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616章 撕裂
    便在绝情蛟狂躁的时候,一袭红衣,停在了旁侧。

    她在发狂的绝情蛟面前,显得无比渺小,好似不堪一击的蝼蚁。

    báinèn的小手,轻搭在绝情蛟的鳞片上,缓缓地拍了拍。

    神月都殿王们蹙起眉头,甚是疑惑,不懂轻歌这是在做什么。

    虽然说绝情蛟此前在轻歌面前乖巧很不可思议,但是,如今的绝情蛟状态愈发糟糕了,她以为她能做什么?

    几位殿王就要出声呵斥,七殿王先一步开口“歌儿,过来,很危险。”

    下一刻,皆惊。

    只见绝情蛟居高临下地看了眼轻歌,身子竟不断缩小,重回迷你状态,小爪子摊开,仰头朝着轻歌,一身锃亮锋锐的鳞片,成了柔软光滑的毛。

    轻歌无奈的轻叹,随即俯身将绝情蛟抱起。

    她一个动作,就安抚住了绝情蛟。

    “大殿王,你去把绝情蛟拿来吧。”

    神月王道。

    大殿王面色骤变“不了,既然绝情蛟和老七的外孙女有缘,那就留在她那里吧。”

    “听见了吗,把绝情蛟带在身边。”

    神月王微微一笑。

    绝情蛟和其他的野兽有极大的不同。

    绝情蛟仿佛是为精灵一族而生。

    神月精灵们若是吞噬绝情蛟,能炼化血脉,洗精伐髓,权杖之力还会得到质的飞升。

    绝情蛟还有一个特点,若养在身旁,朝夕相伴,能蕴养身旁精灵的精灵血脉。

    轻歌此行,收获丰硕。

    玄阴养灵丹、般若幻腾、无情蛟,都是对觉醒精灵有极大的作用。

    轻歌的精灵血脉,一直凝滞,不再往前,这也是轻歌苦恼的一件事,只希望有这些宝物助力,血脉觉醒的速度能再快一些。

    只是……秋闱猎场上发生的事,让轻歌觉得有些古怪。

    一切,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毫无破绽,真相也明了。

    为何,她还是立在迷雾之中?

    神月王看着轻歌,掩去眼底翻涌的情绪。

    绝情蛟,终于送到了她的手上,不枉费他的一番心机。

    绝情蛟的藏身点是高度机密的,他把消息放出去,为的就是此刻。

    南熏、明皇同仇敌忾,铁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突然,轻歌望向了神月王,平静幽邃的眸,像是深夜的湖,只折射出皎洁的月光。

    一场闹剧结束,各自从猎场回到了府上。

    夜,静谧如斯,竟无半点儿的声响。

    左侧的屋,敲门声响起。

    站在案牍前的玲珑放下了画笔。

    桌上的一幅画,正是秋闱猎场时的场景。

    一头巨大的蛟兽踏碎丛林,獠牙毕露。

    身前的女子,红衣银发,风轻云淡,不见半点儿胆怯,仰头笑望着蛟兽。

    ……乱葬岗一事后,这十年来,玲珑灵感枯竭,没有作画的心思,却被七王妃逼着作画,每月一幅,定时拿出去拍卖。

    每一幅画都拍卖出了天价,七王妃得到了元石,乐不思蜀,反而变本加厉的要她继续作画。

    玲珑甚是麻木,她不知道画什么,她的脑子只剩下漆黑的世界。

    可她有着超强的功底和技巧,七王妃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每次都会告诉她,要画什么,玲珑就按照七王妃的想法去画。

    自从遇见夜轻歌后,她每时每刻都有着溢出的灵感,继十年前,她的画终于有了明亮的颜彩。

    玲珑打开了房门,看见冷若冰霜的王妃站在玄关处,颔首低头,温顺地道“母妃。”

    啪!一掌打下,王妃双目喷火“玲珑,为娘真是看错了你,原以为你只是拎不清而已,没想到,大义灭亲的事你也能做得出来。”

    玲珑的嘴角流出一丝殷红的血迹,抬手擦了擦“明皇想杀我。”

    “那你怎么还活着?”

    七王妃问“她哪里杀你了?”

    玲珑郡主满心的凄凉,苦笑一声,不再言语。

    七王妃猛地用力推开了堵在面前的玲珑郡主,迅步走进屋内,绕开山水屏风,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画。

    七王妃将画拿起,欣赏了一遍“你的画,真是越来越好了。”

    玲珑想要把画拿回“母妃,这幅画,请你留下它。”

    “是要送给夜轻歌的吗?”

    七王妃问。

    玲珑抿唇不言,低着头看鞋尖,七王妃了然于心,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夜轻歌勾心男人的本事不小,没想到,连你都上了当。”

    七王妃痛心疾首“玲珑,你可是母妃辛苦十月才生下来的孩子,就算世上的人都会害你,只有为娘对你一片真心。

    你这孩子心地善良,为娘都清楚,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应该竭尽全力,好好的保护你,不让善良的你被旁人欺负了。

    你去吧,找你父王,跟她说秋闱猎场的事和你姐姐无关。”

    “娘。”

    玲珑忽然开口。

    王妃皱眉。

    玲珑在府中一向唤她为‘母妃’,何时成了‘娘’?

    “我很想知道,你爱我,还是爱我的画,更准确来说,应该是,爱那些钱财。”

    玲珑问道。

    “为娘自然是爱你的,乖,听话,现在就去找你父王,让他去一趟十八殿,把明皇给带回来。”

    “明皇心术不正,要害死两个孩子,我恰好在猎场的封锁区内,她还想害死我,我为何要为她说话?”

    玲珑郡主轻笑。

    啪。

    又一掌打下。

    玲珑郡主舔了舔唇角的血,苦笑,随即抿紧了唇。

    “玲珑,你变了。”

    王妃将玲珑的画撕掉,再把碎裂的纸丢在玲珑身上,洒了一地。

    王妃迈步走出去,至玄关处停下,背对着玲珑“如若明皇有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你最好拎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谁的女儿,应该跟谁亲近!”

    玲珑蹲在地上,把地上的碎纸捡起来,想要拼凑成一幅完整的画。

    母亲撕的太狠了,玲珑怎么都品不好。

    王妃踏步走出房屋,玲珑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她把碎纸放在一旁,站在案牍前,提笔作画。

    重新画了一幅。

    次日一大早,玲珑就把画送到了祖殿。

    清晨,九辞打着哈欠躺在屏风前的贵妃榻,轻歌盘腿修炼,阎碧瞳在桌前摆弄着碗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