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凡仙飘渺传 > 第二百二十四章:妖败
    这异域自己势必要进去。

    只是,按照玉简之中所说,不管是妖兽,还是各宗各派还是各大家族,派遣进入异域的修士,皆是金丹期。

    如今自己修为方才筑基后期,如若是想要进入这异域,自己的修为,必须要在这五年之内进阶到金丹期。

    自己已经找齐了炼制固基丹的灵药,并且已经用灵石催生了一批炼制固基丹的灵药出来。

    固基丹炼制出来后,自己根基稳固,把修为冲到筑基大圆满后。

    自己可以炼制五行丹加上还有凝蕴丹、凝液丹两种辅助凝结金丹的灵丹,自己凝结金丹的几率高达八层。

    凝结金丹后,自己还有固灵丹,服下后,可以瞬间稳固刚刚结成不稳的金丹,省下了十数年稳固修为的时间。

    服下固灵丹后,自己修为稳固,堪比已经进阶的老牌金丹初期修士。

    所以,自己在五年之内,必须进阶金丹境界。

    .......。

    云雾山脉深处峡谷。

    四人三兽大战。

    只有五色真君和七彩斗的难解难分。

    奇魔子修为有元婴中期修为,比起冰蚕女童高上一阶。

    和女童冰蚕打斗一块,先前女童冰蚕凭借这冰隐术和奇魔子游斗,还能够和奇魔子斗个平手。

    不知几何,奇魔子取出一只玉盒,撒出一把红色火沙。

    这火沙不知晓是何物制成的,不仅仅散发出炙热的气息,还有阵阵的红色气息席卷而出。

    女童冰蚕冰隐术施展出来,路过火沙撒过的地面,如脚步路过一般,显露出一道道白色的痕迹。

    吓的女童冰蚕不敢靠近奇魔子周身十丈的距离。

    随着奇魔子手上的火沙越撒越多后,已经把女童逼到了死角。

    “找到你了,在这里”。奇魔子手上的火沙,往虚空某处一撒而去后。

    阵阵的红色火焰带着炙热的气息席卷而去。

    虚空某处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出来后。

    便见女童冰蚕身上带着焦黑之色,从虚空跌落而出。

    趁你病,要你命。

    奇魔子袖袍一抖下。

    数道黑色的流光从袖中飞疾而出。

    在虚空滴溜溜的旋转一圈后,便化作三道黑色的面纱,往那女童冰蚕围剿而去。

    那三道面纱不知是何物,薄如青烟,快如闪电,成三角,往那女童一围,包裹而去。

    一只寒冰蚕能够修炼到七级初期,不仅仅是机遇的问题,怕是血脉之中含有那种异种或是神兽血脉,方才会突破血脉限制,突破到七级初期。

    奇魔子打算生擒冰蚕,利用一种秘术,训化冰蚕认其为主。

    就算不行也能够得到一枚化形期妖丹,以及冰蚕体内的蚕丝,都可以炼制成捆仙绳法宝。

    身形被破后,女童冰蚕见三面黑色的面纱往冰蚕围剿而来。

    把自己的去路全部堵住后。

    女童冰蚕身上白濛濛的灵光狂闪几下后。

    周身赫然出现了一根根丈许的冰箭。

    随着女童冰蚕双手接连挥舞几下后。

    无数道冰箭,往三面黑色面纱激射而去。

    让女童冰蚕意外的是。

    这些冰箭扎在三道黑色面纱上,三道面纱黑濛濛的灵光一闪后,如波纹般,慢慢的变得透明,无数冰箭直接飞出,并未扎在三道面纱上。

    女童冰蚕见此后,面上微微一喜。

    往虚空一个翻滚下后,化作一只丈许大小,腹部有十数对触角,浑身雪白的大虫。

    正想突围而去。

    一旁的奇魔子见此后,面上露出冷笑之色出来。

    双手灵诀一掐后。

    那三道面纱浑身黑芒一闪后,继续往冰蚕围剿而来不说。

    并且,三道面纱上黑濛濛的灵光一闪后,从中涌出一道道黑色丝线,密密麻麻的往女童冰蚕狂卷而来。

    女童冰蚕心知那黑色丝线怕是不好对付后。

    张口一吐下,数道白濛濛的寒气从口中席卷而出,想要冻住那无数黑色丝线。

    那些无数黑色丝线根本无视这些冰寒之气,继续势如破竹的往女童冰蚕狂卷而去。

    女童冰蚕施展了数道秘术,想要突围离去。

    可是并未成功,并且,那黑色的丝线一卷而来,直接缠绕身上,似是想要勒断自己一般。

    “七哥哥救我”。

    “七彩,救我”。

    两道求救的声音朝七彩喊去。

    不知几何。

    无风真君把蛇娘子困在奇特无风空间内后,一旁的玉泉真君施展五行剑诀,继续把蛇娘子困住后,两人联手下压制之下。

    蛇娘子便落入下风。

    玉泉真君抓住一个机会后,施展人间合一之术,往蛇娘子一斩而去。

    要不是蛇娘子躲闪的快,就不是被斩断一条尾巴就能够了事了。

    蛇娘子受创后,无风真君和玉泉真君两人再次联手下。

    玉泉真君布置而出五行剑阵,把蛇娘子困在里头,压制蛇娘子围剿而去。

    无风真君祭出一串青白七枚念珠,形成七星之势,连连往困在五行剑阵之中的蛇娘子坠落而去。

    一枚枚的落在蛇娘子身上,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第二枚落下的念珠是第一枚落下的念珠攻击力度要增强一倍,直至第五枚之后,蛇娘子便口吐鲜血,神色萎靡了起来,不得不朝七彩求助。

    七彩与其无色真君打斗一块,他们一人一兽,一个有元婴中期巅峰,一个有七级后期,相当于元婴中期修士修为。

    无色真君修为比七彩高上些许,但是七彩手上的那柄七彩羽扇颇为奇特和妙用。

    竟然无视法宝、古宝的攻击。

    一扇之下,自己的攻击不仅仅威力大减外,自己的法宝还受了影响,似是有些不受自己控制。

    一时之间,他们一人一兽,短时间之内,各自都拿不下对方。

    这时,七彩听到蛇娘子和冰蚕两人求救后。

    余光眼角一扫。

    见他们两兽被各自的对手压着打。

    眼见冰蚕就要被生擒,蛇娘子被困入剑阵之中,被打成重伤后。

    七彩面色一沉。

    手上的七彩羽扇一挥下。

    一道七彩流光飞出后,直接把缠着自己的无色真君给逼退。

    接着往虚空一个翻滚下,便化作原形,往蛇娘子和冰蚕两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