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80.挖坑技巧与日久生情
    美美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一直很忙,还真是没有时间谈恋爱。

    她平日里接触最多的男人,也就是姚远。

    整日的在一起探讨工作,又拿着他当老师看,美美喜欢姚远,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喜欢不是爱。美美是大学生,这一点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喜欢、欣赏,觉得这个男人好,都不是爱。

    她可以拿着姚远当哥哥,当姐夫,当老师,可以和他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就说明她心里对姚远的位置,是摆的很正确的。

    这一点,姚远当然也明白。美美跟他开玩笑,他也会偶尔逗着美美玩儿。

    不过,美美没有他那么多的经验和心计,总是在这有意无意的玩笑里,不自觉就落到他挖的坑里。

    说话给别人挖坑,是姚远训练有素的技能,早就不自觉的形成习惯了。

    通过和别人谈话,设计几个小测验在里面,让别人不自觉地就回答了他想知道的问题,这种试探别人内心思想的技巧,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姚远对别人和对美美的区别,就在于,他试探出美美心里的思想来,会提醒美美,让美美知道她是怎么把思想给暴露出来的,让她增长经验。

    对别人,他当然会不动声色,不告诉对方了。

    他这是训练美美。成为高级干部,会这么个技巧,对她是有很大帮助的。

    但美美的性格,从他那里学别的,基本是一点就通,唯独这个她学不会,总是上他的当,又总是没有长进。

    美美自己也让姚远给她挖的这个坑震惊了。

    她可是自然而然地在和姚远对话。

    难道,她内心里真的喜欢刘健?这怎么可能!她只是欣赏他营销的才能,其他根本没有让她看上的地方,包括死皮懒脸地老跟她表白。

    看美美的表情,姚远就知道,美美现在和刘健没什么,他也就放心了。

    接着,他就开导她说:“你不用担心,这只是个假象,日久生情的假象。

    在我的理解里,日久生情纯粹就是扯淡。一开始两个人都理智的情况下,彼此不能相互吸引,就说明两个人不合适了。以后整天相处,彼此虽有好感,但该不合适还是不合适,除非失去了理智。

    小姨子你是有理智的人,只要你不失去理智,就不会和刘健走到一起。

    那些日久生情走到一起的,无非就是两种人。

    第一种,谁也没有吸引比对方更优秀的异性爱上自己的能力,也就他们俩在一起算最合适的。两个没人要的,只好假说日久生情,凑合在一起了。

    这样在一起的夫妻,对彼此过于熟悉了,一辈子会平平淡淡地过去,没有多少意思。

    这一点,你和刘健都不适合。只要你一直不松口,刘健有能力找媳妇,就是找你这样优秀漂亮的媳妇有困难。

    只要你不答应,他早晚有一天会失去耐心,靠不住了,就会去找别人的。

    再说第二种。一方对另一方不满意,但被另一方的长期锲而不舍地追求给感动了,脑袋一发热,就答应对方了。

    相信大多数这样做了的人,在不久之后都会后悔,又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再次拒绝对方,也会假托日久生情这四个字。

    这后一种情况,恐怕还不如前者,连平淡的日子都不见得有,婚姻永远会处在危机四伏当中。

    你和刘健,最怕的,恐怕就是出这种情况。不过小姨子你这人理智永远可以占据上风,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美美就慢慢咧开嘴笑了说:“话就怕说透,今天你说透了,我就知道怎么预防了。哎,你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我就没发现你有不知道的。”

    姚远说:“我一辈子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看书了,所以啊,我知道的就多一些,没啥好奇怪的。”

    姚远这么说,美美也就不再追问了。

    其实,姚远和上一世的对象,就是这种日久生情。两个人在一起,说工作上的事多,生活上他都不记得他们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一起生活好多年,连和抗抗在一起的一天恐怕都不如。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和对方结婚,对方也不说要结婚的一个原因吧?

    姚远也是人,也会没事的时候,思考这些东西,思考得来的经验,就是和美美说的这些了。

    两个人说着话,就把花盆里都种好了菜,搬到暖气包和炉子跟前放着,收拾了,就坐在茶几跟前的沙发上喝茶了。

    这时候,抗抗在那边,给俩孩子洗好了,把她们弄上炕哄睡了,又和她妈说会儿话,就过这边来了。

    和美美,姚远有许多的话说。和抗抗夫妻两个,他倒没有这么多话。

    可是,和美美说话,不管聊什么,都是好像两个朋友在聊天。和抗抗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两个人有时候也商量正事儿,可商量着,不知不觉就会下道。也不知是抗抗先下道,还是姚远开的头,反正最终会说个乱七八糟,把抗抗说到姚远怀里去。

    有时候,抗抗也抱怨姚远和她没正事儿。姚远也想和抗抗好好说话,可他也不知道两个人怎么搞的,就是好好说不成话。

    彼此迷恋更多的,是对方的身体,喜欢的,是拥着或者靠着对方。抗抗这么漂亮,姚远正当壮年,要是还能好好说话,那才出鬼了呢!

