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58章 总算找到落脚点
    “你朝城门走时,天地会(宗旨为反清复明)的人在你附近,他们即将去天牢杀鳌拜,如果你想混点好处,可以试试以此为投名状投靠天地会。”坚持

    “刚刚有那个什么会的人在附近吗?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的?”幽幽弱水

    “怎么感觉好像这些异世界的人,看直播的角度和我们不同?”白云已消

    “以前他们有人说过,他们看的是录播,可能反复查看的情况下,发现了端倪……话说其实我们也可以倒回去看看……”人民的名义

    “我倒回去看了,但看不出谁是天地会的……”丧狗大弟子

    “去找一个叫茅十八的人吧,他在天地会里,他用的是五虎断门刀,至于其他的人你可以不听,尽是一些你目前用不到也不看得到的……”盖浇饭

    “真羡慕你们这些异世界的,居然知道剧情,连主播都不知道。”三尺之猫

    “天地会暗语‘地震高岗,一脉溪水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还有天地会的风际中是叛徒,注意一下!”盖浇饭

    “@盖浇饭,不会专门去研究了一番《鹿鼎记》吧?”無天至帝

    “关键在于,我们连研究的机会都没有……”白云已消

    丧狗可没办法回答那些家伙的话,此刻追逐在他身后的清军,已经从普通的衙役,变成了许多正规军,或许是绿营的将士。

    和中后期,自行募兵的绿营不同,这些士卒,都是曾经的明兵,不少四十岁的人,甚至亲眼看着大清接管了北京城。

    同情?算不上,他们很清楚,如果不玩命的抓拿这个反贼,他们,甚至是他们的家人,都有可能会死掉!真正有骨气的,早在十几年前剃发易服的时候,早就死绝了!

    “京城到底有多少清军?”丧狗直接抱怨到,他可没有内里,可以飘然离去,也没有轻功,可以轻松甩开这些清军。尤其他的体力,和正常人没有太大区别,所以他会疲惫!

    “问题是我有这个!”丧狗咬了咬牙,在背包两侧的袋子里面,掏出一根炸药,这是上个位面剩下的,索性也一起带过来了。

    打火机自然是那个无限能量的打火机,点燃之后向后一丢,然后立刻冲入一间民舍里面,看着担惊受怕的屋主,道了声歉:“抱歉,借过!”

    随机猛的一冲,从窗户冲了出去,在胡同里面绕了几绕,伴随着一声轰鸣,又冲入一家院子里面,眼看左右无人,迅速躲入柴房里面。

    “看你们,还找不找得到我!”丧狗喘着气,他是真的疲惫了,刚出来就直接绕着圈跑了至少一个小时,马拉松都不是这样的。

    “不过我也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城门那边真的没办法过去……有一层隐形的墙壁,在限制我离开。至少,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突破这道墙壁,换言之,我接下来的十天……九天零二十二个小时里面,都要成为,这座名为‘京城’牢笼里的困兽!”丧狗吐槽道。

    “主播没办法离开,清军却不断补充,完全地狱难度!”幽幽弱水

    “这是根本不想主播活下来的节奏啊?话说,这到底是什么时代?”苍云月

    “一个火器还停留在燧发火枪和实心弹火炮的时代……大概……”人民的名义

    “那也不好,就算是燧发枪,还是可以在十多米射杀主播的!”钕砉

    “我有穿防弹衣,但是我脑袋可没办法防弹!”丧狗回答道,“我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这里危机四伏,主要是我这身行头,还有我这头发太显眼,所以只要出去,那么必然会被当成反贼围捕,想要脱身,除非剃头,或者干脆昼伏夜出!”

    “当然还有去找天地会,就是不知道盖浇饭的话靠不靠谱……”丧狗大弟子

    “问题是天地会在哪里?”丧狗直接抱怨起来,谁也不知道天地会的据点在哪里,关键是那些异世界的人也没有说。

    看看如今的屏幕,如今那帮家伙的弹幕,都是一些自己根本无法理解的玩意:

    “终于有时间了,跟虫族打了一架,虫族飘了,把太阳当能量矿开!还好我叫了个最强战神系统的宿主,打爆了银河,才勉强赢了!”麝鐵髅纔蛊

    “印象中,在某个世界的大明时期,我在少林寺中的佛像下放了一本阿鼻道三刀。丧哥,你可以找找。”道友无量天尊

    “@道友无量天尊,佛像被克鲁苏污染了,哦谢特!SCP怎么会和克苏鲁扯上关系?不兼容好吧?又有乱子了!”对三叶素上瘾

    “@对三叶素上瘾,我们收容……控制……保护……失效……我们跑路!”并非无

    “@并非无,核爆警告!”对三叶素上瘾

    “气,看是哪的吧,如果是龙珠的,那弱的一拳碎星,就是你们世界那么大的星球,强的……不好说,大概从一个位面打到另一个位面!”麝鐵髅纔蛊

    “额(︶︿︶)=凸,乾隆是康熙的孙子!”东方义乌

    丧狗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自己根本离不开京城,所以说少林寺那边自然去不了……而乾隆既然是康熙的孙子,那么看来东方义乌放着的东西……当然,存不存在还两说的。

    唯一让人纠结的,是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克鲁苏是什么,所以SCP到底是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谜。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会对自己产生影响,或许又如同盖浇饭所言,这些东西和目前的自己,其实没什么关系。

    柴房里面很安全,几乎很少有人会来这里,除非要煮饭烧菜的时候。不过很奇怪,这座院子,似乎没有任何人的样子,居然到饭点都没有人来,这样的话,作为暂时的落脚点,倒也不错。

    偶然会有人经过,是一些驻守的士卒。偶然会说起‘鳌拜’两个字,断断续续的,丧狗也大概听明白了,这座院子,原来是鳌拜的府邸。主人已经被囚禁,家人估计也差不多,只剩下一些值守的士卒,估计是等着后续抄家,毕竟之前他们就有提过这个。

    “也就是说,在抄家之前,一两天内,这座院子是安全的……那么,姑且让我期待一下晚上好了!”丧狗也安心在这里呆下,同时根据之前的弹幕,他也必须要考虑一下,今晚是否要去天牢那边看看,运气好,可能与天地会的人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