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659章 舌战群雄(九更)
    诸葛清风、竹嵩等长者人物目光也都望向叶伏天这边,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叶伏天对白陆离有意见他们都是知道的。

    “叶伏天,你可曾说过?”竹嵩对着叶伏天问道。

    “是。”叶伏天点头。

    “你身为此届道榜第一,道宫对你寄予厚望,如今你境界还低,并不知外面世界,白陆离、华凡和你三届道榜第一皆会入圣殿修行,将来可并肩开创属于你们的时代,陆离年龄稍长,算是你师兄,以前虽有些恩怨,但他不会计较,你如今也应将精力放在修行之上,摒弃私念。”竹嵩对着叶伏天开口道。

    “竹嵩贤君所言极是,白陆离如此年龄已是荒天榜第十,又有何不配,都是天之娇子,不应当有意气之争。”旁边也有人含笑说道。

    “师叔恕罪。”叶伏天站起身来,对着竹嵩贤君欠身道:“我修行尚欠,有些事情不明,还请师叔和诸葛伯父指点。”

    “坐下说吧。”诸葛清风点头道,他知道叶伏天对此事会不满意,但在这里也没什么是不能说的,白陆离和诸葛明月的婚事虽有些瑕疵,但从很多方面而言,确实是最为合适的。

    “谢伯父。”叶伏天坐下,随后开口道:“我对白陆离并不了解,因此对他也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毕竟他也不似他弟弟那般无能,之所以不满,实则便是因为我师姐和三师兄的事情。”

    白泽眼眸一凝,目光冰冷的盯着叶伏天,这混账东西正常说话也不忘讽刺他?

    叶伏天目光又望向白陆离,问道:“你认为我师姐如何?”

    白陆离神色平静,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随后又看了一眼诸葛明月,轻声道:“明月容颜出众,天赋不凡,性格也比我更为洒脱,自然是极好,我挺喜欢。”

    “眼光不错,但我师姐不喜欢你。”叶伏天直言不讳的开口道。

    “……”诸人一阵无语的看着他,诸葛明月也瞪了叶伏天一眼,这家伙果然不老实,不过她也没有阻止叶伏天。

    叶伏天目光又望向白泽诸葛行等人问道:“为何你们认为白陆离和我师姐很配?”

    “我兄长来自白云城,又在道宫修行,二小姐出自诸葛世家,容颜天赋皆出众,如何不配?”白泽反问道。

    “白陆离荒天榜第十,且其父和家主乃是旧识,又有荒州无数人的期待,这若不配,如何称配?”诸葛行道。

    “太含蓄了。”叶伏天开口道:“我来说说为何你们都认为相配,白云城和诸葛世家,门当户对,强强联手;其次,白陆离有所求,能得其所求,又能得美人,同样,诸葛世家之人则认为二师姐嫁给荒天榜第十之人,虽有牺牲,但有此等出众的女婿,自然也是满意的;因此,便是你们口中的天作之合。”

    诸人目光都凝视叶伏天,话语直白了些,但道理的确是这道理,叶伏天所言,确实直至核心。

    “所有人皆认为,这门婚事乃天作之合,只因世人目光皆在利,只是权衡双方利弊,白云城所得、诸葛世家所得,那么,又有谁考虑过我师姐的感受?”叶伏天继续说道,目光环视诸人:“我师姐早已于东荒境便和三师兄互生爱慕之意,我三师兄也曾挑战过白陆离,虽战败,但心意已是明显,诸位又何必装作不知。”

    “既知道,却有意忽视,那么这场联姻是为了什么?”叶伏天露出讽刺之意,自然是为了利之一字,却被称作是天作之合。

    “我不知这样一场联姻,为何在你们口中却是如此的美好,请诸位长辈指教。”叶伏天欠身道,旁边雪夜和洛凡也都看向周围之人,叶伏天所说的话也正是他们想要说的,不过小师弟的口才,他们也是自愧不如。

    “我并不曾强求,若是明月不愿,自然便也罢了。”白陆离对着叶伏天道。

    “是吗?”叶伏天笑道:“若是如此,我师姐若是说不愿,此事便到此为止,诸位都安静离开?”

    至圣道宫和白云城这是怎样的分量,一起降临诸葛世家提亲,可想而知会对诸葛世家造成怎样的影响,最终这一切的压力都会落在二师姐身上。

    “你有些放肆了。”有诸葛世家的长辈人物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淡淡开口:“虽你是明月师弟,且为道宫弟子,但所言未免太过险隘偏见,明月乃是我诸葛世家掌上明珠,我等岂会不喜,只是白陆离于明月而言,难道不是最好的归宿,你说这一切,不过也只是站在你三师兄的角度去想而已。”

