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七十章 立场
    那剑芒长五百丈,通体呈现白色,不过周遭却有着五色流光在流转着。

    剑芒当空斩下,尚未临近,那种恐怖的气势便已先压了下来。

    剑芒之下,青蛟、两名女子心中都浮现大恐怖。

    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剑已然落下,斩在了青蛟庞大的身躯上。

    在这巨大的剑芒面前,青蛟就好像一条小臭虫。

    那三十丈的身躯,直接被剑芒斩做两半。

    剑芒周围流转着五色的流光,都是细小的剑气。

    这些剑气在四周乱窜着,将青蛟的身体直接绞碎,化作了漫天的火焰。

    青蛟又惊又恐,将魂魄藏在他凝练的一片火鳞甲之中,快速朝着薛鹏冲了过去。

    一点青火没入到了薛鹏的体内。

    方才那突入其来的一剑,也吓了薛鹏一跳。

    那五百丈的剑芒,似乎拥有着斩破天地的力量。

    薛鹏浑身打了一个寒战,如果那道剑芒斩在自己身上……。

    “会是谁,会是谁有用如此强横的实力,便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不见得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击吧。”

    “是那个女人类,一定是那个女人类。”此时在薛鹏的体内世界,青蛟惊恐道。

    “这个恐怖的女人类,她是怎么渡过二重雷劫的。”

    “那可是二重雷劫,就算渡过了,也肯定受重伤,要好好修炼一段时间吧,可她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这才多久的时间啊,那个女人类怎么就恢复过来,还拥有了这种恐怖的实力,比我渡劫之后还要强大。”

    听着青蛟的话,薛鹏的心中也是起伏不定。

    薛鹏转身朝着后方看去,便见远方天际,一道流光快速朝着自己的方向逼近。

    薛鹏眼中青光流转,窥天眼快速运转,他终于看清了来人,是铁琴。

    “还真的是她。”薛鹏心中震动。

    “不愧是东州天之骄女,在没有充分准备下,竟然让她把二重雷劫抗过去了,她到底是怎么扛过去的?”

    “就算是扛过去,你不要好稳固境界,这就来找我,你这是有多恨我啊。”薛鹏的嘴角抽了抽。

    “完了,要不要捏碎玉简?”薛鹏取出来玉简,如果捏碎,他现在就能离开血神塔,不过从此以后,他只怕再难进入。

    可若是不捏碎,以现在这个女人的修为,以她对自己的恨,自己怕是跑不掉了。

    “怎么办,到底该如何取舍?”薛鹏心中不断盘算着。

    远方天际,铁琴面如寒霜,脚下踩着一柄大剑。

    这大剑长三丈,宽数尺,通体呈现白色。

    这种白,比雪还要白上许多。

    大剑的周围有着五色的剑气流转着。

    如今她刚渡过雷劫不久,尚未能将雷劫得到的好处完全消耗,现在对剑体的控制,尚不纯熟。

    方才,她那一剑瞄准的是薛鹏,却斩在那条该死的臭虫的身上。

    如果她能控制的精准一些,此刻死的便是那大曌人了。

    一想起之前的二重雷劫,铁琴便恨得牙根直痒痒。

    二重雷劫,那可是二重雷劫。

    即便是一重雷劫,天下修士也很少有人能度过。

    可换做二重雷劫,只怕一百个修士中,九十九人是渡不过的。

    眼睁睁看着那雷柱降落,将她的剑体劈得粉碎,击在她的胸口。

    那时,她便认为自己是定要死在这二重雷劫下。

    可是,等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还活着。

    自己的妹妹铁音,还有铁言、铁真兄妹二人,还有苏勒都在她的身旁。

    “姐,刚才你真是吓死我了了,你还没准备好,怎么能贸然渡劫呢?”铁音关心地说。

    “姐,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渡过二重雷劫的,那可是二重雷劫啊。”铁音问。

    铁言、铁真、苏勒也看着铁琴,他们将来也要渡雷劫。

    雷劫,这是压在众人头上的一座大山。

    许多人闻雷劫而色变,但这却又是他们无法避免的。

    真正的勇士,在面临这危险时,都会正面迎上去。

    无论铁言、铁真还是苏勒,虽心有畏惧,不过他们却不会逃避。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感觉,那雷罚击中身体,然后我就昏迷过去了。”铁琴道。

    “这……。”四人面面相觑。

    “算了,这里是血神塔,或许是哪个长老出手帮了铁琴妹子一把。”苏勒说道。

    “铁琴妹子,你现在感觉如何?”苏勒问道。

    铁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之前被雷劫击穿了,可现在却已开始结巴了。

    铁琴也相信,可能是有人帮了自己一把,可会是谁呢?

