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戏梦京华 > 第二十二章:烟花易冷
    星期二,下午四点半,沈悠正在家中忙着《两生花之青衣》的剪辑,忽然接到了姚裕民的电话。

    姚裕民告诉沈悠,有人想要买《霸王别姬》的电影版权,约他到文艺出版社面谈。

    关于《霸王别姬》的电影版权,沈悠并不想现在就出售。

    只是,姚裕民既然开了口,他总不好拒绝,人还是要去见一下的。

    随后,他叫上经纪人何凌,二人一同前往文艺出版社。

    到了姚裕民的办公室,沈悠见到了要买版权的两个人。

    一个三十多岁,高高瘦瘦,长相不够出众,但也不算丑,身上有一股纨绔子弟的傲气。

    另一个则要稳重许多,四十多岁,身材十分高大,面目冷峻,颇具威严。

    姚裕民给沈悠介绍道:“这位是辉煌影业的制片人谢金,这位是辉煌影业旗下新晋导演陈江。”

    “谢先生好,陈导好。”

    “沈老板好。”

    沈悠带着何凌上前与陈江和谢金一一握手打完招呼,姚裕民便招呼四人各自坐了下来。

    只听姚裕民笑道:“昨天晚上,陈江导演看了沈老板的《霸王别姬》后十分感动,想要把它改编成电影。”

    “是啊,我觉得它应该……”

    接着姚裕民的话,陈江兴致勃勃地向沈悠阐述了自己改编电影的构想。

    其中包括请沈老板做电影编剧,保证最大程度还原原著,并由沈月楼来出演程蝶衣的角色。

    听完陈江的构想,沈悠不置可否。

    何凌看向陈江问道:“不知贵方要花多少钱买下《霸王别姬》的电影版权?”

    谢金看了陈江一眼,对沈悠道:“八百万,这报价在业内不算低了。”

    何凌点点头,又问道:“买下《霸王别姬》的版权以后,贵方打算投入多少资金把它拍成电影?”

    陈江认真说道:“保守估计,想要拍出我心中的《霸王别姬》,至少要投入十亿华元。”

    听了这话,谢金在一旁悄悄拉了拉陈江的衣角,低声道:“至少十亿?你还真敢说啊。”

    “贵方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拍摄?”

    谢金连忙道:“陈导目前正在陕州影视城拍摄《长安夜》,《霸王别姬》电影立项至少也要两年以后了。”

    说完,他还给陈江使了个眼色。

    陈江却恍若未见,一脸笃定地对沈悠说道:“要不了两年,《长安夜》的拍摄工作我可以在八个月内结束,加上制作和上映时间,顶多一年半。”

    通过一番问答,何凌感觉到了陈江的诚意,她点点头,看向了沈悠。

    “抱歉,谢总,陈导演,我暂时没有要出售《霸王别姬》电影版权的想法。”

    沈悠自然也能感受到陈江的诚意,只是,他对陈江的导演水平并不了解,把《霸王别姬》这部注定要成为经典的电影交给陈江来拍摄,他心有顾虑。

    陈江仍不死心道:“沈老板不要忙着拒绝,您若是对我们刚才开出的条件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再商量。”

    沈悠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见事情没有回还的余地,姚裕民给了陈江和谢金一个歉意的眼神。

    等沈悠带着何凌离去,谢金向姚裕民请教道:“姚伯父,是不是有人出价比我们更高?巅峰娱乐还是盛世传媒?”

    姚裕民摇头:“没听说,不过,沈老板参演《末代皇帝》的事我倒是知道,兴许是巅峰娱乐与他私下有了联系。”

    “谢谢姚主编帮忙。”

    给姚裕民道一声谢,陈江沉吟片刻又对谢金说道:“我觉得刚才沈老板说的是实话,他现在确实没有出售《霸王别姬》版权的想法,你帮我盯着点,一旦沈老板有意出售版权,你立刻通知我。”

    谢金一脸无奈回道:“好,这事我帮你盯着。”

    ……

    《霸王别姬》版权出售的事,并未在沈悠的心上停留太久,因为他马上就要参加《华夏好歌手》第五期的录制了。

    由于上一期沈月楼得了第一,这一场,他有优先选择出场顺序的权利,不出意料,沈老板选择了大轴。

    “欢迎来到《华夏好歌手》节目第五期的竞演现场,我是主持人蒋震。”

    蒋震走上舞台,拿着手卡对着台下观众道:“上一周,歌手郑乙遗憾的离开了这个舞台,沈月楼成功晋级,成为本季第一个踢馆成功的歌手。

    沈老板本场成绩将会如何?

