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60章 不是说好要几天
    摸不清对方的跟脚,钱老本可不敢随便让他掺和进来,免得背后被捅一刀,不划算。

    只是如今玄真道人,正带着青木堂的兄弟杀入天牢,这个时候不过去帮忙,怕他一个,又对付不了鳌拜和守卫的清军,不免有点着急。

    “各位好汉无需戒备,我乃五虎门丧狗,与各位好汉志同道合。虽没什么本事,也愿意帮助各位好汉,一起诛杀鳌拜。”丧狗左右看了看,上前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是你啊……也罢,跟着进去,小心便是!”听到对方的名头,钱老本稍微安心了一些,一个今天才被满人追杀的江湖好汉,自然不可能是满狗。

    于是一行人杀了进入,此刻天牢里面,已经是乱成一团,不断的传来厮杀声,驻守的二十来个守军,不到一照面的功夫,就陆续被这些天地会的成员杀死。

    丧狗就这样跟着进来,结果几乎没有可以插手的余地,索性直接跟着钱老本一路朝着前面走去,然后来到牢房前面。

    “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钱老本看向旁边的兄弟。

    “还在打,鳌拜厉害,我们好几个兄弟都靠近不得!偏偏牢笼里面并不宽,也进不去多少人,怕耽误了兄弟!”外面的兄弟听是钱老本的声音,连忙回道。

    “随我进去支援!”钱老本闻言,当即下去,丧狗也是尾随其后。

    真正进入牢房下面,才发现这里面正在激战。只见里面刀光剑影,四五个人拿着大刀砍向其中一个囚服中年,而后者居然四肢被锁链束缚,居然依然能够以一敌四。或以锁链作为护甲进行格挡,或以锁链震开周围的黑衣人。

    最后也是烦了,直接把连着墙壁的锁链扣,连同墙壁一起拽了下来,如同流星锤一样挥舞起来,使得周围几人更加不敢靠近。

    “他就是鳌拜,那么大的力气?”丧狗有点震惊,天生神力都不是这样的啊?!

    “好大的利器,这个满人好厉害!”幽幽弱水

    “是黑衣人太没用了吧?四五个打一个,对方还被铁链拦着,都打不过!”苍云月

    “不,对方的力气,按照专家分析,已经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水平!”人民的名义

    “这个力气很不科学,就算是大力士,能有这样的破坏力吗?慢着,莫非这家伙,会那之前弹幕所言的内功?”丧狗大弟子

    “喂喂喂,你们看到没有,监牢角落还有一个满人,他缩成一团不说,还用稻草遮掩自己,似乎是不想被别人发现……”白云已消

    “看到了,那家伙还真是胆小……话说如今这里的满人都被杀死,剩下的这个,莫非就是韦小宝?对了,他就在牢笼里面,所以等下说不定真的可以杀死鳌拜!”钕砉

    “韦小宝,小混混出生,缺点一大堆,但对认可的人还是很讲义气。武学秘籍最多的地方是皇宫啊,所以靠小桂子了……”盖浇饭

    “韦小宝目前还没成为青木堂香主,杀掉鳌拜后,被天地会绑架,见到茅十八,才拜陈近南为师成为香主。”盖浇饭

    “哦哦哦,还真是韦小宝,就那胆小的样子,还真让人看不起。果然这样的人不适合走热血路线,如之前弹幕所言,估计很适合走猥琐路线。”無天至帝

    “也就是很会阴人,主播要小心了!”三尺之猫

    不用说丧狗也知道,这家伙既然是这个位面的主角,那么自然应该交好。运气好的话,还能通过他,学习到一些这个世界的武学秘籍什么的。关键还是内力,看到那些人的战斗,他对内力开始有了很浓厚的渴望!

    这四个黑衣人,速度身手,都和普通人有着明显不同,刀法一般,不过身体实力达到,居然也能使出不俗的威力来。其中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实力最强,其他三个只能算凑合。就算是他对上,最多花点时间,也能将其打败。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否则完全就是打酱油的了!”丧狗想了想,眼看这些人,已经消磨了鳌拜不少的体力,于是直接冲了过去。

    “我来帮你们!”丧狗高呼一声,没有拿下背后的屠龙刀,而是取出腰间砍刀杀过去,这里的环境,其实根本不适合大刀,环境太窄,反而他这种砍刀,非常合适。

    其实主要还是,不希望手中的屠龙刀,把那些铁链给砍断,到时候鳌拜若是空出了两手两脚,那么打起来,胜负就难说了。毕竟,自己还不懂得内力,打起来太吃亏!

