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0章 家庭大戏开幕
    秦甜下意识的转了一下头,目光看向了身后不远处那个已经空了一天的座位。

    整整一天的时间,她已经无意识的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很讨厌那个人,昨天他的举动让自己在全班同学面前简直是无地自容,所以当她今天并没有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她心中还是带着几分愉悦的,然而伴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秦甜心里的那些愉悦不由得慢慢消失,当那个人整整一天都没有来,秦甜的心里开始萌生了一丝不安。

    就连放学的铃声响起,她在那里收拾东西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秦甜,走啦!”

    伴随着一声快乐的呼唤,一只胳膊将秦甜给搂住,突如其来的动作,顿时将她从刚刚走神的状态里惊醒过来,认出将她揽住的,正是自己的好朋友张筠。

    “快走啦秦甜,在这里发什么呆啊,咱们不是约好了放学后去那家新开的饰品店做手链的么~”张筠有些急切的催促着她,并没有察觉到秦甜的异常。

    听到张筠的话之后,秦甜这才记起早上曾经约定好的事情,对着自己的朋友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来,赶紧收拾好了在自己的东西,背上书包之后,两个人便随着放学的人流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临出门之前,她下意识的脚步一顿,目光再次不由自主的朝着白青的座位看过去。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啊,老是心不在焉的。”看到秦甜停下了脚步,张筠下意识的拽了拽她,看向她的目光里也带上了一丝疑惑,她开始觉得,自己的朋友此时有些怪怪的。

    “张筠,白青他今天没来……”犹豫了一下,秦甜还是小声的对着张筠说道。

    听到秦甜的话,张筠一愣神,她倒是没想那么多,直接冷哼一声:“没来就没来呗,正好眼不见心不烦。”

    她真的是神烦那个男生,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真讨厌。

    “可是,不会有什么事儿吧……”秦甜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

    “能有什么事儿啊,管他呢,你不是挺烦他的么,怎么现在还关心起来了?真出事了不来才好呢,好啦快走吧,晚了就排不上号了!”张筠白了秦甜一眼,没好气的催促着。

    秦甜嘴巴动了动,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可张筠那边已经走出了教室,她犹豫了一下,脑海里出现了白青那张可恶的脸,是啊,那个家伙,明明讨厌死了,这般想着,心也是坚定了起来,赶紧加快脚步,追上了朋友的身影。

    与此同时,白青这边已经走上了四楼,来到了自家的门口。

    当他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片刻的纠结,他很清楚,在这扇门的背后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

    按照白青的预计,白跃进原本打算今天晚饭后去单玉国家送礼,那么他必然是要在下午的时候就去取钱,这样一来,白青偷拿了家里存单的事情也就无所遁形了。

    以前少不更事的时候,白青不是没有偷偷拿过父母的钱,不过他并不是胡乱花,仅仅是想买些喜欢的文具,再加上数额也不大,十元八块的,但即便是如此,事后他仍然没有逃过来自父母的严厉管教。

    “小时偷针,大时偷金”没有哪个父母能够容忍自己的孩子染上这样的坏毛病。

    可今天,他拿走的,是整整一万块钱,虽然今天的采购仅仅只花了一小部分而已,但是白青并没有打算将剩下的钱交出来,毕竟交出去的话,最终便宜的,只能是单玉国那个混蛋。

    这样一来,气疯了的白跃进和张芳会是何等的反应,白青已经能够想象的出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为了不让这个家坠入深渊,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了。

    更何况,他比任何人都相信,他所选定的这份烤面筋的事业,一定能够成功扭转这个家庭拮据的局面,给他带来白手起家的第一桶金。

    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然后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拧开房门走了进去。

    开门的一瞬间,白青的目光就已经朝着屋内窥探而去,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沉的几乎要拧出水来的白跃进。

    至于张芳,则是坐在另一侧,视线紧紧的盯着这边,双眼当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就连家里的空气也仿佛都要凝固了似的,充满了一种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

    明明对这一切的原因心知肚明,可白青还是按部就班的将门给关上,慢慢转过身,故作平静的对着父母笑着打招呼:“爸,妈,你们早回来了啊……”

    “你还敢回来?”白青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跃进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死死的盯着白青,几乎是一字一字的从牙缝当中挤出来。

    来了!白青的心中这般想着,脑袋也是疯狂的转动了起来,不过脸上还是依旧努力保持着之前的那份平静,故作惊讶的对着白跃进问道:“爸,您说啥呢,我怎么就不敢回来了!”

    “别在这里装傻,我问你,家里那张存单呢,哪去了?”一边的张芳显然是没有心情在这里跟白青兜圈子,毕竟那些钱可关乎着她能否重新回到厂里上班,所以直截了当的对着白青逼问道,声音尖锐的犹如刀子一般,带着白青几乎从来没有见过的严厉。

    正如白青所预计的那样,下午白跃进提前回来,去衣橱里拿存单准备取钱,好去单玉国家送礼,然而他把皮包里翻了个底朝天,却根本就没有看到存单的影子。

    开始的时候,白跃进还以为张芳换了地方没有告诉自己,所以他又里里外外的将整个衣橱里翻找了好几遍,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这个时候,他开始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不过他没有立即发作,而是耐心等到了张芳回来,随口一问,却得到张芳根本就没有动过的答案,随即张芳也是加入到了寻找的行列当中,两口子就差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了,仍然没有找到存单。

    而且,张芳在找过另一边装着证件的抽屉之后,发觉一并不见的,还有自己的身份证和家里的户口簿。

    两口子都没有动过,这个家里又没有第四个人,而且也没有小偷光顾的迹象,这样一来,答案也就呼之欲出,拿走存单的,除了白青没有别人了。

    以前儿子虽然学习一般,偶尔也会惹他们生气,但到底不是那种顽劣的孩子,想不到,今天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还了得?再继续下去,简直就是成了个败家玩意儿啊。

    现在这个家哪能经得起这般的折腾。

    那一万块钱,可是这个家最后的命根子,眼下又是急需用钱的时候,所以,张芳和白跃进两口子,几乎已经是处在了暴怒的边缘。

    当白青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们便再也忍不住,直接朝着白青兴师问罪起来,此时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将那一万块钱给弄回来,不然的话,这个家就彻底的完了。

    真那样的话,真是打死也不解恨!

    就在张芳直截了当的问出来之后,两口子的目光,便一直盯在白青的身上,等待着他给出的答案,今天要是他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这事儿绝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