必灭,他能不守规矩,对方也一样可以。

    所以,他需要夏皇亲自出面制定圣战规则,好决断之后该怎么做,这也是他此行参加柳宗婚宴的原因,看清出荒州面临的局势,才能去思考破局之法。

    天威垂落,人皇只是一缕意志,便足以令众生匍匐。

    夏皇的虚影再次出现,一张威严至极的面孔直接于苍穹之上浮现,开口道:“禹州知圣崖,何事?”

    “禀夏皇,至圣道宫叶伏天,未经请示,便直接偷袭杀来我知圣崖,欲灭我知圣崖圣地道统。”炎圣躬身叩拜,恭敬无比。

    夏皇抬头,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

    “是你。”上一次他的意志显现,是在荒州,那时荒州上一代宫主传位叶伏天,当年王侯境的小家伙,如今修为已是不弱,而且在上界天,这家伙似乎拒绝了青鸢那丫头吧。

    这件事,还特意有人上禀于他,倒是让他感觉颇有意思。

    “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参见夏皇。”叶伏天躬身行礼,开口道:“炎圣欺夏皇,请夏皇治其罪。”

    “休得胡言。”炎圣目光扫向叶伏天,那双火红色的眼瞳似要将叶伏天焚灭,夏皇乃九州之主,欺夏皇,这罪名九州谁担得起?

    当年夏皇一句话,圣榜第二有着死神称号的寂渊,统御的圣地被夷为平地,寂渊从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他是九州绝对的皇,上下两界共主。

    “怎么说?”夏皇看着叶伏天道。

    “回夏皇,当年至圣道宫之事夏皇亲至,自然知道发生过什么,早在当年,知圣崖便在荒州进行过杀戮,并未请示过夏皇,如今我只是前来讨债而已,难道只允许禹州知圣崖欺我道宫,不允许回敬?”

    叶伏天开口道:“此外,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联姻,宴请九州之人,就在不久前西华圣君和知圣一起宣布,将参与圣战灭我道宫,我至圣道宫刚有崛起之迹象,便惨遭三大圣地打压,不允许我道宫崛起,欲直接覆灭之,我一怒之下,才率人杀来知圣崖。”

    “夏皇,三大圣地联手欺压,我道宫必死,知圣崖圣主知圣亲自宣布加入圣战,欲让我道宫万劫不复,难道道宫不能反击?于荒州等死吗,何谈偷袭,更何况,若要偷袭,直接双圣降临屠杀便是,然而知圣崖乃夏皇道统,属下怎敢放肆,依旧按照之前的圣战规则战斗。”

    叶伏天声音满腔悲愤,传遍天地,就差声泪俱下了。

    在他口中,荒州至圣道宫凄惨至极,仿佛已经在覆灭边缘,三大圣地欺人太甚,禹州知圣崖欲将他道宫打压致死,如此情形,于情于理,难道还不能反击?

    即便是知圣崖之人听到,都无言以对。

    炎圣双目圆睁,愤怒的凝视叶伏天,今日叶伏天率领双圣已经大军杀来,怎么成了他至圣道宫是受害者?

    此刻,分明是知圣崖面临灭顶之灾。

    “夏皇,他颠倒黑白。”炎圣怒道。

    “属下但有一句谎言,请夏皇治死罪。”叶伏天声音直接将炎圣愤怒之声淹没,以性命担保。

    夏皇自然没有怀疑,九州之地,谁敢当面欺瞒他,而且叶伏天所说之事,一查便知。

    夏皇目光落在炎圣身上,问道:“他哪句话说谎了?”

    炎圣脸色难堪,叶伏天所言,的确无懈可击,如若圣主在西华圣山宣布参与圣战将对付荒州,那么夏皇怕是都不会拦。

    事实上知圣并未说参与圣战,但意思却相近,叶伏天直接这么理解,如若夏皇真的调查,也可以说的过去,毕竟那番话所有人都听得明白,知圣崖会对至圣道宫下手。

    看到炎圣的表情,夏皇便明白了,他扫了一眼下方诸人,冷淡开口:“荒州势弱,三大圣地联手欺之,既然如此,有何面目唤本皇降临?”

    夏皇一怒,天威降临,知圣崖无数人只感觉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看天。

    “属下只是为知圣崖道统。”炎圣脸色苍白。

    夏皇之怒,九州谁能承受?

