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 > 第三千六百七十七章 奇怪的来人
    此刻,皎洁的月夜下,羽小姐咬着牙发抖,红发魔人等一身冷汗,宋八佳满脸铁青。

    ?沉醉在琴声修为中的语鸾,演绎的完全畅通后,满面微笑的睁开眼,她现在的琴艺又进步了。

    ?欣喜才绽放了一半在脸上,语鸾的脸就僵住了,望着眼前黑压压的数不清的魔兽,语鸾手指一颤,那沉醉在琴声中的群兽们,顿时不满的微微躁动起来。

    ?“接着弹。”

    陆尘快速道。

    ?语鸾反应很快,立刻静了下来,手腕挥动,那些个魔兽们,在音律的波动下,很快的安静下来。

    ?语鸾望着眼前大大小小的魔兽,心中不由的惊奇。

    不管怎么说,就算她的琴音被音波阵法所接纳,她也没有想到阵法居然会演变出这么多的魔兽前来在此,不过这是不是说明她所弹奏出来的音乐,这音波阵法是接受的呢?

    语鸾歪着头想着,一边保持着曲调的流畅,一边扭头看了一眼陆尘。

    ?陆尘见语鸾转过头来,无声的传音:“没关系,继续弹奏。

    如果幻境是这音波影响,应该不会在为难我们。

    如果是幕后有人在作怪,他见此也不会无动于衷,一定会继续搞事。

    到时候我们在一举拿下。”

    ?语鸾见陆尘这么说,没有说话,对陆尘笑了一笑后,低头看着眼前的群兽,软绵绵的曲调缓缓从她手下流淌而出,柔和优美,让人心旷神怡。

    同时,朦胧的睡意缓缓的袭上心头,语鸾现在弹奏的,是催眠曲。

    ?仿佛清风吹拂过心间,带来深深的倦意。

    ?群兽个个微闭着双眼,琴声回荡在这一方天地间,柔和无比。

    ?陆尘喜欢听语鸾弹琴,此时他察觉到语鸾的想法和琴声的渲染力。

    ?一片宁静之中,只有琴声在天地间回荡,魔兽们渐渐的低下头去,阵阵的呼噜声传来。

    ?陆尘见此眼中喜色一露,俯身缓缓的抱起了语鸾。

    ?脚尖点在地上,语鸾任由陆尘抱着,古琴抱在胸口,双手扣在上面弹奏着。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就在刚刚陆尘弯腰去抱语鸾的时候,羽小姐悄悄的看了语鸾一眼,而后从怀里掏出了一道符箓,对着森林便是一弹而去!现在,陆尘刚刚抱住语鸾,森林之中便是轰然一动,大地都微微的颤动了几分!而后一阵异样的风声狠狠的从树林之中咆哮而出,坐在最前面一只魔虎一仰脖子,声震四方的呼啸破空而出,婉转九天,直上云霄,周围的群兽瞬间惊动,跃然而起,全部清醒了。

    语鸾一惊,树林之中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声音,带着冰冷和杀意,正是音攻。

    也就是说,语鸾弹奏的曲子可以荡涤心性,平和情绪的,而这树林之中传出来的乐声,则是可以亢奋情绪,激励人心的,两者刚好对立!那些先前还沉醉在曲子中的魔兽们,此刻在短暂的停顿下,突然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起来,舒展四肢高昂起头,仰天就是一长啸,一身毛发炸起来,一个个磨砺着牙齿,咆哮着,挥动着爪子,双眼冒起狰狞的杀气。

    !陆尘顿时瞪大了眼,一把握住赤焰刀,果然,这里面有人捣鬼!这幕后的家伙见到魔兽接受了语鸾,也就是说阵法接受了语鸾,便改变了阵法,重新唤起音攻阵法的杀气,让阵灵兴奋凶恶起来!此刻,其他的独尊盟魔人见此也齐齐面上变色,一个个的握住了魔器,唰的跳了起来,严阵以待的对持着张牙舞爪,满脸凶相的魔兽们,暴动,这群几千上万只的魔兽要暴动了。

    ?语鸾察觉到了不对,十指快速转换,美妙的琴音倾泻而出,弹的是又急又快。

    ?兴奋莫名的群兽们,刚刚那被挑起的情绪还没到位,它们喜欢的琴声又来了。

    当即那些魔兽仰头一声长啸,那刚才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嗜杀一番的群兽们很快的偃旗息鼓下来,蹲回听曲。

    ?转换不过几呼吸之间的事情,陆尘觉得身后出了一身汗,那可是成千上万只猛兽的扑杀啊,就算是在幻境之中,真的被咬伤,那可是真的会出事的啊。

    暂时安抚住了群兽,语鸾对着陆尘一笑。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树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异动。

    “妙极,妙极。

    我都多少年没有听过这样美妙的声音。”

    伴随着那诡异的声音出现,遇到温和的男子声音突然从树林之中响起,这声音在月色之下,来的突兀至极。

    所有的人不管是陆尘还是独尊盟的众人,又或者是宋八佳,还有那羽小姐,都是脸色齐齐一变。

    在这幻境之中,按理来说是不应该再有其他的魔人出现,除非是幻境幻变出来的,那么此人究竟是谁?

