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01章 决断
    当一切烟消云散,海水袭来,诸强者依旧木然的站在原地。

    宫殿已经消失了,化作了一片海底废墟,彻彻底底的沦为了遗迹。

    那一戟,以整座海王宫殿为阵,灭杀一切。

    骄傲自负的主人,残忍嗜血的坐骑,最终,九婴还是死在了海王狠辣的算计中,虽然这一戟是由叶伏天所绽放,但同样,也算是海王杀死了九婴。

    正如叶伏天所说的那样,从始至终,海王就没有给过九婴生路。

    叶伏天在想,这些圣境人物,修行到一定境界,心境是否会变得更加的冷漠无情,如若是他,要么不选择九婴为坐骑,既然选择了,且相伴征战多年,便不会如此坑杀,两人虽隔着时代,但他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到海王心性之狠辣。

    海水冲刷着身体,废墟之中的诸人这才将思绪拉回,深吸口气。

    那头让他们绝望的圣兽,竟然就这么死了么,这算是,绝处逢生吧。

    他们刚才已经彻底的绝望,以为必死无疑,没有人能够想到,叶伏天会成功,并且引动宫殿之阵,将九婴杀死。

    这样的结局,真令人兴奋。

    他们目光望向叶伏天,银色面具之下的面孔依旧无法看到,当然相比于叶伏天的真实身份,此刻他们更关注的是叶伏天手中握着的,圣器榜排名第三的圣器时空之戟—墟无。

    而且,圣器榜前三事实上并未正面碰撞过,只是九州之人根据其主人的实力和圣器的威力推断而出。

    第三,实则已经是巅峰了。

    叶伏天能够破解海王留下的石壁之秘,自然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然而,他的修为,似乎只有中品贤士,而且此刻宫殿破碎,也没有了阵法的加成,三大圣地的强者很自然的生出了一些念头。

    虽说九婴杀死了很多人,最顶级的人物都被诛杀掉来,但三大圣地还是有不少贤君级别人物的,甚至是中品贤君都还有几位幸存下来,哪怕对方得到了时空之戟,依旧能够轻易拿下。

    至于叶伏天的身份他们没有去想,这里毕竟是无尽海域,而无尽海域三大圣地皆在,除非是圣境人物亲自,否则无论对方是谁,都没有用。

    “阁下天赋异禀,将恶兽诛杀,可愿入我海王宫修行?”

    这时,海王宫林煜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庞鲲和不少海王宫顶尖人物都陨落,剩下的强者中他地位在海王宫算是最高的,他是圣人弟子,如若能够帮海王宫将时空之戟带回去,师尊必然重赏,他在海王宫的地位也将再上一个台阶。

    叶伏天淡淡的扫了林煜一眼,其他两大圣地的人也心中冷笑。

    邀请叶伏天入海王宫修行?

    恐怕醉翁不之意不在酒。

    叶伏天自然也明白,他冷淡开口道:“不必。”

    林煜也没在意,继续笑着道:“可惜了,还有一事,我海王宫乃是昔日海王后人所创,这时空之戟,能否物归原主,海王宫必有重谢,不会让阁下吃亏。”

    叶伏天面具之下的眼眸冷了几分,不会让他吃亏?

    海王宫,拿什么换时空之戟?

    至少也是圣器级别,这种级别的宝物,林煜,他有资格做主?

    至于海王后人……

    “之前,你怎么不对九婴说,你是海王后裔弟子。”叶伏天冷淡的扫向林煜。

    “没错,海王当年乃是无尽之海的主人,时空之戟怎么算也不能说是你海王宫之物,我三大圣地,都有份吧。”北冥族的强者淡淡开口,显然,也和林煜一样有想法。

    圣器榜排名第三的圣器,被一位中品贤士握在手里,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想法?

    “阁下,这圣器,还是交给我无尽之海三大圣地处置吧。”天之涯的强者也看向叶伏天道。

    他们身形移动,隐隐要将叶伏天围住。

    “你分明有能力算计九阴,但之前,你却故意在九婴诛杀我三大圣地许多强者之后才走出来,这笔账,我可以不计较,只要你将时空之戟交出来。”林煜继续开口道,也不再虚与委蛇,语气显得强势了几分。

    柳玉听到诸人的话感觉内心一阵寒冷,她看着那一道道身影,这便是圣地吗?

    真失望啊。

    “那种局面下,他早站出来恐怕也是死路一条,谁敢对抗九婴?无论怎么样,他都算是救了大家的命,不感激便也罢了,诸位皆为时空之戟而来,能者得之,叶荒杀九婴挽救了所有人才将时空之戟拿到,如今诸位说时空之戟属于三大圣地,未免强持夺理。”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叶伏天的身份,但此刻是在无尽之海,叶伏天毕竟势单力孤,如果三大圣地真要对叶伏天下手,叶伏天怕是难逃出去。

    这些人在不久前,都面临绝境,如今九婴才刚死,他们都欠叶伏天一条命,转眼间竟然就翻脸,要抢夺时空之戟。

    叶伏天倒是没有想过这些人会感激他,他也不是为了救这些人的命,是为了自救,虽说顺便救下了这里的人,但想要让他们感恩?

