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90.激动的一巴掌
    姜姨下班回来,看见自己家的房头上围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当然会吓一跳。

    有人看见姜姨了,大声地招呼她:“老厂长平反了,老厂长平反了!你女婿这下厉害了!”

    姜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问人家:“啥?”

    那人就又重复告诉她:“你女婿,姚大傻的父母啊,姚虎、廖淑芬啊,他们是被冤枉的,上边下的文件啊!我就说嘛,多好的领导啊,咋就成了特务呢?”

    姜姨愣在那里不动了,好久之后放声大哭:“大傻啊,儿啊!你听见了吗?你爸你妈平反了呀!可怜我的儿啊,为了你爸你妈的清白,生生让人家打成了傻子啊!”

    姜姨这一哭喊,就被张代表看见了。他走出人群,把姜姨拉过来,指着姚远说:“大姐,你别哭啊,这是喜事啊。大厦没傻,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故意装傻啊!你看看,大厦这不好好的吗?”

    姜姨就一下呆住了,半信半疑,看着站在一边的姚远。

    姚远就冲着她笑。这回不是傻笑,而是充满了温情的笑。接着,姚远就喊了一声:“妈!”然后说,“都过去了,咱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姜姨痴痴盯着姚远看半天,身子栽两栽,晃两晃,两眼一闭,就要摔倒。

    张代表赶忙过去,扶住姜姨,喊着她说:“大姐,你冷静,千万冷静啊!大厦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有人整他,矛头却是对着我的。他们要抢班夺权,就是想逼迫姚大厦同志,把我给牵连进去。姚大厦同志经受住了考验,无论怎么拷打他,都坚决不承认,他是个好同志啊!”

    姜姨似乎没有听见张代表的解释,看着姚远,眼中渐渐有了怒气。忽然就抬起手来,抽了姚远一个嘴巴。

    “啪”的一声响,这个嘴巴把姚远抽愣了,也把张代表和在场的所有人抽愣了。

    “大傻,你知道你傻了这一年多,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吗?”姜姨不由得老泪纵横,抽泣着说,“为了你,我们一家人遭人家白眼,遭别人嫌弃。你媳妇带着个月窝里的孩子,又得看孩子又得干活挣钱啊!你怎么忍心装傻呀!”

    说完了,姜姨扒拉开人群,头也不回地哭着跑回自己家里去了。

    在场的所有人就都沉默了,好多人还跟着流下了眼泪。

    “坚决惩办迫害革命干部的凶手!”有人带头喊起了口号,所有人就跟着一起喊起来。

    “铲除四人帮流毒!”

    “打倒……”

    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种场景,如果放到现在,一定会被认为是集体发癔症。可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却实实在在存在着,是一种普遍的不能再普遍的现象。

    张代表乍一看到老师长平反的文件,是过于激动了,不等常委会研究,就带着文件来找姚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姚远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啊,而且,还是为了他在继续装傻,不顾妻子,也不顾孩子,这事搁到谁身上,谁不激动呢?

    姜姨这一哭一闹,张代表也冷静下来。但他不后悔过来亲口告诉姚远这个好消息。

    老师长夫妻的追悼会要开,迫害他们的凶手,要追究责任。要借助这个事情,深挖四人帮的流毒……

    这些,都得等到常委会开会以后再做具体决定。

    他又给大家讲了几句官场上的话,就把大家劝散了。然后才对姚远说:“你先回去吧,好好跟你岳母解释。如果她不原谅你,我就亲自去和他解释。她要责怪的话,首先就应该责怪我才对。”

    已经接近中午时分,村头那个大喇叭上,播放着那位著名的豫剧演员崭新的唱段: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

    大街上冷清下来,姚远把手揣在棉袄袖筒里,慢慢往家里走,琢磨着怎么去和姜姨解释。

    走到自家门口,铁院门开了,抗抗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姚远看看抗抗,叹一口气说:“这下,把咱妈给惹急了。”

    抗抗说:“这个锅,我来替你背吧。就说是我不主张告诉妈真相的。”

    姚远就摇摇头说:“妈不是不懂道理的人。她就是一时生气,她自己会想明白的。”

    抗抗就问:“现在咱们咋办?”

    姚远说:“还能咋办?我惹的祸,我去负荆请罪呗。”说完,就揣着手,往姜姨的院子里走。“

    姜姨还躺在里屋的床上哭呢。从姚远出事,担了多少惊,受了多少怕,又糟了多大的罪,操了多少心呀!这个大傻,竟然和她装傻,让她白白地这么难过心酸了一年!

    想着这些年,自大傻他妈没了,她开始管着大傻吃喝,那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欣喜、心酸、心痛,当真是有喜也有乐,有苦也有愁,五味杂陈,此时一起涌上心头。

    正心里不是滋味,姚远和抗抗就进来了。

    姚远站在里间的门口,半天才说:“妈,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你如果想骂我,你就骂吧,我听着。”

    抗抗就在后面说:“妈,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大傻,这事儿关乎着他自己的性命,也关乎着张代表的前程。万一漏了,张顺才就当了矿机的家了,咱都得跟着倒霉。妈你就理解理解吧?”