    丧狗加入战团,专攻鳌拜下盘,后者也发现这点,不得不小心翼翼戒备,结果上盘立刻遭到其他几人的攻击,显然大家也意识到这点,于是没有放过攻击的准备。

    “呜哇啊!”鳌拜怒吼,手中的铁链猛地一甩,如同流星锤一样,朝着丧狗甩了过去。后者一个后翻,避开这一下子,向前一跳,看到朝着鳌拜的胸膛砍去。

    却没想到的,对方荡开一个天地会的人,用锁链护住胸膛,他这一下根本没有能够击中,而后方猛地一踹,将他踢飞出去。

    “咳咳咳……”丧狗猛地咳嗽,这一下可不轻松,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难受。以前也不是没有被人踹过,能造成那么可怕效果的,活了那么久也只有这个鳌拜做到了。

    “哇啊!”趁着这个时候,韦小宝却是猛地跳了起来,不多时就跳到了鳌拜的肩膀上,两只脚死死夹住他的脑袋,然后腰间猛地拔出一把匕首,怪叫一声,朝着脑袋捅去。

    鳌拜此刻根本没办法防御,这一下子算是直接命中,满洲第一勇士,居然是那么憋屈地死在了一个小混混,假太监的手里。

    “啊,鳌拜死了?”玄真道人闻言一惊,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太监会出手杀死鳌拜,只知道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

    “走吧!外面有动静!”钱老本提醒道,他也有武艺,不过并不高强,主要负责打理青木堂的财政,内务,姑且算是半个文职人员。

    “走!兄弟,一起走!至于这个满人的走狗,一起绑走!”玄真看向丧狗,他手中那把刀一亮出来,就知道不是天地会的兄弟,但能过来帮忙,那就是自己人。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韦小宝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直接匆匆被人带出去,放入一个桶里面,顺带还把鳌拜的尸体也塞了进来,吓得他哇哇叫。

    估计也是担心他这样会泄露行踪,索性直接用一块烂布塞住他的嘴巴,然后直接带走。在清兵过来之前,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一座院子里面。

    “兄弟,没事吧?”解下蒙面巾,玄真道人来到丧狗面前。

    “挨了一脚,没什么,休息几天就好!”丧狗直接站起来,他现在很年轻,这样的伤很快就能恢复,并无大碍。

    “嗯,你的头发……”玄真道人看着丧狗脱下头巾,露出硕大的光头,不由问道。

    “这不之前显眼,所以索性假扮和尚……”丧狗摇了摇头,“前一阵在深山老林修炼嫌麻烦就剪掉了辫子,没想到居然还是被清军发现,一路逃到这里。没想到,遇到各位兄弟,不知道各位是什么人?”

    知道是天地会,但是他却不好直接明说,免得被对方怀疑自己的目的。

    “我等是天地会的人,不知道兄弟可有听说过?”或许是他五虎门的名头,在江湖还有点名头,玄真道长也有了招揽他的想法。

    “哦,原来是天地会的兄弟!丧狗一直希望能找到各位,加入天地会,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既然能与各位兄弟相遇,也算是命中注定!恳请各位,允许我加入!”丧狗连忙朝着众人行礼,十天的时间,或许天地会,就是他活下去的关键。

    “这个……要稍等,总舵主明天就会过来,到时候他来决定,要不要让你进来。”玄真道人不敢做主,毕竟他反清复明是很危险的事情,必须要慎重。万一招揽到一个清军的奸细,那么说不定会让兄弟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明天?”丧狗闻言一愣,记得以前弹幕,不是说要几天之后么?

    “怎么?”玄真道人很奇怪,对方似乎很诧异。

    “没没,只是想到明天就能见到总舵主,有些诧异。总舵主陈近南威名远扬,早想拜见一番!”丧狗此刻只能希望,盖浇饭的弹幕是对的,至少别把别人总舵主的名字报错。

    “哦,原来丧狗兄弟也是仰慕总舵主之人……”闻言玄真道人和钱老本稍微放心一些,陈近南在江湖的确颇有威名,不少江湖人士都很仰慕,这也使得他们,能够在其中发觉忠贞之士,选入会中,天地会才能因此维持。

    否则就说之前,有三四个兄弟在撤退的时候,就被清军抓住,生死不名。若没有补充,青木堂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少。

    “对了,我们准备要以鳌拜的尸首,来拜祭我青木堂的尹香主,不知道兄弟……”钱老本看向丧狗,毕竟对方还不是自己人。

    “可有麻衣孝服,我既然立志加入天地会,那我们都是一家人,拜祭尹香主,怎么能少了我一人?”丧狗没打算争权,他那点实力,乖乖混着就好。

    “好!大家都是好兄弟!”两人闻言,对丧狗又觉得亲近了一些。

    正式祭拜的时候,大家的神情非常激动,而韦小宝却是在角落那边瑟瑟发抖,不过却在注意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丧狗则是听着他们,细数鳌拜的罪行,以及清军入关之后的种种,不由得想起老大提起过的往事,居然也有些不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