    这说话之人,乃是诸葛行的父亲,诸葛明月的叔父。

    “父亲说的没错,叶伏天所言看似有理,实则浅薄,只为他和他三师兄的一己私欲便想要夺走二小姐,真是可笑。”诸葛行道。

    “白陆离荒天榜第十,且有圣人之资,难道还有比这更适合的人选,你三师兄配吗?”诸葛世家青年纷纷发难,叶伏天之前的言语,讽刺他们诸葛世家为了利益将诸葛明月下嫁。

    一时间,宴会中更多的人开口指责,叶伏天似被千夫所指。

    “笑话。”白泽心中讽刺一笑,他喜欢看到这样的局面,叶伏天,会因此时得罪诸葛世家,还将得罪至圣道宫,他当然开心。

    诸葛清风安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没有说话。

    叶伏天见许多人指责自己,他似无动于衷,微微低头,喝了一杯酒。

    当他抬起头之时,眼眸中闪过一道锋利之色,随后口中吐出一道冷漠的声音:“恕我直言,在座的世家子弟都是一群废物吗?”

    叶伏天话音落下,宴会瞬间安静了下来,诸葛世家青年目光尽皆冷漠的望向叶伏天,真是放肆的家伙。

    “你虽为道宫弟子,然而还是收回你这句话吧。”有诸葛世家子弟冰冷开口。

    “身为诸葛世家子弟,不思自己努力修行,却幻想着依靠联姻提升世家影响力,你们不觉得耻辱?”叶伏天讽刺开口:“竟还侃侃而谈,仿佛将我师姐下嫁乃是占了便宜,因为诸葛世家有可能会出现圣人女婿?所以在此跪舔奉承?你们世家天骄的气度和骄傲在哪?你们自己难道不会修行,不会壮大诸葛世家?而是需要依靠联姻,不是废物是什么?”

    “叶伏天,你这是在羞辱整个诸葛世家?”白泽声音冷漠,似乎有意挑起纷争。

    “白泽,你竟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话?”叶伏天目光扫向白泽冰冷开口。

    “你……”白泽脸色阴沉。

    “当年道战之时你目空一切,何等骄傲,结果不堪一击,未尽全力便足以将你碾压,后论道一战余生一击便让你躺下,还嫌不够耻辱?”叶伏天冰冷开口,你既求着打脸,那么他自然要成全。

    “今日我本安静饮酒,你却出言挑衅引起矛盾,是为了什么你认为谁心中没数,你如今是自知修为太弱已根本没有资格正面抗衡于我因此想要借这些卑鄙手段?”叶伏天咄咄逼人盯着白泽道:“如你这等蝼蚁人物若非出自白云城,早已是个废人,竟还有脸仗着自己兄长之名侃侃而谈自以为威风,却不知在他人眼里如小丑一般。”

    “闭嘴。”白泽冰冷开口。

    “这便恼羞成怒?既如此你何必还要自取其辱。”叶伏天继续道:“说起这场婚事你自许得意,那趾高气昂的态度仿佛能够嫁给你兄长白陆离乃是我师姐高攀,别告诉我你心中没有这种想法,然而你仔细想想这场婚事是谁来求亲?你兄长既如此出众,何必还要借势诸葛世家?”

    “叶伏天,可以了。”此时,圣贤宫竹嵩贤君开口道。

    叶伏天站起身来,对着竹嵩贤君再次欠身道:“师叔,我来之前和老师聊过,知至圣道宫参与此事并非为了私心,而是为了荒州出圣人,但我依旧认为这不对。”

    “白陆离既拥有圣人之资,为何还要借助于外力,既然他为道宫希望,被万众所期待,自当有足够的自信和骄傲,凭借自身能力去开创,既被世人所瞩目,就当有此自信和魄力,又何必执着于小道。”叶伏天看向竹嵩贤君开口道。

    “荒州多少年不曾出现过圣人,你以为如你所想的那般简单。”竹嵩贤君看着叶伏天道,声音已是严厉了几分,显然有些不悦。

    “荒州多少年不出圣人,至圣道宫这一代自然会出,白陆离做不到我会做到,无需依靠这种手段。”叶伏天目光直视竹嵩贤君,身上竟流露出一股超凡的气度,那是对自己绝对的自信以及绝对的骄傲。

    正因为有这份自信和骄傲,所以他讽刺诸葛世家诸弟子废物不思进取。

    竹嵩贤君凝视叶伏天,道:“既然你有这份自信,我愿意相信你,但你如今更应当好好修行,入一等王侯之后踏入圣殿,破境入贤,你既也知道白陆离和诸葛明月的婚事并非为了私欲而是为了荒州,就更应该放开心胸,不要因你和你三师兄的感情便破坏此事。”

    显然,叶伏天的话并不能说服竹嵩贤君,这婚事,是势在必行,如今所有人都同意,没有了任何障碍,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岂容破坏。

    叶伏天看向竹嵩贤君,他也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对方,却依旧开口道:“还是那句话,我非圣贤,没有圣贤气度,若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能不在乎,还谈何为了荒州这样的大爱,所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无论诸位长辈怎么样,但关乎我二师姐和三师兄,这门亲事,我不同意,也不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