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血祭地球 > 第二十九章 幕后黑手
    压力退去以后,众人相互扶持站起来,至于楚娇娇则,背身一对火焰双翼,双翼展开足有一丈宽,奔腾的火焰欢喜跳跃照亮夜空,此刻的楚娇娇没有了之前冰冷高傲的气质,反而在火焰双翼的衬托下散发着让人说不出口的神秘气质。

    很显然这火焰双翼就是楚白的杰作!

    “啪啪啪!”

    那个被楚白叫做江城子的神秘人突然鼓掌,响亮的掌声在破晓的黎明之中显得格外突出。

    “不愧是楚会长,一手火焰异能玩的出神入化,让人赞叹不已。”

    江城子言语平淡,不带一丝感情的夸奖有些生硬而机械,仿佛被设定的机器。

    楚白皱了皱眉头,打了一个响指,一道火龙凸显,漫天炽焰呼啸,无声咆哮让空气凝固。

    火龙朝着江城子飞去。攻击意图不言而喻。

    江城子静静站立在花园之中,只顾着对楚白以及楚娇娇等人斜目而视,视呼啸的火龙旁若无物。

    砰!

    火龙撞上一身黑衣的江城子才,发生剧烈的爆炸。瞬间笼罩在江城子身上的黑袍在炙热的火焰之下化作灰烬。漏出了黑袍之下江城子弱小的身体。

    爆炸来的快,去的也快。

    当火龙消失不见之后,破败不堪的花园之中,依然屹立着一道人影。

    怨灵魔童!

    楚白知道一道火龙根本不可能伤害到江城子一丝一毫,但是却没想到,来人根本就不是江城子。而是他赖以成名的怨灵魔童,难怪声音生硬,表情不自然。

    “琳琳!!”

    姜恒,失神对着广场上的怨灵魔童大喊道。

    “恬噪!”

    江城子的声音从怨灵魔童口中传出,接着眼中邪眸闪光一道精光。

    一把无形精神利剑破空而出,在空气中划出波纹呼吸间击中趴在窗台上的姜恒。

    琳琳的陡然在姜恒心中激起的波澜盖过了江城子操控怨灵魔童给自己带来的死亡危机。

    为什么死去葬身火海的琳琳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姜恒从楚白口中的怨灵魔童的称呼大致可以推断出,当年孤儿院被院长用来祭献成为他加入永生者的敲门砖。

    也许成为永生者之后院长成为了一名觉醒者,又或者他利用门罗教传给永生者的邪术成为了一名觉醒者,于是原本葬身火海的琳琳就成了他才操控对象。

    江城子就是孤儿院院长罗江!

    无形之剑袭来,姜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前的窗台被无形之剑撕裂,平滑整齐的缺口预示着姜恒的下场。

    “冰霜护甲!”

    关键时刻,与姜恒有一面之缘的楚娇娇,使出了最后的异能,在极限距离之外给姜恒刷上了一套她的最强防御。

    同时,楚白的防御也在无形之剑到达之前套在姜恒身上。

    “烈火圣盾!”

    三面圆形火焰护盾环绕楚娇娇给姜恒套上的冰霜护甲,冰与火交相呼应。银白与火红的光芒让身怀双重防御的降临让姜恒大松一口气。

    然而,伴随着猛烈的滋滋滋声音,无数的白雾从姜恒身上散发开来。

    烈火圣盾与冰霜护甲居然在相互抵消,水与火形成的蒸汽让姜恒的呼吸变得急促,同时高温让空气变得稀薄。

    两个护体神技存在不过一秒中,就变成数量庞大的水蒸气消失不见,

    好在在两个护体异能消失之前,江城子发出的无形之剑就被抵消。

    “老头,你故意的是吧!”

    “丫头,你故意的是吧!”

    “哼!”

    “切!”

    楚白与楚娇娇黑着脸把责任推到对方头上。

    “桀桀桀!死到临头还在斗嘴,你们两父女就去黄泉路上作伴好了。”

    “张天德!让他们看看你的成果!”

    张天德收到江城子的指示之后,眼中漏出欣喜的疯狂之色。

    一把漆黑如墨,又带着一点异样红光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

    接着之前幸存的白僵从三栋疗养楼之中涌出来,密密麻麻的身影覆盖了整个花园。

    白僵不再是之前疗养院的工作人员,大多是衣衫褴褛,散发恶臭的流浪汉。

    “果然,蓉城这些年人口失踪居高不下的原因就是你们在作祟。江城子你觉得就凭这些杂鱼能够伤害到我吗?你太小瞧我火王了!”

    楚白不屑一顾,瞬间两队火翼展开,无数火羽脱翅而出。

    红光一片,姜恒目光所及,所有白僵太阳穴都出现一道伤痕。

    砰砰砰,倒地的声音不绝如缕。

    然而,疗养楼之中依然还有源源不断的白僵涌出。

    人一满万,浩浩荡荡,姜恒也不知道,到底这青山疗养中心隐藏着多少白僵,反正花园之中已经形成了一道连绵的尸山血海。

    “圣主门罗,护我长生!”

    兹!

    张天德念念有词之后,将匕首刺进自己的胸口,然后刨开他略显瘦弱的身躯,取出还在跳动的心脏。

    然后放在地上。

    与此同时,众人都不知道花园的石板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神秘而庞大的密文印记。

    还是楚白作为蓉城觉醒者协会的会长有见识。一眼就道出了密文印记的来历。

    “这是封禁大阵!不!不对!!”

    “这阵文是颠倒的,江城子你想用反封禁大阵做什么!”楚白厉声咆哮,接着双掌合拢,双眼微闭。

    “火焰神铠!”

    “桀桀桀!楚会长,你现在召唤你的异化物又有什么用,晚了!”

    “威慑”

    “夺魂”

    江城子操控怨灵魔童一连发出两个大招,把包括楚白在内的所有人都钉在原地。

    张天德的心脏落在阵法中间之时,他也带着满脸的欣喜和笑容死去了生机。

    跳动的血红心脏落在地上之后,顿时变成了一个血色肉球。

    被楚白斩杀的白僵流出的僵尸之血,顺着地上的密文印记,涓涓不息的流进肉球之中。

    包围花园的尸山血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减。

    “可恶!”

    楚白,想要使出异能破坏血色肉球,但是他被江城子的怨灵魔偶牵制住,根本不能使出一丝一毫的技能。同时耗空异能的楚娇娇也成了摆设。

    更别说她身后的国安黑衣人,从他们发达的四肢来看,很显然是力量和敏捷之内的觉醒者,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