    难道是守护血神塔的两位长老。

    铁琴猜得没有错。

    铁琴乃是东州一等一的天才人物,这样的人物,是东州将来的支柱。

    所以,镇守血神塔的一名长老,暗中出了手。

    利用血神塔,将雷劫的力量层层化解开了。

    使得二重雷劫的力量,弱了一些。

    本来,血神塔,是禁止承受雷劫的,以免损坏了血神塔。

    不过,铁琴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二重雷劫,值得出手一次。

    是以,铁琴方才能活下来。

    在这环宇间,天下修士无不畏惧雷劫,在渡雷劫时,都会寻找天地灵物,或建造大阵,来降低雷劫的威力。

    不过雷劫力量何其巨大,寻常之物根本难以承受。

    而血神塔,正好便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

    就是怕这件事捅出去后,东州人都要用血神塔抵抗雷劫。

    若是如此,这血神塔只怕用不了几百年,将会损耗殆尽。

    届时,没了血神塔,没有充足的血气,便不再有东州了。

    铁琴检查了一遍身体后,缓缓道:“就是伤势重了一些,需要时间回复。”

    “只是重伤的话,那真是太幸运了。”苏勒感慨一声。

    “是啊,要是我到时候也能这么幸运就好了。”一旁的铁真羡慕道。

    的确,在二重雷劫过后,只是重伤,这样实在是太幸运了。

    渡过了二重雷劫,这就意味着,铁琴将来有问鼎金丹大道的希望,如何不让人羡慕。

    铁言、铁真、苏勒包括铁音都眼露羡慕地看着铁琴。

    二重雷劫,他们不敢想的。

    他们的修为要比铁琴差太多,铁琴能在二重雷劫活下来,他们却必死无疑。

    便是那第一道雷劫,他们都没有把握抗下。

    眼下他们只希望能够顺利渡过雷劫,成为一代修士,就足够了。

    “姐姐,那你好好休息休息吧。”铁音道。

    “不……。”铁琴闻言双眸中寒芒大盛。

    “那个大曌人肯定是想不到我渡过了二重雷劫,就算他想到了,也肯定会认为,我刚刚渡过雷劫重伤之身只会找个地方好生调养,不会追杀他。”

    “但我岂能让他如意,此刻我虽重伤在身,但对付一个连第三境大圆满都没达到的修者,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次我不再畏惧雷劫,此次,定要将之斩杀。”

    于是,铁琴驾驭着图腾之力,带着铁音等人进入了第六层。

    在铁音的感知下,过了一段时间,直到薛鹏爆发了血力,这才被铁音感知到。

    流光转瞬即至,到了薛鹏的头顶。

    薛鹏看着面色苍白的铁琴,感受到那恐怖的杀气,他嘴角抽了抽,呵呵笑道:“诶呀,恭喜恭喜,铁琴大妹子,竟然渡过了二重雷劫,金丹大道,便在眼前啊。”

    “哈哈,该死的大曌的臭鱼,死到临头,还这么多废话。”铁琴身旁,铁音狠狠骂道。

    下方兀树、东州男子,还有那两名女子看到了御器而飞的铁琴,听着二重雷劫,纷纷愣在了原地。

    东州男子看向铁琴,不禁道:“铁琴妹子,你,渡过了二重雷劫?”

    铁琴扫了一眼东州男子,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东州男子脸色浮现一丝复杂色,“真是没想到啊,铁琴妹子,东州这一代的第一人,应该就在他之间了吧。”

    那两个东州女子看着铁琴,神色也是极其复杂。

    铁琴的名字,她们自然是听过。

    而且,她们两人的排名虽然比铁琴靠后一点,但相差并不是太大。

    不过眼下,既然铁琴连二重雷劫都渡过了,那就是说,她们已经被铁琴远远甩开了。

    “铁琴姐姐恭喜了。”持着大弓的女子缓缓道。

    “铁琴妹子,恭喜了。”另外一个年级稍长的女子道。

    她感叹一声,“妹妹天赋惊人,不想这么快就渡过了雷劫,还是二重雷劫,真是让姐姐羡慕啊。”

    铁琴微微含笑:“侥幸而已,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待我将这大曌人斩杀,在与诸位兄弟姐妹畅谈一番渡劫的经验。”

    众人闻言一喜,如果能够从中得到借鉴,或许能增加渡过雷劫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一丝一毫也不能放过。

    当下,众人将目光都投向了薛鹏。

    三傻已扑入到了薛鹏的体内,薛鹏化身持着铁蛋,本体捏着玉简。

    如果势不可为,他便可以瞬间捏碎玉简,离去。

    薛鹏看了一眼大阵内的大山,不知山中到底有什么。

    薛鹏体内世界隐隐有着一种躁动,似乎对大阵内的东西十分渴望。

    是走,是留?

