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六四、天下道法一石,武当独占八斗
    少年萧和尚本来颇为刚强,此时也忍不住泪眼婆娑,哽噎道:“只有我们姐弟,被阿母藏在米缸里,盖了两个瓢,这才逃了两条小性命。”

    王崇嗟吁一声,安慰了几句,又复问道:“你们怎不向武当派的修士告状?”

    少年萧和尚牙齿咬的蹦蹦作响,怒喝道:“那些修真狗,怎会替我们做主?瀚海魔盗的首领,好些就是武当的弃徒,跟这些修士老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非如此,他们怎么就出的去接天关,还能带各种外面的东西进来?”

    王崇微微一愣,又复问道:“为何是武当派弃徒?”

    他还真是不太了解,武当派的事儿,也不信武当派这等名门大派,居然会勾结瀚海魔盗。

    萧观音冷冷的说道:“当初中土便是以武当为尊,什么天下第一也不必说了,当时中土九大门派,有八个是武当旁支,天下七成修士源出武当。当时中土有句话,叫做:天下道法一石,武当独占八斗!”

    王崇悄悄问了演天珠一句:“武当派的牛皮,吹的这么厉害吗?”

    演天珠根本没有动静,让王崇碰了一个“不冷”的钉子。

    萧观音继续说道:“后来界天之漏出现,佛门不忍天下生灵涂炭,率众去抗击天魔,武当却全派搬迁去了东土。”

    王崇默默吐槽了一句:“听着分工合作,蛮合理啊!”

    武当派不仅仅是举派搬迁,也把中土之民带走了八九成,可以说得上是功莫大焉,这件事王崇在接天关,也有耳闻。当然萧观音全家出身佛宗,有不同看法,也是理所当然。

    这件事也说不上对错,只是立场不同。

    萧观音和萧和尚姐弟,两人说了好些瀚海魔盗的事儿。

    王崇根据自己在接天关的数年所见所闻,也大致知道,这些魔盗的来由,他们也是留在中土的旧民。

    只是这些魔盗,并非是武当本宗出身,甚至也不是旁支大派。

    当年武当迁派,把所有旁支都收归了本宗,不愿意被收入本宗的,被武当派尽数放弃。当初的中土九大派,其余八派都并入了武当本山,只剩下一些抱着祖上传承,不肯撒手的小门派。

    这些修士不愿意远走他乡,也不甘心进入接天关,因为进入接天关,就等若再无前途,就仗着也有道法,不惧那些逃出接天关的寻常魔头,就流落在接天关外。

    后来十二大派签订补天之盟,武当派也派人来镇守接天关,这些人就渐渐跟武当,也搭上了一些关系,得以偷偷出入接天关。

    瀚海魔盗说起来,并非是一个紧密的组织,而是无数中土旧日的小宗派,散修,乃至妖修,构成的一个极其松散的联盟。

    可以说接天关外,所有的人,都被各派修士视为瀚海魔盗。

    他们也跟逃出接天关的魔头厮杀,还会跟接天关之中的中土旧民做交易,更会不时抢掠,但因为中土旧民的身份,反而颇得庇护,就连那些被抢掠过的中土旧民,也不愿意向各派举报。

    王崇在这对姐弟嘴里,得知了瀚海魔盗的真相,也不觉有些棘手,他也没想过解决这么大的问题,暗暗忖道:“待得我恢复身份,区区瀚海魔盗,还敢来招惹吞海玄宗的掌教弟子不成?”

    “至于现在招惹我的蠢货,杀了也就是了,武当派就算有人包庇,又怎敢来寻我问罪?倒是也该想办法,去寻找本地的丹鼎门之人,想方设法混入。”

    王崇瞧了这对姐弟一眼,心道:“也把他们带入丹鼎门算了。”

    三人经此一番畅谈,关系顿时亲近了不少,王崇试探着问道:“你们可想学些道法,找那些瀚海魔盗报仇?”

    萧观音满脸凄苦,说道:“我们是中土旧民,除了原道经,还能学什么?那些瀚海魔盗可是都有宗门传承,杀了我全家之人,更是抢了我家传的佛经,我和弟弟虽然奋力,但此生也不知道,能否炼就罡气。”

    王崇说道:“我听说,接天关有一丹鼎门,所传法门十分玄妙,你们可要修习?”

    两姐弟脸色颇有古怪,萧和尚这俊朗少年,伸手拍了拍王崇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报仇心切,我等也是一般,可是那丹鼎法,实在粗陋。接天十八关,怎么也有十几万人修行此法,但据说如今也只有三人能突破大衍,数十人炼就鼎炉,实在没什么前途。”

    萧观音亦说道:“尤其是修行此法,就断了开炼罡脉的可能,就算报仇心切,阿牛小弟也不要急功近利。”

    王崇摸了摸头,他这才明白,在有传承的修士眼中,丹鼎法远不如天罡法,也只有中土旧民,只有原道经可修,那些想要上进,又走不通路数的人,才会去进修丹鼎法。

    他遂放弃了,劝说两姐弟的念头,答应道:“小弟必然会做谨慎考虑。”

    三人的地窟藏了三日,确定瀚海魔盗已经找不来,这才商议要出去寻些吃食。

    萧观音和萧和尚姐弟,也才逃脱大难不久,并无太多的逃遁经验,反倒是王崇,这种经验多些。

    他劝说两姐弟,不要留在第七关,去往其他瀚海魔盗势力较弱的地方,才能有些出路。若是没有王崇,两姐弟也不会生出,离开第七关的念头,被王崇劝说了一回,两姐弟虽然不舍得居住了多年的故土,但也知道王崇所言不差。

    三人商议了一回,就决定离开第七关,暂时先去第六关找些事情做。

    经此一事,王崇反而成了两姐弟的主心骨,他带了两姐弟准备去往关城的方向,但是没走出多远,才出了山林,就见到了一伙瀚海魔盗。

    两姐弟当时就想躲避,王崇却一拉两人,说道:“这伙魔盗都没什么本事,我们何不杀了出气?”

    萧观音和萧和尚都有些瞠目结舌,他们哪里料到王崇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却也不怪两姐弟,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伙瀚海魔盗,必然没什么高手,但知道瀚海魔盗强者无数,心底就先怯了。

    王崇是把所有的瀚海魔盗都当成了杂碎,自然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