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64章 官兵突然找上门
    静心凝神,是为了能够刚好的感应血液的流动,深吸一口气,氧气经肺部流入,经肺部毛细血管,加速动脉的流动。

    认真感受下,血液从肺部开始加速,并且朝着几下血液密集区域流去,这就是聚气于丹田。然后经静脉而上,达头部承泣穴,经血管承载的生物能,在这里开始刻意冲击穴位。

    阻滞感传来,穴位没有正式打通之前,应该都存在电阻,这是生物自我保护机制的一部分。就如同生物学家经常所言,人类其实只能使出真正力量的三成。

    “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丧狗张开眼睛,在现代科学的讲解下,以及他对人体的了解的双重推动下,居然真的给他感觉到了穴位的存在。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口诀的要求,把两条经络打通,然后按照要求运转。

    在这个过程中,生物因为没有电阻的阻滞,运转起来变得更加通顺。同时也会刺激身体细胞,使其活性化,以承受更强的生物能。

    “内力只不过是对身体的生物能简单的运用罢了,至少效率不同而已!”万法道人

    “徐天川会和沐王府的人冲突然后挂掉,救下他或许会增加评分,本来杀掉鳌拜也会加评分的……内功心法其实弄本最基础的吐纳心法给联邦就好。因为最基础最简单也就更容易联合科技创出合适个人的心法。”盖浇饭

    “@盖浇饭,这位说得很有道理。如今这个口诀已经是验证型的电路图,是建立在某种基础上得到。虽然我们得到成品反推,也能够推断出基础吐纳心法的真相,不过能直接弄到的话,那自然最好。”丧狗大弟子

    “话说这运功方法是不是真的,不行,得去看看经脉图,我也要试试!”白云已消

    “希望大家克制,不要轻易尝试。毕竟若是对穴位不熟悉,或者过于急躁,可能会走火入魔,轻则瘫痪,重则癫疯甚至死亡!”人民的名义

    “你们都没有看到吗?经络好几个穴位都是直接从头部开始,因为所有的电子信号,都是从大脑这边发出,这里是所有一切的开始,也是所有一切的结束。没有任何经验,随便乱学的话,脑死亡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丧狗大弟子

    “那么骇人,还是不要作死好一些……”幽幽弱水

    “再说也没有实际成果和准确的答案,观望一段时间好了……”三尺之猫

    “丧狗兄弟,你能感应到内力了?”茅十八不敢置信的看向丧狗。

    “不,不是内力!”丧狗摇了摇头,“而是能够感觉到穴位的存在,我在尝试冲击穴位,不过还没有能打通承泣穴!”

    “没关系,慢慢来,学会了记得教教我!”茅十八顿时露出非常渴望的表情,一则他很不理解口诀的意思,二则对那些穴位的分布也不明白,是以三十几岁,凭着一身蛮力和一套残缺不全的五虎断门刀走江湖,没死也算是他命大。

    “十八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叫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韦小宝已经起来,看情况已经可以自由活动。

    “小宝?”茅十八听着这个声音熟悉,直接上前开门,果然看到韦小宝在外面。

    “十八哥,我拜了总舵主为师,刚刚总舵主任命我为青木堂堂主了!”韦小宝一脸炫耀的神情,向茅十八说道。

    “诶呀,小宝你好大的福气,居然能够拜陈总舵主为师!”茅十八闻言,多少有些羡慕,不过更多是开心。韦小宝虽然偷奸耍滑,但为人仗义,从扬州一路北上,茅十八其实已经把韦小宝当兄弟。

    “师父还说,你们两个以后隶属我青木堂,就都是我的兄弟了!”韦小宝炫耀道。

    “其实是希望我们能够帮衬你一下……”丧狗其实已经知道陈近南的打算,“估计你刚即位的时候,玄真道人那边,还有钱老本那边,有人不服气吧?”

    “狗哥还真是料事如神,你知道,若非师父帮衬……”韦小宝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线,“我还压不住他们……”

    顿了顿,当即说道:“不说这些,我和师父说了,现在就回宫里,稍后会带人过来这边,其他人已经转移,你们也早点。”

    “小宝,你还打算回宫里啊?”茅十八觉得不妥,宫里水太深,太危险。

    “十八哥,我进宫是为了弄清楚满清皇帝的打算和动态,这样也能更好的推动反清复明的大业!”韦小宝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没想到小宝,居然能够为了反清复明甘愿如此牺牲自己,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能那么不识趣……只是,我们能转移到哪里?”茅十八有点为难。

    “有兄弟带你们过去,小心点便是。”韦小宝显然已经安排妥当。

    “接下来,由风某,来带两位,暂时到别处落脚!”风际中走了进来,朝着两人行礼。

    “好的,有劳风兄弟!”茅十八不疑有他,当即感谢。

    “有劳风兄弟!”丧狗却是知道,这位是清廷的间谍,若是他们没有弹幕错的话。所以他多少留了个心眼,只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不多时,风际中带着两人从后院出去,在胡同里面转了几圈,最后到了一座民房里面。安顿好两人,风际中才对他们说道:“这里暂时被我,委托他人租了下来。在这里待着,会很安全……两位暂时在这里待着,稍后青木堂有了新的落脚地点,再带两位过去。”

    “好的,多谢风兄弟!”丧狗和茅十八纷纷道谢,只是是否真心可就不得而知。

    “丧狗兄弟,你就和我说说,这穴位和运气的法门,怎么样?”茅十八眼看没事可做,当即找到丧狗,向他请教内功修炼的问题。

    “好的,我与十八哥好好分析一下……”丧狗想了想,“之前先说说人的一些基本生理构成……门外有人!”

    话说当头,门外已经传来敲门声,只听一人高呼:“衙门搜查反贼,屋里可有人?!”

    “怎么办,官兵怎么突然就来了?”茅十八伤势未愈,打不了架,有点担心。

    “先看看,或许对方并不知道屋内是否有人,我们保持冷静……必要的时候,我突围,你找地方藏起来!”丧狗目光有点冷,风际中刚走不久,官兵上门,这算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