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707章 道宫的决定
    平静的荒州之地暗潮涌动,各大势力都在精心准备着一些事情。

    尤其是对于那些旋涡中的势力而言,如今他们已经站在了极为重要的关口,是生是死,极有可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便能决定。

    荒州的人也都预感到,这次荒州的动荡,必然将导致整个荒州格局的变化。

    在这股平静中,荒州至圣道宫之地,一行浩荡强者降临而至,数十位强者踏入道宫,无一弱者,他们皆都来自知圣涯,正如道宫所预料的那样,这次秦仲回去之后便没有来。

    知圣涯已经有一位圣子陨于荒州,秦仲也在荒州有了败绩,这对于知圣涯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诸多知圣涯强者到来,至圣道宫自然不能怠慢,柳禅亲自相迎,孔尧他也到了,和知圣涯的强者汇合在了一起,因此知圣涯的领军人物实则还是孔尧,毕竟圣贤榜中贤榜第九的他在知圣涯中除圣人之外,也找不到比他更强的存在了。

    但荒州之行,孔尧却处处受制,原因自然是因为圣人法器。

    “柳禅,既然来了我便不废话了。”孔尧看向柳禅开口道。

    “你说。”柳禅回应道。

    “荒州至圣道宫和禹州知圣涯一样,同属九州的圣道传承之地,皆为夏皇所指定的道统之地,同属一脉,此次荒州事件,我上次便想要让至圣道宫出面解决,我知圣涯不插手,但道宫推脱,我才亲自动手,但如今,我知圣涯圣子展逍命陨于荒州,荒州的势力和知圣涯开战,这件事,圣主很不高兴。”孔尧开口道。

    柳禅心中暗叹,展逍是知圣涯九子之一,也意味着是圣道选中的九位传人中的一个,将来竞争圣道,展逍的死,哪怕还不足以让圣人出动,但至少圣人也会知晓此事。

    柳禅没有说什么,等待着孔尧继续说下去。

    “圣主亲自下了指令,既然这里是荒州,道宫才是荒州的道统之地,那么这件事,希望道宫能够处理好来。”孔尧神色冷漠,冷冰冰的开口道:“若是道宫处理不好,那么知圣涯亲自处理,另外圣主他会上禀夏皇,取消至圣道宫的道统传承地位,由其它八州势力取缔,至圣道宫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柳禅内心一颤,想到万象贤君的预测,这便会是道宫之劫吗?

    孔尧,说出了他最担心的事情。

    荒州多年没有圣人问世,至圣道宫这圣道之地的确随时有被取缔的风险,也许平日里夏皇根本没空管荒州至圣道宫的事情,毕竟道宫和夏皇之间,根本不是一个层级,但如若有圣人上禀,那么,夏皇可能一句话,就能够让道宫化作历史。

    柳禅他很清楚如今道宫面临着什么,他也知道这些年虽然道宫无圣却没有人动,同样是因为这里是夏皇所认可的圣道传承之地,否则,孔尧他们这些知圣涯之人,岂会说出同属一脉这样的话语。

    “如何才是处理好?”柳禅开口问道,展逍死,知圣涯想要如何处理?

    “荒州的格局需要变一变了,另外,有两个人圣主要活的。”孔尧又道。

    “谁?”柳禅问。

    “顾东流和叶伏天。”孔尧开口说道,这并非是他的想法,的确是从知圣涯传来的话。

    孔尧猜测原因,想必是因为展逍和秦仲之败。

    柳禅目光一闪,知圣涯圣人要顾东流和叶伏天,而且要叶伏天,这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之前在卧龙山下玄武楼前,顾东流强势碾压展逍,一击将之击败,如今又将展逍杀死,叶伏天也凭借二等王侯境界击败了九子中最为出众的秦仲,想必是因为这个,知圣涯才想要活的吧。

    否则,根本没有必要,直接杀死便是。

    “此事事关重大,我需要召六宫议事。”柳禅开口说道。

    “可以,我不急。”孔尧淡淡开口,因为愤怒,所以他反而不急,既然荒州的人敢对抗知圣涯,那么就陪他们玩,这一次,没有一个他想要的结局,他不会离开荒州。

    道宫不去做,他会慢慢做。

    柳禅听到孔尧声音皱了皱眉,这次的孔尧和上次来道宫,心境似乎完全不一样,如今的孔尧虽看似平静,但实则更冷冽了几分。

    “那便先告辞了。”柳禅迈步离去,没过多久,柳禅于圣贤宫召集各宫议事,六宫宫主尽皆到了,还有许多长老级人物。

    “知圣涯来人想必诸位也知道了,孔尧的话我转述一遍。”柳禅开口说道,随后重复了下孔尧之前所言,问道:“诸位怎么想?”