    “各位不要紧张,我不过是听到这美妙的琴音被唤醒了,所以出来看看。”

    一道温和柔软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这一声。

    从树林之中走出来,一个白衣飘飘,满身都带着温润气息的男子。

    这男子从树林之中走出来,众人一见便觉得眼前一亮,只见他容貌俊秀,气度不凡,缓缓从树林之中走出来,踏着月色让人只感觉风华内敛,温润沉稳。

    男子缓步从树林中走出来一双眼定定的盯着语鸾。

    只见月色下的语鸾浑身都笼罩着流光溢彩之色,一身月白裙装,穿在纤细曼妙的身躯上,衬的本就轻灵秀美的语鸾,几乎来自天外,飘渺绝尘。

    “錚。”

    一声清脆之极的琴声,突然之间响了起來,一道风刃直直弹开,直接对着这个男子而来。

    男子当即一楞,侧身避开,瞧得语鸾眼神一顿。

    眉眼一闪,这男子回过神来,看着语鸾满脸骄傲和狂妄道:“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

    听闻此言,语鸾不由眉头一皱。

    陆尘冷眸扫了一眼这个男子,只觉得心中划过一丝不爽。

    他还没有说话,身边的语鸾,便是直接站了起来,在陆尘的身边,释放出被收敛已久的气势。

    不过瞬间,宋八佳就觉得眼前一亮,之前他还觉得容貌平平的陈路和仅仅只是貌美过人的语鸾,此刻两人在月色下并肩而站,简直犹如天上下凡的一对璧人!这两人,一个冷艳绝俗,一个冷酷肃杀,一清丽无尘,一龙章凤姿!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在这两人的身上,树林之中,此刻已然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这里瞬间寂静无比,几乎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的见。

    陆尘冷冷的扫了一眼那走出来的男子,眉眼中杀气一闪。

    语鸾站在陆尘身边,清清淡淡的站着,落落大方。

    “姑娘居然有心上人了?”

    那走出树林的男子笑的儒雅温和,然而语鸾和陆尘二人却能感觉到她微笑背后隐藏着如何的狠辣果断,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不会是善茬。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

    对于男子这话,语鸾没有说话,陆尘也没有吭声。

    语鸾握着陆尘的手,如水的温柔双眸定定的看着他,陆尘那冷傲的双眸中钢硬下的深处,她看得很清楚。

    “看来,美人真的是有归属了,还真是可惜。”

    那男子见语鸾半响没有出声,不由出言挪揄道。

    语鸾脸上缓缓的荡漾起一丝笑容,明媚娇艳,刹那犹如百花盛开,夺人呼吸。

    语鸾嘴角含笑道:“不知道公子突然出现在此处,是为何事?”

    那男子站定在空地中央,一身谦和的笑道:“我原本的使命,是要杀了各位。”

    他这话,听得众人浑身寒毛一竖。

    所有在场的魔人立刻紧了紧手中的魔器,一个个横眉怒目的站着。

    这个男子却是扭头看了一眼陆尘,微微一笑道:“失礼,失礼。

    这是使命,不是我的意愿。

    我来此处,当然是苏醒之后,想要看看那,究竟是何人驱使我沉睡的躯体来干这些事情,顺便听一听,究竟是何人,居然可以唤醒我。”

    这男子边说边歉然的朝陆尘行礼,那份谦和有礼,从容不迫,看的众人更是心中七上八下。

    先不说这男子出现的十分诡异,就是在刚刚,他也承认了自己应该就是和这音波阵法有什么关系。

    否则他断然不会说他原本的使命是要杀了众人,可此刻他主动现身,还有这番做派,确实真的让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

    敌人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敌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种人不按常理出牌,往往下一招就很可能让你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上一秒他还在灿烂的微笑。

    “是吗?

    现在你已经见到了我们,不知道,决定要干什么?”

    陆尘沉声一笑,淡淡的道,表面一片和气,无有任何其他神色。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陆尘自然也是心有戚戚,可是不管是什么,到了此刻也都是必然要面对的,他也没有什么好惊慌的。

    语鸾看着明明兩人都恨不得置对方与死地,但明面上却如此的和顏悅色,当下低垂下眼帘,没有出声。

    这么多年了,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交际。

    然而没想到,就算是在幻境之中,都是免不了如此虚与委蛇一番。

    就在语鸾低垂眼眸的一瞬间,那青年的眼光却巳经看了过來。

    对于语鸾,他有一种特殊的执着。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伯牙和子期,便是如此。

    他之所以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便是因为,遇到了这个知己,知音。

    今天,终于遇到了他寻访数十万年的指引,别说是苏醒,就算是此刻让他去死,对他来说,也是值得……男子看着语鸾,说道:“我是谁,你们不用问,我等会儿自然会说。

    我来干什么,你们也不用害怕,我自然会放你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