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1章 摊牌
    “哦,您说的是包里的那张存单啊……”盯着父母那几乎要吃人般的目光,白青依旧是努力保持着平静:“是我拿了。”

    听到白青承认了,张芳和白跃进几乎不约而同的悄悄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心中又充斥着熊熊的怒火。

    这个混蛋小子,简直就是胡作非为,什么事儿都敢干了,必须得好好教育一顿,免得让他走上歪路。

    现在偷家里的钱,以后不得到外面偷去?

    别看以白青的成绩而言,确实达不到张芳和白跃进望子成龙的期望,但做父母的,终归还是希望在自己的孩子起码是一个正直的人。

    “存单在哪儿?”白跃进直视着白青,继续对着他沉声问道。

    “钱我取出来了,存单自然也就没了。”白青此时颇有些没心没肺般的笑着回道。

    白跃进和张芳的眼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然后白跃进懒得再去盘问白青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密码,直接压着火气,对着白青继续逼问道:“那钱呢?”

    “用掉了!”白青干脆利落的回应道,完全没有半点迟疑的样子。

    “草,那是一万块钱,你他么给老子花了?你也不想想老子和你妈得多长时间才能攒下这笔钱!”听到白青的回答,白跃进的心头顿时涌上了一丝绝望,紧接着整个人便彻底的爆发了,甚至有些口不择言的对着白青破口大骂起来。

    此时的他那里顾得上这些,他只是迫切的想要将心中的那些怒火发泄出来,不然的话,他整个人得疯掉。

    相较于白跃进的暴跳如雷,一边的张芳则是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下一刻,等到她睁开的时候,巴掌便结结实实的扇在了白青的脸上。

    “白青,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她冷冷的说着,看向白青的眼神里,冷漠的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一直以来,儿子虽然有些不上进,但终究还算是老实,再加上张芳也不是那种喜欢暴力的人,所以从小到大,她几乎很少对白青动过手,但是今天,她显然也是有些气急败坏了。

    白青左边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的红肿了起来,远远看去就好像是抹了一层鲜艳的胭脂似的,很是刺眼。

    真疼啊!

    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受皮肉之苦的准备,但当脸上的疼痛火辣辣到麻木的感觉传来时,白青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不已。

    “你知不知道咱们家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都要下岗了,咱们家马上就要没有收入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给我胡闹,把我跟你爸好不容易攒出来的最后的钱给花掉,你还让不让咱们一家三口活了?接下来咱们吃什么喝什么?你都上初二了,也该给我懂事了吧!”张芳那恨铁不成钢的话再次在耳边响了起来。

    “说个屁,让他给我马上滚出去,我没有这样的儿子!”白跃进则是在一边继续暴跳如雷般的吼叫道,此时的他,情绪已然完全失控了。

    听着他们那字字诛心般的话语,白青心里有些难受,他知道自己的做法,给身处困境的父母到底带来了怎样的绝望,但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任由一切沿着前世的轨迹发展下去,那才是真正的深渊。

    “小青,你跟我说实话,那钱到底去哪儿了,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孩子,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片刻之后,张芳才努力保持着一丝平静,对着白青问道,而听到张芳的话,一边的白跃进也是眉头一动,看向白青的眼神里也是不由得多上了几分希冀的神色。

    冷静下来想想,白青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反常,知子莫若母,对于自己儿子的品性,张芳还是很自信的,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做出这样荒唐离谱之事的孩子,所以此时的他们,宁愿相信白青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白青沉默了片刻,这才在两个人的注视当中慢慢摇了摇头:“没有,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做的……”

    白跃进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暗淡下来,紧接着怒意再一次弥漫上了整个脸庞,他一个箭步的冲到白青面前,伸出手揪住他的衣领:“说,这么多的钱,你干什么去了?”

    “我都买了做生意的材料。”面对着暴跳如雷的父母,白青平静的选择了揭开一切。

    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所以听到白青的话之后,白跃进和张芳两个人顿时不由得愣了片刻,下一秒,白跃进才陡然变得有些怒不可遏起来:“说,是谁怂恿你的?学习不行,原来天天都把心思放在这些乱七八糟事情上了,这些事是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考虑的事儿吗?用不着你操心你妈的事儿,再说,让你妈去做小买卖,你妈还要不要脸了?”

    在这个年头,放下工人的身份不要,出去做买卖还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白青家隔壁单元五楼家的孩子,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在小区外面摆了张床卖瓜子水果,一度成为邻居们口中的笑谈和鄙夷的对象。

    曾经白青下晚自习之后,看到比自己大五岁的他,大冬天里裹着一身军大衣蜷缩在路边,生意十分的惨淡,对于小区来往的邻居们,他的眼神总是闪闪躲躲的,犹如惊弓之鸟似的,就如同他所做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那一幕在白青的脑海里始终记忆犹新,一度成为他发奋学习的动力,也从侧面上体现当时的主流观念,对于做小买卖是何等的不待见。

    所以张芳才会那么的抵触。

    “爸,妈,我昨天已经说过了,脸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用自己的双手挣出来的,过的什么日子咱自己知道,眼下国企倒闭已经成为了一种不可逆的潮流,妈,就算是您费尽心思的托人找关系避免下岗,又能怎么样呢?一个月就那么几百块钱的工资,而且现在大的经济环境不好,厂子里接不到活,工资也快发不下来,顶着个工人的名号又能有啥用呢?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早死早超生,趁着下岗这个机会提前谋划,趁着厂子里还有点底子赶紧讨价还价要些好处,爸、妈,计划经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也是在跟全世界积极接轨,有本事的人早就已经从以前大锅饭的梦里醒过来,当年多少人拼着乌纱帽都不要下海捞金,现在好些人都成了腰缠万贯的大老板,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先下手为强,机会不等人,真等到国企都倒了,逼着所有工人自谋出路的时候,到处都是竞争对手,再想动手也晚了……”白青认真的说着。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继续说道:“我之前跟我同学仔细打听过了,他的亲戚确实是很挣钱,虽然累了点,但挣得比上班多多了,而且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的劳动所得,不丢人,知道您心里抵触这些,所以我就下定决心,先斩后奏,逼着您自强起来。”

    “胡说八道,中国有多少工人,政府敢让他们没了工作吃不上饭?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一旁的白跃进冷哼一声,显然认为白青就是在信口开河。

    在这个年头,公信力还是相当值钱的。

    然而白青却是苦笑一声:“爸,现在国内的经济已经是一塌糊涂了,唯有破而后立,古语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所以,您永远不要低估那些大人物们壮士断腕的决心,毕竟咱们的那些苦难,在他们的面前,不过就是一纸悲伤的故事罢了,他们会难过,会叹息,却绝对不会动摇他们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