    痴人说梦。

    人性,永远是最复杂的,不久前他们一个个战战兢兢,恐惧死亡,九婴刚死,立刻便想着他手中的圣器了。

    人性之所以复杂,便是因为太过聪明,将利弊看得太清楚、太透彻,趋利避害,便是本性。

    当然他自己也一样,但至少有自己的原则。

    “放肆,拿下她。”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瞬间有几位强者降临柳玉身边,强大的气息降临她身上,使得柳玉脸色苍白,对她动手的人是家族中人,而下达命令的人,是柳世。

    柳世是聪明人,所以他很清楚此刻做什么选择对他最有利。

    之前他便看叶伏天很不爽,没想到他隐藏的这么深。

    “你干什么?”柳玉盯着柳世冷冰冰的问道。

    “柳玉,你勾结外人混入家族居心叵测,如今竟胆敢质疑圣地,不知死活。”柳世冷冷开口,又望向叶伏天道:“你混入我柳家就是为了入遗迹吧,将时空之戟交给海王宫,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柳玉也不会有事。”

    叶伏天皱了皱眉,这柳世拿他自己家族的人威胁他?

    “放开她。”柳子萱扫了柳玉周围的人一眼。

    “小姐。”那些人有些为难,柳世和柳子萱是堂兄妹,都是家族的孙儿辈,他们谁都得罪不起。

    “子萱,这是为了你我和家族的利益。”柳世开口道,随后看向那几人,道:“听我的命令就好。”

    “为了家族的利益你可以自己去拿。”柳子萱冷冰冰的看向柳世。

    “子萱,你虽天赋出众,但太过柔弱,这样如何能够成事。”柳世继续说道,看到柳子萱的态度他很开心,他和柳子萱一同入圣地海王宫,但他天赋要弱于柳子萱,从林煜之前对他们两人的态度也能看出对方对柳子萱显然更重视。

    如今,他的机会来了。

    “你,考虑好了吗?”柳世扫向叶伏天,强势开口。

    叶伏天面具下的眼眸依旧很平静,他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一直在思考。

    他在思考,今天的局面,应该如何将后面的事情处理好。

    “我若是不交,你们打算如何?”叶伏天看向三大圣地的人问道。

    “你认为你有选择吗?”北冥族的强者绕到叶伏天身后,强大的气息弥漫而出,森寒、冷漠。

    “你天赋卓绝,应当惜命。”天之涯的强者也开口。

    “我之前的承诺依旧有效,你若是将时空之戟交于海王宫,我可引荐海王宫宫主,收你为亲传弟子,否则……”林煜恩威并施,对着叶伏天开口。

    如今的局面,并不是他们和叶伏天之间谁得圣器时空之戟,而是,三大圣地之间的争斗。

    圣器只有一件。

    “收我为徒?”叶伏天看着林煜。

    “对,亲传。”林煜很认真的道。

    “海王宫宫主站在我面前,也没资格这么对我说话。”叶伏天口中吐出一道霸道至极的声音,使得林煜皱了皱眉。

    “放肆。”林煜冰冷开口道。

    “我之前一直在犹豫,这件事该如何善后。”叶伏天看着林煜道:“现在,你们给了我答案。”

    三大圣地的人皱了皱眉,叶伏天的语气,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你之前不是问我究竟是谁吗?”叶伏天盯着林煜,随后将手放在脸上,缓缓的将面具取下。

    此刻,三大圣地的人竟然不由自主的心脏跳动,莫非,此人有着特殊的身份不成?

    他们的目光皆都盯着叶伏天的脸,面具落下,一张极为英俊的面孔映入眼帘。

    “认识吗?”叶伏天冷漠开口。

    许多人面面相觑,并没有见过叶伏天。

    “怎么会是你。”而在这时,一道震撼的声音传出,只见海王宫一位强者脸色陡然间有些苍白,他生出一缕不详的预感。

    此人在九州的名气,实在太大。

    他既然敢将面具摘下,这意味着什么?

    “他是谁?”林煜看向那人问道,他的声音竟也莫名紧张了几分。

    柳世同样盯着那人,究竟是谁?

    那强者看向林煜,脸色有些苍白,开口道:“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

    林煜心脏颤动了下,那位名震九州,这一代最负盛名的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站在他面前,他曾经多次幻想过自己将叶伏天取而代之,但当叶伏天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股如山的压力,像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如叶伏天所言,即便是海王宫的宫主,也没资格说收叶伏天为弟子。

    柳子萱心脏同样像是被击中了般,美眸望向那身影。

    叶伏天,多么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

    他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她的眼前。

    “即便你是叶伏天,只有一人出现在我无尽之海,又能如何?”林煜他感觉有些屈辱,他竟然被叶伏天的名字给吓退。

    “这样吗?”叶伏天手持时空之戟一步步走上前去,林煜的脚步不断往后退。

    “嗡。”一道残影闪过,叶伏天的身体陡然间动了,林煜身体爆退,大吼道:“拦住他。”

    噗呲一声轻响传出,林煜身体后退到远方,他什么事都没有。

    而另一处方向,柳世双目圆睁,颤抖着伸出双手,捂着自己的咽喉,在那里,时空之戟刺入其中,鲜血流淌而出,却直接混入海水之中。

    这一刻的柳世,心中有着无尽的悲凉。

    人生的大起大悲,在这段时间,他尽数体会过了。

    为何,命运要对他如此残忍,他本该入圣地修行,前途无量。

    然而刚从九婴手中活下来的他,却被直接一戟穿喉。

    柳世看着那张英俊的侧颜,他发现,叶伏天甚至没有看他。

    在无尽的悲凉中,柳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天之骄子?

    他甚至没有资格让杀死他的人看他一眼,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