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戏梦京华 > 第十五章:录制《爱殇》
    下午场和夜场戏依旧火爆,经过一整天的发酵,沈月楼的春秋剧社也算是在梨园中初步打响了名号。

    晚上十点半,唱完夜场戏的沈悠如约赶到了苏槿的录音棚。

    进入录音棚,里面早有一群人等在那里,苏槿、蔡青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以及三名助理。

    那高瘦男子长相普通,带着黑框眼镜,一头波浪烫长发,留着短须,看上去十分具有艺术气息。

    “沈老板来啦。”苏槿上前为沈悠做了介绍:“这是我师父,著名作曲家,知名音乐制作人朱国平,后面三位都是老师团队里的录音师。”

    “朱老师好,三位老师好。”

    沈悠走到苏槿身旁,含笑与朱国平和他团队的三人打了个招呼。

    朱国平冲沈悠点了点头,算是回了一礼,很快他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傍晚的时候,你给小槿发来的那首《爱殇》的词曲我看了一下,写得不错。”

    象征性地夸奖了一句,朱国平又把沈悠叫到身边,打开电脑,指着电脑上的两个音频文件道:“这个是小槿帮你录的《爱殇》damo,这个是我帮你做的编曲,因为时间太紧了,就用了一些相对简单的和弦,乐器也用得十分普通,就只有钢琴、竹笛和小鼓,当然,里面还有小槿亲自为你配的和声。”

    蔡青在一旁打趣道:“啊呦,现在华夏乐坛能让我们阿槿心甘情愿帮着配和声的歌手,不会超过五个,能让她帮着唱damo的那更是绝无仅有,还是沈老板的面子大啊!”

    “哪有?我就是觉得沈老板的歌写得好,这才试着唱了一下而已。”

    苏槿听罢,暗自摇了摇头,她轻轻拍了蔡青一下,示意师父和录音师们还在旁边看着呢。

    果然,听了蔡青的话,朱国平和其他三名录音师再看沈悠和苏槿,眼神中就多了一些暧昧的东西。

    这误会可大了!

    沈悠受窘,却不好向众人澄清。

    跟苏槿和朱国平道了声谢后,他拿起了桌上的耳机。

    戴上耳机,闭着眼听了一遍苏槿唱的damo以及朱国平的编曲,沈悠心中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顶级音乐人的水平果然不容小觑。

    把词曲交给他们,不过短短四五个小时,就能做出这样的东西。

    器乐与和弦虽然简单,但配《爱殇》这首歌却是出奇的相合。

    “朱老师的编曲太厉害了,我觉得不需要改动,就用这个吧。”

    沈悠满意地点点头,又跟朱国平交流几句,就走到了里面的录音室里。

    苏槿和朱国平坐在录音室外面的调音台前,听到沈悠通过电容话筒发出了几声喂喂喂的声音。

    朱国平在调音台上摆弄一番,又看了看旁边的几名录音师,得到肯定的反馈后,他给沈悠比了ok的手势。

    沈悠点头,听到耳机里前奏放完,他平稳唱道:“暮色起,看天边斜阳,恍惚想起你的脸庞,毕竟回想,难免徒生感伤……”

    录音室外,一听到沈悠的声音,朱国平与苏槿立刻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带着惊喜。

    朱国平冲苏槿比了个大拇指,低声说道:“他这嗓音条件,跟你一样,都属于老天爷赏饭吃,天生就是吃音乐这碗饭的。”

    “师父既然这么看好他,要不也收他做徒弟吧?这样,我还能多个小师弟。”

    苏槿笑着点头,笑容里,既有得到师父夸奖的自矜,也有身为伯乐慧眼识珠的自得。

    朱国平立刻点头赞同:“好啊,不过这事不能现在说,再等等吧,至少也得等他参加完歌手再说。

    不能我们这边刚帮了他一个小忙,立马就提这种要求,总有一种借着小恩小惠胁迫别人的意思。”

    在他们二人正说话的时候,沈悠已经唱到了“西风残,故人往,如今被爱流放,困在了眼泪中央。”

    这句之后,本是一段间奏,舒缓的钢琴声中,沈悠突然开始了一段吟唱。

    “啊……啊……啊……哈啊啊啊……”

    听到这段错落有致,而又哀婉断肠的几声吟唱,朱国平忍不住长叹道:“没想到,我朱国平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傍晚六点多钟,我刚看到他发给你的这首《爱殇》的词曲时,我内心最初的想法是词略逊,曲尚可,靠这首作品去参加踢馆的话有些勉强,可能连去歌手现场的机会都不一定能得到。

    等他开口唱歌,我认可他在唱歌方面的天赋,对他稍稍有了点信心。

    直到听到这段吟唱,我才真的觉得他肯定能踢馆成功,甚至可能会在歌手比赛里走很远。

    这段吟唱简直是神来之笔,为这首歌注入了灵魂,一下子就把作品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苏槿对老师的话十分赞同,那段吟唱实在太有记忆点了,尽管沈老板已经往后唱了好几句了,那段吟唱还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

