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61章 把握存活的关键
    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不过老一辈人往往会跟他说,多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卫国战争,多少江湖儿女,为了保家卫国,把命都给豁出去。

    多少武学因此失传,多少门派为了国家直接失去传承。最终大明到底还是撑了过来,然后锐意改革,逐渐平定内乱,又在英明的太子的带领下,重新恢复巅峰水平。

    到了他这一代,很多事情都已经淡忘,那年的大战,只是在老大的口中零零散散说起。丧狗甚至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来到这个世界,看着清国到底入关,百姓变成现在这样的时候,他似乎明白了许多。

    看到天地会的兄弟,回想起大明的神态,这个感觉更加强烈。对了,对了,对自己来说,那不过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但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

    为首的玄真道人,四五十岁,头发已经斑白,显然是亲眼目睹朝代的变化;旁边的钱老本,三四十岁,那年估计还是个孩子,或者是个少年。

    “对于你现在所在的时代,满清或许算异族。但对你和之前那世界来说,却是同国籍的,所以没必要纠结啊。”盖浇饭

    话说回来,之前就觉得奇怪,怎么就只有盖浇饭一个人在弹幕?其他人呢?是因为打斗太激烈没有看,还是说没有时间没得看?

    “祝贺吧!虚空神兽404巡游已过去,我等可以继续瞻仰我神丧狗雄姿!”万法道人

    这一刻丧狗明白了,那边的世界又出了事情。这个直播间又出现了问题,那边的人估计也没有办法看到录播,甚至不知道已经恢复了。

    “所以说那家伙在那边,应该只是底层之人,不过一个底层之人,居然也能创造出这样的直播间,能让我死而复生不说,还回到年轻的时期,真是很难想象。”丧狗感慨。

    至于盖浇饭所言……呵……其实也没什么,他显然是想多了。自己又不是那种二三十岁,一腔热血的年轻人,至少内心不是。

    看问题看得很透彻,在他们那个世界,满族已经是大明帝国的一个少数民族。汉化非常严重,十个满人里面,如今是有少数人会说满语。至于辫子,甚至都没有人还留着的。

    “听老大说,太子即位之后,宣布大明江山内,说华夏语言,用华夏文字的,都是华夏民族,不再分什么汉人,满人,蒙古人,吐蕃人或朝鲜人。那么多年下来,已经没有谁在意,某某人的先祖,是哪个民族的人了。”丧狗吐槽道。

    世界不同,经历不同,他其实真的不太能感受他们那种亡国灭种之恨。所以看向他们的眼神,更多是怜悯,可不是同仇敌忾。

    知道后悔,为什么当年没有抛头颅洒热血?国破家亡才想起反清复明……仿佛就是一群丧家之犬,在哪里狂吠……又或者,其实这个世界人,根本无所谓谁当皇帝。

    会后悔,只是因为这大清的皇帝,没有让他们过上理想的日子,日子过得比大明还要糟糕,说不得还要加上一些‘复国之后,老子就是复国功臣’之类的诱惑。

    所以说,所谓‘反清复明’,或许对他们来说,无非是利益分配出了问题……

    话虽如此,还剩下九天,能不能存活下来还要靠他们。丧狗虽然隐约有点看不起这些人,不过还是要和他们打好关系,至少不能为敌。

    “尹香主大仇得报,如今我钱老本,也应该拿出香主令牌……”钱老本拿出一块令牌,上书‘青木令’几个字,应该是青木堂的香主令牌。

    “钱大哥……在这段期间,你处理会务井井有条。香主之位,你应该是最适合人选!”有会中兄弟出面。钱老本武艺虽然不足,但打理政务和赚钱的能力够,跟着他有肉吃!

    “话可不能那么说了!”又有人站出来,“这次若非玄真道长率领我们,未必能够攻入康亲王府,为尹香主报仇。论功行赏,我认为道长应该坐香主之位!”

    玄真道人没有发话,不过丧狗却是看出来,他其实是有些意动。其实这场闹剧,他也算是看明白,无非是文武之争。以钱老本的生意派,以玄真道人的武斗派……这种争端,其实某岛国的社团,也存在。往大了说,从宋代开始,文武之争就越来越明显。

    双方争执不休,丧狗发现旁边有一个年轻人,却是面色古怪。最后直接走到灵位那边,一副悲伤的样子:“尹香主,你看看,你一死,青木堂就如同散沙一样,个个抢着当香主!全都忘了,当年在你灵前的誓言——谁杀死鳌拜,谁就当香主!”

    随即回过头来,看向众人:“你们是不是,打算违背当时的誓言?!”

