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崩坏纪元 > 第四十章 八重霁的禁忌
    站在石台上的黑袍人影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他刚才光顾着寻思血色狼妖的战力,全然忘记了八重霁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前哨的两头普通狼妖拦不住神社巫女,可十几头野猪妖......难不成也被她给杀了?

    怎么可能?!

    黑袍人影心惊,又看了一眼场中在樱色刀光下逐渐乏力的两头血色巨狼,他决定溜之大吉。

    “这代神社巫女的战力太变态了!她手中拿着的.......是传说之中供奉在神殿的灵刀?啧。”

    黑袍人影翻下石台,快步从峡谷另一边离去。

    谷中,一处较为开阔的碎石滩,不少石块都被飙溅出的妖血染成成黑红色。

    一头半残与一头瞎子,总共两头残废狼妖,对八重霁造成的威胁小之又小。樱吹雪迸发的刀波接连标记“绯樱”,八重霁还没来得及第二次使用刃返,那两头狼妖便含恨倒下。

    “呼~呼~”

    甩去樱吹雪刀身上的血污,入鞘。八重霁揉了揉自己胸口,刚才让血色狼妖剐蹭一下,差点让他肋骨断裂。

    一股淤气吐出,八重霁总算好了不少。瞥了一眼倒在碎石滩上的两头狼妖,八重霁迅速朝着黑袍人影离去的地方奔去。

    “大城里的驱魔师?”

    八重霁小心谨慎,奔跑时又从小包中拿出一片御百草放至嘴中咀嚼。

    小腿肌肉经过特殊的发力技巧,让八重霁爆发出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

    崖谷两侧的景物飞速倒退,追了大概不到半分钟,八重霁就见到前方的黑影。

    右脚再次踩踏地面,强悍的劲力将碎石崩飞,反作用力推动全身,八重霁像一道利箭狂飙而出!

    “站住!”

    人影聚集时,黑袍赫然发现八重霁已经追了上来。

    看着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神社巫女,黑袍中传出了嘶哑的笑声:“不愧是这代神社巫女,霁大人又得灵刀相助,一定很受狐神青睐吧。”

    八重霁心中一紧,拇指抵开剑格,疑惑道:“你是大助?”

    人影将兜帽拉掉,一张八重霁颇为熟悉的面孔倒映在眼中。

    “你!”

    八重霁惊讶,人影与大助有七八分相似,可面前的人太瘦了!瘦到了只有皮包骨的地步,眼眶深凹,皮肉紧紧贴合在骨骼之上,比之神社之中记载的鬼怪也不逞多让。

    “想不到霁大人还能记得我这个小角色。咳~咳咳!”

    大助脸上蒙上一层紫意,八重霁分明能感觉到樱吹雪正在激动的颤抖。

    灵刀想要的东西,就在大助身上!

    不管是何,八重霁都更加小心。单凭大助能够控制一群低等妖物来看,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连他都能弄到技能面板这种神奇之物,大助搞到能让樱吹雪心动的东西,也并不是不可能。

    “大助,跟我回去。”

    “跟你回去?跟你回去我还有活路?”

    八重霁沉默,别说弄出这些低等妖物,就连祸害村民成为尸妖这件事,大助就难逃一死。

    “霁大人,我知道你为村子里挖了井。大旱年间每天能喝上足量的淡水,以前村子中谁敢想?”大助嘶哑的声音传来,中途时不时夹杂着一些咳嗽声:

    “咳~可他们是怎么对您的?仔细想想,窃取神明权柄,盗取狐神财富。每一个喝下井水的人,都会受到诅咒。”

    “这不是扯淡吗?!”

    见到大助激动起来,八重霁回道:“如果不是你制造低等妖物袭击村民,村子里也不会出现那等谣言。”

    “霁大人!你问问你自己!就算井水够人喝的,还能浇灌田地喂食畜生吗?不可能!到时候那群人又会怎么想?还不是向狐神献祭!上次我和凉明明都在前一天晚上结为夫妻,凉都不再是纯洁之女了,那老妪居然还拿着她去献祭!后来你们找过她麻烦了吗?她才是最煞笔的人!想要欺骗神明的人是她!”

    八重霁默默拔出樱吹雪,严肃道:“把你制造妖物的东西交出来,然后跟我回村。我以神社巫女的名义保你不死。”

    “人都是自私的。”大助回道,像是没有听见八重霁的声音。

    “你看看这天,下次祭祀的时间快到了,那群贪得无厌的人会选择谁来充当祭品?”大助扯出了一个相当恐怖的表情,莫名问道:

    “霁大人,你爱你的妹妹吗?”

    八重霁心中一紧。

    见到八重霁的脸色变化,大助哈哈大笑,表情多变的像一个疯子。

    “你猜我查到了什么?几十年前,村子中也有一次献祭搞错的时候,狐神震怒,未曾降雨。你猜猜恶毒老妖婆那一辈的人是怎么选择的?”

    “他们选择了巫女血脉的纯洁之女。”大助一字一句说道。

    话锋一转,原本低沉严肃的语气又转变成轻松状:“哈哈,你看我这说的什么,反正霁大人是这代神社巫女,作为与狐神最为亲密的人,怎么可能会被献祭呢?”

    “哈哈哈,看来霁大人一点都不需要担心。那他们会选择谁?樱大人?还是凛大人?对了,凛大人从小身体就不好吧,那种不能为八重神社乃至八重村做出贡献的废物,不如发挥出她最后一丝余光,去护佑那些愚昧而又贪婪的村民,岂不妙哉?”

    “闭嘴!”八重霁怒道:“你再说一次!”

    大助浮夸的表情变得严肃,“我还没从有见到过,有人会提出如此犯贱的要求。”

    一字一句道:“凛大人那个废......”

    “哧!——”

    大助看到了残影,然后,自己的左臂貌似飞到了空中?

    “噗呲呲~”

    血液像是找到了突破口,肆意喷溅的血液很快就将半边黑袍染湿。

    大助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惨白,转了个身,再次看向八重霁,表情逐渐放松,笑道:“霁大人,我原本就活不长了,这个送给你。”

    使用瞬身闪切断大助一只手臂的八重霁使自己冷静下来。

    看向大助手心中正漂浮的奇异结晶,手中的樱吹雪轻吟的更加厉害。

    八重霁没有去接,他不敢肯定大助会耍什么鬼主意。

    “这东西会破坏你的身体,最好不要与之直接接触。”每说一句话,大助的脸色都会苍白一分。

    “看样子灵刀挺喜欢这东西。”大助将结晶扔到八重霁脚下,樱吹雪像是即将脱缰的野马,不停颤抖。

    “霁大人怎么用都可以。”大助又看了眼天,“我有两个愿望,当然,完不完成都无所谓。”

    “你说。”

    “我死后,把我的尸体和凉埋在一起。”

    “还有......杀死老妖婆!她活着,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噗通~”

    大助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倒在地上,胸腔大幅度起伏,眼神也逐渐溃散。

    本就被奇异结晶破坏差不多的身体,断掉左臂流淌的血液,已经足够把他引入冥渊。

    “霁......霁大人,你......你不可能阻止祭祀的。”

    “我......曾经就想过......加入......巡逻队,猎杀野兽......赚一笔钱,然后带.......着凉去大城居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