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103章 炸他个天崩地裂
    “不会的,只要我们继续水,直播间就能一直撑下去(o???)”愛喝可樂的貓

    “所以说,直播间维系下去的根本,是‘你们’继续水了?”人民的名义

    “难说,最近收视不好,“祂”可能打算关直播间,所以准备好画圈圈吧!”盖浇饭

    “难怪我觉得主播那边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太自然……”丧狗大弟子

    “慢着慢着,你的意思是,某人居然能够操控直播的走向?”白云已消

    “收视其实挺好的吧?这不有三个人打赏来着……主播,快看,快看!”苍云月

    “还真是,这个‘小x牛’也算是打赏得比较多的,另外那个‘031926194’是什么情况?前面那个20190612感觉根本就是日期啊!反而后面那个叫做‘孤独千寻落’的,早些时候似乎弹幕过,不过似乎都不怎么发言……”無天至帝

    “只是这数据涨得太慢了,现在才112400/1000000,那边一个大佬都没有,估计这也是创造者,认为这个直播间不赚钱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担心起主播。”钕砉

    “我们这边打赏了都快上亿了,结果都没有显示一下……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主播在我们这个世界,也不过待个十多天,上亿的打赏都没有用多少……”人民的名义

    他不说,丧狗都忘记了,看了看左上角,还真的有涨。不过看看这数据,和另外一个世界他们打赏的上亿比起来,还这不算什么。

    “算了……他有种关就关,老子还怕过谁?”丧狗摇了摇头,继续配这火药。

    “狗爷性格怎么好像没有变女性化???”真·天下第一帅

    “不过女色,你应该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沉迷了……23333”愛喝可樂的貓

    “滚球!”丧狗满肚子牢骚,“这《葵花》的确是邪门,修炼的时候阳气暴涨,偏生割了蛋蛋,雄性激素不生,雌性激素却以为雄性激素暴涨,也开始迅速分泌。这才修炼一两天,声音都有些尖了。不过也就是修炼一两天,以前留下来的性格和三观怎么可能那么快改变?”

    别的不说,就说暹罗国的那群药娘,也没说真的就以为自己是女子的。不不不……或者在她们看来,这样和女人谈起恋爱来,或许更刺激一些吧?!

    “虽是练了葵花,但就你这一出,我敬你是条汉子,若不幸身亡,我帮你寻个功德位,若活下来,我赠你些许点数”坚持

    “的确立场不同,狗子也不能算侠义人士,最多算偏黑的绿林好汉系列……”盖浇饭

    “老子也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啊……我辈江湖人士,单凭本心行事而已。”丧狗看了看弹幕,然后直接抱怨起来。

    “@人民的名义,没弄明白你所谓的立场是什么!对待敌人不择手段吗?呵呵!另外关于所谓的底线!本来我们都准备去个人帮你了!结果你来了个底线!有意思!真有意思!我现在更好奇那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选你了!”血刃之锋

    “@血刃之锋,老子当年立下这底线的时候,才十五岁,有意见?!”丧狗吐槽道,指望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立下什么底线?偏生底线立下不能改,不怪老大让他三思。

    十五岁带着一腔热血出来当兵,结果加入了门派,老大让他给自己定下一个底线,他就这样定了下来。十五岁,活在大侠梦里的年纪……

    “这样的底线我坚持了快四十年……”丧狗自嘲道,“不少人都笑我迂腐,老掌门都已经走了,谁还在意你当年定下了什么底线。然而我看过不少人,当初定下了底线,然后又不断打破这个底线……他们的结果都不太好……”

    打破底线,似乎会上瘾,打破了一次,就会打破无数次,就如同老大当年所言,人依靠自觉来遵守底线,是最不靠谱的事情。

    “法律就是一个公民应该遵守的底线,法律规定了人们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而那些不设底线的,就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然后鄙视法律的人,最后这些人的下场,基本上都不太好。”人民的名义

    “用道德来约束人的行为,本来就不明智……”九日凌天

    “告诉主播一个秘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祂”对主播可是很好的呢,我在上一集的时候打算给主播小误导,是有些小波折但不会危机任何人生命的那种(笑),结果直播间直接屏蔽了。不得不再说一次,“祂”对主播可真是爱得深沉呢!”KRistlyn橙汁

    “@KRistlyn橙汁,留下了什么?我没看到任何东西……莫非真的被屏蔽了?”钕砉

    “屏蔽应该不会那么大规模才对,那个叫做‘坚持’的,还能乱发鳌拜关押的地点,也没有见屏蔽,可见他其实是没有发出来过而已。”人民的名义

    “@白云已消,打字输入和语音输入什么的,我们这边很久没见到过了,几十年前我们就有意识输入了!”真·天下第一帅

    “@真·天下第一帅,所以你安全了?呵呵……”白云已消

    “或许真的有意识输入,主播的心声似乎也会传出来,意识输入也不奇怪!”苍云月

    前后忙活了两个小时,丧狗几乎都是在听着这帮人废话之中度过。没有茅十八关押的消息,也不知道清兵的动向,更不知道赵良栋的想法。

    “所以说到底要我们怎么去救……”丧狗叹了口气,总不能真的让他死一次吧?!

