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老子是黑无常 > 第七章 学校打妖怪
    白祺回到家已经九点多钟了,拖着一麻袋镇鬼符悄悄溜进房间锁上房门后扑到床上,白祺才有了一丝踏实感。

    从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跟梦一样,但毕竟白祺也经历过不少人生的挫折,所以很快就冷静下来,趴在床上思考怎么赚取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毕竟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兜里没钱怎么衬托自己的嚣张。

    十二年后的共享模式还算是比较成熟的,小到手机相机大到汽车万物皆可共享,而现在的学生大多数没有手机,如果自己可以买进几部手机在学校里出租共享的话,白祺想到这里记起当年在学校里能拿到一部山寨带跑马灯的砖头手机都感觉很炫酷了,如果去二手市场淘换几部手机回来翻新一下,在学校肯定会有市场!

    白祺也不贪心,如果有充足的资金的话能投资的太多了,只有积少成多,人赚钱难,钱赚钱容易这个道理,白祺还是懂的。

    有了思路以后白祺对自己重生之路更加的有信心,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白祺渐渐陷入了沉睡。

    ———————

    第二天醒来时老妈已经做好了早饭,这些年每天早晨都是急匆匆出门在路边摊买俩肉夹馍就赶紧去挤公交,如今能再能不急不忙的吃一顿早饭实在是幸福。

    “今天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别再调皮捣蛋了。”老妈一边给白祺盛好白粥一边说道。

    “知道了,放心吧妈。”白祺说完又往塞着了个包子。

    老妈有些诧异今天白祺怎么没有嫌自己啰嗦,但也没说什么,也盛好一碗粥吃起早饭。

    白祺狼吞虎咽的吃完,起来顺手把碗刷了,然后说道:“妈我上学去了。”

    “等一下!”老妈喊道。

    白祺刚摸起书包准备出门,又折回来问道:“怎么了?”

    老妈站起来摸摸白祺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疑惑道:“你是不是发烧了?”

    白祺笑了,知道老妈是不习惯自己的儿子突然变得这么懂事,毕竟之前的自己有多叛逆自己还是知道的:“没发烧,快吃饭吧,我上学去了。”说完就跑出了家门。

    今天是月考的日子,白祺着急早点去学校把其他课本吞一遍,脚下不自主的加快了步伐,昨晚吞了一颗树阴阳炉烧了一整晚,今天早上起来就感觉神清气爽,如今稍微加快些步伐就感觉比平时快了太多。

    一路小跑到教室,连汗都没出一点,现在时间还早,教室里只有几个值日生,白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到自己座位上,从书桌里一股脑的把书塞进自己特地带来的大书包里,背上就往教室外面跑,看的几个值日生一愣一愣的。

    小树林是坚决不可能去的了,学校里一时半会不会有人去的地方也就还有个体育器材室,白祺脚下健步如飞,直奔着体育器材室就跑去。

    上辈子白祺还练过一段时间的体育,但那是高二时候的事情,如今还是高一,还没到体育生选拔的时候,但还是不耽误白祺轻车熟路的从墙缝里摸到体育器材室的钥匙,刚想开锁,却发现门根本没关。

    白祺推门就走了进去,将门仔细关好反锁,钥匙在自己手上,别人想进也进不来,然后又顺手拉过来一个海绵垫子,将书一股脑倒出来盘腿坐下,为了以防吞噬的时候吞串了,还是一本一本的吞噬比较好。

    白祺闭上眼睛,摸起一本书来,集中精力,经过几次的熟悉,现在白祺吞噬的速度已经快了很多,三下五除二就吞完了几本主要的学科,白祺还特别准备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把吞噬完留下的黄色物体扔到塑料袋里一会丢掉。

    就在白祺准备继续吞一本地理的时候,突然听到器材室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当即竖起耳朵,转头仔细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毕竟昨晚刚当上黑无常,早就有传闻说学校是在坟场上建的,也保不准就器材室里有个什么羽毛球拍鬼之类的。

    一阵细微声响传过后,突然又从那里传来一声怪异的呜咽声,像是夜猫呜哇的叫声,白祺吓的赶忙站起身来,大喊一声:“出来吧!屁股!”

    然后慌乱的往兜里掏,抓出五六张镇妖符,声音有些颤抖道:“妖怪!我不怕你!我我我是黑无常6666号!”

    刚才发出声响的黑暗处又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的笑声,白祺只觉得头皮发麻,只见从置物架后缓缓伸出一双惨白的双手,然后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头突然伸了出来,吓的白祺往后连缩两步,喊道:“你你你不要负隅顽抗,那个你,你犯了罪,你破坏了人鬼那个条约,我警告你阿你不要再过来了!”

    女人慢慢从置物架后走出来,只见她一身白袍,时不时还发出恐怖的轻笑声,往前走到白祺能够看清身影的地方突然猛的抬起头,只见她两眼还渗着丝丝血迹,嘴唇鲜红,吓的白祺嗷的一嗓子,抄起包浆一万年的锅铲就冲了上去,闭着眼就是一顿拍。

    只听那女鬼被一锅铲拍到脑袋,大喊一声:“啊!!好痛!你来真的!”

    白祺心道,罗小黑诚不欺我,这锅铲果然是宝贝!赶紧把手上一大把镇妖符往女人身上一贴!果然女人一下就躲在地上不再反抗了。

    白祺信心大增,正要后退开始给这女鬼舞一套锁魂式,却听见蹲在地上的女鬼正发出一阵……哭声?

    白祺楞了一下,这女鬼还会哭?正想着只见那被贴了七八张符的女鬼一屁股坐在地上,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嘴里还说着:“你打女孩子,你还是不是人!”

    白祺彻底傻了眼,这女鬼不是被贴了符怎么还……等等?!她不会是个人吧!

    想到这里白祺赶紧问道:“你不是鬼?”

    只见那女鬼把身上的白袍子一扯,露出里面一身校服,哭喊道:“我是你个大头鬼!你死定了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