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国家,不一样的风情。

    东海这个国家处处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因为气候常年温热湿润,处处可见花海,就是道路两旁也是茂密的樱花。一阵湿润的风吹来,粉红的樱花飘落肩头。

    “快看,那是笼岛的原野大人!“带着少女惊喜的声音响起,让带着面纱的陌决瞬间转过脑袋朝着来人看去。

    那是一个身穿绣着樱花黑色衣袍的男子,他走在前面目光傲然,身后跟着的一众人等一个个都低头哈腰。

    曳止顺着陌决的目光看去,并未因为陌决因为另外一个男人出现专注目光而有任何的吃醋,只是因为曳止知道,那笼岛二字已经让陌决恨透。

    “若是能够被原野大人看中带去笼岛就好了!“一群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子叽叽喳喳的讨论不停,目光比起这樱花还要粉红。

    笼岛,乃是东海的一个岛屿,面积并不大,但势力在这东海可是比皇族都要大的多。比起其他三国皇族为上,东海却是一个不同的国家。

    东海皇族掌控东海一切琐事,但笼岛却是凌驾于皇族之上,只是因为东海从古至今以来,笼岛都是十分神秘的存在,笼岛的岛主更是权利滔天。就是东海皇族的皇位由谁继承,也是由笼岛岛主指定。

    普通人若是可以成为笼岛之人,可是莫大的荣幸。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进入笼岛,可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笼岛,而这位笼岛的原野大人,在笼岛上地位不错,但此人较为好色。只是不同在其他三国女子被夺去后寻死上吊,这东海的女子若是被笼岛之人夺去,可是兴高采烈。

    原野目光十分不耐的看着周围女子崇拜讨好甚至抛来的媚眼,曾经年少之时极为爱这样的女子,也的确抢了不少女子回去,只是如今看着后院那些胭脂俗粉就极为厌恶,简直俗不可耐。

    就在原野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目光顿住。

    樱花树下,一女子穿着一身白色丝绸衣裙,淡然纯白的色泽,衬得她愈加肤若皓雪,发如浓墨,她的容颜被掩盖在一片白色面纱之下,让人更加想要窥探此人容颜。露出的一双眼睛极为美丽,眼角眉梢处,揉进了几分清明坚强婉约,只消一丝眸光,便能安人心,抚人肠。樱花落在她女子的肩头,让她就如同从花海中走出的花神。

    这是第一次,原野在还未看到一个人容颜的时候就生出几分抢夺的心思。也是第一次,原野觉得自己这样想要占有一个人。

    原野的目光太过于侵略,曳止额角青筋一露,可陌决却握住曳止的手,目光闪动着几分冷静。让曳止不得不冷静下来,微微垂下眼眸掩盖杀气。

    这是最后一个仇人了,自己不能给陌决添乱,不能!曳止不停的告诉自己。

    原野的目光一直看着那女子,已然看到那女子身边的男子,但原野可丝毫不在意。等陌决拉着曳止离开,原野对着身边人吩咐“去,跟着前面那女子!“

    东海之处陌决等人并无势力驻扎,也未曾购买房屋院落,这也是为了可以更加方便隐蔽的让自己隐藏在这东海中。毕竟两人的身份挺敏感,若是让东海皇族知道两人来到东海,难保不会让东海皇族多想。

    客栈内,陌决和曳止共住一间,膳食也都是店家送入房间。看着这满满一桌子的海产,曳止亲自给陌决剥虾。

    可,就在曳止剥虾的同时,他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微微给了陌决一个眼神。

    陌决瞬间明白过来,有些事情无需言明就已经明白,但陌决却皱了下眉头给了曳止一个安抚的目光。

    曳止极为不赞同,可却拗不过陌决,或者说很多时候曳止都是很尊重陌决的尊重,哪怕他自己并不喜欢陌决的决定。

    店家的海产做的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震,曳止喂着陌决吃了些,两人吃着吃着就倒在桌子上昏迷过去。未曾有人发觉,倒下之前曳止将自己得胳膊垫在陌决的脑袋下,不让陌决可以硌着脸颊。

    一群身穿黑色夜行衣之人轻轻的推开房门,发现趴在桌上的两人没有任何被惊醒的迹象,胆子大了起来,脚步带着声音来到两人身边。

    “赶紧带走,别让原野大人等急了!“黑衣人催促道。

    一个黑衣人将陌决给扛在肩头,轻飘飘的重量丝毫不影响黑衣人的动作。还有一人瞧着还趴在那里的曳止,询问“这男人怎么办?“

    “不管了!原野大人未曾说过,还是先将这女子带去!“扛着陌决的黑衣人说道。几人想想也是,直接就带着陌决离开房间。

    黑暗中,曳止的拳头握的死死的,甚至指甲已经戳破了掌心,一滴滴鲜血顺着手掌落下。“嘀嗒!嘀嗒“的落在地面,而那双禁闭的眼眸睁开,里面都是肃杀之意。

    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措不及防,将计就计的计划,可想到陌决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不知会受到什么样的委屈,曳止就忍不住想要杀掉那个原野。

