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第三千六百七十九章 中毒
    这个关头好端端的众人怎么会脸色发红呢?

    不对劲!如果这真的是幻境,这些花香就算是迷惑心智,也是对人的魔魂有效,怎么可能会让肉身发生这样的变化?

    语鸾瞧了瞧周围的众人,发现那些实力低微的魔人脸色发红的最快,其余的人比如自己,她是不知道了,可是陆尘和羽小姐还有宋八佳的脸色,也有些微微的荡起了红晕。

    语鸾立时感觉心头一紧,如果说这不是幻境,这棵树是真是存在的,那又会怎样呢?

    听闻传说中的彼岸树,可是真的具有一些神奇功效,最让人称赞的便是传闻中,那彼岸树,可以制作成天底下最强劲的魔药,或者是毒丸!这毒丸一旦制成,别说是普通的渡劫境强者,就算是渡劫镜巅峰的高手,一旦中毒超过三个时辰,都可以算是没有回天之力。

    毒啊,语鸾当即感觉脑中灵光一闪,这空气里有毒!“有毒!”

    语鸾顿时喊了一声。

    陆尘听语鸾叫他,不由转头看去,瞧见语鸾的脸色,此刻已经变得通红一团,好像喝醉酒了一般,整个人都变得娇艳动人。

    陆尘顿时脸色一变,当下一个闪身,瞬间将自己的混沌之火调出来,给每个人都罩上了一层混沌之火的防护罩。

    他对着空气冷喝道:“你不是说要比幻境因公还有魔兽吗?

    如今你下毒这算什么本事?”

    陆尘话音一落,众人这才真正的反应过来,顿时脸色齐变,一个个又惊又怒的调动起全身的魔元力量。

    宋八佳也是面色一沉,快速用手遮住口鼻。

    这时空气中便传来了一阵呵呵的笑声:“这事儿可不能怪我,是你们自己要给这树浇酒水的,又不是我让它开的花。

    你们总得要讲点道理吧?

    再说了我这也不算违规啊,我跟你比的的确是幻境,俗话说得好,这个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个道理你应该是明白的吧,都是玩幻境的,咱们就不说虚话了好不好?

    这幻境当然是真的,这个树呢也是真的,你没有看出来真和假,又怎么能怨我呢?”

    看着眼前杀气浓重的陆尘,虚空之中的男子说道:“我这也算是很有诚意了,我已经告诉了你这棵树是真的。

    那么我不妨再告诉你。

    这彼岸树它开的花确实是有一定毒性的,但是呢,它也有解药知道吧?

    你们要是能够自己找到解药,自己解了毒也就是了,何必费这个时间跟我在找茬呢?”

    这个男子的话说的很是灵巧,明显的事告诉了陆尘幻境之中既有虚假的幻境,也有真实的存在,他们大树还就真是一颗传闻中的彼岸树,这个男子出手手笔如此之大难以力一定不小,可是此刻陆尘也顾不上这些,他还不知道这棵树的毒性究竟会引发什么效果。

    但不管是什么效果,此刻在幻境之中,他都不想再尝试一遍,否则就会更加被动。

    陆尘仔细的品了品这个男子的话,既然他说了,这树是真的。

    又说了这树有解药。

    在参考这棵树,一半是生一半是死,那么它是不是代表着。

    这棵树具有毒药,又有解药,解药就在这棵树身上?

    陆尘尘朝大树仔细看去,发现这大树果然有机缘。

    刚刚做人的注意力都在于这棵树真的开花结果上面惊叹这比桉树的神奇。

    却没有注意到这棵树上的两边花朵长得有些奇怪。

    此刻陆尘仔细望去,才发现了其中的关窍。

    代表着生的一边,树木上开的花,花朵是白色的,可是中间的芯蕊是金色的,而另外一边的花虽然也是白色的,可中间的芯蕊却是紫黑色。

    “一边是生,一边是死,双生花朵一生一死。”

    虚空之中的人发现陆尘紧紧的盯着那花朵看,便知道陆尘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关窍,他也直接将这其中的秘密给道了出来。

    可是他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陆尘脸上却没有半点的高兴。

    因为他发现就算是混沌之火,对于他刚刚吸入的这些毒气焚化起来也异常的艰难。

    这说明这棵树的毒性的确很大,刚刚语鸾惊叫了一声,陆尘调出混沌之火房护住众人的时候,便是第一时间让混沌之火给自己清理毒素。

    那个时候他已经发现体内的魔元运转有些凝滞不畅,按照正常的流程,这个时候他体内的毒素应该全部都一干二净了才对,可是过了这么一会儿,他发现混沌之火在体内分化的这毒气,还不到十分之一。

    如果他想继续将这毒素完全排出体外,大概需要的时间最短也是一个时辰,可是在这幻境之中,一切事情都是瞬息万变。

    这家伙不过是随手的扔出来一棵树,就已经让他们如此被动,若是他此刻去专心地排除体内的毒素,谁知道这中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而且现在还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中毒,就连语鸾,还有其他的人也都中招了。

    而且对于这个男子刚刚的话,陆尘听到了耳朵里面,心中却有另外的思量。

    他可不会认为这棵树的奥秘会这么简单的就被人看破,否则能够超脱生死的人不是太多了吗?

