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102章 丧狗侠义的底线
    “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大概两个小时之后,丧狗仔细倾听。

    “清兵搜不到,自然只能继续在别的地方巡逻和搜索,我们现在,暂时是安全了……”九难叹了口气,只是这个安全,代价太大了。

    “总觉得一口气咽不下去。”钱老本愤愤不平,“当时我就该直接冲回去,和兄弟们一起杀那些鞑子,我就这样走,估计一辈子都没办法安心下来!”

    “别说你,我现在也是憋着一口气!”丧狗抬头看着天花板,心情同样非常不爽。完全没有征兆,也没有预警,事情就这样发生。

    当当当当……外面似乎传来了一阵铜锣的声音,所有人当即安静下来。不知道清军到底打什么主意,只知道现在安静不会有错。

    “五虎门丧狗听着!”外面传来清军的声音,“五虎门茅十八,已经被我们生擒,明天午时三刻,将在菜市口直接问斩,你若顾及同门情谊的话,就来自首!我们保证,会一命换一命!”

    这样的口号不断在外面传来,毕竟不知道丧狗在哪里,只能不断的宣传。希望他能听到,当然听不到也没什么,反正该杀还是会杀。

    “茅十八被活捉了,清军官员打算通告全城让你去救,否则就活剐了他……”坚持

    “@坚持,刚知道,你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白云已消

    “@白云已消,他们是看录播,能在看到第一时间发出来,已经不错,只是这个弹幕,似乎延迟了两个小时。”人民的名义

    “不算晚不算晚,都是拳拳之心,愿意帮助主播的,都是好人!”钕砉

    “那就是说故意坑主播的,就是坏人了?23333”三尺之猫

    “五虎断门刀注定会流传下去!”愛喝可樂的貓

    “@愛喝可樂的貓,肯定会流传下去,这不有新五虎门么?只是心法玄了!”苍云月

    “来自于世界意志的恶念!”小x牛

    “从主播进入这个模式开始,别说你们,我们都感觉到了!”人民的名义

    “根本这是要把主播坑死的节奏!”白云已消

    “然而主播为什么还没有被坑死?”HKT

    “……看完以后发现,我全程在看弹幕等等,那是什么?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ヽ(≧Д≦)ノ”真·天下第一帅

    “别闹,真的那么着急你应该只发一半的弹幕……别告诉我他们可以语音转文字……可话说那颜文字什么鬼!?”白云已消

    “@白云已消,这位全程划水你又不是不知道……”幽幽弱水

    丧狗对这次的弹幕无语,根本没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更多都是各种在玩。他现在更想知道,茅十八被关押在哪里,周围的守卫怎么样……至少若能在明天午时前救出他就好了。

    “算了,我去自首吧!”丧狗想了想,“至少把十八兄弟换回来!”

    “你傻啊?”铁宇拦住了他,“清军的话你也相信?就算你出去,他们最后也只是只是把你们两个都给逮捕,然后直接问斩,怎么可能会抓一个放一个?”

    “对……”钱老本也是神色复杂,“按照我对清兵的了解,他们必然会假意放茅十八离开,但结果走不远,只怕就会立刻抓住他。就算不抓也没什么,四天后放火烧城,到时候十八兄弟一样走不了……”

    “什么?鞑子要放火烧城?!”旁边三个女子闻言,立刻磕磕碰碰来到四人的面前。

    “…………”九难看向钱老本,说话也不看看场合。就现在这样,这三女肯定要缠上来,说不得还要给清军通风报信的。

    要不要先离开这里?铁宇给丧狗使了一个眼神。有这三女,很多话不好继续谈论。

    “先离开吧!”丧狗点了点头,“考虑一下怎么救茅十八!或许我们可以抓几个清兵问问!再不济,看看能不能找赵良栋帮忙!”

