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3.人善被人欺
    看到是有收藏价值的将校军常服,姚远倒有些舍不得给姜美美了。

    于是说:“这个,厚,穿,热。”

    姜美美有些失望,但还是说:“我看这军装比我姐的漂亮呢。”就和姚远商量,“反正过几天就入秋了,我不怕热。要不,我就先穿着?”

    在姜美美心里,穿军装就是一种时尚,热也不怕的,只要是军装就行。

    姚远理解不了这种时尚。好好一漂亮大姑娘,穿这男人穿的军装,有什么好看的?

    关键他还是心疼这身将校服,这在以后会值很多钱的。

    他想半天就说:“再,找找。肯定,还……有,薄的。”

    于是,两个人又翻箱倒柜,终于在炕头的橱子里找到一个包袱,里面还有一套普通军装,却是穿的发了白的。

    这下美美高兴了,越是发了白的,越是时髦。

    这身军装是纯棉布料的,也跟姜抗抗的军装不一样。姜抗抗的军装,是涤卡布的。估计这军装也是五十年代的,将来也会值钱。可总比让美美把那套将校服给糟蹋了强。

    当姜美美拿着那套发了白的布军装过来的时候,姜抗抗的眼睛都绿了。她懂货啊,这种军装,是第一代军装。能穿这种军装的人,都是干部家的孩子,是目前最时髦的装束了。

    于是,姜抗抗变的大方起来,愿意用她爸那套没穿过的军装,换这身旧军装,甚至搭上她那顶军帽都行。

    姜美美不懂这些,但姜抗抗忽然变得如此大方起来,她心里也怀疑姐姐居心不良。可是,能多换一顶军帽也值得。

    可惜的是,那套布军装,姜抗抗穿着小。

    姜抗抗就烦躁了,没好气地对姚远说:“你爸怎么长这么小的个子,你怎么长这么大?你是你爸亲生的吗?”

    姜姨就不干了,骂姜抗抗:“你会不会说人话?谁让你长这么快的?你还不是我亲生的呢!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她以为姚大厦不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又知道他并不傻,姜抗抗这么跟他说话,是很不妥当的。

    姚远倒不在乎姜抗抗胡说八道,嘿嘿笑着说:“个小,子弹,打……不着,才,能活着,当大官,有,军装……穿。”

    姜姨却说:“别看你爸个小,那可是咱矿机最有能耐的人。老矿机人都知道,没有你爸,就没有今天的矿机。现在的干部,连给你爸擦屁股都不够资格!”

    下午上班的时候,邵玲就过来叫姚远,一起去村委会推了车子出来,到宽街上扫地。

    “咱们只打扫宽街,胡同走道不用管。”邵玲告诉姚远说。

    宽街是土路,倒是不用扫土,只把街上落的树叶和人们乱丢的垃圾扫起来,装到小推车里,最后将垃圾推到村北一个挖防空洞时留下来的大坑里就可以了。

    扫街的时候,遇到路上出了坑,就铲些土来,把坑填平,再用铁锨拍实。

    另外,下水道都是露天的,沿着街道边上小水沟。水沟堵了,或者出现了缺口,废水流到外面来的,也要修补一下。

    这些不用邵玲说,姚远也会干,而且干的还相当不错。姚远不让邵玲干活,只让她在一边看着,他自己干。哪里干的不对,遗漏了,邵玲就跟他说。

    整个村子里就四条宽街,用不了俩小时,姚远就都打扫干净了,然后就是去两个公厕,喷消毒水,撒生石灰。

    消毒水夏天两天喷一次,春秋一个星期一次,冬天一月一次。生石灰两天撒一次,冬天没苍蝇的时候不撒。

    邵玲去女厕所,姚远去男厕所,也很快就干完了。两个人就把工具再放到居委会院子里,各自回家。等差半个小时到下班点的时候,再一起推了车子回二村大院的清洁队,交了工具下班。

    两人放了工具各自回家,走到姚远家房头的时候,正看见张建军从家里端了铁锨,铲着一堆鸡粪,扔到宽街上。

    姚远走到他跟前,淡淡问一句:“你,没,上班?”

    张建军正回身往自己家走,起先没看着姚远。姚远一说话,吓他一跳。回身看见姚远,仍旧是一脸不屑说:“你又不是我们领导,我上不上班,你管得着吗?”

    这句话一说,姚远就知道张建军是对自己心有余悸的。因为他这话的口气,没把姚远当傻子,而是和正常人说话的语气。

    姚远说:“你,不……上班,我,管……不,着。你,乱……扔垃圾,我,管。给我,铲,起来,扔,垃圾场,里去。”

    张建军嘿嘿一笑,看看他说:“大家都扔垃圾场里,还要你干什么?你的职责,就是把我扔的垃圾,打扫起来,懂不懂?”

    姚远就摇摇头,然后说:“不……懂。”就问,“你铲……不铲?”

    张建军不搭理他,一脸得意往家里走,突然袄领子一紧,不由自主就回来了,正迎上姚远瞪起来的牛眼和举起来的拳头。

    “我,再……问,你,一遍,铲不铲?”姚远咬着牙问,样子也变得狰狞起来。

    张建军心里就打个哆嗦,连声说:“铲,我铲行了吧?”

