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292章 故事的尾声
    那个孩子是个男孩,长得很漂亮,妥妥的一个美少年,就像是那些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

    就连白青看到了,都忍不住有种惊叹的感觉。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怕生还是什么的,他的脸上,明显带着有些拘束的神色,看向白青的目光,看起来也是有些奇怪。

    白青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方蕴,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蕴姐,好久不见。”

    然后又伸出手来摸了摸那个男孩的头,边摸边笑着说道:“这是你的儿子吧?想不到都这么大了,我上次见的时候,还是个在襁褓里的小家伙呢!”

    “叫叔叔……”他又露出最和善的笑容来,对着那个男孩笑着说道,方蕴的儿子嘛,让他觉得特别的亲切。

    然而白青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方蕴却就突然开口,将他的话给打断:

    “他不是我的儿子,是你的儿子……”

    说完,不等白青那边是什么反应,她又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男孩的后背,柔声对着他道:“你不是一直想要见爸爸么,他就是你的爸爸,快叫爸爸吧~”

    “爸……爸~”那个男孩嘴巴嗫嚅了几下,最终还是有些生疏的发出这两个字节来,想要看看白青的表情,却好像又害怕似的,抬起头来看看白青,便又飞快的低下了头。

    此时的白青,整个人则是已经石化了,然后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苏静,差点儿就要忍不住直接开口解释。

    他被刚刚方蕴的话给雷得不轻。

    以至于张大了嘴巴,脸上全都是无语的神色。

    拜托,他跟方蕴,清白的可是不能再清白了。

    或许当初的方蕴,各种的火辣,他这个有颗大叔之心的“少年”,也喜欢撩拨几句,毕竟方蕴的骨子里,可是带着几分叛逆的火辣少女。

    但天可怜见,两个人真的没有啥肉体关系。

    是不是自己做的,他心里还没个数么?

    更何况,方蕴的感情也一直挺稳定的啊,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给她老公戴了顶帽子。

    话说,碰瓷也没有这么碰的吧!

    这个锅他绝对不背!

    “蕴姐,这个玩笑可不好笑……”白青干巴巴的对着方蕴道,语气里,似乎还是带上了几分微微的怒意,这当着苏静的面,瞎说什么呢。

    别说是没有这回事儿了,就算是真的有,是能这么直接说出来的么。

    到底是多少年的首富了,这点儿气势还是有的。

    但方蕴好像根本就是没有感受到一般,泰然自若的站起身来,然后有些面色复杂的看着白青,片刻之后,才轻声的开口说道:“这确实是你的儿子,是你和小叶的儿子!”

    听到方蕴说到这里,白青的气势先是一滞,紧接着就仿佛是被扎了个洞的气球一样,瞬间就泄了气。

    有那么一瞬间,他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但是看到方蕴那笃定的样子,他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他第一反应,是先看向身边的苏静,却看到苏静脸上的笑容只是凝固了一下,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反应。

    “苏静,我……”白青下意识的想要对着苏静解释什么,但是苏静却是平静的留下一句“你们先聊”,然后又客气的对着方蕴说了一声,就先回到了楼上。

    虽然有些担心苏静,但是眼下还是先把这事儿给解决再说,白青叹了一口气,然后木然的对着方蕴说了句:“先……先坐吧~”,整个人便带头坐在了沙发上——他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看到白青的动作,方蕴也是带着那个孩子坐在了沙发上,那个男孩,虽然低着头,但是眼光却一直在偷偷的看着白青,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青脸上的表情,脸上也是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忐忑。

    “当初小叶回国之前,你们都发生了什么,这一点你心里应该都清楚,回国之后没多久,小叶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不过她却固执的没有将这个孩子打掉,不顾反对的将这个孩子给生了下来,当做自己的一个念想,这么多年以来,她并不想去打扰你,或许她觉得,她跟你之间,可能有着太多现实里的阻隔,哪怕是这个孩子,她也只是想要自己一个人抚养他,在二毛,这样的单亲妈妈有很多,而小叶也没有想着再结婚,她跟我说,这辈子有这个孩子,就够了,原本,她并不想要让这个孩子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但是现在,她走上了政坛,曝光率比以前增加了很多,现在二毛那边的局势又比较的紧张,作为亲近大毛一方的官员,她的存在也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敌视,她自己并不害怕,但是却担心孩子,无奈之下,她便联系到了我,想要将孩子托付给我,不过我觉得,可能你这个做父亲的,比我更加适合,你也有权力和义务,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方蕴对着白青简单的说道。

    一面说着,她一面拿出各种写满了毛文的证件:“这是他的出生证明等证件,你也可以去跟他检测DNA!”

    白青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努力的消化着这个消息。

    即便是没有看过方蕴拿出来的那些证件,但是白青的直觉却告诉他,刚刚方蕴所说的,都是真的。

    因为从他见到那个男孩的第一眼起,他就觉得,那个男孩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现在想想,其实他的五官当中,不正是有着自己小时候的影子么。

    而且,他长得这么漂亮也就不难理解了,毕竟混血嘛,他的妈妈又是一个大美人。

    突然间多出来这么一个儿子,最开始时的冲击之后,白青有些惶恐,又有些惊喜。

    惊喜的是,他有了这么一个失而复得的儿子,而且他和叶芙根尼娅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了一丝联系。

    虽然,叶芙根尼娅到现在为止,好像也仍然没有跟自己联系的打算,连孩子都没有托付给自己,要不是方蕴,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他和叶芙根尼娅还有一个孩子存在。

    但现在知道了,他又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再考虑的事情。

    他现在最优先考虑的,是该怎么对苏静交代啊……

    明明,两个人的感情一直都很稳定,而且她才刚刚给自己生了一个孩子。

    白青禁不住搓了搓脸,他从来都没有觉得如此棘手过。

    刚刚重生时的那些荒唐,现在到了该买单的时候了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

    在那个男孩期待的眼神当中,白青抬起头来看向他,然后柔声说道:“来,到爸爸这里来!”