    又怎么会让这彼岸树成为一个神奇的传说呢?

    这树最大的秘密就在于生和死,生中有死,死中有生。

    那么这代表生的枝干,开出来的这花究竟是意味着生,还是意味着死?

    如果说生中有死,死中有生,那么生一边开出来的就应该是死花,可是照这样说,这棵树的关窍又可以分为很多种,也许这棵树生一边开出来的花就是生死,一边开出来的花就是死。

    再或者也许这花是生中有死,死中有生,那么究竟是花瓣有毒还是花蕊有毒?

    这么想着陆尘的脸色几经变化,而周围的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羽小姐闻言皱了皱眉,看着眼前彼岸双树中的双生花,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传闻中的彼岸数,这可是天下难得的宝物,虽然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究竟是谁,这花又是怎么得来的,可是既然让她撞见了这掌握超脱生死奥秘的宝物,她就一定要拿到手。

    不管用什么手段,也不管会付出什么代价,是她的就一定是她的。

    陆尘此刻可是没有心思管这个女子心中怎么想,或者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这棵树竟然是真实的宝贝,恰好他还有一个凌天世界,那么这花自然和该是他陆尘的。

    “怎么难道我话都说到这里了,你还不知道该如何解毒吗?”

    虚空中那个男子的话语又淡淡的响起,不知道他的目的是要诱惑陆尘,还是激励,但是陆尘听在耳里都没有理会,他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语鸾见此不由微微的皱了皱眉,浓郁的香味伴随着花朵的曝露,越发的香甜起来,整个湖边都笼罩在一团浓浓的甜香味中。

    可以说,如果此时众人没有陆尘这混沌之火的保护,只怕都已经倒地不起了。

    “双生花,双生花还真是玄妙啊。”

    一道淡笑的声响起,众人正在愣神之中,那刚刚用酒水浇灌彼岸树的宋八佳突然朝着那棵树走去,一边走一边笑呵呵的对着虚空说话。

    他暗自给陆尘使了几个眼色,给陆尘直接传音道:“这酒水竟然可以将树浇活,我试试还能不能将它浇死,也许这树死了,咱们的毒也就解了。

    或者如果我这个想法是错的,能将虚空之中那个家伙逼出来。

    对我们也有好处的。”

    宋八佳这么说话,陆尘便明白,他是对于自己刚刚鲁莽的行为有些愧疚,所以想要补救一些。

    虽然对于宋八佳这么冲动的行为陆尘有些不喜欢,可是心里也有一些敬佩,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在此时站出来冒着危险做这些事儿。

    他虽然有些鲁莽和冲动,但也不是为一个可以交往的家伙。

    总比那一直隔岸观火,甚至还可能在暗中搞鬼的羽小姐要强得多了。

    陆尘隐晦的看了一眼在人群之中默不出声的羽小姐,然后陆尘便扭过头瞧见宋八佳已经走到了大树的跟前,他仔细地对着大树转了一圈,将树上的花瞧了一个遍,袖袍挥动作势深深闻了闻,后道:“好香。”

    一边挥了挥袖袍,笑着转身。

    不想袖袍的挥动间将自己腰间挂着的酒壶给掉落了,其中的酒也都全部倾洒了出来。

    这些酒全部都撒在了这彼岸树的根部,被树木全部都吸收了,这番动作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宋八佳已经完成了。

    “哎呀,真是对不起,我还以为这树是生于酒,也死于酒,没想到活的还真是坚强啊。”

    宋八佳瞧着这棵树并没有受到酒水的任何影响,顿时脸上带上了一抹失落。

    “无妨。”

    虚空中的那人对于宋八佳这么轻易的糟蹋彼岸树,一点也不介意,他也没有半点儿要冲出来的意思。

    “那就好。”

    宋八佳听之释然一笑,这就往回走。

    陆尘见此脸色沉了沉,虚空中的这个家伙,定力倒是很强大。

    如果不能将他引出来逼问,这毒究竟是如何解,难道就真的只能自己解毒了吗?

    就在陆尘愣神的一瞬间。

    这树上的花朵却是开得更加鲜艳起来。

    顷刻之间就已经盛开的有一个人的巴掌那么大,看样子就好像昙花一现之间,便已经长到了最盛开的时候。

    这个时候空气中,轻轻地吹过了一阵风。

    众人虽然有混沌之火的保护,鼻子却能够清晰的闻到这花香比之刚才更加的浓郁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