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血祭地球 > 第二十六章 密室
    永生者!

    这是姜恒第二次听到这个词。

    第一次孤儿院失火的那天晚上。

    “浩子哥哥,恒哥哥我们来玩捉迷藏,嗯!今天该轮着我来找你们了!”

    “我数一百声,还是老规矩,谁被我先找到,就和我结婚!”

    “浩子你今天你当定琳琳的新郎了!我找的位置你们肯定是找不到的!”

    “院长大人,想加入永生者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告诉我你的代价是什么!”

    “浩子快跑,火燃起来了!”

    “哥,快救琳琳!!”

    “浩子哥哥,恒哥哥救救我!”

    啊啊啊啊啊啊!

    去死吧!!

    姜恒拿出54疯狂点射变成火人的飞行黑衣。

    激烈的枪响在空旷的过道回响,同时火焰燃烧的哔哔哔声掩盖了了姜恒的呼吸声。

    扔掉打空的54,姜恒掏出三菱刺,刀光一闪。

    然而多次召唤刀盾手们姜恒的气血之力早就消耗完毕,使出的刀光一闪就是个样子货。

    突然异变发生。脑海之中半月印记闪动,凭空凝聚成一把无炳大刀,大刀赤色如火,流光溢彩。

    刹那间大刀冲出脑海与三菱刺二合为一,原本应该是发出黄芒的刀光一闪瞬间就被替代成了赤色刀芒。

    赤色刀芒,携带淡淡的威压和不可抗拒之势劈开火焰,然后将不断挣扎怒吼的飞行黑衣从中间劈成两半,迸溅出来的黑血直接被火焰燃烧殆尽。

    至于发臭的内脏也只不过比血液多坚持了一会儿。

    当飞行黑衣变成一堆黑灰之后,姜恒也从暴怒之后回过神。

    永生者!永生者!既然获得了力量,那我就要替琳琳和孤儿院惨死的一百三十四条人命报仇。

    姜恒眼中怒火还没有褪去,又多了一丝坚定!

    当初因为捉迷藏,藏在院长办公室的姜恒意外偷听到了院长的秘密以后,姜恒日日夜夜都在回忆那一场梦魇。

    噩梦如跗骨之蛆,**吞神,让姜恒终日浑浑噩噩,直到在那天雨夜遇到宁静以后一切才有所好转。

    卡擦!

    嗯?

    燃烧液的大火居然把过道的给烧坍塌了!

    不对!

    有情况。

    姜恒看着因为破旧的消防系统触发后被浇熄灭的火焰留下的黑色痕迹,带有黑色痕迹的过道倒塌之后,一个隐匿房间出现在姜恒眼前。

    为什么疗养院里面会有一间密室。

    姜恒思索片刻,便踩着碎裂的砖石小心翼翼的踏进了密室。

    摸着密室的墙壁,姜恒心生疑惑,按照道理来说这种厚度的墙壁不应该被烧塌啊!

    难道是!

    姜恒仔细一看,果然墙壁之中的承重墙上有一道光滑的切口。

    这是自己刀光一闪造成的?

    貌似自己掌握了不得了的绝招了,那么问题来了,用刀的召唤师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召唤师。

    密室不大,也就五六个平方,屋内有一个生锈的铁制工作台,工作台上面有一盏台风,结了蜘蛛网,还散乱的扔着一些书籍,工作台背对缺口,正对一块黑板,黑板上面用大头钉订着一些照片,连着一些红线。

    有人在这里研究什么!

    姜恒上前在工作台翻找了一下,找到一本笔记本。同时姜恒想到了自己在职工宿舍楼找到的带血日记本。

    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现在那群黑衣僵尸忙着对付失神的彤彤,估计一时半会不会跑来找自己的麻烦,而且飞行黑衣妥妥的气血四重,实力上的碾压,没有人会怀疑姜恒能够反败为胜。

    翻开在宿舍楼找到的带血日记本。

    李晓梅

    这或许就是笔记本的主人。

    “一月四号,今天隔壁三号楼来了一名很帅的医生,心目中的男神,可惜有点高冷”

    “一月七号,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病患有点多,搞得经期都乱了,好烦哦!”

    “一月十一号,死人了,一号楼有个病人居然被老鼠咬死了,听小微说死的可惨了。太恐怖了,好想赶紧结束实习生活。”

    “二月五号,今天收了一个小女孩,叫丫丫,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她的时候我心里总是有一种被怪兽盯上的感觉。”

    “二月十三号,二号楼,有人不见了,警察也来了,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在敷衍。”

    “二月二十一号,食堂的菜越来越难吃了,总有一种怪味,好在我又遇到了三号楼的帅哥,真的好帅哦!”

    “三月十号死人了,又死人了,电话也打不通,也没有警察来,疗养院仿佛被隔绝了一般!”

    “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我也被发现了,我爱你们,老爸老妈,还有老弟!”

    ……

    姜恒大致浏览了一下日记本,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从笔记本的信息来看,李小梅基本上每隔两天就会写日记,虽然最后一条日记没有时间,不过倒数第二条日记的时间是三月十号,所以这个叫李晓梅的姑凉死亡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三月十二号。

    而且这本日记的时间是去年的,也就是说疗养院的变故,早就发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有心人给隐瞒了下来。

    不对!

    既然这里出现了永生者,那么这个疗养院的人就是被永生者用来祭献用的。

    那么包庇永生者的人只会是同样的永生者。而且刚才大傻叫白发老人张天德!

    张天德就是青山疗养院的院长,很显然他就是祭献整个疗养院的永生者。

    那么能够压住几百人死亡的人物应该是蓉城里面权利最大的几人。

    也就是说蓉城官方有人成了永生者。

    姜恒回忆这些年发生的大型事故,当年孤儿院失火是院长与一名黑衣人的祭献。

    不过后来没死的院长遭到了通缉,很明显不可能是他。

    还有就是七年前的公交车自燃事件,发生的很诡异,处理和报道也很模糊。

    再就是五年前年前宝湾沉船事件,救援很慢,调查模糊。

    等等,姜恒记得日全食的时候,有一座大厦似乎发生了大火,造成了几百人的伤亡。

    虽然不知道这些时间到底是不是永生者的祭献活动,但是不妨碍姜恒在心里留下怀疑的种子。

    轻舒一口气,姜恒打开了在工作台上面找到的日记!

    “彤彤的病情加重了,没办法只有试试老师说的方法!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彤彤,我爱你!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