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79.我就喜欢你
    姜姨这辈子唯一的愁事儿,恐怕就是这个老小美美了。

    过年都二十七了,对象还没个影儿。这在那个时代的矿机,恐怕一万人里也挑不出几个来。

    好好的大姑娘,还是干部。不但不丑不矬,还长的蛮好看,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你说她怎么就找不着婆家呢?

    平日里姜姨只要嘟囔这个,美美立马就捂耳朵,要不就来不讲理的。我就看上我姐夫了,要不然你让抗抗把傻哥让出来,我跟他!

    美美这种玩笑话说多了,谁也不拿当一回事儿了。

    可这么大了没对象,还不许当妈的托人给介绍,姜姨能不急嘛!

    上一世美美到底跟的谁,姚远不知道。他连美美是谁都不知道,上哪儿知道去?

    再说上一世美美只是个工人,听姚叔说已经下岗了,估计找的男人也没本事。

    可不管怎么说,人家嫁人了,有自己的家了。姚远穿回来,把人家家给搞没了,这不耽误孩子长吗?

    美美没对象,姚远也着急。可再着急,也得等着第一批大学生回来呀,这第一批学生里,年纪大的,单身的肯定有,总比跟刘健个没有学历的,痞子出身的强吧?

    其实,姚远心里还是不愿意小姨子嫁给刘健。

    按理说,小姨子的这种事,他不该去掺合。可跟美美从十几岁就在一起,教她学习,教她当干部,姚远对美美的感情就不知不觉很深了,跟自己亲妹妹差不多,当然管的也就宽了很多。

    让自己亲妹妹嫁刘健这样的,姚远心里肯定不情愿,再说刘健这个头才和美美差不多高,人也长的不咋地。美美嫁他,姚远心里不美气。

    可话说回来,当年他妹妹嫁人,也嫁的不怎么地。

    可那时候他只是个大学生,没本事呀,管不了家里的事。

    兴许是对自己亲妹妹嫁人不满意,留有遗憾,姚远就不想让美美嫁的太次了。

    眼看着美美和刘健走的越来越近,姚远心里就着急,想着找机会试探美美,看她到底和刘健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可他想不到,家里有个比他还急的。

    姚远是急美美不听话,老是和刘健往一块儿凑,想着让美美找个更好的。

    姜姨恰恰相反。现在,美美只要找个不瘸不瞎,对她好的人嫁出去就行了,她才不在乎刘健有没有学历。

    再拖下去,美美就成老姑娘了,谁还肯要啊?

    姜姨这一打岔,姚远就甭想从小姨子嘴里套出什么实话来了,干脆就闭嘴不说了。

    美美也不愿意说。她和刘健本来就啥也没有,有啥好说的?

    她不想说,姜姨想说。

    听美美嫌她烦,这下就不干了:“嫌我烦啊?那你赶紧找婆家嫁人啊?你嫁人了我就不烦你。你要找不着,我给你找啊?”

    “你找了我也不见!”美美直接就来硬的。

    姜姨跟姚远学的,也会玩心眼儿了,呛美美火说:“我倒是想给你找呢,可你和刘健那么好,我咋知道你和他到底有没有事啊?我要去给你找,万一你们有事我不知道呢?”

    美美果然就上当,冲着她妈喊:“我和他能有啥事?别人胡说八道,你也跟着胡说八道,以后不许说这个!”

    姜姨也不生气,瞅着美美说:“真就一点事没有?”

    美美虎着脸说:“没有。”

    姜姨脸上就有些失望,眼珠一转说:“真没有我就放心了。美美呀,还是听妈的,赶紧找一个吧。你和刘健好,都传到我耳朵里了。你找了,这些闲言碎语也就没有了,对你,对刘健都好不是?”

    美美不买账:“他们谁爱传传去,身正不怕影子歪,我不在乎。”

    姜姨就生气说:“你不在乎我在乎!你是我闺女,让别人传瞎话我听着别扭!你给我听好了,过了年,为刘健这事儿你也得给我找婆家!我最怕闲言碎语,你不是不知道!你要自己不找,我就托你刘姨给你说魏文革他弟弟,人家在毛纺厂里干维修,好着呢!”

    美美就撇嘴:“妈你长点脑子好不好?毛纺厂里都是女工,他弟弟一个大男人,在女人堆里愣是找不着媳妇,你说他能好到哪儿去?”

    姜姨一下就愣住了。

    一边坐在椅子上的抗抗“噗嗤”一声就笑了,笑完了说:“妈,你小闺女让你女婿给教的,脑子灵光着呢,你斗不过她。”

    姜姨就冲抗抗去了:“你还好意思说你?你妹妹二十七了都,这对象八字都不见一撇,你这当姐姐的也不着急,你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抗抗就委屈说:“我咋不着急呀,我着急有用啊?你给她说对象她都不愿意,我给她说,还不找挨骂啊?我这不皇上不急太监急嘛!”