    薛鹏内心陷入纠结时,远方已有数十道目光投射了过来。

    “鸿雁大人,血使不是那人的动手,要不要我们出手相助?”

    数里外,一个修为极其接近筑基中期的血煞与鸿雁道。

    此时,鸿雁虽然修为远比不上身旁的这些血妖与血煞,但她既成为血主的弟子,这些血妖与血煞自然要尊其为主,一声大人,也算是敬称。

    此时,五只血妖与血灵血煞都在看着鸿雁。

    之前,鸿雁已得到了血主的一些传承,她已开始由东州的炼体术,转修血主的血功。

    此时鸿雁与之前相比,已有了些许的变化。

    那双眼眸不知何时起,变得更加的深邃,时而闪过几道亮芒。

    那本就十分漂亮的脸颊因为修炼血功的原因,更加的明艳动人。

    她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竟带了一丝魅惑之意。

    不过双眸里时而闪现的却让人的脊背有些发凉。

    不知不觉间,鸿雁的整个人的气质也跟着发生了转变,带了一丝妖异。

    虽说现在鸿雁实力是众人之中最低的,但这几日她的进境却是极快的。

    鸿雁体内有着血主的血元,鸿雁以血功炼化血元,修为每时每刻都在增加着,可谓一日千里。

    如今,距离修士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原来,血使是他。”鸿雁心中暗道,同时看向了一旁的羽翎。

    当鸿雁那有些冰冷的目光碰触到羽翎那显得有些焦急的脸庞时,那冰冷,便如冰雪消融。

    对于她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便是羽翎了。

    为了羽翎,她自愿成为血煞。

    同时也是为了羽翎,在面临血主强横威压时,她也毅然站了出来。

    她无所畏惧,她所畏惧的只是,她。

    她怕她受到伤害。

    所以,她要保护着她。

    鸿雁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柔情。

    为了她,她可以成为血主的弟子。

    为了她,她同样可以背叛血主。

    她渐渐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情义,已不再是单单的情义。

    可这究竟是什么,她却不知。

    不过她知道,为了她,她可以去死。

    羽翎感觉到了来自鸿雁的凝实,不过她却没有看出那目光中饱含的复杂而深重的情义。

    她看了鸿雁一眼,继而继续将目光投向远方,逐渐,她看清了薛鹏的那张熟悉的脸颊。

    下一刻,羽翎愣在了原地。

    “三弟,怎么会是三弟?”羽翎睁大了眼睛。

    随后羽翎闭上了眼,用力揉了揉,然后睁开,那张熟悉的脸颊越发的清晰入眼。

    “怎么……怎会是这样?”羽翎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血神塔内血妖无数,血灵血煞也有不少,便是东州人都有许多,为什么,这血使偏偏就是三弟?”

    羽翎心中只觉一阵剧痛袭来,眼中浮现极其痛苦的神色。

    一旁的鸿雁见状心里一叹。

    看到羽翎的表情,鸿雁心里算是彻底肯定了心中所想。

    羽翎的此行的目的,非是帮助血使,也是就三弟揭开封印。

    羽翎是要阻止血使,而阻止血使揭开封印的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将之斩杀。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个血使竟然是三弟。

    鸿雁心中也是一叹,这种情况任她再多智,却也没有料到。

    不管最后羽翎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她都会跟她一同行事,哪怕是斩杀她们的三弟。

    羽翎紧咬着嘴唇,眼中闪过了一抹决绝。

    鸿雁则看了看身旁的五名筑基血妖,与实力强大的血灵、血煞,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把这十名筑基期的麻烦解决掉。”

    “自己虽然修炼了血功,虽然有着血主的血元,提升极快,可是与这些强者相比,她还是太弱小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助外力,将这些人消灭,而眼下,正好有这么一个好机会。”

    鸿雁沉声道:“现在血使有难,为了我们高贵尊敬天上地下英明最最强大的血主大人,为了我们这些生灵能够离开血神塔,我们必须要帮助血使揭开封印。”

    “现在,就到了大家为血主,为了我们自由而奋战的时候了。”鸿雁道。

    “为了我们高贵尊敬天上地下英明最最强大的血主大人,为了我们这些生灵能够离开血神塔,我等皆愿意献出自己的肉体与灵魂。”五个血妖,四个血灵,一个血煞,不管这话是不是真的出自内心,但此刻已表明了态度。