    “他不可能帮我们救人的,有风险而且成功率也低,一个不小心还会暴露他。”九难摇了摇头,她可不认为赵良栋这个陌生人,能够为他们做到这个地步。

    “慢着,慢着……”三女见四人要离开,顿时缠了过来,换了平时她们当然不会这样,可钱老本说漏嘴,清军四天后要放火烧城,她们可没办法淡定了,“求求各位爷,带我们离开,小女子无以为报,当自荐枕席……”

    丧狗多少动了一些恻隐之心,到底是生火在现代的人,不过他穿越钱已经是一个门派的掌门,思考事情已经不会再那么本心。

    看丧狗为难,铁宇直接过去,匕首拿出,一刀一个,干净利落。末了用布擦了擦刀刃,说道:“何须废话?且不说四天后如何,就她们的样子,最多一两天就要饿死……与其痛苦而且没有希望的活着,死亡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这……”丧狗看着三女,摇了摇头,最后又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钱老本和九难早已历经江湖,对这种事情也不会太反感,只是多少有些叹息。离开了地窖,看不到三女,四人的心情才稍微好一些。

    “所以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九难看向丧狗,或许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四人隐隐以丧狗为主,遇到事情,也会先征询他的意见。

    “怎么办的……无非要不要救茅十八,若要救,该怎么救……活剐我知道,基本的一百零八刀,极致的三千刀,割足三天……”丧狗摇了摇头,想到茅十八要惨叫三天,才能死去,心里很不舒服。

    “要不,先抓几个清兵问问情况?”九难提议。

    原本上了屋顶,然后这个时候突然下来的铁宇,却是神色紧张地看向众人:“估计我们要出去不太容易,清军加大了巡逻力度,每条街都有人巡逻,几乎没有死角,想要穿行,不杀人是行不通的!”

    “都寸步难行了,那还怎么救人?更别说自首了!”钱老本直接生气了。

    “慢着……”丧狗看了看地图,“这片区域不远,是不是有个炮仗铺?”

    “怎么,打算拿炮仗来吸引清兵的注意?被到时候一片区域都给封锁了……”九难闻言略做思考,然后提议道。

    “不,既然有炮仗,那是不是会有做炮仗的原料,换点比例,加大药量,做点炸药出来……”丧狗显然另外有算计。

    “这倒是个好主意!”钱老本闻言当即赞成,之前丧狗和铁宇利用炮仗炸开一条生路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话说为什么你会知道,那里有个炮仗店?”九难却是有些疑惑,第六感告诉她,丧狗之前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

    “突然想起来的……毕竟我们来的路上不是经过那里嘛!”丧狗回答道。

    九难和钱老本也不疑有他,唯有铁宇多少有些怀疑,不过没有说些什么。当时的情况非常复杂,逃走尚且来不及,谁会在意沿途有些什么店。不过他对这片区域还算熟悉,倒是的确知道,那里有一家炮仗店。

    小巷附近,偶尔还是会有清兵巡逻,不过至少比大街上要轻松许多。清兵似乎真的要扼守住大街的每一个角落,想要瞒过他们到下一片区域,除非那边已经提前有藏身之处。

    来到炮仗店之后,几人检查了一下,清兵果然对炮仗没什么兴趣,不过大部分的炮仗,却是被什么人拿走。

    不过在仓库里面,却是看到不少的材料,似乎这个炮仗店,还兼做作坊。

    “材料不纯……做出来的威力也不好……”丧狗大弟子。

    “估计要做成炸药包的样子,这样或许还有一些威力……十斤左右的!”人民的名义

    “五斤差不多了吧?按照效率的话……四个人五斤五斤丢出去,不错了!”白云已消

    “这样算的话,也的确是这样!”丧狗大弟子

    “@血刃之锋,东方不败那是武功失传太多,最强剑法是越女剑没错,但是你是从哪听说葵花对抗越女剑的,时间线上完全不符合好吧……九阳主要是至刚至阳恢复力极强和内力生生不息源源不绝,本就是纯内功,哪有这么比的。至于九阴,明显比葵花要前得多,别忘了老爷子设定上可是越先越强的,而且至少比坏人心境的葵花有优势吧?”坚持

