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76章 独臂尼姑名九难
    黑影慢慢靠近丧狗,或许是因为轻功太好的关系,后者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不过作为年轻时候,长期战斗培养培养起来危机意识,然后在上一个位面复苏的侠士来说,在黑影快要靠近他的时候,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危机感,强烈的危机感,就如同猫咪被猛虎盯着,本能意识到敌我实力差距的威胁感。

    “你附近躲着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和尚,不清楚是来自哪个势力,但可以确定不是清朝一方,因为他称康熙为“狗皇帝”!”坚持

    “我神,最近有其它的辅导者在搞事情,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有拦住,那么就只能自求多福了,您是丧狗,却又不是丧狗,只是万千‘丧狗’之一!不要犹豫,你不杀他,他会杀你,多的我就不说了,我们已经落后第一太多了,这本记录也该烧了!”万法道人

    “要记住,“剧情不对,立马撤退”除了那群‘丧狗’之外,还有许多能诸天穿梭的存在!您,是我唯一认可的丧狗!”万法道人

    “什么情况,主播附近藏有敌人,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以前开始就在奇怪,就算那边的人看的是录播,为什么知道的事情,却比我们知道的还多?!”白云已消

    “估计是‘加料’的,估计把周围的情况剪了进去,目的不必说,自然是突出与我们的不同,这样才能吸引异世界的人来看。这不,我们连提醒的资格都没有!”幽幽弱水

    “对了,上次也是这个‘坚持’,提醒那个徐天川的下落,这次也有提醒。”苍云月

    “只是有点不靠谱啊!第一次若是能够提醒是康亲王府的话,主播说不定已经先一步杀死鳌拜,然后成为青木堂香主,这样也就没有那个什么韦小宝什么事情了。”九日凌天

    后面的吐槽,丧狗没有看,在看到坚持的提醒之后,他第一时间回头,然后喊了一声:“谁?出来!别以为你能躲起来!”

    话说当头,一个黑影飞速冲了过来,一掌朝着丧狗打了过去。丧狗也没想到,好几米的距离的,对方居然仿佛一个闪现,就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长期的本能,还是下意识来了一个‘懒驴打滚’,抽刀向后猛地挥砍过去。然而后者一个急转,已经弯腰下来,一手呈爪状,扼住丧狗的喉咙。

    “女的?”丧狗看到对方,顿时惊讶。按照坚持的弹幕,还以为是一个双满沾满血腥的和尚,结果居然是个女的,不过有一点没说错,因为眼前的是一个尼姑。

    “很意外?还是说你看不起女的?”后者稍微用力,以她的内力,完全可以直接拧断眼前这个男人的咽喉,但她不想滥杀无辜。

    “没有,只是没想到师太武艺那么高!”丧狗连忙解释,眼前此人内力深厚程度,远远不是他能够比拟。或者说,这个世界和他一个岁数,从小就修炼内功的人,都比他厉害。

    “只是你太弱了!”后者没有因此得意,时刻戒备着丧狗的反扑,比如说他突然摸向腰间的手,“你是谁,为什么要行刺鞑子皇帝?!”

    “你既然能称呼他为‘鞑子皇帝’,那么应该不是我的敌人,对吧?”丧狗问道。

    “想要我松手的话,把你另外一只手的手放出来!”尼姑警告道,下手又用力一点。

    丧狗几乎透不过气,整个脸都变得涨红起来,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松手。实际上他也知道,对方应该不是敌人,否则根本不需要跟他废话。

    “说吧,你的目的!”尼姑见状,顿时松开手,看向丧狗。

    “五虎门丧狗,不知道师太可听过?”丧狗试探着问道,“这次主要是受他人之托,帮忙入宫行刺,若不成,留下带着平西王府的武器和内衣,嫁祸给平西王。”

    “这两天把京城闹得沸沸扬扬,那个五虎门丧狗?原来如此,我还说你到底藏在了哪里,要知道如今八旗兵都调进城里,挨家挨户的找你。你又是否知道,因为你的关系,多少百姓被八旗兵当成反贼抓起来,实际上根本是为了侵吞对方的钱财?”尼姑知道丧狗的身份,反而是更加不爽。

    每每想起这里的百姓,好不容易经历了李自成入京后的烧杀抢掠,鞑子入京之后的再次杀戮,没想到这些百姓,在这两天,又要遭受一次这样的磨难。

    “八旗贪婪,就算没有我这件事情,他们也会找其他的理由去侵吞百姓的财富……”丧狗摇了摇头,“估计被侵吞的,都是所谓‘汉人’的财富吧?”

    “天下百姓,在鞑子的统治下战战兢兢,日子本来就苦,居然还要受这样的罪。”尼姑叹了口气,心中的苦涩别人根本不懂。

    “别说得那么无奈……”丧狗冷哼一声,“当初清军入关,你们这里的江湖侠士没有团结起来,共同对付他们。结果在现在国破家亡,才一个个叫嚣反清复明。自称大侠,实际上连‘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个道理都不知道……”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没想到这样的话居然能在你口中说出……是了,若是当年大家都懂得这个道理,或许就不会导致现在这样。”尼姑叹了口气,多少有些伤感。

    “后悔没用,看看沐王府,天地会,无非是一群因为利益聚集在一起的混混,偏偏领袖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不想着好好发展,只想着如何浑水摸鱼,在起点上已经输给了清廷,好意思叫嚣反清复明。”丧狗鄙视。

    “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尼姑有点诧异,没想到对方居然有如此见识。

    “我?没有打算,清廷入关已经那么多年,新一代的百姓已经习惯了大清子民的身份,时间拖得越长,越没有人跟着造反。若皇帝更英明一些的话,说不定民心所向更快。整个中原已经是一场死局!”丧狗摇了摇头。

    “是啊,看来我大明,气数已尽……”尼姑闻言,脚下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显然,这个消息给她的打击太大。

    “你,莫非是前朝皇室之人?”尼姑给丧狗的感觉很奇怪,不属于任何江湖组织,独来独往,对明朝似乎有特殊的感情,不免有些怀疑。

    “也不瞒你……”尼姑闻言,略作思量,“我便是大明长平公主……”

    “没想到我运气还挺不错,进宫居然还能遇到一个前朝公主。”丧狗笑了笑,难怪之前的感觉那么奇怪,这个尼姑完全没有方外之人的脱俗感,反而有一种,天生的贵气。

    “所以说,你一个公主,在这里干什么?”丧狗随即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