    “关押茅十八的军营位置,知道了!”就在这个时候,铁宇回来,一身是血,“大概的关押地点已经知道,不过具体在哪里,还需要去看看才行。”

    “你这是……”丧狗三人就这样神色古怪的看向铁宇,某人不是说不奉陪吗?

    “莽干的话,我不会奉陪,我不擅长混战!所以,我也只能支援到这个地步……真正去打的时候,我不会下战场……”铁宇回道,“我不明白你们所谓的侠义,我只知道我们是朋友,自然不能看着你白白去送死!”

    “好朋友!”丧狗笑了笑,以前偶然也会遇到这样的家伙,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是一个好朋友,“伤势严不严重?”

    “已经简单处理了一下……剩下的都是别人的血……我稍微去洗洗……”铁宇走到水缸那边,水不是很干净,不过清洗没问题,“茅十八被关押在康亲王府!具体哪里,就不知道了!不过话虽如此,康亲王府周围都是清兵,里三层外三层的……怎么救?!”

    “如果你帮忙的话,至少有三成的把握可以救出来!”丧狗看向铁宇。

    “有我帮忙接过还那么低啊……”铁宇摇了摇头,这家伙根本是打算赴死。

    这家伙莫非是傻了不成,为了一个绝对救不出来的人那么拼命。不过他不讨厌这样的感觉,毕竟谁不希望,自己身边有那么一个傻瓜?

    “东西已经准备齐全,三百多斤的炸药,五斤一包,让他们爽个够!”丧狗看着三人这两个多小时的结果,顿时笑了出来,配上引线,点燃丢下去,把控好虚空炸开,那绝对能炸死几个人,震伤几人。

    黑火药还是差了一些,尤其不是破片手雷,纯粹依靠爆炸来伤害别人的话,威力的确是不怎么样。只能说现阶段,他们也会只能拿出这样的东西了。

    “所以说,我要怎么做?”铁宇指了指自己。

    “你在外围游荡,哪里人多直接丢一个过去,直至把这三百斤的炸药全部丢完为止。打火机给你,你知道怎么用。”丧狗拿出打火机,丢了过去,“还有,别在这里点火,否则我们都要完蛋!”

    “这个我当然知道!”到底是火药已经开始被广泛使用的年代,铁宇也知道严重性。

    看了看手中的打火机,这玩意真的很方便,燧石打火,方便不少,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若是能知道结构的话,做出来应该能够取代火折子,甚至是刚刚由西洋传进来的,那种叫做洋火的东西。

    “原来如此……”铁宇大概知道了,“这是要我吸引注意,你们趁机杀进去救人?”

    “敢不敢?”丧狗问道,“以你的身手,难道打不过还逃不了?!”

    “少激将,老子还真能跑!”铁宇肯定的回答道,“不过只能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三百斤,才多少,真的围上来,我也只能放弃你们跑了。”

    “一刻钟,可以了!”丧狗念叨着,至少比完全没有机会好。实在不行可以躲在密室里面,只是到底这样是否会被发现很难说。

    另外一方面,康亲王府之中,茅十八勉强被治好了伤,不过却是被五花大绑起来,丢到了柴房里面。

    “看着他,明天午时再送到菜市口斩首!”军官看向茅十八,“料那些贼人,也想不到茅十八,居然会被我们关押在柴房里面……”

    其实他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因为他也是五虎门出身,不是新五虎门,而是老五虎门。当时禁武令,他在外面历练,所以逃过一劫,最后进入军中,一方面是为了出人头地,一方面何尝不是打算借此找到其他可以幸存的同门师兄弟?

    结果那么多年,找到了一个茅十八,知道一个丧狗,结果双方的立场居然是这样。

    他可没有多少亲信,所以没办法出面帮助他们,只能用这个手段,让茅十八苟延残喘一晚,不过他却不认为,对方会来救人……

    “多谢……师兄……”茅十八挣扎着,看向军官。

    “你传我心法口诀,我让你多活一夜,无非如此……”军官摇了摇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