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98章 联系上了赵良栋
    丧狗沉默,如今整个京城就是一个死局,一线生机或许后面隐藏着危险,但错过了,依然是一个必死之局。铁宇说得对,现在谁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次去城西不太容易啊……”看了看地图,丧狗不由抱怨。他所在的地方距离城西至少也有四五公里,期间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主干道,路过多少哨岗。

    “天黑前能过去就不错了!相比之下,其他去酒楼的,反而轻松不少……”铁宇点头。

    “不若我们一路抓人问问,若是直接找到赵良栋的话,可以省事不少。”丧狗提议。

    “不行,最多两次,我们的路线会被识破!”铁宇想了想,给出一个底线。

    “那就干一次,趁机吸引清军过来也好,至少可以清空一片区域!”丧狗说道。

    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铁宇想了想当即点头,十多分钟之后,两人找了两三个落单的清兵,直接将一人解决,俘虏了两人,然后返给审讯。

    “知道什么了吗?”十分钟后,丧狗找到了铁宇,他这边没有问出什么,他这个官兵不认识赵良栋。关键是也没有异世界的朋友,告诉他赵良栋在哪里。

    “你都问不出来的话,我更问不出来!”铁宇摇了摇头,都一个队伍的,一个不知道,其他人当然也不可能知道。

    “莫非真的要闯入城西的军营里面?”丧狗有些担心。

    “我倒有个主意,不过要先过去那边附近才行!”铁宇想了想,对丧狗说道。

    如此至少一个多小时,本来以两人的身手,走大路二十多分钟就能到达的地方,居然花了一个多小时,快两小时的时间,才到达外围。不过两人一路都没有人发现,这是关键。

    “对了,你有钱吗?金子银子什么的……”铁宇突然问了句。

    “背包里面还有一条金条!”丧狗想了想,“你不早说,直接在康亲王府那阵……”

    “得了,清军早就搜过一次了,估计整个京城,值钱的东西差不多都给他们搜刮一空。”铁宇摇了摇头,“一根金条,也差不多了……剩下你看我的!”

    说着他在身上搓了搓,挫出一个小泥球,然后吐了口唾沫,在地上和了点泥巴,最后变成一颗泥球,这玩意,已经比泥垢丸还要可怕了。

    “呕……好恶心……”幽幽弱水

    “他做这玩意干什么?存心恶心我们是不是?不,他不应该知道我们!”白云已消

    “估计是打算充当某种药丸吧!”人民的名义

    “其实……死法不同也满重要的”愛喝可樂的貓

    “对,我也那么认为,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看个直播,流血若在所难免,至少希望能够给对方一个痛快。”白云已消

    “别人是看录播留言来着,你这样回话对方也未必看得到。”三尺之猫

    “我只是表述我的意思!”白云已消

    “为我们考虑一下,虽然我们都不喜欢打打杀杀……”幽幽弱水

    “可是这个直播间,估计就少不得打打杀杀……感觉就是在看真实版的求生电影和热血电影……不,这完全就是战争级别的了!”人民的名义

    “几个人对付几万人……格斗兵都做不到,除非不断斩首!”丧狗大弟子

    “对了,据说也是某个不知名的太监创造的,以前有个很厉害的太监,叫黄赏还创造了《九阴真经》……可能宫里太闲,没事****喝可樂的貓

    “@愛喝可樂的貓,黄裳好像不是太监……说到《九阴真经》,《九阳真经》的创始人,真的是达摩吗?”KRistlyn橙汁

    “问题是皇宫里面没有,那你们说这个还有什么意思?话说那个达摩,莫非是嵩山少林寺的那个达摩祖师?”白云已消

    “总不能是莆田少林寺吧?23333”三尺之猫

    “莆田有少林寺么?对怕,莆田系少林寺好?”無天至帝

    “小屁孩别乱说话,莆田少林寺是南少林,据说是少林寺的僧人所建。不过似乎大变革时期,支持皇帝被革命军摧毁,最近才重建起来。”人民的名义

    “人死*(消音)朝天,不死万万年。生死已看淡,不服就是干。狭路相逢勇者胜,成者为王败者寇。去吧,二狗子!”小x牛

    “@小x牛,这话说得有理!不过二狗子这称呼,让整句话变LOW了。”苍云月

    听到《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的时候,丧狗的脸色稍微有些意动。毕竟这两本功法,应该和《葵花》齐名,甚至更高级。

    可惜这个位面没有,否则的话……虽说没什么遗憾,不过能完整保留谁不想?!

