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5章 冤家果然路窄
    “呦,张师傅,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儿子也在呢?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怎么没去上学?”

    面前出现的是单玉国那张笑脸,如果不是他话语里面充满了阴阳怪气,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他这笑容看起来挺和善的。

    单玉国现在看张芳十分的不爽。

    之前白跃进找到他,想要让他在张芳下岗这事上帮帮忙,并且许诺了会有经济上的酬谢,他心中甭提有多解气了。

    他和白跃进是战友,不过两个人从在连队里那会儿关系就不算是多和睦,虽然白跃进嘴上不说,但是他知道白跃进看不上自己,可他又何尝看得上白跃进?

    一个不懂得变通的死脑筋!

    只可惜白跃进在部队里面的表现比自己好,无论是军事技能还是在人际关系方面,明显比他强上不止一筹,所以转业的时候白跃进能够到铁路系统,而他只能到企业里,别看是保卫科长,听起来好歹也是个干部了,可企业能够跟“铁老大”的待遇相比么。

    还好老天有眼,他苦苦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熬出头,成了企业的三把手,倒是白跃进,先是放弃了铁老大的工作,调到百货公司,虽然同样是国有特大型企业,但是跟铁路系统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这几年更是沦落到半死不活的地步,眼下他又因为张芳下岗的事儿过来求自己帮忙。

    真是新鲜啊,当初眼高于顶的白跃进,也会有来求自己的一天,看着白跃进在自己面前那一脸陪着笑的样子,想想这几年他的落魄,单玉国觉得自己活了这半辈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通体舒泰过。

    原本单玉国准备拒绝来着,毕竟能够混到三把手这个层面,他看的很清楚,这家厂子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就算是通过下岗的方式甩掉一大批的负担,但是外部环境摆在那里,再怎么改革死撑也不过就是苟延残喘罢了,所以在几天之前,他就已经辞去了公职,只等着买断工龄的手续办下来,他就前往南方去闯荡。

    可是当他看着在自己面前一副低声下气模样的白跃进的时候,过往的那些种种忽然又浮现在了脑海当中,他突然觉得,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又能宰肥羊,又能让自己出一口恶气的机会。

    所以他假意应承下来,就等着循序渐进的从白家搜刮一番,而白跃进看起来也挺上道的,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从他的只言片语当中,单玉国能够听得出,他是准备给自己送钱的。

    饵已经下好,就等着这条鱼咬钩了。

    能够坑那个死脑筋一把的话,实在是美妙极了,谁让他当年眼高于顶的瞧不上自己呢,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然而单玉国兴奋的期待了好几天,白跃进那边却好像是偃旗息鼓了似的,不但之前暗示的红包没有送过来,更是连人都看不见了。

    莫非他不想让他老婆回单位上班了?

    单玉国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又等了几天,却依旧没有等到消息,原本单玉国就有些小肚鸡肠,遇到这种事,他顿时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轻慢了的感觉,对于白跃进也是恼了起来。

    这是在耍自己玩儿么?

    他有些郁闷的走出办公室,想要到外面透透气,然后看看怎么才能给白跃进个教训,当他来到厂门口,刚刚点上一根烟,还没来得及抽的时候,视野当中便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眯着眼睛一看,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不正是白跃进的老婆张芳和他儿子么。

    自己正在恼着他呢,想不到自己这送上门来了,这是老天爷都在给自己出气呢。

    想到这里,单玉国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将还剩大半支的烟头随手丢在地上,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脸上堆起笑容迎上去,热情的打着招呼。

    只是,他对于这家人的恼怒已经充斥了他的整个身心,所以不自觉便带上情绪,开口便有些阴阳怪气起来。

    在经过了两天的学习和准备之后,张芳已经彻底的掌握了烤面筋的制作方法,接下来,是时候出去检验一下这门生意的前途了。

    重生回来的白青对于这门生意的成功深信不疑,可张芳和白跃进则不同,他们从未做过生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儿子描绘的前景那般美好,总之,心中一直在打鼓。

    可不安归不安,真正准备的时候,他们还是严谨的一丝不苟,三轮车擦的一尘不染,烧烤炉也是清洁的十分干净,三轮车上还竖起了一个招牌,上面写着“风味烤面筋,5角一串”的字样。

    由于是第一次尝试,所以张芳也没有准备太多,用了三斤谷朊粉,最后做出来150串左右,整整齐齐的码在一个泡沫箱里面。

    装好所有的东西之后,眼看着距离学生放学还有三四十分钟的样子了,白青就赶紧推上三轮车,跟张芳一道朝着自己学校的方向而去。

    张芳当了二十多年的工人,这还是她第一次做买卖,所以当她在后面帮儿子推着三轮车走在家属院里的时候,她觉得仿佛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自己的身上不断来回打量着,那种目光让她有一种锋芒在背的感觉,不由得将脑袋低下来,不敢看周围的情景,生怕别人认出自己,事实上,她的儿子白青就在前面,所以想认不出她来都难,可她此时宁愿当这掩耳盗铃的鸵鸟。

    若是地上有条地缝的话,她早就钻进去了,实在是难为情。

    之前那几天的时间里,她自以为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当真正踏出这一步的时候,她的心仍然在疯狂的抵触着。

    正儿八经的国家工人,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呢,干点儿啥不好,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信了那臭小子的邪呢?

    她多么想快点走出这个地方,不要让自己的糗样暴露在熟人的视野当中。

    她满心祈祷着不要被熟人所看到,可偏偏事与愿违,打招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特别是那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有心想要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不去回应,然而还不等她付诸于行动,一个身影已然挡在了她的面前,正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单玉国。

    别看她现在已经认命般的跟着白青出来试营业,但是她内心里真正渴望的,依旧是回到单位里当她的工人,之前明明已经拜托了单玉国,可现在因为家里的钱都被儿子用在了眼前这一堆东西上,根本就没有剩余,让她没有办法兑现对单玉国的承诺,所以让她一时间对单玉国充满了歉意和愧疚,因为还对回单位抱有期望而更不想得罪他,所以张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索性这几天就选择了逃避。

    但是现在,当单玉国挡在他们前,这下真的是避无可避。

    一时间,张芳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僵硬的扭动脖子抬起头来看着单玉国,她觉得,这是她这辈子以来,最尴尬的瞬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