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无限求生直播 > 第49章 我就是一个侠客
    市里,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顶级的总统套间,两百平方米的超大豪华房间,来到这里的时候,丧狗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段时间,我可以住在这里?”丧狗指了指这个房间,会客室、餐厅、卧室、书房和浴室都有,而且浴室里面还有一个五平方米的超大浴池。以前在他的家乡,自己都没有住过那么高级的地方。不是说住不起,而是家乡没有那么豪华的酒店。

    “嘿嘿,狗哥在异世界带回来的黑科技,对于我们中华联邦来说非常重要。就您的贡献,在下次直播以前,住宿费我们自然会一力承担。当然,若是狗哥希望住在独立的房间,我们也会在周围,物色一个别墅!”牧良逢笑道。

    也是沾了丧狗的光,他在这里也有一个房间,只是没有这个那么豪华,食宿费报销。不过稍后,他还要向家里人说一声,让家人把换洗的衣服给送过来。到底是个工薪阶级,比不上丧狗这个有钱人。

    “我现在都不知道,下次直播是什么时候……”丧狗看了看屏幕,一个多小时,结果什么都没有出现,看来异世界的录播也没有那么快出现。一时间周围一切变得静悄悄的,感觉反而有点不习惯。

    “安心好了,中华联邦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功臣。我问过上面,狗哥若是不直播了,中华联邦的军警系统欢迎你的加入。哥带回来的黑科技,专家会评估价值,然后会把相应的紫金,达到你的卡内。对,就是你在那白色房间得到的那张银行卡,我们已经核实过了!”牧良逢微笑着说道。

    “怎么,给政府拉拢我啊?”丧狗大笑。

    “上面交代,小的也没办法啊!”牧良逢摊开双手,私下其实也没有那么严肃。

    “得,不想废话,你也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在半夜,我不管你们这里是不是白天,我需要睡一觉,可以吧?”丧狗也懒得说。

    “好的,这点我们已经考虑到,另外换洗的衣物会稍后给狗哥送过来!”牧良逢点头。

    “服务还真周到啊?”丧狗眉头一挑。

    “这还是我提议的……”牧良逢得意地说道,他来的路上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你小子,可以!不过不要那么谄媚,我不喜欢。”丧狗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遵命!”牧良逢点头,然后告辞离开。

    丧狗把背包拿了下来,禁忌的东西已经都给收走,平面斧和现代斧,甚至是登山镐也给了军队的人去研究,一个永不损毁的武器,若是能够研究出来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就算不能,把它重新熔铸……问题是能损毁它吗?!

    “累了……洗洗睡呗!”也懒得考虑这个问题,自己就留了一个无限能量的打火机,还有一把砍刀,其他的也的确用不着。

    “噗通……”跳入充满了热水的浴池里面的,这感觉是真的爽,这个浴池,感觉直接在里面游泳都可以了……当然,也就是想想。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前五天,扣除第四天晚上,我稍微睡了一个凑合的觉外,基本上就没有能够好好休息。”丧狗感叹,其实最让他庆幸的是,无人机没有拍摄到他,也不必担心会暴露什么。

    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换洗的衣服,贴身的衣物,还有一双崭新的皮鞋。衣服的款式偏休闲型,很适合活动,这也很适合他。

    “狗哥,晚饭打算吃什么?我们中华联邦的食谱可是很丰富的哦!”牧良逢刚好也是这个时候,在外面敲了敲门,问了句。

    “随便吃点什么吧!来点西北的菜系!”丧狗本来打算随便,毕竟之前吃了几天的罐头烤肉什么的,还有什么好嫌弃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怀念家乡的饭菜。

    “好的,我立刻通知!要不要先跟我去餐厅?”牧良逢询问。

    “好啊!反正也没事做!”丧狗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狗哥……”吃饭的时候,牧良逢好奇地问了句,“按照之前直播时你说的话,你真不是混社会的?不得不说,你刚出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混社会的……”

    “我的确不是,我等侠客,或许有点放荡不羁,但遵纪守法!最看不惯的,便是那些社团,或者说我们一直都是与社团作斗争。”丧狗摇了摇头。

    “我看以前的一些记载,你们侠客可都是高来高去……一言不合……”牧良逢试探着问道,在以前的记载里面,那些侠客可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

    唐朝有个叫做李白的,那首《侠客行》的,那侠士可不是什么好人!

    “现在不是古代,要在现代存活下来,侠客要变,门派也要变……规矩,也得改……”丧狗此刻也稍微有点陷入回忆之中,或许已经53岁的关系,有点容易陷入沉思。

    他以前也问过大哥,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规矩,那么多的限制。门派要帮助地方政府抓拿各种犯罪分子,而且还是义务帮忙,可一把热武器都没有,最多只能依靠暗器。为此陆续有兄弟离开,每次有人走,他都会质问大哥,为什么?!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丧狗直接靠在椅子上,“大哥被我逼得不行,就这样告诉我,哪个时代都一样,普通人可以惜命保身,但总有人要站出来做点什么。若是我们连站出来都做不到,那学武有什么用,当这个大侠,又有什么用?!”

    “这不,还有军警么?”牧良逢听出了这句话的沉重。

    “国是大家的国,没有国,哪里有家?国家繁荣富强,我们这些门派,才能发展起来。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吃国家的公粮,但我们也有义务去保卫这片繁荣,这是我们的侠义,也是我们的立场!”丧狗直接拿起酒杯,灌了一杯,“老大就是那么跟我说的,若是连立场都不明确的人,那么连自己是谁,应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问题是,谁又能坚持下来?”牧良逢觉得不太现实。

    “这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丧狗双手撑在餐桌上,“前呼后应,腰缠万贯的日子;还是看着你的老乡,过着不需要担心坏人的生活,看到你,会投来感激眼神的日子……有段时间我不懂,后来我懂了!我们那百姓,每年都有人私下去祭拜我那几个同门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