    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什么正事儿也说不成。

    摇摇六岁了,也能跟着捣乱了,就扑到美美怀里,跟小大人一般说:“小姨小姨你赶紧找婆家吧,要不我这耳朵都让姥姥给磨出茧子来啦!”

    这话一出口,一家人就都忍不住笑了。

    姚远自十五岁离开家,到家乡所在的城市的市里,独自住校读高中,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孤独地独自一人生活。家的温暖,几乎就和他无缘。

    他太渴望家的温暖了。

    是姜姨给了他一个家,让他在这燃情岁月里,品尝到了以前无法得到的温暖。

    他感激姜姨,不仅仅是为了给姚叔报恩。

    处在这个家里,处在这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中,他的心都是醉的。

    吃过了晚饭,姚远就回自己的屋,摆弄他那些花盆。

    种蒜苗,种香菜,从院子里的韭菜地里挖韭菜根,把刘二赶给他弄来的,泡在水里的香椿枝也弄出来,栽到花盆里去。

    一会儿工夫,美美先过来了,帮着他一起干。

    姚远也不搭理美美,兀自蹲在地上翻弄着花盆里的土。这土都加了肥料,多少的有些臭味儿。

    美美也不说话,蹲在他一边给他打下手。

    过一会儿,美美才说:“我真的没和刘健谈恋爱,真的!”

    姚远说:“没谈就没谈呗,用不着这么急赤白咧地。”

    过一会儿又说:“这人啊,一生当中有两个选择,是最重要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工作的行业,选错了,一辈子痛苦还一事无成。第二个就是对恋人的选择,你一生的幸福与否,其实都决定于你的这个选择,这是千万都不能错了的。”

    美美又不出声,和他干一阵子才说:“我就喜欢你,可没法选择了。”

    姚远就看她一眼,训她说:“少胡说八道!你姐现在心思可细了,就是表面上不说,故意装傻,你看不出来呀?这话要是让她听见,她又得算计半天。”

    美美就叹息一声说:“姐夫,其实,我没胡说八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有大智慧。可是,这满世界的,上哪儿再找第二个你这样的啊?所以呀,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喜欢上刘健。”

    姚远干活的手就住下了,想好一会儿问美美:“你这话什么意思呀,我怎么理解?你是喜欢我这样的,还是爱上我了?如果是前者,我满世界想办法给你踅摸去。

    现在我和你姐做服装,认识的人不少。我们只做高档服装,认识的人品味和家庭都可以。

    本来你姐心里也有给你说对象的意思,一是怕你和刘健有什么,让你难堪。二还是怕你甩脸子。你如果想找男朋友了,我就跟你姐说,让她瞅机会了解一下对方的情况。”

    美美说:“你拉倒吧,我整天忙的连轴转,哪有时间花前月下的谈恋爱?”

    姚远就瞅着她问:“你不是想爱我吧?我可告诉你美美,我是你哥,还是你姐夫,你别没事给我找事儿!”

    美美就看着他乐:“我就没事儿给你找事儿,你能怎么着?”

    姚远结巴半天,瞪着眼说:“那我就使劲撺掇咱妈,想尽一切办法逼着你,先把你嫁出去,才不管你将来幸福不幸福,先去了你这个祸害再说!”

    美美“哈”地一声就笑了:“你可真够毒的,为了自己,不惜毁我一辈子幸福!”

    姚远梗着脖子说:“你这叫活该!谁叫你没事儿捣乱呢?”

    美美就拍拍他肩膀,吓姚远一跳,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美美说:“别担心傻哥,我没那么幼稚。你是我姐夫,我去爱你,那不把全家给搅和乱啦?我这么聪明,吃里扒外,自己害自己的事儿,自然是不会干的。”

    想想就又说:“其实吧,刘健对我也挺好的。可是,我心里不由自主就拿他和你比。把你们俩放一起一比,这小子就直接给比没了。所以,我这么优秀,怎么着找个男人也得比抗抗强吧?刘健是不在我选择范围之内地。”

    姚远这才又放心干活,点着头说:“嗯,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美美倒不干了说:“嘿,姚大傻,你别臭美好不好?你有啥放心不放心的?啊,天下这么大,好男人多了去啦,我们姐俩凭什么都看上你呀?美死你!”

    姚远就不接话,把弄好的花盆放到暖气包下面。

    这才说:“其实啊,你说的没错,好男人天下多了去了。只是啊,好男人不一定都是一个样子的。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凭的是感觉,千万不要拿着这个男人和那个男人比,各有优缺点。感觉对就成了。”

    美美就看他半天问:“你啥意思?你是说,我和刘健将来能走到一起?”

    姚远就傻了,看着美美问:“小姨子,你真喜欢刘健?”

    美美一愣说:“我啥时候喜欢他了?”

    接着一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坏了,她又掉到姚远挖的坑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