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血祭地球 > 第三章 准备物资
    退出微信,姜恒点开那几条未接电话,选择回拨回去。

    打电话的是猥琐老汉李铁牛和猪肉佬王大刀,以及貌美如花小玉儿。

    电话接通李大牛疲倦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出来:“你小子还没有死啊!

    “呵呵!我死了谁给你送终,再说了小玉儿都还没嫁给我,我怎么舍得去死!

    “滚犊子,你在哪!没什么事情吧!

    “店里面,好得很!

    依次给小玉儿和猪肉佬回了个电话之后,姜恒双手撑在檀木桌上揉着眼睛。

    浩子的电话没有打通!

    姜恒现在根本不清楚远在魔都亲弟弟姜浩的情况,唯一庆幸的就是浩子觉醒了。

    就算是末日,生存能力也要比一般人强。再加上浩子早熟的性格,以及蜀地高考状元的智商,应该比自己要混的好一些。

    换了一套衣服,洗了个热水澡,将一身的血腥味道去掉。

    不过肩膀和腰间发黑的皮肤让姜恒心中升起一丝忧虑。这就是尸毒!

    伸手抚摸发黑之处。

    冰冷没有一丝温度,姜恒咬牙拿起一把水果刀,划开皮肤。

    看着流出来的黑血,姜恒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

    哎!如果不是自己的气血之力高于普通人,估计昏迷的时候就已经转换为没有思想的行尸。

    看来耽误之急就是除掉自己身上的尸毒。

    想到这里姜恒不禁想起了浩子发给自己的微信。

    为什么远在魔都的浩子会知道自己中了尸毒,难道说浩子觉醒的能力是预知或者是感知一类的。

    不管了,就按照浩子说的去青山精神病院。

    换上衣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边幅,姜恒打开风水店的卷帘门。

    刺眼的阳光,让姜恒的眼睛有些生疼。

    用手遮挡之后明显要好很多。

    刚才看了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距离抽血已经过去了整整的两天。

    朱雀街的人很少,完全看不出以往热闹的情景。

    嗯?

    街口一排被毁掉的房子映入眼帘。断壁残垣,满目疮痍。

    姜恒目光冷聚,看来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朱雀街发生了一些状况。

    “恒哥!

    一道柔弱的声音传入姜恒耳中,入眼便是一道柔弱的身影。

    淡蓝色长裙齐着脚踝,米黄色帆布鞋沾了一些灰尘,披肩长发没了往日的光泽,红肿的双眼透着一丝倦容。

    “陈姨没了,麻爷爷也没了,还有小伍小六他们!”

    李玉儿扑在姜恒怀里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告诉姜恒这个悲伤的消息。这些人都是朱雀街的老街坊,哎!世道无情!

    安慰好伤心的李玉儿之后,姜恒去看忘了一下在日全食之间受伤的街坊。朱雀街损坏的原因也从大家口中知道了!

    突然出现的日全食让很多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日全食发生的时候就有一辆满载货物的挂车因为突然的黑暗失控,直接撞毁了半条朱雀街。

    幸好挂车在李老头的小面馆翻了过去,不然就没有刚才李玉儿趴在自己怀里哭泣的画面。

    猪肉佬也受伤了,雪亮的大光头上面被掉落的碎砖块划了一条大口子,按照姜恒的理解就是大卤蛋开了口子,进味了。

    不过陈寡妇的死才是对猪肉佬最大的打击!默默守护了三十多年的人说没就没了!按照李老头的话说,如果没有人刺激猪肉佬就废了。

    到时候,野猪就变成了死猪一条。

    安排好之后姜恒从自己的风水店中把从古玩街淘来的紫砂壶带上。

    同时把银行卡也给带上了。

    朱雀街街尾是老顾头的古玩店,他垂涎姜恒的紫砂壶许久。

    “小子,你真的打算把这壶卖给我!”老顾头两眼冒着精光,双手死死抱着紫砂壶不松手。

    “就按照你之前说的价,不过我要现钱!”