    只是,笼岛戒备森严,外人连进入笼岛的道路都不可得知,这是唯一可以打入笼岛的办法。陌决以身犯险,曳止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得到路线,集结势力打入笼岛,救出陌决。

    一路颠簸,陌决的胃顶着男人的肩膀,极为难受,让陌决差点都要吐出来。其实,刚刚曳止正剥虾的时候就察觉食物不对劲,曳止虽然不通毒理,但为陌决寻找蛊毒的五年来,一些常识一些东西还是被掌握。

    在知道食物被人下毒后,陌决一开始不知道是何人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准备将计就计。不想,竟然钓出一条大鱼来。

    原先陌决还苦恼如何进入笼岛,但如今现成的机会摆在陌决面前,陌决当时在暗处给曳止使了颜色,准备要独自一人进入笼岛。

    不知被颠簸了多久,陌决才被人放了下来。

    原野看到人已经被带来了,很是满意的让几个黑衣人退下,而他则是快速的来到床边,看看这位牵引自己心魂的女子真面目。

    躺在床上的女子黛眉细如竹叶,眼眸微闭却显得楚楚可人,肤若凝脂,唇如点朱,真正是天生丽质,无需脂粉已是倾城颜色。

    “美!实在是太美了!“原野轻声低叹,他身为笼岛原野大人,不论是自己猎奇抢来的女子,还是旁人送来的美人,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但那些女子却连这女子半分都比不上,不仅仅是容貌还有自身所带的光华。

    陌决一直都禁闭双眸,很是警惕身边之人。若是身边之人对自己动手动脚,她就只能放弃计划杀了此人,虽然计划很重要,但如今陌决已经是曳止的人,最是容不得旁人对自己做出任何侮辱的事情。

    好在,这个原野虽然用那目光一直看着自己,但还算守本分,从未触碰到陌决。或者说原野太过于自信,认为眼前这女子就是他囊中之物。

    “她怎么还没醒?是不是你们药下多了!“原野暴躁的朝着几个属下吼道,他等了那女子一夜,可那女子就是没有睁开眼睛,这让原野极为着急,生怕哪里出了过错。

    几个属下彼此对望一眼,很是无辜,他们明明下药的时候按照吩咐,根本没有多下一点点,就怕坏了大人的事情。

    陌决此时已经听到外面的声音,原先陌决就不知道这药效如何,怕醒来早了会引起怀疑,如今看来,时机正好。

    “大人,我们没有多下一点点,或许是那位姑娘身子弱了些,才会昏迷不醒!“属下连忙解释,就怕惹怒大人。

    原野想想也该如此,毕竟看那女子肤色太过于苍白,许是身子不好。就在原野准备让人招来大夫的时候,里间突然传来声音。

    原野立刻推开房间门,果真看到那女子醒来,目光带着陌生的看着这一切。

    “你醒了?“远野高兴的走到床边,看着女子一行一动之间都是极为的赏心悦目,不同于一般女子含蓄的行为,这女子动作行云流水,如同一幅画一般。

    陌决装不来那种捂着被子惊声尖叫的女子,她很冷静的看着面前这原野,声音清冷“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这里?我为何在这里?“

    陌决的这翻询问,却让原野目光一亮,好一个冷静的女子,陌决也未曾想到,她无意间的行为,会越发让原野喜欢。

    “美丽的姑娘,我乃是笼岛的原野大人,而你,从今之后会成为我的女人!“原野带着骄傲的说道,笼岛的身份已经足以震慑到任何人,更何况他还不是普通的地位。

    可惜,陌决看都没有看原野一眼,很是生硬的说道“我不是你的女人,我已经有爱人了!你现在就放我回去!“

    原野瞧着这女子很明显一副不愿意的样子,顿时兴趣更浓。被他抢来的女子,在得知他身份之后哪一个不是温柔以对,就算曾经有爱人也都抛弃,这还是原野第一次遇到如此有情有义不给面子的女子。但这女子越是不同,就越吸引原野,越让原野觉得珍贵。

    “姑娘,你怕是还不知道我的身份,那个男人能给你什么。但若是你跟了我,我会好好珍惜你,给你尊贵无上的生活!“原野带着几分讨好的说道,他哪里对旁的女人这样过。这样的诺言更是未曾提起过,这是第一次,也是原野自己心甘情愿。

    陌决冷眼瞧着原野,她男装的时候这样看人极为的有震慑力,但现在她一身女装,又故意压制自己身上的威压,虽然看着很是愤怒,却不会让人怀疑她的身份。

    “我不需要什么,我只要回去!“陌决再三言明。

    原野陪着陌决说了很多,却连陌决的名字都不知道,能够确定的是这女子不是东海之人。虽然很是挫败,却也激发原野的斗志,一个女人而已他还不信自己搞不定了。

    第二日,原野就准备带着陌决回笼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