    可美美也很漂亮啊,姚远却一点这方面的心思都没有。

    后来姚远就想,他和抗抗,才是真正的爱吧?如果抗抗换了美美,他们彼此的话题那么严肃,恐怕就真会变了他说的,所谓“日久生情”了。

    抗抗疑心重,她回来了,姚远再和美美讨论什么爱情,就有些不合适了。

    美美就主动换了话题说:“那些年货一进厂,张书记就把我叫过去了,夸我说,我虽然年青,可考虑问题还是比较细致。虽然一时考虑不周,但很快能反应过来,还能想到办法弥补,难得,难得。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姚远说:“他这是夸你成熟了,是好事。专门叫你过去,说明他担心的事情解决了,他心里很高兴。还有一点,这个事情解决不了,其实对他影响不大,对你影响最大,容易树敌。他如此担心,说明他心里在考虑一个事情。”

    说到这里就问美美:“你能猜到他考虑什么吗?”

    美美想一会儿说:“他在考虑,我还是称职的,没有给他惹麻烦。”

    姚远就摇摇头说:“不对。张代表不是自私的人,不会先考虑自己的压力。用你,他肯定承受压力,而且压力不是一般大。可是,他从来不说。

    人如果心里总想一件事情,都会或多或少表露出来。他不说,就证明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想太多。他觉得,为了工厂的前途,他承受压力应该,没什么好说的。”

    美美就点头说:“张书记的人品,值得矿机每一个干部学习。”

    接着就问:“那他在想什么?”

    姚远说:“他已经在想正式提你当副厂长了。她怕你做事不周到,引起其他干部不满,他提议你做副厂长的时候,首先内部通不过。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看你把事情解决这么圆满,他才会这么高兴,压不住心里这个高兴劲儿,才会破例把你叫过去,夸你一顿。”

    美美张着嘴,半天说:“姐夫,你简直就是现代福尔摩斯啊,应该是这样!”

    姚远就笑笑,没再往下说别的。

    当培养干部许多年,这点分析能力没有怎么行?

    可美美的情绪接着就低落下来,有些丧气地说:“要是这回没有你,后果真是很危险。”

    接着就叹息一声说:“在矿机干点事情,怎么这么难啊?稍不留神就能闯大祸,动辄得咎,这以后的工作,还咋干啊?”

    姚远就看她一眼说:“这时候你知道动辄得咎了,知道难干了?当初我不让你回来,留在学校里教书,你怎么不听话呢?”

    语气一转又说:“不过现在你后悔也不晚。你可以立刻找张代表辞职,跟着你姐玩服装,又省心又舒服,高兴了还可以全国各地去玩儿。要不是咱妈不愿意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怕你吃不上喝不上,我们过年都不会在家过,早到南方暖和的地方玩去了。”

    抗抗这时候在床上半躺着看服装设计方面的书,就插话说:“别听你姐夫胡说八道,搞服装也不容易。光这每个季节推出的新款服装,就够我受罪的。幸亏你姐夫脑袋聪明,能先出个大体的样子和思路,要不然累死我都弄不出来。”

    说到这里就问姚远:“你确定今年旗袍会流行回来?那两边那个开褄,是不是要改到大腿三分之一的地方啊?老款开的太高了。还有那个喇叭裤,做到一尺二的裤口,这不变袍子了吗?”

    姚远就不耐烦说:“改什么开褄呀,你没看大街上小姑娘都越穿越露,恨不得光着直接上街吗?这叫性感!你这思想啊,还真得再和你去南方看看,怎么老是这么保守啊?

    喇叭裤要的是什么呀?就是下面那俩开口,显体形,显腿长,懂不懂啊?我要你做到一尺二肯定有我的道理,你按着做就行了!”

    抗抗还是有些顾虑:“你说,这东西过去穿的都是些小痞子,咱们也做这个,会不会出啥事儿啊?”

    姚远说:“你看那些小痞子穿的,都是些什么面料了吗?都是些便宜东西,上不了台面。咱们做的,可是高档面料,是社会上有地位人穿的,不是一个档次。还有啊,跟你说多少次了,你做衣服,首先想着你做的这件衣服是给什么档次的人穿,什么年龄段的穿,那样才能在脑子里出个形象啊。”

    话没说完,美美就站起来了:“我走,你们两口子继续研究,听着这个我就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