    姚远就放了他,看着他把那堆鸡屎弄干净,对他说:“记着,我再,发现,你,使坏,我就把……你扔的,都扔,你们,家院子里!”

    张建军边打扫边说:“姚大傻,你就狂吧,有本事你就扔一个我看看!”

    姚远就过去,把张建军手里的铁锨抢过来,要往他们家院子里扔。

    张建军急忙拦着他说:“算我没说,算我没说行不行?”

    姚远就嘿嘿冷笑说:“你,记住,傻子打……死人,不偿命!”

    张建军脸色就白了,嘴里骂:“你特么是傻子吗,我怎么越看你越不像傻子呢?”

    姚远回骂:“你,才……才,傻子!”

    看着张建军打扫干净了,姚远才放他走了。

    邵玲远远看着,张建军走了,这才走过来说:“咱们推车下班吧?”

    姚远就问:“不,回家……了?”

    邵玲说:“你和他闹这一场,都到点了,还回什么家啊?”

    两个人再往回走,邵玲就问:“原先我记得你挺老实的,老是让他欺负,也不敢还手。这回这是咋了,你都敢打他了?”

    姚远过一会儿就说:“这……年头,人……善,被人欺。”

    邵玲就点头说:“这就对了。你人高马大的,干吗要怕他呀?这家伙可坏了,你妈扫街的时候,他就经常欺负她。”想到姚大厦他妈没了,这话有点犯忌讳,就闭了嘴不说了。

    姚远却站下了,瞪眼看着她问:“他……欺负,我妈?”

    邵玲就奇怪,这傻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张建军不止欺负他妈,经常是连他带他妈一起欺负,他怎么连这个都忘了?

    但在邵玲想来,姚大厦脑子有问题,过去的事儿忘了也没什么好新鲜的。

    就说:“对啊。你妈没的前一天,在街上扫街,他还打了你妈一耳光呢!”

    邵玲毕竟年龄小,说话不知轻重。这句话一说,姚远就知道姚大厦他妈为什么要跳河了。

    那是解放前的大学生啊,过去曾经是家财万贯的资本家大小姐,混到扫大街这一步,心理已经近于崩溃了,张建军再给她一巴掌,她哪里受得了?

    好你个张建军,小兔崽子,我知道我为什么要穿回来了。

    在姚远最后的日子里,是姚叔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瘫痪的他,姚叔也是姚远那时候唯一可以说话的朋友了。

    老天爷让我回来,就是替姚叔报恩,也是替他报仇来了!

    他不再和邵玲说什么,自己低着头,向着前面去了。

    晚上躺在炕上,姚远拿着诗词选朗读一阵,觉得比前几天说话流利了不少。

    练一会儿朗读,他把诗词选放下,就静静地仰躺着,睁着眼睛想心事。

    种地,这时候季节不对,种什么都不合适。再过半个月,秋收之后,就把院子里种上小麦。

    种小麦也得提前准备呀。两个厨房得拆掉,拆了砖头瓦块的往哪里放?还有厨房里的东西,也得有地方放才行。

    另外,种地还得先翻地,得有翻地的工具,还要准备锄草,收割的工具。还得需要有种子。

    撅头、锄、镰刀,村前五金土产商店里有卖的,可以去买。种子,就得去农村淘换了。

    对了,农村盖房子也得需要砖头瓦块和木梁,可以用这个换种子和农具。

    种地还需要肥料。这时候化肥估计是买不着。但是,在公厕边上的空地里,他看到有掺了炉灰,晒着的肥料,那是刘二赶晒的。

    有时候,公厕里粪多,刘二赶拉不了,就会在那里,将拉不走的粪便,掺和了炉灰,晒成肥料,攒到多了,什么时候公社的拖拉机有空,就让拖拉机过来,一并拉走。这是姚大厦过去和他说过的。

    和刘二赶说说,估计自己用他些肥料,他不会不答应。实在不行,自己就出些力气,帮着他晒肥料。

    虽然这活又臭又脏,可回到这个时代了,就顾不上脏不脏,臭不臭了。

    对了,也可以托刘二赶到他们村里打听一下,谁家盖房需要砖头瓦块的,帮着他联系,换些种子农具过来。

    姜姨一家,是对姚大厦最好的,所以姚大厦说他们家的事情,说的最多。

    后来,姜姨好像一辈子没有再嫁人。把两个闺女拉扯大了,都不在身边了,还是一个人过日子。

    几年之后,姜姨最终还是从农村给姚叔找了个媳妇,给他做饭收拾,姚叔这才不用姜姨管了。不过,姚叔仍旧是不时过去看她,就拿她当娘了。

    姜抗抗最后去了哪里,姚叔没有说。现在姚远猜测,估计是那一纸志愿书,因为没有像现在这样抽回来,而当真去了建设兵团,再没有回来。

    姜美美一直在矿机当工人,有了自己的家和孩子。后来,厂里经济效益不好,姜美美好像下岗了。但姜美美在将来长什么样,具体是哪一个?姚远就不记得了。

    姚远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