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86章 事情始末终明了
    两人在那里聊着,而直播间里面,那些水友们也是在聊着。铁宇的出现,显然让不少人意外,同时也让更多人松了口气。

    “突然对主播的那个世界好奇起来……关键你们发现没有,主播的世界,和这个世界,似乎是有一定共同点的。”幽幽弱水

    “看出来了,就仿佛以清军入关作为节点,两个完全不同的历史走向。只是主播那个世界更糟糕,他们那个世界似乎没有内功心法!”白云已消

    “这铁宇什么时候下的手?我开录播看几次都看不出他什么时候下的手!”苍云月

    “你要进行三倍速慢放,才会看到他突然伸出的手,没有多余动作。在吸引主播注意力的瞬间,一溜烟就把东西拿到手里。”丧狗大弟子

    “以后打怪要掉宝就靠这个了!”愛喝可樂的貓

    “论盗贼的正确用法!”悲伤野兽

    “飞龙探云手……”居然有一位高手

    “@愛喝可樂的貓,那也只是在这几天,五天后主播就要回来了!”白云已消

    “我尼玛,司空摘星是你什么人!?”小x牛

    “@小x牛,所以说司空摘星是谁来着?”三尺之猫

    “主播,这一手很有用啊,拿点什么和对方换了吧!”九日凌天

    “妙手空空和一般的偷术不同……”丧狗在脑海里面看了看弹幕,直接在心里吐槽起来,当然他刻意的吐槽,也会转化为文字字幕,出现在直播间里,“那是盗门的独门手艺,非核心成员不能学习,也不能外传。外人学了这一手,下场很严重。”

    “可主播在这个世界,不是只待五天而已嘛?”白云已消

    “就是五天才成问题,根本不可能进入盗门核心,而后者按照门派规矩,也不能随便外传这套手艺。最关键的是,这套手艺没个三五年的实践,根本提升不起来。”丧狗摇头。

    盗门入门,学的是三只手的基础手艺,一年后贡献足够,才能学习探囊取物,入门三年贡献足够之人,才能开始学习妙手空空。至于是否有个什么更高级的手艺,就不知道了。

    到了那个程度,估计已经是盗门的核心机密,外人自然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狗兄?”铁宇看着丧狗在沉思的样子,不由得问了句。

    “没什么,在思考一些问题,如果我们没有记错的话,前面百步之外,有一座酒楼,你说那里有没有食材?!”丧狗问道。

    “当时清军来得快,大家几乎没有逃出去,食材自然也没有带走。只是一个月下来,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能吃的……不过若有点米面什么的,好歹也能填填肚子,那玩意也不太容易坏。”铁宇提议道。

    肉类就算有冰窖什么的,估计一个月下来也差不多坏了。蔬菜的话估计还好,番薯芋头萝卜什么的,还是能够放很久的。关键还是米面,有这个可以弄出不少吃的,填肚子不成问题。

    “那得快点行动了,老子的肚子都要快饿扁了!慢着,前面那里有个清军落单了,看到没有……”丧狗指了指前面不远处。

    “问题是楼上……”铁宇指了指不远处的楼顶,“有两个清军在上面守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可能都在对方的注意之中!”

    “你负责上面,我负责下面,怎么样?”王庸提议。

    “稍等……”铁宇想了想,在面馆的一个夹层里面,拿出一个铁盒子,里面有一个布包,里面都是各种开锁的玩意。还有一把匕首,一看就不是凡品,同时还有三十把飞镖。

    铁宇看着这些东西,迅速装备起来,同时感慨道:“我还以为,已经没有再用上它们的时候,没想到,居然又要用上了!”

    “若是天下太平,谁又愿意用上这些东西?”丧狗安慰道,“准备好了没有?”

    “稍等……稍等……”铁宇深吸一口气,他在调整,平时在家里也有做一些保持身体灵活度的训练,但是不明显,真正上战场和维持训练是两个概念。

    终于,他做好了准备,当即化为一道魅影,借助夜色迅速向前冲锋,几个照面就翻上了屋顶,丧狗都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动作,其中一个清兵已经被他捂住嘴巴,割了喉咙。

    随即他转身拔出腰间暗器,向后一投射,只取后面一个清兵的咽喉,在对方落地前,跳过去,定住对方的身形,让其稳稳躺下,不闹出任何动静。

    “超帅的!”人民的名义

    “这手段,说什么盗门,根本是专业的杀手!”丧狗大弟子

    “不不不,按照古代的说法,应该叫做刺客!”白云已消

    “这速度,这身手,简直逆天了!”白色龙骑士

    “慢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对方用的轻功,应该是壁虎游墙功!”我是一直鸟

    “@我是一直鸟,你确定没有看错?我都忘记壁虎游墙功的口诀了!”白云已消

    “老子为了学习这些轻功,之前主播在修炼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时间背下来的!不要小看文科生的记性!”我是一直鸟

