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900章 九婴之死
    狂傲无比的声音响彻于诸人的脑海之中,使得他们的心脏猛烈的颤动着,此时他们的眼中,仿佛唯有那一戟,以及那风华绝代的身影。

    诸人只见光幕之上,无尽的流光流动着,一条条纹路闪耀出现,在光幕石壁之上,出现了一尊虚幻的身影,是海王的身影,仿佛这片光幕,留下了他生前的一道意志,唯有以他的方式,才能够破解这面石壁,拿到时空之戟。

    光幕后面的海王雕像也亮了起来,像是海王复活了般,有着无尽的神采,手中的时空之戟吞吐无与伦比的光芒,和叶伏天刺出的那一戟共鸣,两人仿佛隔着一个时代相互凝视对方。

    海王问,九州之地,谁能无双。

    他回答,九州之地,唯我无双!

    整座宫殿都亮了,璀璨夺目,无尽流光汇聚而至,光幕的两边,两股力量在共鸣,随后,那无边璀璨的光幕化作虚无,破碎消失。

    这一切的发生实则都只是在一瞬间,诸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呆呆的看着这无比绚丽的一幕,太过震撼。

    三大圣地强者无法破开的光幕,多年来从没有人做到过的事情,今日,一位无人认识的人做到了,在所有人绝望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参悟着石壁的奥秘,仅仅用了一天时间,他破开了海王留下的最强考验。

    那一刻,他们感觉到了一股神圣无比的力量,是从光幕内部诞生,他们甚至怀疑,如若参悟不了石壁之秘,即便是圣境强者,都破不开这光幕。

    但他,做到了。

    他究竟是谁?

    此时,柳玉看着这一幕,心脏剧烈的颤动着。

    这一刻她突然间回忆起在家族中的时候,他曾对叶伏天说,九州之地有荒州道宫宫主盖世无双,她想看看,怎样的人才能够称为盖世无双,叶伏天笑着称,也许,像他那样。

    当时她认为那只是一句玩笑的话语,但此刻,她真的看到了何谓盖世无双。

    于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段玩笑般的对话。

    她想,她知道他是谁了,想到这,她的美眸竟微有些湿润。

    叶荒。

    荒州,叶伏天。

    原来,那盖世无双的人物,这些天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柳玉想到之前她甚至在想要追求叶伏天,不由得俏脸微红,心脏噗通的跳动着,真是,羞耻啊。

    她又怎么配得上这样的人物呢,他注定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柳子萱和柳寒同样震撼的看着这一幕,心脏跳动着,他怎么会这么强?

    这位跟随他柳家一起前来的人,究竟是谁?

    九婴眼眸中的邪笑消失,他眉头微微皱着,似感觉到了一丝危机,他可能,做错了什么。

    叶伏天自然不会理会诸人的想法,他已经出现在了海王雕像前,雕像像是活了过来,无边璀璨的光辉笼罩着叶伏天的身体,整座宫殿之中,无尽的流光疯狂的朝着这边流动而来,石壁上的所有图案都亮了,不仅仅是这里,还有外面之前熄灭的图案。

    叶伏天伸出手,握住了那璀璨无比的金色神戟,时空之戟—墟无。

    “你可以去了。”叶伏天看着海王雕像上的那道虚影淡漠开口,雕像崩灭瓦解,那虚影也渐渐消散,似乎象征着属于海王的辉煌,彻底沦为过去。

    失落的遗迹将成为废墟,海王只会存在于历史之中,最终被人遗忘。

    叶伏天手持时空之戟,转过身望向诸人,神圣无比的光辉笼罩着他的身躯,这一刻的他犹如神明一般。

    数百年来,终于有人拿到了时空之戟。

    圣器榜排名第三的圣器,将重现于世。

    只是,将归谁所有?

    “恭喜。”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传来,诸人回过身,便见九婴站在那,看向叶伏天笑着道:“将时空之戟交给我,我会履行游戏规则,你可以带两个人离开,那两个美人似乎很不错,如果是我,就会选择她们。”

    诸人露出异色,猛然间想起了规则,柳世开口道:“你是随我柳家一起而来,只要你答应带上我,你想要什么条件都行。”

    “我乃海王宫林煜,九州问道前十,海王宫圣人弟子,你只要带我离开,我一定将你举荐于老师。”林煜也开口说道。

    顿时,诸人陆续开口,求叶伏天带上他们。

    叶伏天扫了诸人一眼,随后望向九婴,只见九婴手掌伸出,对着叶伏天笑着道:“来。”

    这声音似乎充满了诱惑,然而叶伏天依旧站在那,平静的看着他,开口道:“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应该求我。”

    听到叶伏天的话诸人都愣住了,这家伙,疯了吗?

