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681章 态度
    云豪听到这‘滚’字目光冷漠的盯着猿弘,他好歹是荒天榜上的强者,猿弘竟如此呵斥他。

    “猿弘,我再提醒你一声,这里是白云城,荒州,还没有人敢来白云城闹事。”云豪开口说道,有着淡淡的威胁之意,今日猿弘能在白云城放肆,那么,白云城同样可以杀上太行山。

    如若触怒了白云城主,整个荒州,有几人承受得起他的怒火?

    “你说错了,我不是来白云城闹事,是来杀人。”猿弘强势回应,话音落下他手掌伸出,黄金所铸的通天棍出现在巨大的手掌之中,脚步往前一踏,刹那间天地间一股极致的威压垂落而下,风云变幻,整座公孙世家的府邸尽皆被笼罩在这股威压之中。

    “砰。”

    猿弘的脚步猛的朝前方一踏,这一步似蕴藏超强的武道意志,公孙世家中无数人直接趴倒匍匐在地,那些想要逃亡的人根本一个都别想走,他们的脑海之中,皆都出现了一尊神圣无比的黄金猿庞大身影,即便他们没有去看,依旧出现在他们脑海之中,这就是来自顶尖贤者人物的威压。

    “云豪,你确定要拦我吗?”一道滚滚音浪传出,于天地间震颤,哪怕是府邸之外远处的身影都深深的感受到了那股威压之强盛,他们都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看着那边发生的一切。

    苍穹之上,似乎出现了一尊虚幻的巨猿虚影,遮天蔽日,其威笼罩辽阔无尽之领域,仿佛乃是意志所化,云豪这一刻真切的感受到了荒天榜排名靠前的人物威压有多可怕。

    他感觉到,他根本挡不住猿弘。

    只见那金色长棍举起,威压惊天,苍穹之上的巨猿虚影似也举起了长棍虚影,和他的动作一体,这是猿弘的一种特殊天赋能力。

    云豪身上气息狂暴,在他身后,公孙靖脸色惨白,抬头看了苍穹一眼,这一棍轰下,足以将公孙世家夷为平地。

    “猿弘,你放肆了。”

    此时,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随后天地间风云变幻,这片浩瀚空间陡然间化作了灰暗的世界,像是有一双巨大无比的灰色瞳孔出现,似无形的大手,将整片虚空都掌控着,即便是虚空中那无边巨大的棍影,似也被这股无形的力量所挡住。

    “呼……”云豪感觉身上的压力锐减,他吐出一口浊气,放松了许多,面对猿弘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那股压力之可怕。

    好在如今,城主他到了。

    这股威压的主人自然是白云城主,这股力量乃是以寂灭之瞳所释放,只是在白云城主手里绽放,即使比之白陆离都要强大太多。

    一道威严至极的白衣身影出现在公孙世家的上空之地,白云城主迈步而来,威严潇洒,身上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场,目光冷漠的凝视对面的猿弘,道:“我不管你太行山有什么事,在我白云城,还轮不到你们撒野。”

    公孙靖同样松了口气,此刻他感觉浑身都湿透了,面对灭顶之灾,哪怕是贤君人物,已经感觉恐惧。

    他毫不怀疑白云城主若是不出现,猿弘会直接动手将他们灭掉,这群太行山的孽畜,他杀叶伏天与这些孽畜何干?

    虚空中,两道身影对峙。

    一位排行荒天榜第四、一位荒天榜十八位,在荒州大地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级别的战斗了。

    天地间一股无形的罡风肆虐着,猿弘金色的眼瞳凝视白孤,冷漠开口:“我说了,今日来白云城是为杀公孙世家而来,你来拦我,是要背下这件事吗?”

    “我也再说一次,这里是白云城,如果你认为这是要背下此事,那么背了又如何。”白孤威严回应,身为荒天榜第四的他,荒州有几人值得他在意的?

    猿弘威胁他?笑话。

    刺杀叶伏天的事情,和他无关,诸葛世家顾东流破坏婚事,叶伏天也从中作梗,但也不值得他白云城主去杀,叶伏天一个王侯境的人物,若说需要他刻意去安排一场这样的刺杀,那就是笑话了,要杀叶伏天,他直接一巴掌拍死就是,以他的身份,还不屑于如此。

    但是,公孙世家入了白云城,就是他的人,猿弘说要他背,那便背了谁能怎样?

    “久闻白云城主之名,今日我猿弘在此,便试一试,领教下荒天榜第四的实力。”猿弘开口说道,无数人为之心颤,即便是云豪以及公孙靖,内心也都猛烈的颤了颤。

    太行山猿弘,他竟然真的敢和白云城主交手,真够疯狂。

    “好。”白云城主盯着猿弘淡淡开口,只有一个字,却给人无比强势之感。

    他也想看看,号称战力无双的太行山黄金猿,攻伐之力有多强。

    “精彩,没想到能够看到一出好戏。”一道爽朗笑声传出,有几尊身影出现在侧面方向,许多人望向那边,有人不认识,但认识的人却脸色微变,心头颤动着。

    炼金城城主尤蚩,出现在了白云城。

    白云城和炼金城,乃是荒州西域的两大象征,真正的巅峰,如今,荒天榜第四的白云城主和荒天榜第八的尤蚩,同时出现在了这里。

    白孤和猿弘都没有感到意外,显然他们是感知到了的,他们境界一样,都是顶级贤君,当然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公孙靖的脸色却微有些变了,毕竟,他是从炼金城走出依附于白云城的。

    “尤蚩,你来我白云城不是为了看热闹那么简单吧?”白孤开口问道。

    “当然不是。”尤蚩淡淡开口:“我来是为公孙世家。”

    “你也要管那场刺杀之事?”白孤皱眉问道:“就因为那是你女婿的师弟?”