    “壁虎游墙功都能那么玩,神行百变练到极限是什么样子?”九日凌天

    “不说了,我继续去修炼内功去了……可又舍不得不看……纠结!”白色龙骑士

    话说当头,丧狗已经追了过去,跟着那个落单的清军到后面,看着对方找了个角落,脱下裤裆,敢情是来如厕的。索性二话不说敲了一下闷棍,将其敲晕,然后直接带着他来到旁边的宅子里面,不多时铁宇也过来了。

    “值守的清军手里什么都没有,都不知道他们平时在上面,渴了饿了怎么办……晦气!”铁宇直接抱怨,翻了半天找到两把破刀,两个哨子,就没找到别的。

    “没事,想来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情,他都能回答我们!”丧狗指了指地上的清兵。此刻他已经把清兵绑住,同时搜走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和铁宇一样,也没找到吃的。

    “起来,起来!”丧狗使劲拍打了一下对方的脸,后者吃痛,也是幽幽醒来,回想到发生何事,顿时惊慌起来,却被丧狗扼住咽喉,威胁道,“不想死的话,回答我的问题!”

    后者吃痛,再感受到丧狗的杀意,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求生的欲望,在这个时候还是占据主流意识。

    “你们有多少人……算了,这个不重要……吃的东西,吃的喝的的东西,都放在哪里?”丧狗本来打算慢慢审问,但显然吃饭才是头等大事。

    “这位好汉,我们的军粮都在城外,每天午时和酉时有人专门送口粮过来,除此之外我们身上都不允许带一点粮食,说是为了把贼人逼出来。”清兵连忙说道,“绕我了,我也是汉人,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去了绿营而已……”

    城外?丧狗看向铁宇,后者也没想到是这样,清军居然如此歹毒,为了逼他们出来,没有让在这里的士兵携带粮食。宁可麻烦点,也要让隐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得不到吃的。

    “你们有多少人?”丧狗继续问道。

    “清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八旗,绿营和神机营,少说也有好几万人!同时似乎还邀请了好几个江湖门派过来帮忙!说是要抓的人,是个江湖人士,懂武功!”后者回答道。

    “你们要追谁?”铁宇当即询问。

    “有两个嫌犯,杀入宫中,劫持并在后来杀死了皇上,八旗旗主震怒,太后如今主政,正在正黄旗里面选个觉罗氏的子弟继承皇位。同时八位旗主都有协议,谁能抓到两个犯人,谁当摄政王,这不磨刀霍霍的……”清兵回答道,“这些,都是军中传遍的,问谁都是这样回答!”

    “知道那两个嫌犯是谁不?”铁宇显然有些动容,没想到居然因为这种事情,八旗旗主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整个北京,全部屠杀,什么概念。

    “一个已查明,五虎门丧狗!另一个是个独臂的尼姑,身份不明!”后者连忙说道。

    “五虎门丧狗!?”铁宇闻言,第一时间看向丧狗。丧狗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江湖诨号,关键那么特殊的诨号,估计也不会多,所以他知道,眼前此人,便是朝廷要抓拿的钦犯。而且,对方居然还劫持甚至杀死了大清皇帝?!

    “…………”丧狗没有废话,手用劲,直接掐断了清兵的脖子,“没想到,居然清兵的报复那么野蛮。为了抓捕我,居然可以屠杀全城……”

    “现在若是把你绑架出去的话,清兵会不会解除封锁?那个独臂尼姑是谁?”铁宇也开始戒备起来,他很担心,丧狗会杀了他。

    “估计不会……”丧狗直接坐了下来,“以清兵的性格,估计不仅不会解除封锁,还有可能会烧了京城,然后扬长而去,返回东北……他们在这里集结军队,显然也是做好了后撤的准备,如今华夏,估计已经乱起来了!至于那个独臂尼姑,是前明的长平公主,我也只是知道这些,和她并不是很熟……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当然,这些都不是他想到的,而是‘人民的名义’,通过弹幕教他的。

    “不可知道,因为你们的行动,我们面临怎么样的磨难!?”铁宇抱怨道。

    “就算没有我,你看看清兵的德行,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丧狗直接反驳。

    “得得得,现在估计他们会以为我们是同伙……老子怎么那么倒霉?”铁宇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