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91.真相大白
    美美比起抗抗来,心机多一些,肚子里能藏住事儿,又不经常在家,姚远就没有故意去对她隐瞒自己装傻的事儿。

    既然美美已经从一些小的细节上看出来了,他也怕不告诉美美,美美再把这些自己观察到的细节告诉姜姨和抗抗,更加引起她们的怀疑。

    倒不如和美美讲明白了,让美美一起帮着他隐瞒真相。

    抗抗听美美说她早就知道姚远装傻了,心里反而有些失落。姚远宁可相信美美,也不愿意相信她。

    如果不是她妈硬把自己塞给姚远,要他自己在她和美美之间选择的话,他会选择谁呢?

    抗抗觉得,姚远会选择美美。因为他们都有文化,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想到这里,抗抗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亏欠妹妹了。她和姚远在一起了,的确有些是从妹妹手里,把姚远给抢了的嫌疑。

    抗抗就不干活了,坐在那里沉默半天才说:“美美,我和大傻在一起了,你是不是有些恨我啊?可是,当初我的确一点也没有想你们才比较适合一些。我也真的不是有意要和你抢他的。”

    姜美美抱着摇摇,愣怔半天问抗抗:“你瞎说什么呢?你这是哪根筋又搭错啦,我啥时候和姐夫好过啦?”

    抗抗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对美美说了,然后说:“我只是后来才想到,你们更合适一些。可是,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要恨我,我也没办法,我真不是故意的。”

    姜美美差点让抗抗说笑了,就说:“我说姜抗抗,你能不能别那么多小心眼儿,长点大心眼儿啊?你就不想想,姚大厦是一般人吗?他如果爱我不爱你,他会和你好吗?就算妈逼着他也没有用!

    他选择你,就说明他心里爱的是你,你怎么连这么个道理都整不明白呢?”接着就问,“你知道这次他为什么要装傻吗?”

    姜美美这样一说,抗抗就知道,她想多了。大傻应该爱的是她,对姜美美,她真的是拿着她当妹妹的,从平时说话的口气里,也可以听得出来。

    听美美问大傻为什么装傻,她就回答说:“他不是为了保住张代表吗?”

    美美说:“这个对。可前面呢,他是因为承认了自己是特务,在供词上签了字,才有后来的故意装傻,让那份供词作废的。你就不想想,他为什么要在承认自己是特务的供词上签字呢?”

    抗抗说:“保卫科那些人可坏了,把他打的,不签不行呗。”

    美美就摇头说:“姐,你如果有机会,还是去上大学,长点见识的好。你现在,基本和妈一样,变成小老百姓了。

    姐夫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想装傻的时候,谁说都没用。他不再装傻,是为了你的名声。如果他不想承认自己是特务,保卫科就算把他打死,他都不会承认的!”

    抗抗想想,美美说的有道理,就问:“那他为啥要承认自己是特务呢?”

    姜美美说:“你以为他把你和妈送到马副县长那里,他就会放心吗?张顺才连咱们的老家都派人去了。他正在调查姚大爷在附近的老部下,早晚会查到马副县长那里,到时候还是会抓到你!

    姐夫是为了不让张顺才找到你,才和他达成了协议,张顺才答应不再追究你回城的事,他就在那份承认自己是特务的假审讯记录上签字。

    他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这样做的呀!他知道你没有多少应变能力,必须要去保护你!

    你还记得那年我放假回来,他和我说的话吗?他说,风暴来了,他没有多少应对的办法,他只能拼死保护你的安全!

    他说到做到,就是用自己的性命在保护你的安全呀!

    在那样一种形式下,他心里完全清楚,他承认自己是特务,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去了,他是在拿自己的命换取你的命呀!

    姐呀,姐夫这样对你,你还敢说他不爱你,他会选择我吗?你这是在辜负姐夫对你的爱!”

    过了好久,姜美美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恢复了正常说话的声音说:“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在那份假供词上签字的原因。也幸亏是姐夫聪明,后来他又想到了装傻,来保护自己和张代表。”

    抗抗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眼泪再也无法止住,终于在椅子上坐不住,跑到里屋,趴在炕上,失声痛哭。

    就在这个时候,姜姨回来了。看着美美在哄孩子,就问:“啥时候回来的?”

    美美说:“刚到家。”就问她妈,“妈你咋回来的这么早啊?”

    姜姨说:“你姐自己带着个孩子,还得做衣裳挣钱,我能早回来就早回来,回来好帮帮她。要是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就不回来了,省得老是早退,让领导说旁的。”

    抗抗听着她妈回来,就从床上起来,从里屋出来了。

    抗抗皮肤白,只要一哭,眼圈就会发红,半天都消退不下去。

    姜姨看着抗抗眼圈通红,就问姜美美说:“她咋了,你们又吵架了?”

