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老子是黑无常 > 第三章 神奇炼丹炉
    放学的路上,邱圣智说道:“兄弟,你别在意那些虚名,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赵磊也点头道:“我也相信你,他们给你起了个屎王的外号实在是太过分了!欸你把帽子再压低点,那边好像有人认出你来了。”

    白祺幽怨的看了两人一眼,默默的把帽子往下拽拽:“你俩相信我能不能离我近一点,你俩躲什么呢?”

    白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放学的,人家重生都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美眉无数万人崇拜,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变成了这种画风!刚开局就自己给自己来了个王炸。

    一路上白祺都在悲痛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小树林,为什么要选择那么一个姿势,为什么还要捏着手里那坨解释不清的东西!

    正悲愤着,赵磊对白祺说道:“你不回家啊?”

    白祺一愣,抬头一看,眼前的小区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十二年前的一幕一幕不停地在眼前回放,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白祺兴奋道:“我回来了!”然后一路往小区里飞奔而去,只留下呆在原地的赵磊和邱圣智。

    “你有没有感觉这个人,气质突然变了。”邱圣智看着白祺飞奔回家的背影呆呆的说道。

    赵磊舔了口手里的冰棍点头说道:“我感觉到了,这人傻了。”

    “你说他会不会真穿越回来的。”

    “乖,别想了,来我给你听一首我刚发现的好歌,叫哥只是个传说。”

    一路狂奔到家门口的白祺在家门口深呼吸几口气,想到能见到十二年前的老妈,一眼眶热泪又忍不住翻滚,白祺掏出钥匙,颤抖着插进锁孔,打开家门。

    正要开口喊一声表达自己的思念,抬头却发现老妈正拿着根鸡毛掸子坐在沙发上眼神中冒着杀气正盯着自己,白祺见状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道:“妈......”

    “听说你数学考了16分,在学校里装疯,还玩屎吓唬女同学?”

    “妈你听我解释......”

    “你给我闭嘴!!你从哪里弄这么个帽子!给我摘下来!”

    白祺颤颤巍巍的把帽子摘了下来。

    “你还染了个绿毛?!”

    “啊!?妈我没有!”

    “今天这顿毒打你是跑不了了!”

    ————————

    白祺躲在房间里如今只想杀了那俩扯淡的黑白无常,自己的屁股这几天轮番接受不同程度的摧残,这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重生啊!还有自己这突然变绿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白祺看着镜子里自己翠绿一片的头发,十二年前的身体还正值健壮没有发福,白祺不禁自言自语道:“还有点帅。”

    白祺脑海中不断闪过各种yy小说和动漫的桥段,最后得出一个推测,自己的头发变绿很大概率是因为吞噬了那些草而导致的,想到这里白祺赶紧坐到床上盘腿闭眼,再次感受着胸口那团小黑洞。

    随着心情缓缓平复,白祺愈发的能清晰的看到那小黑洞的模样,突然间黑洞前出现一个虚幻的人影,白祺仔细一看,那小人不就是自己吗?随着白祺注意力愈发的集中,那虚幻的小人也缓缓开始挪动步伐,往黑洞里走去,直到黑洞触碰到小人身体的一瞬间,白祺只觉得整个脑海中闪过一道白光,光芒散去,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丹炉!

    此时丹炉正隐隐约约冒着点点火光,白祺赶紧走上前去,发现炉子旁边散落着一小把草叶,可不正是下午的时候自己试着吞噬的那一把草吗?

    眼看着丹炉里的火只剩了一点点火星,白祺试着从地上抓起那把草丢进丹炉里,草叶刚接触到火星就瞬间燃烧升腾起一片火焰,白祺只感觉到周身毛孔像是突然张开一下,一股舒适感从头皮一直蔓延到脚底,但仅仅是维持了一瞬间,就随着草叶燃烧殆尽而消散而去。

    总之这丹炉肯定是对自己有益处的!

    白祺赶紧收回思绪睁开眼睛,四下看着房间里还有什么是自己能够吞噬的。

    数学课本?

    白祺一咬牙,反正留着也白留,抓起数学课本放在手心,屏气凝神,又是熟悉的手心一热,喉咙里涌出一股油墨的苦味和淡淡的纸香,白祺赶紧忍住集中注意力回到自己胸口的小黑洞内,果然,刚才空荡的丹炉旁边出现了一本数学课本。

    “老子真是个天才!哈哈哈哈!”白祺得意的从地上抓起课本,虽然内心有些愧疚,但是只能委屈一下你了,想着就把课本丢进了丹炉。

    随着课本逐渐被丹炉吞噬,白祺再次感觉到那种毛孔舒张的舒适感,这次的时间比刚才把草要持久的多,另外的白祺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突然充斥进一堆自己从前看到就头痛的数字符号,各种公式定理!

    这丹炉吞噬什么就能让自己的身体吸收什么!

    这也太牛x了吧!

    那自己岂不是要变成一个无敌的天才,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

    白祺正得意着幸亏自己这些年看了这么多小说动漫,不然一般人哪能这么容易就参透这小黑洞其中的玄机,突然只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白祺!你干什么呢!”

    白祺吓得赶紧睁开眼,只见老妈正一手抓着门把手,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白祺低头看看自己,此时正盘腿坐着,摆出一副如同观音托瓶的动作,伸出的手中果然又多了一坨黄色的不明物体。

    “不写作业在这装如来佛是不是!”

    “妈......你听我解释。”

    幸亏数学课本留下的黄色物体没有散发出那股骚臭味而是散发出淡淡的纸香,要不然白祺真的是要冤死在屋里。

    白祺的老妈翻了个白眼,说道:“赶紧洗手吃饭。”

    白祺如获大赦,赶紧将手上的东西撇到桌子上,一个翻身下了床,小跑进洗手间洗了手。

    白祺的老爹常年在外面打工,所以家里只有白祺老妈一个人在,十二年后的白祺从外省上了一个三流野鸡大学以后就留在外地工作,每个月拿着三千多块钱的工资,天天为了下个月的信用卡犯愁,从来不敢请假休班,一年最多也就回来两趟,如今再回到熟悉的学生时代,看着桌子上老妈做好的三个小菜,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愣着干嘛,赶紧吃饭。”老妈递过一双筷子说道。

    白祺微微一笑,接过筷子。

    这一次,一定要做一个让老妈骄傲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