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9章 忙碌
    银行里到处都是人,而且也没有啥秩序,全都一股脑的挤在柜台窗口旁边,伸长了脑袋看着里面的电脑,眼睛的余光却是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人,暗中积蓄着力量,只等办完业务的人一离开,就立马抢占有利地形。

    90年代末,没有叫号机,没有大堂经理维持秩序,银行里就是这般,靠的就是谁更能抢。

    至于一米线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但不得不说,比起后来的那些秩序井然却犹如蜗牛般的速度,现在的那些业务员办理的速度,简直就是飞快。

    因为不想过于引人注意,白青刻意的落在了后面,不过即便如此,很快的还是轮到了他。

    “过来办什么业务?”里面的业务员习惯性面瘫着脸,完全没有后世微笑服务的那种如沐春风。

    倒也不难理解,别看现在国内的经济已经是满地疮痍,可对于银行这些单位来说却几乎没有受到冲击,所以秉持着国企一贯粗暴的作风,脾气大态度差就成了家常便饭。

    谁让人家端着铁饭碗呢。

    “阿姨,我取一万块钱。”虽然心中腹诽不已,不过白青来这里显然并不是为了计较这些的,一面说着,一面将存单、户口簿以及身份证递了进去。

    幸好此时周围没有人,不然的话,以白青这样年纪说出来的话,足以让人觉得惊世骇俗了。

    或许是白青处在变声期的嗓音太过于独特,让原本漫不经心的营业员总算是转过了高贵的头颅,当她看清楚外面只是一个明显未成年的半大小子时,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谁家的孩子啊,这是银行,可不是什么玩的地方,要玩一边玩去……”她几乎下意识的觉得白青是在捣乱,所以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你好,我来取钱,不是来捣乱的。”对方以貌取人的做法是让人不爽,可谁让现在自己的年纪实在是难以让人觉得靠谱呢,所以白青只能将那些不爽的情绪按捺下来,强挤出笑来对着里面的营业员说道,同时扬了扬手里的证件和存单,再次强调了一遍:“取一万!”

    看到白青那笃定的样子,营业员总算是狐疑的将他手里的材料接了过来,一一过目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白青,虎着脸说道:“你这臭小子,怎么能偷父母的钱呢,快走吧,回头让你爸妈知道了得狠狠揍你!”

    得,这是又被人家给当成偷拿父母钱的熊孩子了。

    不过她这样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有着成年心智的白青,又岂会被对方给唬住,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对方:“阿姨,是我妈要我来的,原本她应该过来,但是临时有事,只能告诉我密码,又给了我证件让我来取。”

    听到白青的话,里面的营业员不禁嗤笑一声:“别胡说八道了,哪有让你这样的半大孩子来取这么多钱的父母,我看,就是你偷拿了家里的存单,想取出来偷着花是吧,你这样的孩子我见得多了,不过没一个像你这般胆大包天的。”

    白青摊了摊手,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阿姨,我这是来取钱,可不是偷拿父母的,你想想,你会让你的孩子知道存单放在什么地方吗?就算是能拿到存单,你会告诉你的孩子密码吗?而所有的这些我都有,足以证明我确实是被父母要求过来的,也算是锻炼我独自办事的能力……”

    虽然直觉上觉得白青是在信口开河,但偏偏她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再说白青手里拿着证件,若真的有密码的话,按照银行的规定,她也确实是没有拒绝办理的理由。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在半信半疑里将存单信息输入到电脑当中,等到滴的一声响起之后,她才对着白青努了努嘴:“输密码吧。”

    银行业引入电脑储蓄才刚刚几年,让存款的安全性以及办理业务的速度都有了质的提升。

    前世成年之后,白青曾经不止一次的帮父母办理过银行的相关业务,对于父母常用的密码早就烂熟于心,所以毫不犹豫的在密码器上按下了几个按键。

    看着白青那笃定的样子,营业员情不自禁的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直到电脑端响起密码通过的提示声才将她从恍惚中惊醒过来,看向白青的眼神也不由得有些复杂。