    说着,冲着自己的儿子,张开了自己的怀抱。

    那个男孩有些怯怯的看向白青,又下意识的看向方蕴,许久之后,仿佛是心中的那份长久以来的期盼,战胜了他的恐惧,他慢慢的走向白青,到了白青的面前,跟白青对视着,片刻之后,他才白青给一把抱在了怀里。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将头埋在那个心中一直想象的怀抱里,许久之后,脸颊上才无声的划过了泪水。

    小小的男子汉,也有哭泣的时刻。

    “爸爸……爸爸!”

    他轻声的看着白青,一开始的时候,声音小小的,然后,便越发的坚定起来,同时,双手也是仅仅的抱住了白青。

    一直到白青送方蕴离开,他都紧紧抓住白青的手,仿佛一松手,他的爸爸就要再次消失不见一样。

    最终,白青还是从方蕴那里,弄到了叶芙根尼娅的联系方法。

    他也知道了自己这个儿子的名字。

    马特维*鲍里斯*波克隆斯卡。

    华语名:白岫。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跟苏静解释一下,这个儿子的来历。

    想到这里,白青先是打开电视,让白岫在那里看着,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白青也看得出来,白岫哪怕是在二毛长大,但是华语也相当的溜,看国内的节目也是毫无压力。

    开始白岫还是有些不安,或许是到了新的环境里,得到了自己梦寐已久的父亲,他又很害怕再失去,白青好一番安抚之后,他才听话的在那里看起了电视,但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看着白青上了楼。

    白青的脚步微微有些沉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对苏静说起这事儿来。到了门口,他咬了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或许,早就会预料到这种事儿的发生,毕竟私生子在豪门里,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可能苏静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相比起来,这毕竟是白青年轻时的荒唐事,倒也算不上是丑闻。

    所以,苏静竟然也就那么接受了。

    平静到连白青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之后,白青忽然睁开了眼睛,先是看了一眼身边睡的香甜的苏静,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起身。

    拿起电话,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外面。

    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起身后,原本躺在那里的苏静,也是慢慢睁开了眼睛。

    按照今天得到的联系方式,白青打了过去。

    明明已经是三十岁的人,大风大浪也都见过了,但是在这一刻,却依旧忍不住有些紧张。

    直到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那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他的心,止不住的怦怦直跳起来。

    那一夜,他跟忽然间再次出现在生命里的叶芙根尼娅,在电话里聊了好久……

    然后,白岫从这天起,就生活在了白家。

    白家,也是多了一个新的成员。

    若干年后。

    新西兰某私人岛屿。

    当地时间下午3点,飞机的轰鸣声,打破了岛上的宁静。

    一架最新的湾流公务机,缓缓的停在了岛上的跑道上,紧接着,上面走下来了一个年轻人,穿着十分的休闲,浑身上下带着几分不羁和叛逆的味道。

    下了飞机,坐上停在跑道边的电瓶车,便一路疾驰着,到了位于岛屿西侧的一座别墅。

    此时,门口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虽然已经三十多岁的样子,但依旧非常的帅气,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干练,再见到那个年轻人后,忍不住微微皱眉:“爸今天50岁生日,你这来的也太慢了吧……”

    “没办法啊,谁让老头子这会儿一年到头都住在这里,我从国内赶过来,光是飞就十多个小时,见一面哪这么容易……”年轻青年抱怨着。

    说归说,脚底下的动作却是一直都不慢。

    白岫看着白小满,眼睛里带着几分无奈的神色,自己这个弟弟,明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一直也都在国外安安稳稳的念书,但是偏偏不愿意继承老爸的家产,非得去玩什么创业,前段时间,听说刚刚融到一笔资金,这会儿看他脸上的得意劲儿,估计一会儿就得找老爸炫耀吧。

    可他哪会知道,他费心尽力融到的钱,还是老爸暗中授意别人给的。

    白岫摇了摇头,自己光是管理电商这一摊子,就够难的了,家大业大,常常让他有种精力不济的感觉,真不知道,当初老爸是怎么管理好这么大的一个商业帝国的。

    现在的白岫,心中最盼望的事儿,就是白小满赶紧把自己帮他监管着的那一份给取走,这样的话,他也就不用这么劳心劳力了。

    很久之前,他就想着学老爸那样当甩手掌柜,然后跟自己新婚妻子去环游世界了。

    可看白小满现在的样子,估计这一天到来,还要很久吧。

    别的豪门里,多的是为了争夺家产手足象征的戏码,可自家这边,兄弟两个人都巴不得让对方去忙活着,自己当什么甩手掌柜。

    还有,老爸,你明明几天才满五十岁,你之前那么着急的退休干嘛?可怜我年纪轻轻的,就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想到这里,白岫脸上,就全都是无奈的神色。

    两兄弟一前一后的走进屋子里,然后就看到,他们那虽然已经年届五十,却依旧看起来精力十足的老爸,正一手牵着一位即便是经过岁月洗礼,却依旧不曾失去美丽的老妈,一脸含笑的看着他们……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