    “好了,我去抓个人回来,你帮我把风!”铁宇突然说了句,让后者回过神来,然后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随即铁宇一溜烟出去,不到三分钟,就抓了一个清兵回来。二话不说,直接把之前那个复方泥垢丸,丢了进去,逼他吞下。

    这画面有点太美丽,丧狗都不得不别过头去,更别说直播间里面的人,一个个不断的把‘呕吐’这类表情,通过弹幕发了出来。

    “知道刚才给你吃了什么嘛?那么难吃都吃不出来的话,说不过去啊……”铁宇似笑非笑的看向小兵。

    “毒药?!”小兵本来说是泥土,但看向对方的神情,立刻明白了过来。

    “你很懂,我刚才给你吃的,就是我们空空门的独门毒药!若没有我的解药,那么最多十二个时辰,你就会肠穿肚烂而死!你放心,至少会痛上半天!当然,你若帮忙的话,不仅给你解药,还有这个……”铁宇咧嘴一笑,随即拿出了金条,在手里掂了掂。

    “爷,小的也没得罪您,用不着那么恶毒吧?我就一个当兵吃粮的……”小兵闻言,顿时露出一副死了娘的表情。

    “想要解药简单!”铁宇拿出一个瓷瓶,“帮我去把一个叫做赵良栋的军爷叫到这里,他来这里之后,我们自然会给你解药!”

    “好说,好说!”小兵当即点头,这件事情并不难,“不过我需要去打听一下赵良栋是谁……另外我们巡视还要半个时辰……”

    “我无所谓,反正你的时辰过一点少一点……”铁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不定我什么时候等得不耐烦了,直接就走了……”

    “小的……尽管去试试……”小兵也是郁闷,这不给人活路了是吧?

    这不连忙出去,然后去了军营,花了不少时间,找到了赵良栋。后者昨天当值,今天还在休息,听说有人求见,顿时好奇。

    “谁要见我?”在挥退了左右之后,赵良栋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是两个侠客装扮之人,是谁就不知道了……”小兵摇了摇头,“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希望能与大人说说。”

    “哦……那好吧,我走一趟……”赵良栋眼睛转了转,然后走了出去。

    他是大清的军官,也在休息阶段,出去走动倒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两人就这样走到那座宅子里面,却没有看到丧狗和铁宇。

    “你说的人呢?”赵良栋指了指周围,空无一人,还以为被骗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嗖”的一声,一直飞镖飞来,把他身边的小兵射杀。这个时候铁宇和丧狗才翻身下来。丧狗更是上前,拱了拱手,说道:“赵大人,接下来我们的话,事关重大,所以不能让别人知道,还请不要见怪!”

    “你……应该就是五虎门丧狗了吧?”赵良栋看了看两人,最后看向丧狗问道。

    “的确,我就是五虎门丧狗,你们主要抓拿的主凶!”丧狗点头承认。

    “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行为,导致京城,甚至整个大清出现了什么?”赵良栋当即质问。

    “会这样不就恰好说明,满人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天下的所有者,也说明天下的百姓,其实尚未完全认可清廷的统治,不是吗?否则,就算死了皇帝,也不过是换个皇帝,怎么都不可能,波及到整个京城!”丧狗解释道。

    “那你想怎么样?”赵良栋反问道。

    “如今京城,还有若干幸存者,不过若我们知道的没问题的话,四天后,你们要放火烧城,对吧?到时候仅剩的十几个人,估计都有可能会陨落……”丧狗说道。

    “这又如何,莫非还要我帮你们出去?很抱歉,我的职位还没办法做到!”赵良栋神色古怪的看向丧狗,有些同情的意思,但也有些无奈。

    “我们所求只有一件事情!”丧狗直接单膝跪下,“希望赵大人,安排我们的人,进入辎重部队,有机会进入皇宫一次!只要让我们进去,那么我们自然有办法离开京城!”

    “皇宫里面,有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这本来也在各位大人的设想范围,只可惜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你们难道知道?”赵良栋试探着问道。

    “不,我们也是打算碰碰运气……”丧狗叹了口气,“还请赵大人,看在我们都是汉人的面子上,帮帮我们!”

    “我需要考虑一下……”赵良栋叹了口气,他直觉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

    “时间不多,还请大人早做决断……”丧狗诚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