    麻利的取出一沓钞票,按照规定的流程过了两遍,虽然服务态度值得商榷,但是业务能力确实不是盖的。

    “这么多的钱,你自己拿着行么?”在将钱递给白青的时候,她的语气明显软了不少,脸上还带上了几分担忧的神色。

    毕竟白青看起来就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却拿着这样一笔巨款,走在街上明显就是一块行走的肥肉,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觊觎之人在垂涎三尺,虽说出了柜台之后所发生的的事情都跟她没关系,但这个年代的人思想上还是很淳朴的,总归还有些恻隐之心。

    开玩笑,前世比这多的钱,他都不知道拿过多少次了,不过就是一万块钱,往书包里一塞,谁又会想到一个少年的书包里会藏着这样一笔“巨款”。

    白青自顾自的拉开书包,将钱塞进里面的夹层,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冲着那营业员笑着摆了摆手,转身就迅速的出了银行大门,只留下里面的营业员,一脸复杂的看着他,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知道嘟囔了些啥,重新低下头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先费力的将自行车骑回家里锁好,然后白青便走到路边拦下了一辆三轮摩托。

    98年的东武,出租车的数量还不多,毕竟人们腰包还没那么鼓,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改装上棚子跑出租拉客的三轮,当地人都叫“蹦蹦”。

    取钱,不过就是个开始罢了,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待着他。

    一路到了二手车交易市场,放眼望去,一大片各色各样的自行车。

    要做烤面筋,首先得有个交通工具。

    白青的外貌给了他最大的掩饰,看起来就是个毛头小子的他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这就给了他从容打探消息的机会,最终,他花了80块钱,淘了一辆成色还算勉强的三轮车。

    骑上三轮,白青又马不停蹄的直奔农产品市场。

    谷朊粉,做面筋的主要材料,前世得益于各种资讯的发达,点点鼠标就搞得到,但是在信息匮乏的98年,加上很多人根本连听都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白青几乎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打听到几家出售谷朊粉的。

    经过一番综合比较之后,白青最终选择了一家……最便宜的。

    谷朊粉本就是从面粉中提取出来的天然蛋白质,所以即便是最便宜的那种,在这个市场完全就是空白,不需要考虑卖相、筋道的年代,足够用了。

    后世的谷朊粉,一般也就六七块钱一斤,放在产能过剩出口渠道又被封锁的现在,更是便宜的让人发指,那家最终被白青选定的卖家,门可罗雀都已经大半个上午,为了留住白青这个需求并不大的客户,不但给了他一个相当实惠的价格,更承诺为他送货上门。

    这年头,为了能卖出去货,他们也是拼了。

    给老板留下地址,交上20块钱定金,约定好时间后白青便心满意足的离开。

    搞定了谷朊粉,剩下的就很简单了,不过此时已经接近晌午,奔波了大半天的白青也是有些饥肠辘辘。

    走到一家面馆里,午饭就靠一碗拉面来简单解决。

    金黄的面条躺在油花之上,上面摆着大片的牛肉,冒着袅袅香气让人不由得一阵食指大动,这要放在前世,起码十块钱一碗,可现在不过两块钱而已,这年头,物价着实便宜。

    爽!

    大快朵颐一番之后,白青稍作休息,便一鼓作气的再接再厉。

    食用油、木炭、烧烤架、盐、调料、芝麻以及甜酱等等,林林总总的一大堆,没用多少时间就配齐了,被他丢在三轮车的车斗之上。

    当然,购买的过程当中,白青因为年纪的关系,没少遇到想要宰肥羊的奸商,但白青曾经三十几年的阅历岂是摆设,轻而易举的就被他给化解掉。

    所有的一切就算是彻底搞定了。

    迎着偏斜的夕阳回到家,看着父母那两辆车子正停在附房里,并没有感到意外的白青依旧按部就班的将三轮车上拉着的东西卸下,又等着谷朊粉送过来,最后检查了一番所有准备的物资,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朝着家中而去。

    在那里,还有一场腥风血雨在等待着自己呢……