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殿下万福 > 第196章 真的是你
    城中的菜市才刚刚开始,里面就只有几个送菜的走来走去。

    周围没什么人小暖就怕,想到自己来干什么的,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上窜。

    “小姑娘,你站在这里做啥?买菜吗?”

    有个提菜篮的婆子过来摆摊,见有个小姑娘缩着脖子站路边,开口问她,还将自己的篮子翻开拿给她看,里面有三四种新鲜采摘的蔬菜。

    小暖可不是来买菜的,赶紧摇头,眼神躲闪不定,一副害怕得要死的样子。

    婆子看着她莫名其妙,又问,“你不买菜,站在这儿做什?”

    “我……”小暖说不出话,搂紧双臂想走,后面想到夫人是为了救她才会杀人,又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小声问道,“婶子,你知道那儿有大狼狗卖吗?我家夫人想买几条来守果园。”

    将心里默了很多遍的话说出口,小暖心里的害怕少了些,还对那婆子笑了笑。

    “要买看门狗啊!晚点等前面那家肉铺开门了,你过去问问,他家好像有。”

    婆子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知道她不买菜,说完就走了。

    在这里瞎站好一会,事情总算有些进展了,小暖默默等着,不多会见肉铺开门,踌躇半响,趁没人买肉的空档,过去将自己买狗的事情说了。

    屠夫家有两条大的一条小的,养来是为了看家,现下有人想买,好奇之余,问小姑娘出什么价。

    “价格方面掌柜你看最低多少了,我家夫人说了,只要合理就行。”

    狗是肯定要买的,夫人交待,不漫天要价就成。

    屠夫听得抬头,心想还真是来买狗的,想了想便道,“大的二两一条,小的一两。”

    虽说对方有意买狗,可他并没有想过要卖,毕竟自家院子也需要,所以屠夫就随口报了一个高价。

    二两银子贵是贵了点,可小暖还是点头应下。

    屠夫一愣,“二两银子你也要?我那狗可凶了!”

    “凶就好。”小暖笑,告知地址,让他一会做完生意就送过去,大小都不要漏,她全要了。

    “小姑娘,真的噢!”

    屠夫还有些不相信,按他报出的价,三条狗就五两银子了,这生意多划算。

    “掌柜,你只管送过来。对了,还有谁家有大狗?我家夫人说了,最少要三条大的。”

    “还要啊?”屠夫一笑,“你别辛苦了,交给我吧,我再给你收两条大的。”

    一条大狗而已,随便去附近的村子叫一声,几百钱就能弄一条。

    “真的,那掌柜你一定要记得,我,我这就回去交差了。”

    不用再为找狗的事情操心,小暖舒气,再次说了一下自己的地址便走了,她还要去找个车夫,下午好送他们出城。

    车夫的事情阿玉没有让她随便找,那样的人也不放心,毕竟她们一主一仆都是女人,路途又远,沿途还要过夜,肯定得找一个靠谱的,最好认识。

    阿玉让小暖去找方三姐,理由都找好了,说是去隔壁县接受了风寒的丈夫,走一趟便回来。

    小暖一路疾步,准备先回家一趟去找方三姐帮忙。

    她路过一个早餐铺子,想到家里没做早饭,花了点银钱买了几个素包并两个面饼。

    将东西收进篮子里,小暖转身,却看见不远处有两个男人牵着马向这边而来。

    那两人都是黑衣,可其中一人明显是主子,气质与相貌暂且不提,那一身暗纹锦袍跟头顶的紫色玉冠,看得都闪人眼睛。

    “那,那应该就是良王爷吧,真是如神一般的人儿!”

    昨晚良王入平县的事情早上很多地方都传遍了。

    包子铺里的年轻妇人发出一声感叹,王爷出行没有摆仪仗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不用跪地,却都很自觉的默默压低身子。

    小暖见周围的人都是这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等那两人牵马离开,才抱着怀里的包子跟面饼向西城那边而去。

    她离开,魏漓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鼻头动了动,慢慢转身。

    “殿下,可有异样?”

    暗三的话音很低,魏漓点头道,“那姑娘,身上有,血腥气,还有……”

    还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熟悉味道!

    想到可能是女人的气息,魏漓周身的气流变了,将手里的马绳扔给暗三,跟上前面那个垂头的小姑娘。

    小暖全然不知自己被人跟踪了,一路拎着吃的回去,却在西城的主道上遇见了带着夏桃的方三姐。

    “婶子,你怎么在这儿?”

    小暖挺高兴的,立即过去将请车夫的事说了。

    隔壁的小媳妇让帮忙,方三姐自是不会拒绝,可她现在手头上有点事,让小暖先回去,一会她就去办。

    小暖点头应下,缩着脖子回小院那边。

    而这时,房顶上的魏漓感觉那股血腥气越来越重,同时那种熟悉的气息也愈发浓烈。

    无需再跟着那个小姑娘,魏漓很确定女人就在前方,他几个起落就进了那个血腥气浓烈的小院,害怕出什么事,疾步便向屋内而去。

    就在同时,阿玉一手扲包,一手抱起床上的孩子也准备跑了。

    她听到有人在瓦烁上行走,进她家院子的声音了。

    那种感觉不似常人,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来的是那些要抓她的贼人,阿玉第一时间便想到带孩子离开。

    她有些慌,拉门正想使用能力先逃出去,有个黑影便向自己冲了过来。

    阿玉一怔,下一刻肩膀就被人握住了。

    仰头触目间,原本有些毛骨悚然的阿玉愣了,盯着眼前的男人总感觉有些不真实。

    “殿,殿下!”

    魏漓的神情同样有些木然,见女人笑了,双手滑动,去捧住了她的脸。

    感觉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阿玉放下包袱握住男人的手掌,相互传递着温暖,笑道,“真的是你。”

    这次她感觉到了真实,男人真的过来找她了。

    阿玉鼻头一酸,想到熬过来的这些日子,眼泪吧哒吧哒直往下掉。

    女人哭了,伤心成这样还是第一次。

    魏漓俯身,轻轻吻上她的眼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