    顾老头抱着紫砂壶,掀开帘子窜进内屋,一阵翻箱倒柜之后,用黑色垃圾袋提着十万块现钱出来。

    “点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可不准后悔!!”

    姜恒点头,但并没有点钱,老顾头的信用还是可靠的。朱雀街的老街坊都知道。

    从自助银行把手中银行卡里面的钱全部都取出来以后,姜恒手中的现钱便达到20万的样子。

    20万在蓉城这个地方真心不多,但只要不买房子也算少不少。

    但是购买一些物质应该够了!

    姜恒驱车来到位于郫都的霸王冻货市场。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可靠的卖家,购买了十万的冻牛肉,冻猪肉,冻鸡肉。然后又在粮油区购买了五万元左右的粮油物资。

    所有东西都送到自己在朱雀街转角处租的冻库。

    这个冻库原本是附近市场用来储存蔬菜的!但因为政府形象工程,市场被拆除,只留下这个半废弃的冻库。

    姜恒给了看守冻库大门老头三个月的工资打发他离开。

    这种储备物资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姜恒不是没想过离开朱雀街去一个偏僻的准备迎接浩子所说的末世。但一想到李玉儿红肿的双眼楚楚可怜的样子,姜恒就狠不下那个心。

    反正自己储备的物资应该够五人生活半年的!

    解决完物资问题后姜恒窜到隔壁下南街,悄悄的敲开一道拉下来的卷帘门!

    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警惕的伸出头在姜恒身后打望。

    “那个道上的!”

    “南哥介绍的!”姜恒沉着应对

    “需要什么!”进了屋子,中年人伸手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可乐扔给姜恒。

    姜恒不动声色的把可乐放在一旁的工具桌上。然后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一张打印的 A3纸条递了过去。

    中年人眯眼接过纸条瞥了一下淡淡道:“你要的东西不便宜!”

    姜恒没有说话,直接递过去一个牛皮纸包,里面是姜恒剩下的钱。

    “五万?你这只能拿一把家伙,两盒花生米。至于机械弩,就当送给你,弩箭也送你五十发。够诚意吧!”

    姜恒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这个地点是他再给那个南哥算命的时候偶然听到他电话中的信息而已,至于行情这些他根本不知道,但不妨碍他讲价。

    “再送一把三菱军刺和狗腿刀!”

    “没问题!”中年人敲桌子立马同意了姜恒的提议。

    从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姜恒摸出身上的熊猫点燃狠吸一口。

    那人答应这么快,百分百坑了自己。哎!自己还是太善良讲价都不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如果末世来临,所谓的钞票只不过是一堆废纸而已。

    把手中烟蒂轻轻弹进垃圾桶,看着路边微亮发黄的灯光,自己远去的暮色,姜恒吐了一口浊气。该是去解决赤裸僵尸遗留下来最大问题。

    黑狗血!

    姜恒第一映像想到的就是朱雀街王主任的宝贝儿子黑旋风,一条纯种黑背。毛色发亮,见人龇牙咧嘴。这些年仗着人势咬伤了不少朱雀街的街坊邻居。

    直接成为朱雀街一害。

    姜恒打算在拯救自己的同时为民除害。不过还要计划一下。

    回到朱雀街,在猪肉佬铺子旁边买了一斤切好的卤肉。不得不说朱雀街街坊神经粗大。被汽车撞毁的房子还躺在地上招惹尘埃,另外一边的铺子走开始继续营业。

    提着切好的卤肉,姜恒三两步回到店铺上,把上次喝剩下的半瓶好酒提上,进了李老头的面馆。

    “老李头,整点!”

    哐当!

    姜恒进来的时候面馆并没有什么人,李老头坐在长凳上吸着烟,听到姜恒的话,直接把烟杆往凳子上一敲!腰间一別,摆出熟悉的架势!

    接过姜恒的酒,李大牛直接对着瓶子闷了一口“臭小子,你这点酒菜可不够啊!”

    “嘿嘿!把小黑借我我去给你弄下酒菜!”

    李大牛嘴角上扬漏出猥琐的表情,然后眼睛一转一副我懂的的样子。

    “小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