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6章 老妈的爆发
    “是老单啊,这不准备出去一趟……”

    张芳干笑两声,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单玉国的原因,她下意识的对自己外出的打算刻意进行了回避,敷衍般的对着单玉国开口说道。

    “哦,这样啊,这两天也没见你到厂里,这不行啊,怎么说你还在名单里面,想回来,得表现的积极点才是……”单玉国却是并没有放过张芳的意思,看似好心的提醒,直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道。

    当然,他的话语里面,未尝没有提醒张芳现在还有求于他这件事的意思。

    听到单玉国所说的,张芳的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尴尬。

    都是成年人,她岂会听不出单玉国的暗示,只是现在家里根本就没有钱再去给他送礼,她又不想因为这件事得罪单玉国,别看她已经决定了去做小生意,但那都是形势所迫,她内心里二十多年来养成的观念,岂是那么简单就改变了的,潜意识里,她仍然对回单位抱有一丝丝的希望。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只能脸上挤出个讪讪的笑容来。

    “单叔~”

    一声脆生生的称呼,将两个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正是白青,眼看着张芳陷入到了尴尬的境地里,他自然而然的开口替老妈解围。

    “哦,是小青啊,都这么大了,怎么,没上学这是帮你妈干活呢?”晚辈的已经主动开口,他这个做长辈的不得不回应,单玉国露出假笑来对着白青故作关心的问道。

    “是啊,这不是我妈下岗了么,决定再就业,不过您也知道,我妈在厂子里待了二十多年,哪做过什么生意啊,这不得我这个当儿子的帮忙掌掌眼。”白青看了一眼张芳,却是故意挺了挺胸膛,刻意用充满孩子气的语气对着单玉国大声的说道。

    张芳的心思他岂会不懂,然而为了避免重蹈前世的悲剧,他只能狠下心来,彻底的斩断张芳所有的念想。

    所以他就故意对着单玉国“坦白”了出来。

    单玉国当然不会觉得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能够有这样的心机,在他看来,白青这只是一个少年人急于表现的特有冲动罢了。

    怪不得一直没动静,原来是打算甩开我了啊。

    单玉国脸色略微有一丝的阴郁,看了一眼张芳,再看看他们推着的三轮车以及上面装着的烤炉等东西,顿时有些意味深长的对着张芳说道:“我说张师傅和老白这几天都没什么动静了呢,原来这是准备做生意当老板了啊。”

    话语当中的那些怨念,浓郁的连白青这样的少年人都能听出来。

    他确实是挺生气,处心积虑的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宰他们家一顿,眼瞅着到嘴的肥肉飞了,他顿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原本就对白跃进不爽,现在更是怨恨了起来。

    听到单玉国的话,自觉有些理亏的张芳也没有办法回应什么,只能干笑了两声:“就是想要混口饭吃而已,这几天我也想通了,厂里已经是这样,那就别再强求了,自食其力也没什么不好的,好歹还能拿点补偿金……”

    既然已经被白青挑破,张芳再想藏着掖着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干脆的承认,她又朝着单玉国歉意的说道:“之前对你多有麻烦,现在又突然决定不回去了,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就没跟你说,你别见怪……”

    单玉国深深的看了张芳一眼,脸上突然流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来:“怎么会呢,我和老白是什么关系,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

    听到单玉国的话,张芳的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单玉国却是突然话锋一转,脸也是一下子沉了下来:“只是张师傅您可得想好了,自食其力是没错,可过了这个村,以后再想要回单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毕竟厂里有厂里的规矩,不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单玉国这番话说的有些不太客气了,和先前的刻意热情充满着强烈的对比,顿时让张芳觉得十分的刺耳。

    可终究还是自己不对在先,换做谁心里也得有些怨气,想到这里,她终究还是选择了忍让,脸上挤出个笑容来:“是,这些事确实不是什么儿戏……”

    看着张芳那小心赔笑的样子,单玉国气焰越发嚣张起来,想想过往曾经他总是被白跃进给比下去的那些不痛快,他就忍不住的越发想要看他们落难的样子,忍不住冷笑一声:“张师傅你心里有数就好,我也不多说啥,毕竟这是你们的家事,你们吃香喝辣也好,沿街要饭也好都跟我没啥关系,不过看在老战友的份儿上,我觉得吧,想要做买卖发财没错,可也得看看是不是那块料,就凭着这堆破烂家伙?都在一个厂里,彼此知根知底,不是我看不起你,好歹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像年轻人似的那么冲动,也不为了以后想想就一门心思的做买卖,这做买卖是什么人都能成功的么?再说了,就算你不懂事,你们家老白也不懂事?也不知道拦着你点儿?简直就是太胡闹了,拿着一家子老小的生活当儿戏!”

    张芳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她想不到单玉国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怎么说也是四十多的人了,被人如此这般的奚落,她如何能够接受?

    可那边单玉国依旧在滔滔不绝,眼睛里也是毫不掩饰的带上了奚落的神色:“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凭着堂堂国家工人不做,偏偏去做什么买卖,也不怕同事邻居的看见笑话,真以为是谁都能发财?也不撒泡尿看看你们长没长发财的脸,我看你们是舒服日子过多了,吃饱了撑得吧……”

    “够了!”张芳猛地大喝一声,原本低着的头此时也是抬了起来,双眼圆睁,怒视着单玉国,之前她因为愧疚对于单玉国一再的忍让,但是刚刚单玉国却是深深的戳痛了她的自尊心。

    “之前的事儿是我们对不住你,但是既然下岗了,我们也没必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做人得有骨气,至于做买卖什么的,靠双手挣钱吃饭,挣一分吃一分,挣一百花一百,不丢人,谁愿意笑话谁去笑话,至于我们到底能不能吃上饭,就像你说的,吃香喝辣也好,沿街要饭也好都跟你没啥关系,用不着你在这里瞎操心,至于老白,我谢谢他对我的支持,这就够了!”张芳犹如连珠炮一般的倾吐着,多日来心中压抑着的那些情绪,也是一同爆发出来。

    在这一刻,她彻底的断了回去的念头。

    “小青,我们走,抬起头来,让邻居们都知道,我们要做买卖了,看得起的就过来捧场,看不起的,就让他们笑话去吧,我就不信,新中国都快成立五十年了,没了工作还能饿死不成!”张芳对着白青大喊一声,然后来到车前,将车把从他的手中接过,跨上车座,吃力的蹬着三轮歪歪扭扭的向前方而去。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再看单玉国一眼。

    单玉国被呛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刚想说啥,那娘俩却已然从骑着车自己身边经过,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他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恨恨道:“行,现在给我狂,有你们难受的时候,看你们怎么饿死,臭娘们,活该你下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