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戏梦京华 > 第七章:另谋出路
    醉酒是一种十分痛苦的感受,尤其是在年纪大了以后。回到家中,吃了点醒酒药,再睡上一觉,裴庆丰才从那种醺醺然的状态中慢慢恢复过来。

    揉了揉发胀的额头,看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想起中午在庆元堂饭庄和沈老板约定的试镜之事,他赶忙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准备给张诚导演通个电话。

    只是,裴庆丰刚一掏出手机,衣兜里忽然掉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笔记本。

    “咦,这是什么?”

    从地上捡起那本笔记,裴庆丰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印象中,自己早晨出门时身上并未带着这东西,回来后,衣兜里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个笔记本……

    难道这是沈老板送给我的谢礼?

    裴庆丰心中暗暗摇头。

    谢礼哪有送笔记本的?

    想不明白,他也不再去想。

    把笔记本放到旁边书桌上,裴庆丰拨通了张诚导演的电话。

    “喂,裴老。”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声。

    “张导最近在忙什么?《末代皇帝》剧组的事进展还顺利吗?”

    “嗨,甭提了,一堆糟心事。

    电影项目预算的审批,在皇城里拍摄的授权,主要演员的人选问题……,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张导不要着急,事情总要慢慢来。”

    又跟张诚寒暄了几句,裴庆丰这才慢慢进入正题:“对了张导,刚才我听您说,还在为主要角色的演员发愁,那柴渊的演员人选定下来了没有?”

    “暂时还没定,不过,我心中大概有些眉目了。新的演员人选已经圈定,我也给他们发了试镜通知,试镜时间定在下星期三,到时候,您也一起来看看。”

    “他们?还不止一个。”

    听完张诚的话,裴庆丰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以他对张诚的了解,刚才张诚的口风已经透露出一些问题了,下星期要试镜的人中,一定有张诚十分看好的人。

    沈老板的事,有点难了。

    裴庆丰不由好奇问道:“张导,这次要试镜的演员都有谁啊?”

    “一个是好莱坞那边的演员吴大卫,华裔,学过京剧,投资方推荐的。

    另外两个分别是盛世传媒的郭天盛以及辉煌影业的郑飞鸿。

    诶,裴老今天怎么突然对柴渊的演员人选这么感兴趣了?”

    面对张诚的问题,裴庆丰只得如实答道:“是这样的,今天我到文滔那做圆桌节目时,刚好遇到了梨园的沈月楼沈老板。我觉得沈老板气质独特,十分契合《末代皇帝》里柴渊的角色,于是,就把剧组正在招募演员的事和他说了。

    他也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您这边已经找好了人。

    要不,这样吧,一会,我把沈老板的个人资料给您发过去,您过过目,若是觉得行的话,让他也来试镜吧?就当多一个选择。”

    “沈月楼,沈老板。

    好,资料我就不用看了,裴老的眼光我自然相信,直接让他过来试镜吧。

    试镜时间就安排在下个星期三,正好和其他三名演员一起。”

    “好!那回头我就跟他说一下。”

    挂断电话,裴庆丰心中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巅峰娱乐、辉煌影业和盛世传媒并称华夏娱乐业三巨头,一直视彼此为竞争对手。所以,柴渊的角色大概率不会落到郭天盛和郑飞鸿的头上。

    这样看来,张导心中属意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华裔好莱坞演员吴大卫了。

    其实,想想也能理解,《末代皇帝》项目所需的投资过于巨大,就算最终能盈利,巅峰娱乐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在这一个项目上。

    当然,自己吃不下,也不能便宜了竞争对手,于是,引进外资就成了一个可以接受的方案。

    吴大卫有资方背景,本身又是好莱坞知名演员,对《末代皇帝》未来在全球发行都有助益,所以,张诚导演选择顺水推舟的可能性极大。

    “只是,这事该怎么和沈老板说呢?”

    裴庆丰皱着眉头,转眼又看到了旁边书桌上的那个笔记本。

    拿到手中,翻开笔记本,只见扉页上写着霸王别姬四字。

    “《霸王别姬》?是沈老板在梅、杨基础上新改的京剧剧本吗?”

    看到这个书名,裴庆丰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

    他是虞姬,跟他演对手戏的,自是霸王了。

    霸王乃是虞姬所依附之物。

    君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当他穷途末路,她也活不下去了。

    但这不过是戏。到底他俩没有死。

    怎么说好呢?

    咳,他,可是他最爱的男人。

    真是难以细说从头。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等裴庆丰将那本笔记翻到尽头,夜早已深沉。

    程蝶衣、段小楼、菊仙、袁四爷……故事中的一个个鲜活人物萦绕在脑海,久久不去。

    “霸王别姬,好一出霸王别姬,这故事本是戏中戏,可剧中人,却终是人戏不分了。”

    裴庆丰心中的千般感想,最终化成了一声叹息。

    更让他感慨的是,故事里有他曾经历过的时代,人世变迁,梨园兴衰……

    想要给沈老板打个电话,谈谈手上这本小说,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裴庆丰只得作罢。

    “电话还是明天再给沈老板打吧,顺便把试镜的事也告诉他。”

    只是,读到一本好书,不与人分享实在憋的难受。

    于是,裴庆丰拨通了自己的老友,华夏文艺出版社编辑姚裕民的电话。

    “老姚,我今天看了一本好书……”

    “滚,我不听,我要睡觉。……”

    从庆元堂饭庄回到家,沈悠就一直在等裴老的电话。

    一直到晚上八点,晚饭吃完,依旧没有等到。

    “都这个点了,就算中午喝多了,按理说也该醒酒了啊?事情成不成,总得给个准信吧?”

    沈悠想给裴老打个电话问问,却又生生忍住了。

    这事总不好先开口。

    “唉,中午一顿,连菜带酒一共花了九万八,结果钱花出去了,试镜的事杳无音信,连送出去的小说也没听动静……

    我这房租的事都还没解决,就又背上了九万八的外债。

    不行,不能总寄希望于别人,我还是自谋出路吧。”

    出路其实就那么几条,剪辑师、影视演员、作家都尝试过了,目前为止,未见实际收益,为今之计,只能去唱戏。

    看来,只有名伶才是我的本命啊。

    兜兜转转还是得干自己的老本行。

    沈悠想了想,直接拨通了陈叔的电话。能在这方面给他帮助的,就只有陈叔了。

    “陈叔,我想过了,我要复出梨园。”

    “复出,这是好事啊,你是要重回京剧一团吗?”

    “不,我想自己组班。”

    “自己组班?小楼,你想清楚了吗?”

    “嗯,想清楚了,我现在就是有这个想法,具体的事,等哪天我们见了面再详谈。”

    “好,不管你怎么做,陈叔都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