    “这家伙有点能耐啊……”丧狗看向这个年轻人,这家伙辈分应该不高,选香主轮不到他,居然借力搅黄钱老本和玄真道人的上位。这样的家伙,一般野心也不会低。

    “可问题是,如今杀死鳌拜的,是那个太监!”钱老本闻言顿时不爽,直接指着旁边,已经偷偷走到大门那边的韦小宝……话说这家伙,什么时候过去的?

    这不他就直接被带到了众人之中,被团团围着。玄真道人看向众人,直接说道:“各位兄弟,他算是杀死鳌拜之人!但试问我们怎么能,让一个清狗太监来当香主?所以只要杀了他,再由我们青木堂的兄弟出任香主,那就不算违背誓言!”

    “对,说得对!”众人点头,这的确是很稳妥的结果。

    “我神丧狗,韦小宝这厮应除之而后快……”万法道人

    “杀了他我也没资格当香主……”丧狗摇了摇头,在心中默念,“而且看之前的弹幕,说这家伙会和茅十八相认,然后拜陈近南为师,最后出任青木堂香主。我来这个世界不过十天,杀他弊大于利!反之,不如卖个好,说不定能得到更多好处!”

    “各位兄弟!”丧狗站了出来,“这位小太监,之前在牢房里面,亲自出面杀死鳌拜。若他对满清忠心耿耿,那应该反过来才对。不如,我们听听,他有什么隐情?”

    少不得,朝着韦小宝眨了眨眼睛,后者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连忙解释:“是啊!我不是清狗,我是汉狗!我与鳌拜,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扬州十日,我阿爹,阿娘,二娘三娘四娘都被清狗杀死的!”

    “扬州十日,那都二十几年的事情,那个时候你贵庚?”玄真道人显然不信。

    “我听我娘说的嘛!”韦小宝连忙辩解。

    “你不是说,你爹,你娘,二娘三娘四娘都被杀死了?”玄真道人也是烦了。

    “那是因为,我阿娘排名第五的嘛!”韦小宝面不改色,说起谎来还真是打草稿。只是他那么一说,周围的兄弟顿时面色古怪起来。

    “噗哈哈哈……二十几年他全家被杀,结果她娘逃了出来,过几年生下他,所以这是光明正大给他爹戴绿帽啊?”幽幽弱水

    “这吹牛不打草稿还真不行!23333”三尺之猫

    “笑死宝宝了!这家伙居然还面不改色的……”白云已消

    “不过这厚脸皮和吹牛不打草稿的样子,的确很厉害。或许就如同之前弹幕所言,他的确鬼点子多,若是他护着,或许主播可以安安稳稳存活下去。”人民的名义

    “不要听他信口开河,杀了他!”玄真道人不打算和他废话,直接大吼一声。

    “不要杀我,我的心也是汉心来着!”韦小宝连忙辩解,“你们天地会的英雄也救过我的,我也帮过庄家,明史案庄家啊!我的朋友双儿,也被鳌拜抓走了!我也劫过法场的!”

    刚说完,立刻有人跳出来反驳,不少人当天都有劫过法场,结果都没有看到韦小宝,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最后聊着聊着,却是牵扯到了茅十八。

    钱老本当即有些激动,带着韦小宝,就朝着后屋过去。丧狗见状,知道茅十八果然在这里,好在刚才没有动手。否则茅十八出来作证,就算是误杀,少不得也会更加边缘化。

    “丧狗兄弟,天色已晚,请到厢房休息,明天一起拜见总舵主,如何?”和韦小宝不同,丧狗自然有人安排他下榻。

    “好的,谢谢!”丧狗有点挂念韦小宝那边,不过还是乖乖随着天地会的人去休息,路上,指了指之前那个年轻人,问了句,“那个,是哪个兄弟?”

    “你是说他啊?那是风际中风兄弟,入会比较晚,不过有能力,有见识,武功仅次于玄真道人和钱老本,也是我青木堂的能人!”会中兄弟比了个拇指。

    “原来如此,他就是风际中啊……”丧狗点了点头,之前的弹幕,似乎就提过,他是个奸细,没想到居然那么快就遇到。

    就是不知道,这个奸细的存在,对他到底是好,是坏……本能告诉他,一个有奸细的组织,最好不要在这里待着,还是得另外找下榻的地方才行。

    另外一边,韦小宝也和茅十八见过面,然后安排到了一间厢房。说是暂住,外面却有两个守卫,明显是软禁起来。

    “话说回来,其实我的待遇也差不多……”丧狗门外虽然没有看守,但隐约察觉到一些视线,看来还是有人在盯着他。

    “至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丧狗一番洗漱,然后直接上了床铺,外面有自己人看守,自己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