    能否蝉联第一,让我们拭目以待。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本场第一位竞演歌手宋明宇为大家带来《烟雨》。”

    蒋震说到这里,舞台灯光向侧幕一打,宋明宇缓步走到了台上的钢琴前。

    欢快的钢琴声响起,宋明宇轻轻唱道:“时未至五月,等不来一场烟雨……”

    后台房间里,沈悠在造型师的帮助下换上了一身新衣。

    一袭月白色的僧袍裹身,脚上穿一双灰白相间的僧靴,头上戴一顶青灰色僧帽,看起来很是出尘绝俗的样子。

    看到沈悠的妆容,何凌忍不住在一旁打趣道:“啧啧,老板这一身僧袍可真好看,只是,这妆画的也太阴柔了,不像是俊俏僧人,倒像是个多情的尼姑。”

    我本来就是要演女尼。

    沈悠只能抱以无奈的笑意。

    在后台等了一个小时,其他六位竞演歌手表演完,沈悠也来到了侧幕。

    “接下来要出场的歌手就是在上一期踢馆成功的沈月楼。

    有请沈老板,为大家演唱一首他的新作《烟花易冷》。”

    蒋震说完主持台词,就直接退到了一旁,底下的观众立刻齐声欢呼起来。

    “沈月楼!”

    “沈月楼!”

    “沈月楼!”

    .……

    这一次,沈悠走得很慢,一举一动都十分悠然,舞台灯光聚焦过来,台下观众开始惊叹于沈悠今天的一身装扮。

    “哇,僧衣也可以穿的这么好看!”

    “好看是好看,不过沈老板为什么要这么穿?”

    “沈老板这身装扮应该是和演唱曲目有关。”

    ……

    等到沈悠走到舞台中间,台下观众的欢呼声和议论声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见台下仍有嘈杂之音,沈悠只得一敛僧袍,横举双掌,慢慢向下虚压。

    等台下真正安静下来,沈悠才开始这次的演出。

    他先对着国乐团点了点头,又冲着后台负责舞美的执行导演示意了一下。

    前奏响起,背景画面浮现。

    这次的前奏有些特别,是佛珠转动和木鱼敲击的声音,背景画面之中,一座青砖灰瓦的斑驳古寺若隐若现。

    背景和舞台完美结合了,背后的画面是山间古寺的红漆大门,而红漆大门前则是站在舞台上的沈悠。

    一个身着月白僧衣,头戴青灰色僧帽的女尼。

    台下观众会不自觉的认为沈悠扮演的是个女尼,不单单是因为他妆容艳丽长相秀美,还因为沈悠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流露出一个女子哀婉幽怨的神情。

    “繁华声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在一阵佛珠拨动和敲击木鱼的禅声中,沈悠缓缓开了口。

    他的声音略显清冷,带着一丝出尘之意,仿佛一个旁观叙事者,又好似她本就是故事中的那个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背景画面随着沈悠唱出的歌词而变换,浮屠塔、残灯、倾塌山门、美酒,古筝都有出现,而沈悠也开始配合背景画面用身体来演绎这一段凄美的故事。

    柔美的舞姿中,他成了遁入空门等待远征归人的那个女子。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这一小节,沈悠的声音质地从出尘变得冷硬,带着一股沙场将军的铁血。

    铁血之中还包含着一丝柔情。

    在沈悠的歌声中,背景画面里突然出现的是一个身披金甲的青年将军,而那将军的扮演者赫然也是沈月楼。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一个身披金甲的青年将军在画面中清吟,一名身着僧衣的年轻女尼在舞台上浅唱,两个都是沈悠,画面却出奇地和谐。

    “好美啊,两个都是小楼哥哥。”

    “可以的,自己和自己组CP,莫名觉得有点甜。”

    “一直这样看下去多好!”

    台下的观众纷纷沉醉在沈悠唱出的歌声和勾勒的画面里。

    只是,台下观众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女尼想象出的画面,他们隔空相望,却终不得见。

    是梦就会醒的,沈悠再一开唱,背景画面中的金甲将军便逐渐溃散,只留其声渺远: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歌词和画面已经讲清楚了这段故事,台下观众突然觉得有些酸楚。

    一个出征未还,遥望故乡的将军,一个苦守不来,遁入空门的女子。

    台下观众的情绪已经完全被这个故事调动,沈悠也在慢慢酝酿最后一段感情。

    到了最后一小节,沈悠突然把歌词念成了京白:

    “雨纷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这段京白念得幽怨婉转,音韵绵长,底下观众一听便沉醉了。

    “怎么这么好听?”

    “这是戏曲唱法吧?”

    “半念半唱的韵白真有味道!”

    而接下来沈悠更是唱起了前世《燕京一夜》里面的一段戏腔: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有了前面的故事铺垫,沈悠念白说完,戏腔一开口,现场观众立刻眼眶湿润。

    “真是太感动了!”

    “最后这段京剧简直绝了!”

    “这就是京剧的魅力吗?”

    台下观众的掌声和呜咽声不断,沈悠唱出了最后两句歌词。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