    “好,对方实力不弱,尤其是那个女子,看起修为波动,应该是刚刚晋升到了筑基中期。”

    的确,铁琴经过了二重雷劫的洗礼,此时的境界是筑基中期的境界。

    不过由于二重雷劫被削弱了大半,让她的血力凝练的还不够精纯,境界不是太稳。

    却也正是他们出手的最好时机。

    血妖、血灵、血煞都感受到了铁琴气息的强大,那是筑基中期的威压。

    他们这里虽然有着十名筑基期的修士,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筑基中期的。

    此去,他们之中必然会有牺牲。

    “现在,我们的目标就是那个女修士,她的修为最高,务必要将她斩杀,好让血使可以从容揭开封印。”

    “现在我分配任务,血妖、血灵、血煞你们十个一定要斩杀那女修,同时阻挡外面的那些东州修炼者。”

    “我跟羽翎煞气最弱,辅助血使去揭开封印。”鸿雁分配道。

    鸿雁如此分配,很显然是将最危险的活让血妖与血灵血煞去做。

    而她与羽翎则要安全许多。

    血妖、血灵、血煞也不是傻子,对此也是十分清楚。

    不过鸿雁句句话都在理上,而鸿雁又是血主的弟子,他们这些生灵,虽然明白,却也不敢不从。

    “为了我们高贵尊敬天上地下英明最最强大的血主大人,为了我们这些生灵能够离开血神塔,我等皆愿意献出自己的肉体与灵魂。”血妖、血灵、血煞同时道。

    “好,出发吧,杀了那那群东州人。”鸿雁忽然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大吼,顿时吸引了铁琴、薛鹏等人的注意。

    便见在数里外,五只筑基期的血妖,与四个血灵、一个血煞正藏在那里,愣愣地瞧着他们。

    这一幕,显得十分的诡异。

    两方人,隔着数里的距离,就这么遥遥望着。

    铁琴一愣,她怎么都没想到,数里外,竟然藏着这么一股恐怖的力量。

    五只筑基初期的血妖,四只血灵,一个血煞。

    尤其是其中一只妖虎,与那血煞,修为直逼筑基中期。

    下一刻,铁琴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苏勒、铁言、铁真、铁音、兀树、镇守大阵的东州男子,还有那两名女子脸色都是剧变。

    他们一是吃惊,这些血妖、血灵、血煞逼近他们数里内,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二吃惊的是,血妖与血灵、血煞见面不是不死不休么,现在怎么站到了同一战线上,看起来,还颇为融洽。

    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在众人的心头。

    血妖、血灵、血煞这边也是愣住的。

    按照他们的原本的打算,凭借着血煞的秘法,他们偷偷潜入过去,然后搞一次偷袭。

    如果成功,便能一举击杀那筑基中期的女修,如此的话,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可,血主新收的那个弟子是一个憨憨么。

    喊?攻击别人,你竟然大喊出来。

    要不要我们站在这里不动,让敌人的战刀砍在我们的脖子上。

    如果鸿雁能听到这话,她肯定点头道:“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为首的血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余光瞥了一眼鸿雁,却见鸿雁带着羽翎早已不见了身影,他这才反应过来,他被坑了。

    不过,眼下他们却只能任坑。

    他们这里都是筑基期的修为,对方只有一个筑基中期的女修,其余人都未曾达到筑基期,此战,定是他们胜,只是不知道,会损失多少。

    “杀!”血煞发出一声怒吼,带着四只血灵,冲了过去。

    狐妖仰天一声怒吼,四周阴风大作,卷着它扑向了远处的东州修炼者。

    其身后四只筑基初期的血妖,同时嘶吼着冲了过去。

    “结阵!”此时铁琴大喝一声。

    铁言、铁真兄妹、苏勒、铁音、守护大阵的男子,还有两个女子,以及兀树闻言同时掐着同一手印。

    下一刻,一道道血线从众人的体内散出,彼此交织凝结着,最后成了一个简单的血色大阵。

    在众人中,铁琴要比其他人高太多,并没有加入这个大阵。

    她实力太强,若是入阵,反而会导致阵不够稳定。

    铁琴一拍储物袋,一道血光流转,她掌中浮现了一柄剑鞘。

    剑鞘整体看去充满了铜锈,不过剑鞘末端,却有五颗五色的宝石排成一排环绕着。

    铁琴将这剑鞘握在掌中,她整个人的气势猛然再度拔高了三成。

    在他身后,一柄巨大的古剑虚影缓缓浮现,随着掌中血元不断注入掌中的剑鞘,剑鞘上的五颗宝石,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