    姜美美就怪她妈说:“你能不能想点儿好事儿啊?我们又不是小时候,都是大人了,还能和以前一样,天天吵架玩儿啊?”

    姜姨就问:“那你姐这是咋回事,为啥哭啊?”

    美美就叹一声说:“我刚才多嘴了,告诉她姐夫为啥要装傻了。我这多愁善感的姐姐,受不了,躺床上去哭去啦,都赖我,不该多嘴。”

    姜姨就更糊涂了问:“大傻为啥装傻,你姐知道啊?”

    姜美美就撇嘴说:“你们知道什么呀?”就又把刚才和抗抗说的再说一遍。

    这一回,不止抗抗哭了,姜姨也哭了。

    姜姨颤着声音说:“我为他装傻,还打他一巴掌,我这不不是人了吗?我的大傻啊,娘对不住你!”

    姜美美只好把摇摇放下,再哄她妈。

    娘仨正在屋里闹腾,姚远就回来了,推开门就看见美美了,问:“啥时候回来的?”一看那娘俩神色不对,不由得吓了一跳,又问,“咋啦,出啥事了,美美在学校闯祸了?”

    姜姨就过来拉着他说:“大傻啊,你为抗抗受这么大的委屈,你咋就是一声不吭呢?你这个孩子啊,你让我说啥好啊!”

    姚远就让姜姨给说糊涂了,半天说:“妈,我没受啥委屈啊?倒是抗抗,为了这个家又看孩子又做活的,受的委屈最大。我这不想着法儿呢吗?”

    看一眼美美,就有点明白姜姨说啥了,训美美说:“姜美美,你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我一再告诉你不许说,不许说,你怎么就不听呢?下次有啥事儿我都不告诉你了。”

    这时候,抗抗就说话了:“你不用怪美美,是我逼着她说的。我还得谢谢她,要是她不说,我永远都不会明白这里头是怎么回事!”

    就看着他说:“大傻,我是你媳妇。在我心里,你的命和我的命,都是一样重要啊。你如果为我把命丢了,你想想,我还能单独活着吗?”

    姚远就笑了说:“没那么严重。我在保卫科里,只要他们不审我的时候,我就在想怎么对付他们。我这是连环计,都是一环套一环,想好了的。咱们是一家人啊,我得想办法保住你的命,更得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命不是?你要是没有我,可怎么活啊?”

    姜抗抗就让他说笑了,也顾不得守着姜姨和美美害羞,拿拳头轻打他一下说:“去你的!离开你我还有摇摇呢,照样活!”

    姚远就说:“好了,都过去了,咱们就别提这个事情了。现在,咱们都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好。咱们得高高兴兴地活,把将来的日子呀,过得越来越好!”

    姜姨觉得大傻说的太有道理了。原来,是靠她一个人护着俩闺女,艰难地活着。有了大傻,就把她身上的担子接过去大半,心里一下子就宽松了许多。

    大傻装傻的时候,她几乎就再也无法承受这没有大傻的重担。现在,总算好了,就像大傻说的那样,他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这一次,大家吃饭,就得在姚远的东屋里了。姜姨为了省钱,她那边就没有生火。

    原来睡觉,是姜姨和抗抗带着摇摇,在东屋的炕上。美美回来了,炕就有些挤了。可摇摇小,不能冻着,晚上还要吃奶,抗抗也不能离开去西屋和姚远睡。

    姜姨又不同意在她那边生火,这可咋整?

    最后,大家商量了个办法,姜姨带着摇摇和美美在东屋睡,抗抗回西屋和姚远睡,晚上警醒着点。摇摇要吃奶的时候,美美就砸西墙,抗抗听见了再过来喂奶。

    这一顿饭,也是姜姨所有孩子都守在她身边,一年多以来,她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

    吃过饭收拾了,美美就对抗抗说:“姐,我想跟姐夫单独去西屋谈点事儿,你不会吃醋吧?”

    抗抗就剜美美一眼骂:“滚,你再笑话我,当心我撕你的嘴!”

    美美就嘻嘻哈哈地拉着姚远去西屋了。

    姜姨在炕上抱着摇摇问抗抗:“这死妮子,又憋什么坏心眼儿呢?”

    抗抗已经知道,姚远心里只有她,心一下子就宽了。这时候就对她妈说:“他们探讨的东西,咱们又听不懂,听了不懂格外着急。让他们自己说去吧,操那个心干啥?”

    美美要对姚远说的,其实是学校里的事情。

    美美上学以前,有姚远教的基础知识。

    那个时代保送的工农兵大学生,有美美这种基础知识的,基本没有。特别是农村保送进来的,大字都识不了一口袋,别说学大学知识,在大学里,能把字认全,就算相当不错的。

    所以,美美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全校拔尖的,比别人要高出一大截。

    像她这种情况,留校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可是,美美心里有一个结,一直在犹豫着。

    这个结,就是和她关系一直很好的,那位教高等物理的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