    姜姨不搭理他们,回过头去躺着了。

    姚远就又说:“妈,你如果还不消气,你就拿笤帚疙瘩打我一顿。要不,我给你跪下?”

    抗抗就又接一句:“差不多行啦,还真得让他给你跪下呀?你怎么教育我来着?这会儿到你自己身上了,就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姜姨还是不说话。

    姚远就当真在门口跪下了,嘴里说:“妈,是我不对,我给你认错。”

    抗抗就急了说:“你干啥呀妈?大傻都给你跪下了,你还要咋着啊?还得逼着我也给你跪下呀?”

    这下姜姨绷不住了,从炕上爬起来骂:“我又没死,你给我下哪门子跪?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知道啊?”

    姚远就冲着她笑:“妈,你笑一下,比黄金可贵重多了。”

    抗抗说:“看看,你老人家多有面儿啊,逼得女婿给你下跪!”

    姜姨只好下地,把姚远拉起来说:“我不死之前,用不着你给我下跪!”接着就骂抗抗,“你个死丫头,学着长心眼儿了,这一唱一和的干啥,说相声啊?”

    抗抗说:“说相声能把你逗乐了,不跟我们犯别扭也行啊。”

    姜姨终于忍不住,裂开嘴笑了。看看姚远说:“我就是心里一时想不开,打了你一巴掌,接着我就后悔了。大傻啊,你不怪妈吧?”

    姚远就笑了说:“妈,我皮糙肉厚的,打不疼的。我是你儿子啊,娘打儿子,没有那些说道,只要你开心,可以接着打。”

    接下来,姚远就跟姜姨解释,他为什么非要瞒着姜姨。不瞒着不行啊,大凡有一点差池,那份供词如果被认为是可信的,他自己小命不保不说,张代表也完了。

    但是,姚远还是没有说为什么他要招供,他不想让抗抗知道是因为她,这样抗抗心里会过意不去。

    姜姨和抗抗都没有追究这个事情。保卫科那帮孙子打人,比派出所都狠,姚远撑不住,屈打成招也是正常的。

    但接下来,这个事情还是没有瞒住。

    姜美美放寒假回来了。

    这时候,大家都知道姚远是为了保张代表才故意装傻,他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装傻子不去上班,让邵玲一个人打扫街道了。

    姚远勇斗邪恶势力的事迹,已经在矿机传遍了。爱卫会的人当然都清楚,姚远保的是张代表啊,那可是矿机的老大,这小子将来肯定会前途无量的。他来上班,连爱卫会于主任都得尊着他,就差专门开个欢迎大会了。

    姚远还是要和邵玲一组,继续干他的清洁工,于主任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人家又懂工厂里的技术,又舍身保全张代表,将来去干什么,就不是她于主任能够决定的事情了。这个,将来厂里一定会有安排。

    在厂里下达正式的安排命令之前,当然就是姚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不来上班都没有问题。

    姚远上班不到一个礼拜,姜美美就回来了。

    美美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姚远和姜姨都去上班了,只有抗抗在家里看孩子做衣裳。

    美美知道这时候家里没人,就直接去了抗抗屋里。

    摇摇这时候已经快六个月了,嘴里呜呜啦啦地,在炕上会爬了,一会儿看不着,就能把炕上抗抗弄的布料给爬个乱七八糟。

    没有办法,抗抗只能把她和美美小时候坐过的小儿童车,让她妈给找出来,把摇摇放到儿童车里。

    那种儿童车,是全木头的,里面一个小座,前面一个小平台的那种。四周是围栏,孩子只能在里面坐着或站着,没法活动。

    摇摇现在还不会走,只能在里面老实坐着。时间长了,总一个姿势坐着,摇摇不干,就在里面哇哇地哭闹。

    抗抗现在已经学会狠心了,知道摇摇是故意捣蛋,就只干活,不搭理她,由着她闹。

    美美回来的时候,摇摇正在儿童车里,拍着前面的小平板哭闹呢。美美进门,都来不及和抗抗说话,就先过去把摇摇抱起来,哄着说:“摇摇不闹,摇摇受委屈啦,小姨疼你。”就说抗抗,“你这妈咋跟后妈一样啊?摇摇嗓子都哭哑了,你也不管她!”

    抗抗住下缝纫机说:“让她哭,她就成心捣乱,一会儿不跟她玩就闹!小死妮子,成心不让我干成活!”

    美美抱着摇摇,满屋里看看,就问抗抗:“姐夫呢?”

    抗抗这才对美美说:“你姐夫的爸妈要平反了,他用不着再装傻了,去上班了。”

    美美也高兴说:“真的啊?他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

    美美这句话,抗抗就听出不对来了,看着美美问:“你怎么知道他是装傻?”

    美美说:“我早就知道了。那时候,我给他洗脚他不让,你给他洗他就老实把脚往盆里放,这说明他还顾忌礼数。傻子有顾及礼数的吗,还能瞒过我啊?我陪着他出去散步,他就都告诉我了。只是,他不让我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