    九婴脸上的笑容同样消失不见,变得冰冷至极,凝视着叶伏天。

    “我原谅你的冲动。”九婴看着叶伏天道。

    “虽然你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叶伏天像是没有听到九婴的话般,继续开口道:“以你的境界,想必应该感觉到了般,也应该明白为何你只能是海王的坐骑,要受他奴役。”

    九婴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狰狞而扭曲,他的身上一缕缕可怕的邪气释放而出。

    “你自以为了解你的主人,但你只是以为这遗迹永远无人能够破解,你将永远被封印于此,但海王虽然自负狂傲,但终究还是遵守规则的,而他,从来就没有打算放过你,哪怕是遗迹被破解,有人拿到了时空之戟,你这头孽畜,依旧只有死路一条。”

    叶伏天的声音越来越冷,伴随着他话音落下,整座宫殿之中弥漫出一股超强的威压,宛若圣威,无数的线条流动着,那破开的封印之光再次亮了起来,所有的一切力量,汇聚在时空之戟上,在那里,隐约能够看到海王的虚影若影若现。

    “外界的雕像毁灭只是一个意外,当时空之戟出世之时,另一个针对你的大杀阵将启动,无论是谁拿到了时空之戟,你都别想破开封印,杀死拿到时空之戟的人并据为己有,你的主人海王,早已经布局好了这一切,他怎么会允许一头残暴的畜生,他的坐骑,得到他的圣器。”叶伏天的声音使得所有人的心脏跳动着,看着九婴阴沉的脸色,他们明白。

    叶伏天所说的一切,是真的。

    从一开始,九婴的命运就注定了,要么永世封印,要么死。

    海王,从头至尾就没有给他留下过生机。

    即便真的有比海王强大的人强行破开外界的雕像闯入,九婴也一样不是对手,但命运就是如此的奇妙,他们中有人让雕像破碎了,九婴绝处逢生,他本可以离开,或者将叶伏天他们全部杀死。

    但是,他陪叶伏天玩了一场游戏。

    于是,便有了此刻的一幕。

    “之前,你就知道了?”九婴阴冷的眼眸盯着叶伏天,冰冷开口。

    “你不懂阵法,但我懂。”叶伏天盯着九婴:“当然,之前只是猜测,直到我感悟这些图案之时,我才知道,一切都是相连的,而里面的这尊雕像和时空之戟,便是阵法的另一源头。”

    “所以你一直看着那些人死,直到合适的时机才提出你的想法?”九婴死死的盯着叶伏天,他竟然被一个如此弱小的人类算计了。

    而且,他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在一天时间内破解海王之秘。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但偏偏,有人做到了,仿佛这就是他的宿命。

    他恨啊。

    被海王玩弄,如今,被一个后辈玩弄。

    他的脸越来越扭曲,杀意惊天。

    “不让你释放心中的邪念,我若是提出,只有死路一条,当然即便你答应,同样也只给了我一天时间,这是赌命,你输了。”叶伏天手中的时空之戟举起,更加夺目的光辉绽放,整座宫殿震动着,无尽的图案亮了起来,这座宫殿仿佛便是一个完整的大阵。

    “谢谢你,给我时间催动阵法。”忽然间,叶伏天面具下的眼眸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九婴目光一凝,随后越发的狰狞。

    “吼……”一道惊天巨响声传出,狰狞至极的九婴巨兽出现,恐怖的力量朝着叶伏天笼罩而去。

    而在同时,叶伏天手中的时空之戟朝前方刺出,阵法汇聚于时空之戟上,空间像是扭曲了般,出现了一无比可怕的旋涡空间风暴,朝着九婴的庞大身躯攻击而去。

    宫殿疯狂的炸裂毁掉,所有的力量全部聚集于这一戟,整座宫殿,就是一座超级大阵。

    宫殿的墙壁被吞噬毁灭,叶伏天身前的人群看着墙壁消失,看着宫殿消失,那旋涡空间风暴吞噬一切,将九婴的一颗颗头颅吞噬进去,撕裂粉碎,化作碎片。

    九婴想要逃,但那时空风暴吞噬一切,无路可逃,直接将他湮灭。

    狰狞无比的巨兽身躯渐渐变得虚幻,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在那里,传出一道无比怨恨的声音:“我恨。”

    他当然恨,他被他的主人海王算计,如今眼看就能脱困,能够重见天日,但却一个弱小的人类修行者坑杀。

    这声音回荡于海域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怨念,使得深海咆哮。

    一尊圣兽,当场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