    显然,夏皇被叶伏天说服了,不会管今日之事。

    “数年之内,两次打搅本皇,既然你们如此好战,那么从今日开始,九州诸圣地,无论是谁,若要爆发圣战,无需上禀请示,然九州圣地皆为本皇道统,不得行滥杀之事,如之前圣道规则一样,圣境人物,不允许对圣境以下之人出手,贤者也一样,打完了,再上禀九州卫。”

    夏皇冷哼一声,似乎非常不悦,无数人战战兢兢,如夏皇这般身份,即便九州天翻地覆,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波澜。

    夏皇真正的根基,在上界,但九州诸道统,也能不断为他提供圣境人物,因此有证圣之战,给予九州之人成圣契机,真正卓绝的人物,才能够入他的法眼,譬如虚空剑圣、又譬如大祭司。

    如今九州既然风波不断,动辄圣战,那便成全他们,大浪淘沙。

    这叶伏天能够成长到哪一步,便看他的气运和能力了。

    “谨遵皇命。”叶伏天躬身说道。

    让夏皇出现,本就是他的计划,炎圣,不过是做了一回他的棋子而已,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请夏皇出来制定规则。

    夏皇不出,如若西华圣山那些人不守规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他离开西华圣山之前,便问过璃圣,九州诸圣地,是否皆留有夏皇意志。

    “将我命令传达九州。”夏皇声音传出,天威渐渐消散,随后夏皇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知圣崖之事,显然他默认了。

    炎圣脸色苍白,斗战和村长双圣在,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

    夏皇规则,圣境人物只能对圣境。

    想到这,炎圣手掌挥动,顿时恐怖火焰风暴似要将一切都焚为灰烬,朝着斗战和村长杀去,而他的身体则转身便遁走,朗声道:“圣人不能对你们出手,结战阵,全力迎战。”

    “走?”村长冷笑,他身体直接化作利剑穿过火焰,横跨空间距离追击而去,斗战同样大步踏出,地面疯狂炸裂,那魁梧身躯如天神般追击而去。

    知圣不在,岂能让炎圣活命。

    昔日之债,自当讨回。

    叶伏天冷漠的眼瞳扫向知圣崖诸强者,却见此时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辉朝着他笔直射杀而来。

    是葛锋,圣贤榜强者,他手持银色三叉戟,乃是昔日他在道宫外的战斗中使用过的圣器,苍穹之上风云变色,一股毁灭的风暴孕育而生,宛若末日雷劫,直接从苍穹降落而下,轰杀向道宫诸人。

    身为知圣弟子,圣贤榜贤榜人物,当危机真正降临,自然不会退缩,之前心神不宁让他不安,但此刻他的心,反而极为坚定,欲诛杀叶伏天。

    雷法天降,乃是大规模规则法术,极为可怕,诸葛清风踏步而出,身体周围出现八卦大阵,圣器催动,顿时八卦图案横亘于天,挡住苍穹雷法。

    此时葛锋本尊杀至,手中圣器指向叶伏天,一股骇人的雷霆风暴诞生,从中吞吐出灭杀一切的力量。

    “惊霄。”三叉戟朝前方刺杀而出,末世雷劫化作一道湮灭一切的光。

    叶伏天身前,出现了九道身影,秦庄、剑魔、徐伤九大剑修组成的剑阵出现,即便没有了圣剑增幅,但九人联手,剑阵中吞吐无尽剑威,汇聚为一剑,和那攻伐而至的闪电之光碰撞,一道道毁灭之光湮灭虚空,刺得许多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虚空之上,知圣崖无数强者身体腾空,命魂绽放,规则气息暴乱。

    又有一道身影踏步朝前,是另一位圣贤榜强者聂彦,他眼瞳曾暗红色泽,仿佛一眼便能将人焚杀,手掌朝着前方伸出,灰烬之意降临,天地间都似要灰灰湮灭。

    一道靓丽的身影朝着他走去,是云裳,她手持圣器法杖,冰封天地,挡住那股灰烬之意。

    “吼。”

    此时,一道惊天怒吼声传出,只见又一处方向,天罡战阵组合而成,如今的天罡战阵不再是以斗战为首,而是猿弘。

    他携战阵之力,无比狂暴的魁梧身躯朝下空而去,黄金色泽闪耀于天地间,手中出现一件法器,并非是灭穹法器,而是圣器,无量尺,从无量贤君手中夺来。

    当年展逍率人杀入太行山,太行上血流成河,最痛恨知圣崖的人,当属猿弘。

    狂暴无边的身躯从天而将,手中的无量尺释放圣威,漫天尺影出现,朝着下空拍打而出,虽是圣尺,却如棍法,遮天蔽日。

    “避开。”有大喝声传来,猿弘携天罡战阵之力含怒出手,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可怕,漫天尺影扫荡而出,覆盖了虚空,只一瞬间,一道道惨叫声传出,那些被无量尺拍打击中之人,瞬间被生生镇杀。

    ps:二十号了,兄弟们可以看看订阅产生了月票不,有月票的兄弟支持下无痕,距离两万七月票还有一千多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