    “孔尧被诸葛清风和猿弘所阻,知圣涯之人一直无法解决荒州之事,如今这是想要借我们道宫之手来做,柳禅,你不觉得荒谬吗?”斗战贤君开口说道。

    “但此事关乎我道宫圣道传承一事,如若知圣涯圣人真向夏皇禀明此事,道宫将会如何?不仅仅是道宫,若是另外八州圣地之人入主荒州,荒州将不再是荒州,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柳禅道:“更何况,荒州一些势力,本身也需要整顿下了,白泽于道宫中被杀,至今没有找到叶无尘和徐缺,诸位想必也明白背后是什么原因吧。”

    诸人自然明白柳禅的意思,这件事背后,当然是听雪楼。

    “圣地不在于形式,不破不立,若是道宫气数已尽,那么也是命数,当有此劫,荒州需有变,为何要逆势而行?”斗战贤君开口道:“至于白泽,纵然他是白陆离之弟,但柳禅难道你不认为他该死?”

    其余诸人目光望向柳禅和斗战贤君,如今道宫中最强的两人,他们如今有着截然相反的立场,这也是道宫意志不再统一的标志。

    “斗战,你的话未免太过放肆了,道宫气数已尽,这是你身为战圣宫宫主能说出的话吗?”天刑贤君冷漠开口:“至于白泽之死,即便他有罪过,也当由道宫来处置,我天刑宫自会处理,何时轮到一群弟子越俎代庖,这是残杀同门。”

    “处置?”斗战贤君看向天刑贤君开口道:“正如道宫所言,荒州必须要有圣人问世,为达到此目的哪怕是诸葛世家都可以牺牲,让你们处置白陆离之弟?白云城主之子?你敢吗?”

    他的眼神锋芒毕露,直视天刑贤君,周围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几位宫主的争吵,两人各自有各自的道理和立场,不过有一点,白泽所做的事情,道宫确实不可能处置,但叶无尘他们的做法太过激进。

    “当道宫不再只是单纯的传道之地,而是带有强烈的目的,那么便意味着道宫已经腐朽,圣地不再是圣地,既然已经不再是圣地,为何还要保留着躯壳,不如顺势而为,破而后立,若干年后,即便没有至圣道宫,荒州依旧还会是荒州。”斗战贤君冷淡开口。

    “斗战。”柳禅沉着脸开口道:“你的话,已是大逆不道了。”

    斗战贤君看向柳禅,开口道:“曾经我们因共同的信仰走到一起,留在了道宫传道,除了追求圣道之外,一切都是为了荒州之武道能够更加强盛,然而如今,我却想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罢斗战贤君站起身来,开口道:“这便是我的态度和立场,至于你们是否考虑,那便是你们的事情了。”

    说着,斗战贤君直接离开,柳禅神色铁青。

    这混蛋发什么疯?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道宫考虑,问心无愧。”柳禅开口说道,也不知是对斗战贤君所说还是对身边的人所言。

    “你们的态度呢?”柳禅又问道。

    “为了道宫。”万象贤君喃喃低语,道:“二宫主决定吧。”

    道藏贤君苦笑,走到这一步,绝对是他们所预想不到的。

    “斗战宫主虽然话语有些激进,但也许,不无道理吧。”剑魔抬起头看向天空喃喃自语。

    “剑魔,为了道宫的团结有些话我没有说,但不代表不知道,有些事,你过了。”天刑贤君说道。

    “你是说叶无尘之事吗?”剑魔看向天刑贤君:“我放他走,因为我也认为,白泽该死,该死就是该死,这和他兄长是谁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吗?”

    说罢,他也站起身来,转身离开,有些话许多人心知肚明,却没有挑明,可不仅仅是顾及他的面子,还有原因是担心白陆离会有想法,但这么做,真的有必要?

    所以,他不在意,直接说了出来。

    至圣道宫六宫,有两宫宫主直接拂袖离去。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柳禅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境,随后开口道:“此时尽量不要伤及荒州根基,如今暂且不清楚知圣涯的底线,但他们想要顾东流和叶伏天,便先将两人拿下吧,天刑你带人去一趟诸葛世家,劝一劝清风,有些事,他该放手了,否则后果会如何,谁也无法预知。”

    “是。”天刑贤君点头,柳禅终于还是有了自己的决定,那么,便早点结束这一切,度过道宫此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