    公孙靖脸色越发难堪,尤蚩,也要参与进来?

    “倒是和叶伏天没什么太大关系。”尤蚩开口道:“只是,当初叶伏天和公孙冶之战,是我所见证主持,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儿白陆离当时也在场,如今公孙世家报复,让我很没面子啊。”

    他还有话没有说,但想必白孤也懂。

    公孙世家不仅做了这件事,还提前来到白云城依附于白云城主,这让他更没面子了。

    “所以呢?”白孤问道。

    “所以我来问问你,公孙靖,能否交给我?”尤蚩笑着说道。

    公孙靖脸色惨白,果然也是冲着他来的。

    “不能,现在他已经是我的人。”白孤淡淡开口,公孙靖依附于他,若是他将公孙靖交出,他这白云城主算什么?

    “早知道你的脾气必然会这么说。”尤蚩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还是安静的看热闹吧,你们继续。”

    公孙靖心中忐忑,尤蚩这么好说话?

    白孤目光回到猿弘身上,开口道:“出手吧。”

    猿弘没有说话,金色的长棍挥动,刹那间,天地间出现漫天棍影,却并未攻击,苍穹之上的猿影也在挥动长棍,一股极致的威压横压而下,许多人感觉双脚无法站稳。

    棍影越来越强,似乎是猿族的八十一式天行棍法,诸多棍影在苍穹汇聚,一股无边恐怖的大势降临,只是那股威压,就有很多人无法承受住,仿佛这片天都要压塌下来。

    白云城主抬头,目光扫向虚空之上,像是有一双双无形的灰色大手阻碍着大势的流动,同时,一尊无边巨大的金色身影凝聚而生,宛若古神一般矗立于天地间,黄金所铸,似乎刻意和猿弘针锋相对。

    这召唤而生的庞大金色古神生出无数金色手臂,朝着苍穹而去,遮天蔽日,恐怖到了极点。

    “咚。”一声巨响,下一刻,漫天棍影归一,化作一棍,朝着下空劈杀而出。

    这一瞬间,公孙世家许多修为强大之人直接压趴下了,仿佛天要塌陷,这一棍,横贯虚空。

    金色古神身躯之中无数手臂朝着那一棍抓去,却见金色的光辉直接炸裂,无数手臂都在崩溃,那古神身躯冲天而起,朝着那一棍轰击而出,天地间似有无比恐怖的意志涌入古神身躯之内,轰向上空之地。

    “轰!”

    一声惊天巨响声传出,那一棍劈杀而下,古神身躯从头到脚,身躯寸寸炸裂,不断崩溃,但那一棍的威压也不断减弱,渐渐在白云城主的头顶上空停了,随后消散。

    而此时,地面公孙世家的建筑已经化为尘埃,无数人口吐鲜血,这一击,比在宁氏的一棍强大太多。

    “领教了。”猿弘淡淡开口,白云城主凝视猿弘的身影,这一棍的威力,够强大,猿弘的攻伐能力,超乎了他的预料。

    “有机会再会,至于公孙世家,你们就永远龟缩在白云城不要出去吧。”猿弘说罢转身踏步离开,诸多黄金猿跟上,却见尤蚩开口道:“猿弘。”

    猿弘脚步停下,看了尤蚩一眼问道:“尤城主何事?”

    “有空来我炼金城坐坐,你以灵气凝聚黄金棍虽然也足够强,但强度有限,我可以试试为你打造一件专属的攻伐法器。”尤蚩开口说道。

    白云城主眼眸中闪过一抹极为锋利之色,尤蚩这是针对他?

    “好,我会去炼金城走一趟,多谢了。”猿弘说罢迈步离开,太行山猿族退走,尤蚩看了白云城主一眼,道:“我也告辞。”

    说罢,便也转身而去。

    白云城主白孤不在乎他,那么他尤蚩,又何须在乎他这白云城主。

    猿弘当然明白,白孤身为荒天榜第四的强者,他若是出手阻拦,他没办法,但他来,是他的态度,能杀便杀,不能杀也要向荒州宣告一件事,以后谁动叶伏天,最好想清楚,公孙世家,以后准备在恐惧中度日。

    尤蚩同样明白,他不可能直接和白云城主大战,双方都是荒州最顶尖的人物,不可能因为公孙靖就彻底翻脸,然而至少他也要表达他的态度,公孙世家无视他,直接从炼金城迁居白云城,又刺杀叶伏天,这是打他的脸,他当然要来提醒下公孙靖让他好好记住这件事。

    否则,荒州世人还以为他尤蚩很好说话。

    至于为猿弘炼器,同样也是一种态度,既然你白云城主要保公孙靖,不给这面子,没问题,我不能拿你如何,但是,我同样也不需要给你面子了。

    他倒要让白云城主看看,保这公孙靖,到底值不值,同样也要让公孙靖以及荒州的人看着。

    尤蚩和猿弘都离开了白云城,在巨大的地面震动声响中太行山群妖退走,但白云城却并不平静。

    尤其是公孙世家的人,公孙靖脸色极为苍白,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为了逞一时之快刺杀叶伏天,究竟值不值得,他没想到这次刺杀不仅失败,还引出如此大的波澜,太行山下山,尤蚩亲自降临白云城,他公孙世家以后,该如何自处?真的要永远龟缩在白云城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