    “关公战秦琼……23333”三尺之猫

    “的确,让两个时代最强的东西碰撞在一起,其实没什么可比性……”九日凌天

    “我好像在被天道追杀,诸位有哪位知道哪个世界不归天道管的吗,坐标发我,我要去避一避!”真·天下第一帅

    “@真·天道第一帅,你不妨问问天道看看呗?真给他追杀你,能给你去哪个世界?若它只是和你闹着玩的,那也没必要穿越了。”三尺之猫

    丧狗对那群皮孩子无语,不过白云已消的建议却是让他双眼一亮,当即也是提议。

    “你会更厉害的火药配方?”九难闻言,神色古怪的看向丧狗。

    “是的,威力比现在的要厉害一些……当然就黑火药而言,也只能这样了。”丧狗摇了摇头,若非没有工具的话,估计在牧良逢和杨浪的帮助下,他也能配置更好的炸药。

    “也不错了!不行,必须要让狗兄顺利离开京城!”钱老本笑道,“到时候你若能和总舵主汇合,以你懂的这火药配方,我们驱逐鞑虏的希望就更大了!”

    “希望把!”丧狗笑了笑,也没有说更多的话。

    “你还是打算去救茅十八……”丧狗教着大家如何调配火药,在这个过程中,铁宇趁着其他两人不注意,低声问了句。

    “还有一个晚上……办法总是人想说出来的。”丧狗回了句。

    “他没有内功,而且被关了一晚,就算你救下他,如何在清兵的包围下顺利离开?况且若是去救了茅十八,那就会错过和赵良栋的汇合,我们可能会因此无法逃出京城!”铁宇提醒道,身为空空门的他,不清楚为什么丧狗要那么做。

    “做人不能没有底线!”丧狗说道,“出来混的时候,老……掌门就让我们每个人给自己定下一个底线。说是定下的东西,才会知道该如何遵守,依靠人性自己去坚持底线,才是最不靠谱。一个人随着阅历,会逐渐打破原有的底线,但定下来的底线不会变!”

    “你的底线是什么?”九难坐在了丧狗的面前,屋子就那么大,大家又是练武功的人,怎么可能会听不到他的话?

    “绝对不能对同门兄弟见死不救,绝对不能欺负无辜百姓,绝对不能欺凌妇孺,绝对不能恃强凌弱,绝对不能沉迷女.色,绝对不能沉迷物欲!”丧狗回答道。

    “丧狗兄弟,你这是打算当一个大侠啊?当年我刚刚初入江湖的时候,也曾经那么想过……”钱老本大笑。

    “现在呢?”九难随口问了句。

    “现在……嘿嘿……”钱老本低下了头,显然和当年相比,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能够遵守当年的想法。

    “我们掌门说了,必须要给自己定下一个底线,否则的话很容易打破底线。人打破了一次,那么就会有无数次……”丧狗摇了摇头,“所以我打算去救茅十八,你们可以不用来,晚上我打算去拼一拼,再不然至少白天在押解去菜市口之前,还有机会!”

    “当年我没有能够遵守承诺,现在我打算遵守一次!”钱老本想了想,“我当年也曾经打算对兄弟不能见死不救,你是我天地会的兄弟,茅十八也是我天地会的兄弟,我不能置之不顾!”

    “你们两个都不打算活了,那我一个老尼姑,又有什么好怕的?”九难笑道。

    “我没办法陪你们疯……告辞!”铁宇沉默了一阵,然后起身离开。空空门没有同门之谊可言,所以他不明白这种感情,长期游走在黑暗的人,对这种光明的东西很敏感。

    而丧狗的决定,直播间里面也是闹腾起来:

    “主播真汉子,不管之前别人那么说你,我就服你!”無天至帝

    “主播虐杀鞑子皇帝,就不算滥杀无辜?”HKT

    “一个狗子倒下,千千万万个狗子站起来。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小x牛

    “@HKT,立场不同,狗爷不能算滥杀无辜。”人民的名义

    “@HKT,别总是想着扛好不?”白云已消

    “不过主播的行为的确不明智……几个人怎么能在千军万马之中救人?一个不好,这个直播间就没了……”幽幽弱水

    “真男人,不要问结果!真的出了事情,别的不说,老子给你立衣冠冢!”九日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