    不多时,沈悠把《爱殇》完整唱了一遍,在录音室里静静等着结果。

    朱国平重新听了一遍录音,把其中几处需要改正的地方和沈悠交流一下,沈悠也都一一照做。

    一连录了三遍,朱国平终于露出满意的神色。

    又去查看了一下其他几名录音师的工作,确认录制没有问题后,朱国平对沈悠笑道:“录制完成,辛苦了。”

    这只是说沈悠的部分完成了,接下来才是录音师真正开始工作的地方。

    把伴奏加进去、混音、母带处理……

    沈悠从录音室出来时,苏槿和朱国平还在聊着工作。蔡青把他带到了另一个房间,让他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

    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零点二十分,沈悠跟蔡青说了一声,让她陪自己出一趟门。

    录音棚里,大家各司其职,忙工作的忙工作,摆弄仪器的摆弄仪器。

    忽然,一名录音师惊喜道:“嘿,头一回遇到这么轻松的活,给沈老板做后期真是太轻松了,音准无敌,感觉也对,需要调整的地方很少,看来今晚不用通宵了。”

    听了他这话,另外两名要忙后续工作的录音师也都高兴起来。

    朱国平暗暗点头,对苏槿道:“刚才在录音室我就听出来了,沈老板的音准和乐感都十分出色,只是,这还不是我最欣赏的他一点。

    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吐字归音,或许是与他本身是京剧演员有关,他唱歌时全都字正腔圆,不像一些流行歌手,为了追求好听,常常把一些字唱倒,弄出一些怪腔怪调。

    这点,你要向他学习,你在这方面的问题虽然不严重,但以前也确实犯过这个错误。”

    “是,师父。”

    苏槿自然连连称是。

    十多分钟后,沈悠敲了敲录音室的门,对里面的人说道:“各位辛苦了,我和蔡姐给大家买了一些宵夜和饮料,大家出来吃完宵夜再工作吧!”

    听了沈悠的话,苏槿和其他三名录音师一起看向朱国平。

    朱国平笑道:“沈老板有心了,你们还不谢谢沈老板。”

    “谢谢沈老板。”

    众人齐声道谢,然后,各自放下手边的工作,到隔壁去吃宵夜去了。

    通过这个简单的举动,录音师们对沈月楼的作品更上心了,吃完宵夜,不到两小时他们就圆满完成了工作。

    凌晨三点五十分,朱国平把《爱殇》制作完成,苏槿把它发给节目组,上传到了《华夏好歌手》的官方网站。

    录音棚外,看着沈悠在路边徘徊,苏槿摇下车窗,对沈悠道:“沈老板没开车来吗?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看沈悠还在犹豫,蔡青笑道:“这都凌晨四点了,路上不好打车,沈老板还是快上车吧,总不能让我们看着你一个人走回去吧。”

    沈悠道了声谢,坐上了苏槿的车。

    把沈悠送回家,回来的路上,蔡青坐在苏槿旁边问道:“阿槿,你喜欢沈月楼对吧?又是帮他争取踢馆名额,又是帮他录歌的。”

    苏槿一脸无奈地说道:“蔡姐,你能不能不要把每件事都扯到男女关系上来,我对沈老板就只是一个歌手对另一个有才华的音乐人的欣赏而已。

    你也看到了,沈老板很优秀,连师父都很欣赏他,我帮他也是这个原因。”

    听了苏槿的话,蔡青笑道:“这我就放心了,刚才跟沈老板出去买宵夜的时候,我帮你试探了一下,他对你好像也没有那种意思。行了,你们可以继续相互欣赏了。”

    于是,苏槿凌乱了。

    回到家中,沈悠拿出手机,在微博上发了一个自己要去参加歌手踢馆赛的消息,疯狂暗示粉丝赶紧去歌手官方网站给他投票。

    孟娅是一名资深乐迷,也是《华夏好歌手》第四期节目五百位大众评委中的一位。

    对于第四期将要来踢馆的歌手,她心中自然十分好奇。

    从官方发布消息来看,节目组那边邀请的踢馆歌手是民谣歌手安林,而其他六位歌手推荐的九人中,也就杨昕和赵旭还算有点实力,不出意外的话,票数最高应该就在这两人中产生。

    昨天晚上,赵旭领先杨昕三千票,微弱优势,也不知道现在他们的排名变了没有。

    登录官方网站,看到两人的差距缩小了一点,变到两千一百票,孟娅也不甚在意。

    她也不是谁的粉丝,只是想了解一下最新动态而已。

    往下翻时,她突然看到榜单上多了一个新面孔。

    《爱殇》沈月楼。

    会是那个沈月楼吗?

    看了沈月楼名字后面的推荐人是苏槿,孟娅心中越发确认了。

    因为关注苏槿,通过《两生花》,孟娅知道了沈月楼的名字,自然也了解过书生与白狐的故事。

    那个故事可是骗了她不少眼泪的,至今难以释怀。

    点击播放,孟娅听到了一段略显悲伤的钢琴前奏。

    一听前奏,孟娅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恍惚想起你的脸庞……”

    歌声一起,孟娅立刻就迷上了沈月楼的嗓音。

    等到沈悠开始吟唱,孟娅的泪水便不由自主地从湿润的眼眶中流了下来。

    听完这首歌,她毫不犹豫地给沈月楼投了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